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0章 诱饵投的太大了
    徐男说道:“可伤重的却是白钰,这是我们意料之外。”

    我说道:“她原本逃了回来了,可是看到自己手下被打,她就义无反顾的冲回去,想要救人,结果自己反倒是被围了。人家就是要打最大的那个。换做是我们,打的也肯定是她们的头儿。”

    徐男说道:“怎么这么傻。”

    我说道:“我觉得她并不是傻,是她放不下自己的手下。”

    徐男说道:“就她伤得最重?”

    我说道:“有十几个吧,其他的没什么,有一个手骨折了,打得也挺重,不过意识清晰。而白钰直接就晕了过去了,可能被打得脑震荡了。”

    徐男掏出烟,给了我一根,我两抽了起来。

    我们在这里抽烟,医生护士一般不会说。

    我说道:“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可是这诱饵也投的太大了。”

    徐男问道:“她会没事。”

    我说道:“我也希望是这样。”

    在漫长的等待了许久之后,终于,医生从抢救室陆续出来了。

    我们急忙围上去问情况。

    医生说没事了,休息一段时间就好。

    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白钰躺在病床上,被推了出来了,整个人的头被包的像木乃伊一样,医生说头被打破了三处,而不是我们见的那一处而已。

    新监区那帮家伙,还真的是用了狠心了,真的是要置她于死地啊。

    送去了病房后,我们都不知道怎么通知她家人了。

    徐男看着白钰这个样子,对我说道:“不知道小凌那时候在想什么。”

    我说道:“她还能想什么,换做你,你还能想什么?她肯定也不愿意这样子,可是她又不能去拦着,一定的心如刀割。”

    徐男说道:“现在怎么办。”

    我说道:“我去找找监狱长再说,这事儿,怎么通知她家人啊,难道说在监狱里被狱警攻击,然后直接打得重伤住院了。”

    徐男说道:“妈的监狱长,没有钱去见她,她理都不理。”

    我说道:“准备一些钱吧,我去和她谈谈,看她怎样的态度。我觉得我们已经慢了一步了。”

    徐男说道:“怎么说?”

    我说道:“那帮家伙肯定已经想过把我们引出去后,马上送钱监狱长,让监狱长帮忙摆平。而她们现在看到白钰被打受伤,肯定的先去送钱了。”

    徐男说道:“也不知道她们送了多少钱。”

    我说道:“对,我们准备好钱才行。”

    就在我们聊着的时候,我见到刘静从楼梯上出来,走过来。

    我奇怪了,刘静是我办公室的人,我没安排她来这里,她怎么来了?

    我看到刘静了后,我问道:“你干嘛呢?来这里干嘛。”

    刘静说道:“我有事。”

    我问:“什么事。”

    刘静拉着我到了角落,偷偷对我说道:“我刚才看到有人偷偷进了你办公室。”

    我问:“有人进了我办公室?谁。”

    刘静说道:“我不知道,我只看到了背影,我认不出来是谁。”

    我说道:“那她拿了什么东西吗。”

    刘静说道:“没有。”

    我倒是奇怪了,谁进了我办公室呢?

    难道是新监区监区长派来的人,还是谁?

    我说道:“那你不跟上去?”

    刘静说道:“没有跟,我要是跟着出去,她一定会发现我的。”

    我说道:“然后你就来告诉我了。”

    刘静说道:“我担心她在你办公室里面放了什么,炸弹什么的。或者是偷了什么。”

    我说道:“好吧。”

    让我去调取行政办公部这边的监控是不可能的,我没有那么大的权利。

    我也担心是炸弹。

    我办公室没什么好偷的,也没有什么机密文件。

    就是担心是炸弹什么的,或者有人进去给我下毒。

    我想了一下,说道:“应该不会是什么事,可能真的有人进我办公室偷东西还是什么的。”

    刘静说道:“那怎么办。”

    我说道:“没事。回去吧。”

    刘静说道:“我是担心你突然回去了,进去了出什么事。”

    我说道:“妈的,是哪个该死的进去的,要找什么东西。”

    我过叫了徐男她们几个人回去,安排了a监区白钰的手下过来照顾白钰。

    回到了监狱后,站在自己的办公室门口,我深呼吸一下,然后推门进去了。

    刘静站在我身后,不敢进来。

    我进去了之后,到处翻看,查看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奇怪,哪个人会有钥匙开门进来呢?

    不过这样的办公室门,进来也太容易了,难不倒开锁高手。

    刘静进来了,也看了一下,没发现什么异样,说道:“她进来做什么呢。”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好了你先回去忙吧。”

    刘静离开了。

    桌上的电话响了,我拿起了电话。

    那边的人喂了一声,声音怪怪的,什么都不显示,我不知道是谁,我问道:“你好。哪位?”

    那边的人说道:“是我。”

    是小凌的声音,从电话里听来,声调都变了,完全听不出来是她。

    我说道:“怎么。”

    小凌说道:“白钰怎么样了。”

    我说道:“抢救回来了,没什么事了,不过要休息一段时间,养伤。住院。”

    小凌说道:“那就好,我担心死了,我那时想去拦。”

    我说道:“好在你没拦住,不然就露馅了。”

    小凌说道:“她们是真的完全信任我了,告诉了我一些事,一些计划。她们担心你们先找了监狱长,让监狱长找她们麻烦,她们送了三十万给监狱长。让监狱长摆平这件事。”

    我问道:“怎么摆平呢。”

    小凌说道:“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是新监区长自己拿着钱去找监狱长的。”

    我说道:“三十万,送了监狱长,即使我送一大笔钱给了监狱长,监狱长已经先拿了她们的钱了,那监狱长还是想着要把这件事轻描淡写的带过去了。”

    小凌说道:“有钱就能搞定她。”

    我想了想,说道:“搞定她也没什么用,打架这个事,她最多追究四监区监区长的责任,不会追究新监区长的责任。再说了,我们现在三十万都难找,去哪里比她们找更多的钱。”

    小凌说道:“别给她塞钱那么多了,既然她们已经相信我了,我慢慢寻找机会。”

    我说道:“好。”

    小凌说道:“她们派人进了你办公室。”

    我说道:“靠!果然是她们。有人看到了,跟我说了,我说谁进我办公室干嘛呢。”

    小凌说道:“你办公室千万不要留着什么对你自己不利的东西,例如从各个监区拿到钱的账单什么的,万一落在她们手里,你就麻烦了。”

    我说道:“这些东西当然没有账单,写在表上的,给她们看后直接销毁。”

    小凌说道:“以后不要写了,就口头上吩咐下去就行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她们拿到那些对你不利的证据,你就麻烦了。”

    我说道:“好。”

    小凌说道:“白钰这样子,我心里不舒服。看看要不我给她封一个大红包吧。”

    我说道:“不用封红包,没办法,这就是代价。别想太多了,很快就没事了。你有事的话,出去再用电话打我手机,我先去找找监狱长,看她怎么说。”

    小凌说好,然后挂了电话。

    这新监区给监狱长送了三十万,让监狱长摆平这个事,那如果我们不送钱,那会怎样?

    我们的人被打伤了那么多,白钰还重伤了,难道还说我们先打人是我们错吗?

    不过她也说不了我们什么,因为新监区的人下手太重了。

    我去找了监狱长。

    监狱长明显知道我会来找她。

    她竟然直接先问我:“你们分监区,a监区怎么回事!”

    我说道:“监狱长,想必你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

    监狱长说道:“这么大的事,我当然知道。难道还能掩藏吗。”

    我说道:“监狱长,那不是我们想闹的好吗,那是她们先闹的。”

    监狱长说道:“我上次有没有说过!我说过你们谁先动手谁就是错。谁先动手?”

    我说道:“那她们这么叫骂,骂爹骂娘的挑衅,我们忍不住啊!我们是人,我们也有情绪,让人这么骂爹骂娘的谁忍受得了。”

    监狱长说道:“你们就不骂了吗?你们也骂了,但是为什么要先动手。”

    我说道:“忍不了。”

    监狱长说道:“我说了,先动手的就是错的。”

    我说道:“那是,我们先动手,可是她们怎么样闹了?她们可是打得我们的人头破血流,a监区监区长白钰现在还躺在医院,刚抢救完了没醒过来!这怎么算?”

    监狱长说道:“你们先动手你们还能怎么算,如果你们不过去打她们,她们会打你们吗。”

    没想到监狱长直接咄咄逼人的说我们有罪了,妈的,本来我还说她可能会慰问一下我们的伤者,结果一开口就是说我们有罪,这就是收了人家的钱,给人家行方便。

    我说道:“是,我们的确是过去了,我们先动手的,但是她们怎么打,她们用棍子了,明显的是计划好安排好的,给我们的人设一个圈套,让我们钻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