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1章 强吻之后
    强吻了贺芷灵之后,我被她狠狠的咬了一下舌头,舌头都出血了。

    我说道:“你也太狠了吧!”

    她就是盯着我。

    我说道:“你吃不吃,不吃我还要亲!信不信我再次强x你。”

    她马上拿手机,我抢走了她的手机。

    我的手背上,失血。

    舌头流血。

    咬的真够狠的。

    不过也不能怪她,她是烈女。

    我坐好了,端起了粥,喂她,我说道:“你不要以为我开玩笑,我是来真的。”

    我把勺子放在她嘴边,她还是很恨我的那个眼神。

    我说道:“我数到三,我马上再来一次!”

    马上假装伸头过去,这一次,她张开了嘴唇,尽管目光中还是恨我。

    不过我无所谓了。

    恨就恨吧,我希望她早点好起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本来觉得自己很讨厌她,可是看到她这样,我心里很难受,本不想关心,假装无所谓,可根本抑制不住自己那种想要关心她的感觉。

    看到她难受,我很心疼。

    我喂着她吃着,一口一口的,我逼着她吃完了一碗粥。

    然后我拿着纸巾扔给她,让她自己擦嘴。

    她吃了粥后,靠着床头,一句话也不说。

    我也饿了,把那碗面和那碗粥吃完了。

    然后我收拾了一下,扔了垃圾,回来的时候看到她已经钻进被子里睡了。

    灯没关,我关了灯。

    本想离开了回去睡觉的,可是要走出病房的时候,觉得还是很不放心,就走回来,坐在了床沿,把头趴在床沿上,睡过去了。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我的手酸疼,全身酸疼,因为我是这么趴着睡了一个晚上的。

    病床,没人?

    贺芷灵呢?

    被子也没有,她去哪儿了?

    我一站起来,背上有东西掉下去。

    回头看,是被子。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走的时候还把被子给我盖上了我身上。

    我看了一下时间,九点多了已经。

    我全身酸痛,去洗手间用冰冷的水洗了一下脸,一下子就清醒了。

    贺芷灵这个家伙,居然不吭一声就走了,也不打个招呼。

    也许真的病好了很多,毕竟已经退烧了。

    昨天她发高烧的时候,真的全身无力,一点力气没有,我亲她的时候,她根本没反抗的一点力气,不过咬人还是有力气的。

    我的舌头伤到了,肿了。

    还算有点良心,走的时候给我盖上了被子。

    病房里昨晚买的吃的,水果,都还在,她都没动。

    这个事业狂,难道一大早就起来,病没好的就跑去工作了吗。

    离开的时候,我水果和那些买的吃的都没拿。

    贺芷灵居然会给我盖被子?

    我打了个电话给王普,和王普说了这个事。

    让王普帮忙分析,王普分析了之后,说道:“你去照顾她,带她去医院,她虽然表现出很讨厌你的什么的来,但是心里面肯定还是有些感动的,不然不会给你盖被子,真的那么恨你的话,讨厌你的话,她早就打电话找人来收拾了你了。”

    我说道:“这倒也是。”

    王普说道:“不过你亲了她,她心里还是不高兴的,毕竟你都不经过她同意,不过她也不会恨你。”

    我问道:“为什么呢。”

    王普说道:“这很简单啊,因为她心里还是喜欢你的,一个你喜欢的女孩子强吻你,你就算表面抗拒,实际上心里还是很喜欢的吧。”

    我说道:“也是。可是我不知道她心里到底想着什么。”

    王普说道:“恨你还是恨的,讨厌也有,但是夹杂了喜欢,所以对你的感觉很复杂。你照顾了她,对她好,她还是感动的。反正就是各种复杂交织的情感吧,人嘛,都是复杂的,这些你比我懂。既恨又爱,既喜欢又讨厌,既感动又憎恶。各种复杂。”

    我说道:“那你说今后呢?”

    王普说道:“今后嘛?估计还是不会理你的,你找她她也不会理睬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但是至少心里没有那么排斥。那就退回去以前那一步吧,等着她找你好了。”

    我说道:“那好吧,也只能是这样子了。”

    王普问道:“亲她的感觉怎样?”

    我说道:“亲的时候是发火亲的,没多大感觉,现在想起来,很甜。很爽。”

    王普贱笑两声,说道:“占了便宜了,舌头被咬掉都值了。”

    我说道:“去死吧,真的很痛。”

    王普说道:“其实我昨晚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去的,不是说为了让她原谅你,挽回以前的感情什么的。而是你在乎她,关心她。你心里放不下她。”

    我说道:“我知道啊,我昨晚要离开的时候,根本就放不下她,然后就趴在床沿睡了一晚。唉,我觉得我现在好像掉进去她这个感情漩涡中了。”

    王普说道:“你可能早就掉进去了,没承认而已。包括她,她也不太可能承认,她一定在想,我怎么会喜欢这家伙呢。”

    我说道:“我也搞不清楚了。”

    王普说道:“得了得了,先不和你说了,我这边有个客户找我了。先这样啊。”

    他挂了电话。

    别说什么王普说贺芷灵对我的心里想法是复杂的,就是我自己对贺芷灵的想法,也是十分的复杂的。

    交织纠缠着各种各样的感情。

    有爱有恨,有喜欢有憎恨,有感动,有恼怒,各种各种。

    可是我心里的确是对她挺在乎的。

    我召开了会议。

    各个监区监区长都到齐。

    讲的关于工作的一些事了之后,就开始说关于每个监区凑多少钱的事。

    当我分配任务下去了之后,一个一个的监区长和指导员,大队长,全都是低着头。

    我说道:“请大家务必在明天下班之前把各自的任务数额完成好,交到兰芬兰芳手中。大家还有什么意见吗?没有意见的话,散会吧。”

    有人举起了手:“我有意见!”

    大家都看过去。

    d监区监区长小凌。

    我深呼吸一下,说道:“凌监区长,有什么意见,你说。”

    小凌看着手上的任务单,说道:“我想问问总监区长,这样分配任务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我说道:“凌监区长,上次我们开会的时候,也就这个事讨论过了,是吧。”

    小凌说道:“是,我知道,我们是讨论过了,但是没有讨论出结果。”

    我说道:“相对于别的监区,你们监区是比较有钱的,所以你们的任务是安排得比别的监区重,我也和你说清楚,已经完全的说明白了。”

    小凌说道:“可我上次也和你说清楚,完全的说明白了,上次是最后一次,如果再有下次,我们监区不可能按你的这个分配的比例来完成任务。我不说什么任务重,我只说对我们来说,这公平吗?我想问你的就是,这公平吗!”

    我说道:“怎么不公平?你们重监区,捞到钱更多,怎么不公平。这比例我不见得有什么不公平的地方。”

    小凌说道:“你觉得公平,可我他妈的觉得不公平!”

    她怒喷脏话。

    我一拍桌子:“凌监区长,请你嘴里干净些!”

    小凌说道:“你都不尊重我了,我为什么对你尊重?要对你嘴里放干净些?”

    范娟拍桌道:“好了别吵了!丢人不丢人!”

    小凌说道:“我这不是吵架,我这是说明白了,我是不会愿意按他分配的这个任务来做的。”

    范娟说道:“好,那你把你们监区的任务给我,我把我们监区的任务给你。”

    小凌说道:“何苦呢娟姐?即使是这样,我们两个监区出的钱还是比ab监区的多啊。”

    范娟看着我,对我说道:“要不这样子吧,你分给d监区的任务就跟a监区的一样的多,然后她们监区该扛的其他的数额,我们监区承担。”

    小凌说道:“不要!我不需要你这样帮我,娟姐。”

    范娟看着我,说道:“张河,你看怎样。”

    我说道:“不行,就是按这个比例来。”

    范娟有些不高兴了:“这比例本身就有点问题的,如果要我提的话,我想说,应该公平的分配每个监区一样的任务!这样大家才不会心理失衡。”

    然后范娟对徐男说道:“徐男你说句话,是不是这样比较好。”

    徐男还是不说话。

    范娟说道:“徐男,你很明事理的,我知道你比我还明事理。现在你可要看清楚了,你是要向着张河,还是要团结好我们的这个团队!还是也想着打着自己的那一点小算盘。”

    徐男开口了,对我说道:“张河,我觉得虽然你按这个比例分下来,对我们ab监区来说,的确是比她们轻松些,但是我认为她们说的也是挺对的。她们是重监区,也许真的比较有钱,但还是平均分配的好一些。”

    我说道:“徐男,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范娟不高兴了:“张河,你怎么变得那么的刚愎自用?我们的话,我们的建议,都不能提了?”

    我说道:“我原本是认为可行的,真的,你们提的这个建议,平均分配任务挺好的。但是,我就不会去施行,不会这么去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