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1章 监狱长退步
    监狱长说道:“你们难道就不用棍子了吗,你们也是用了棍子!”

    我说道:“我们那是被打得跑不了,没办法了,我们才找了棍子过去。”

    监狱长说道:“你们先打人了,人家是自我正当防卫,你们还有理了?”

    她这口口声声的直接就帮着那边的说话了。

    收人钱,替人做事。

    我说道:“那我们就这么白白挨打了吗?”

    监狱长说道:“什么叫白白挨打,你们不也是打了人家吗。”

    我说道:“我们根本没打到她们什么,她们倒是把我们的人打进了医院!两个重伤的。”

    监狱长说道:“你们错就是你们错,不用说太多。”

    她很粗暴的直接打断我的话,说千错玩万错,就是我们的错。

    既然监狱长都这么认定是我们错了,那我想说什么也不行了,即使我现在说送钱,估计多半她也不会要了。

    我问道:“我并不认为这是我们的错,那你认为是我们的错的话,那请问监狱长,我们应当受到怎样处罚?”

    监狱长说道:“白钰,带人冲去新监区打新监区的人,白钰记过!”

    这被人打得要死了,还要受到处分,真是有意思。

    我说道:“记过了就没事了是吧。”

    监狱长说道:“我不追究你责任,我已经是够给你面子了,张河啊,你到底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这事情严重性啊!这在监狱里面组织打架,打群架斗殴,很严重的。我把事情给隐瞒掩盖住,就是想着低调处理就是了。”

    我说道:“监狱长,我知道你也是为了我们好,可是她已经严重受伤,还让她给个处分,那样也太什么了。”

    监狱长说道:“她带头打架,挑起事来,还不过分吗。”

    我说道:“她没挑事,挑事的是新监区的人。不是她。”

    监狱长说道:“是她先叫人开打的吧。”

    我说道:“那她现在重伤了。”

    监狱长说道:“这不是不受处分的理由,她打了,她就必须要受到处分。我不给她更大的处分,已经是够看你面子上了。”

    监狱长厌恶的瞥了我一眼,说道:“回去吧。”

    原本如果就这么算了,我也没什么说的,可是她收了人家的钱,把这件事搞成是我们的错了,这口气我咽不下去也要咽下去,但是她要给白钰处分,那就不成了,并不是说受不起处分,而是白钰这个样子了,我不想她还受了处分,这个事怎么和她家人交代。

    我说道:“我还有问题。”

    监狱长说道:“还有什么,还有什么。”

    她很不耐烦了。

    我说道:“这个事怎么和她家人交代。”

    监狱长说道:“她家人让她自己去交代!她自己做了什么错事,她扛责任,我们难道要帮她扛吗。”

    我说道:“她现在重伤未醒,虽然救过来了,怎么去跟家人交代?”

    监狱长说道:“那我可管不了。”

    我说道:“那新监区的人打伤了她,怎么样子的也是监狱的事情,监狱就这样的不管不问了?”

    监狱长说道:“她闹出事,监狱不开除她,已经对她够留情了,还要怎么去管去问。”

    我说道:“可是她现在受伤了,监狱怎么也派个人去探望探望她吧。”

    监狱长说道:“你们看不是看吗。”

    我说道:“这不一样。”

    监狱长说道:“怎么,难道你觉得她还是英雄了?她如果因公受伤,我们监狱派人去慰问去探望,可她是干嘛?她光荣了?她骄傲了?她自豪了?她立功了?”

    讲话真够难听的。

    监狱长说道:“哦对了,包括你。”

    我问:“什么包括我。”

    监狱长说道:“你也有错,这件事你也有责任,我就说过了谁先动手谁错,哪个监区先动手的?你们监区。那你们监区就有错。你这个总监区长,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你给我写一份检讨书,开会的时候自我上台检讨。”

    我不乐意了,怒了:“我不写!”

    监狱长说道:“你不写?这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又是这一句来威胁我。

    我说道:“你说了算。”

    监狱长说道:“必须给我写!”

    我说道:“好,我可以写,但是这件事,很严重,我认为这么严重的事件不该这么过去了。”

    监狱长问:“你想怎么样。”

    我说道:“打群架,一个骨折,一个脑震荡,重伤,严重的刑事案件吧。我认为应该让警察来处理,那样才公平了。我承认的确是白钰先带人上去动手的,她有错,但是新监区的人把她打得重伤,新监区的人难道就没有错?让警察来好好查查吧。”

    监狱长脸变青了,说道:“你想闹出大事吗。”

    我说道:“这本来已经够大的事了。”

    监狱长说道:“上面有人下来查,这么大的事,你,我,白钰,所有的人都没好处。”

    我说道:“是啊,但是至少说行凶者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监狱长说道:“行凶者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我们却要全部被撤,值得吗?你要搞清楚这件事的严重性!张河!”

    我说道:“我知道很严重,大不了,我不做了就是。”

    监狱长问:“你不做了,那我们呢?”

    我说道:“你们有什么事呢,你刚才不是说了,千错万错,就是白钰和我的错,只有我们两个有责任。”

    监狱长怒道:“你这是要和我对着来了!”

    我说道:“没有,不敢。”

    监狱长问道:“你到底想怎样。”

    我说道:“我还是想问问你,你想怎样。”

    监狱长说道:“你想让上面的下来查是吧。”

    我不说话,表示默认。

    她气得说不出话来。

    我也不好就这么明着和她翻脸了,我就说道:“监狱长,人家已经重伤了,按照法律来严查的话,这行凶者要受到的是更严重的处罚吧。”

    监狱长说道:“如果她不去打人,会这样子吗。”

    监狱长不想没面子,不想退步。

    我说道:“监狱长,这样子吧,我们那边呢,我们监区的确也认识到我们自己做得有点过分些,所以呢,我们准备了这样子的,希望你能好好的再考虑考虑白钰的处分。因为这样做的话,对她家人不好交代,即便是她不闹,我们不闹,她家人闹的话,也不好收场啊。”

    我伸了一个巴掌,意思说给她这个数。

    监狱长说道:“她家人闹又怎样,能闹出什么来。”

    我说道:“如果她家人非要闹,然后报警什么的,那也不好嘛。”

    监狱长说道:“她家人还没得那个胆,是你想的吧。”

    我说道:“我更没那么个胆,再说了你也说了,这样做对我们没好处。”

    监狱长说道:“看在你们也自己认识到自己错误的份上,行,既往不咎,这件事就算了,至于白钰,你,都算了,这样子可以吗。”

    她退了一步,看在钱的份上,更看在怕我把事情闹大的份上。

    我说道:“那她家人那边怎么交代?她现在可是重伤,没清醒过来。”

    监狱长说道:“还能怎么交代,你说。”

    我说道:“被女囚攻击。”

    监狱长说道:“被女囚攻击?那我们监狱还要探望她,还要照顾她!”

    我说道:“走走形式而已。照顾的话我们自己照顾,医药费反正是监狱医院,不花钱。”

    监狱长说道:“如果我不答应,你是不是也不让步了。”

    我知道五万块钱对她来说有些少,可我就只想意思一下而已,因为我现在也搞不到三十万给她,更不想给她,即使有,即使给了她,她还能帮我们怎样,难道就去把新监区监区长开除了吗,那也不可能。

    我不说话,我不回答她。

    监狱长沉思片刻,只能同意了:“探望就派你去探望了,她家人那边,你让人通知一下,说是受到了女囚的攻击受伤,你自己也和她沟通一下,然后慰问金,你们自己想着办。”

    我同意了:“好的。那对我们两个的处分呢。”

    监狱长说道:“你说我还敢对你们处分吗?我还能对你们处分吗!”

    我说道:“监狱长,谢谢。”

    她说道:“哦对了,还有一件事。”

    我问:“什么。”

    监狱长说道:“李姗娜最近很听话,表现不错,出去也是很准时的回来。”

    我不知道她说这个什么意思,突然提到李姗娜。

    我琢磨了一下,她提到李姗娜,无非就是一个想法,她所有的目标,都是为了钱,那就是肯定是为了钱。

    我说道:“对啊,李姗娜的确表现得很好。”

    监狱长说道:“她最近还有没有想着出去的?”

    我说道:“监狱长,出去的代价也实在有点高,虽然她有钱,但是一次出去几万块,这不敢轻易出去啊。”

    监狱长说道:“这样吧,她可以一次出去一个星期,但是必须回来一个星期,然后再出去一个星期。”

    我说道:“可以吗?”

    监狱长说道:“你去和她谈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