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9章 白钰重伤
    看着彩姐这不屑的笑容,完全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的那种微笑。

    她真的认为林斌有那么大的胜算吗?百分之九十。

    我说道:“我们和你们之间的争斗,走到最后才知道,可我现在真的最需要你帮我的事,就是拍下监狱长赌博的证据。”

    彩姐说道:“我答应了你,我会尽力去办。我已经说了,我是认为她没钱来赌了。”

    我说道:“等吧,很快她又有钱了。”

    彩姐说道:“茶也喝了,酒也喝了,饭也吃了。”

    她看着我的眼睛。

    我说道:“好,走吧。”

    我知道她的意思,就是说让我陪着她走了的意思。

    彩姐说道:“帮我拿包。”

    我帮她提了包。

    跟着她出去了。

    没去多远,就在饭店斜对面,就是她们的其中一家酒店,彩姐进了电梯,我跟着进去,到了五楼,一间总统套房。

    我看着这豪华的总统套房,关上门,问道:“多少价钱?”

    彩姐把外套挂起来,说道:“一千多。”

    我说道:“你这酒店那么贵的吗?”

    彩姐说道:“豪华单人,双人,基本三百多,这总统套房比较贵。你是没话找话聊吗。”

    我说道:“和我们那边的总统套房不同,你们这边的总统套房定价太贵了吧。”

    彩姐当面过来,抱住了我,双眼迷离:“别废话。别浪费时间。”

    她的红唇吻上来,她整个人缠着了我。

    过后。

    她抽着烟,女人的那种烟。

    感觉我就是被她用来消遣的。

    一般不是男的抽烟的才是吗。

    我说道:“在你心里,其实也没想过我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吧。”

    彩姐把烟灭掉,然后钻进被子里,抱着我,说道:“你又想过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吗?”

    我说道:“能是什么关系?朋友加泡友的关系。”

    彩姐说道:“真难听。”

    我说道:“是,真难听。但就是事实。还有,我们还是敌人。”

    彩姐说道:“和你的敌人爬到床来,是什么感觉。”

    我说道:“没有复仇的感觉。倒是有被奸污的感觉。”

    彩姐笑了笑,说道:“我有一种自己很随意,很随便的感觉。”

    我说道:“我没有,可能因为我是男的,而且我没女朋友。”

    彩姐说道:“**,真的是太难战胜。”

    我理解,我也明白,就好像说过李姗娜,贺芷灵,柳智慧那样的,她们想着不需要,不依靠男人,可是她们的身体无法拒绝。

    万物生灵,皆有**,作为人类,除了最基本的生存,我们已经把**两个字演化成了万千形态。

    追逐名利是**,贪色贪食是**。

    想要无欲无求的求平淡一生,也是**。

    **并不是什么坏事。

    叔本华说,生命就是一团**,**得不到满足便痛苦,满足了便无聊。

    说的真对。

    彩姐说道:“其实如果能这么一直下去,也是挺好的。”

    我说道:“对,做对狗男女。”

    彩姐说:“你嘴里讲的真没几句好听的话。”

    我说道:“好听来干嘛呢?我说的难听,但都是事实。”

    彩姐微微闭上了眼睛。

    她轻轻睡去。

    怎么看她,都是一个上等姿色的贵妇人,端庄舒雅,完全和床之上的那种浪沾不到边。

    **便是如此,无论多温柔,多美貌,多端庄,多坚强,多硬的女人,在**面前,都不堪一击。

    这一夜,倒是又让我想到了柳智慧,我已经好久没有她的消息,也完全联系不上她,我不知道她去了哪儿,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死了,只是想到她,我心里真的难过。

    因为我觉得她那么久不联系我,真的可能就是死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她没有报仇成功,这真是她这一生最大的遗憾。

    我也真的舍不得她,想到她有可能死了,我心里就难受。

    我叹叹气,一只手放在了彩姐身上,摸着她光滑肌肤,沉沉睡去。

    我们制定好了计划,按计划进行。

    首先,是新监区那边的小凌,到了四监区,对我们a监区的人挑衅。

    她们过去四监区走走,看看,视察工作。

    接着在两边铁丝网的交界处那里,开始找茬隔着铁丝网和我们的人吵架。

    吵了起来之后,两边的人纷纷的集中在那一块区域,隔着铁丝网吵架。

    我们的人骂她们垃圾,她们骂我们缩头乌龟,有种开门打架,我们的人就骂她们是手下败将,骂小凌叛徒走狗。

    双方各有兵力五六十人,吵得不可开交。

    是时候了。

    我让白钰带人开打了。

    在双方的争吵中,一边对骂一边移动脚步到了那扇大门前,然后两边的人挤在门前互相对骂,接着就不知道到底是她们还是我们的人打开了门,因为两边人都有钥匙。

    开了门之后,双方还是不敢越界,还是隔着门对骂。

    我们表现出不敢过去的样子。

    她们已经设下了埋伏,就等着我们过去,她们害怕像上次一样被我们引进陷阱,她们当然不敢随便踏过来。

    白钰上前了,对正在疯狂挑衅骂着我们的人的小凌骂道:“你这个叛徒!在我们这边的时候,难道我们总监区长对你不好吗,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小凌说道:“我对他难道又不好吗?凭什么给我下的任务比你们都重?我现在多好,过来了这边,所有人对我都那么好。你们跟着他,迟早有一天,把你们都给剥削了。我就是这个例子。”

    白钰说道:“别妄想离间我们!”

    小凌说道:“我离间?你们这群蠢货,还以为跟着他有出头之日,算了吧你们!都等着灭亡吧。尤其是你,白钰,人家范娟徐男好歹的还会嘟囔几句,你这个傻子傻不拉唧的就跟着他,他要你干嘛就干嘛,不喊不叫,你看看那个白眼狼,到时候怎么对你翻脸,怎么剥你皮!”

    白钰说道:“你骂我傻子,你才是傻子。叛徒!你没资格骂我。”

    然后小凌开始用恶毒的语言攻击白钰。

    白钰终于忍无可忍,对手下们下令:“上去,打!冲过去!”

    原本我们的人在被挑衅多时多次之后,胸中已经集聚了很多怨气,尽管明知道对方有陷阱,但大家还是按捺不住的一下子冲了过去。

    冲过那道门后,进入了新监区,对方的四监区,双方打成一片,怒气聚集之后的相互释放。

    就在我们的人全部冲过去了之后,她们埋伏的几十个人突然的手拿棍子从各栋建筑里面冲出来,抡着棍子对我们的人就是乱打。

    白钰喊道:“有埋伏,大家快跑!快!不要打了,快跑!”

    白钰推着手下跑,她自己也跑。

    手下急忙的转身逃回来我们的监区,可是门虽然大,但是一时间那么多人通过是不可能的,于是后面撤的人被她们给拉住纠缠着了,纠缠了之后,就是被打。

    起码有十二三个人被拉着了。

    白钰原本已经逃回来了,可是看到自己的手下挨打,她又折回去,要救人。

    手下们拉她不住,大家马上也跑去拿棍子。

    白钰回到了新监区,想要救自己人,但这无异于自投罗网。

    小凌带着人围住了白钰就是一顿围殴。

    我们的手下们从自己监区拿了棍子后,马上的又跑过去那边。

    可我们的不少人已经被打趴在地。

    我们的手下在拼命,她们人虽然多,虽然早有准备,但是看到我门的人不要命的上去,她们也怕了,急忙的后退,开始散开。

    我们的人也不敢恋战,赶紧的把我们自己人一个一个的拖回去。

    一会儿后,我们的人全部撤回到了我们的监区里面,中间那道门锁上了。

    她们追到了那道门,隔着门还骂着我们的人缩头乌龟。

    我们的人这时候是不可能再打了,赶紧的查看伤者。

    那逃跑失败的十几个人被打得伤了,轻重都有。

    最重的一个,晕过去了,头上不停流血,恰恰就是白钰。

    另外一个手骨折了。

    最重的就是这两个。

    马上送医。

    轻伤的去医护室,重的两个赶紧送去医院。

    我是在楼顶偷偷看完了这场架。

    我马上的下去,然后安排车子送医院。

    我是陪着白钰和另外那名伤者去的。

    白钰最重的一下,就是被棍子砸在了头上,头被打破了,人直接晕了,血不停的流。

    送到了医院后,马上进去抢救。

    手骨折的那位,外伤多,但不太重,意识还清醒。

    而白钰根本就是毫无意识的了。

    已经完全的晕过去了。

    徐男来了,范娟也来了。

    徐男来了后,看着守在抢救室门口的我问:“怎么样了。”

    我说道:“不知道,伤得很重,脑袋被打破了,直接晕过去了。我很担心她。”

    徐男沉默,轻轻的坐下来了。

    范娟也没说话,只是站着。

    徐男看着地上,说道:“她们的人和我们不同,我们点到为止,她们下手很重。”

    我说道:“之前我们已经预料到了,真正的打起来后,收不住手了的。还好我们的人拿着棍子跑过去把人给救回来,不然的话,可能被打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