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0章 照顾贺芷灵
    王普说道:“那你去不去看?”

    我说道:“那就去吧,被骂就被骂吧。被羞辱就被羞辱吧。”

    王普说道:“实际上,你就是关心人家的。”

    我说道:“先不说这个了,她在哪。”

    王普说道:“我不知道啊。”

    我说道:“那我直接去她家?还是给她打个电话呢?”

    王普说道:“打电话她未必会接,直接去找她吧,如果在家的话,你去了她会很感动,虽然表面不会表现出来。如果不在家,你再给她打电话。”

    我说道:“也好。可是,她如果还是不理我呢。”

    王普说道:“人都生病了,都感冒那么严重了,你还说这些呢?你难道不心疼,不关心她吗。”

    我说道:“就是怕一腔热情,被她一桶冷水浇灭。”

    王普说道:“那也要去!热脸贴冷屁股也要去。人家重病,你关心了,照顾了,她都会感激你的。”

    我说道:“那时候你自己不说等她主动找我,那我现在越找她越反感我。”

    王普说道:“你就是害怕,害怕被她拒绝,被冷脸,你怯懦。”

    我说道:“我只是觉得不值得。不甘心。”

    王普说道:“那你自己看着办吧该怎样做,反正我能跟你说的就这么说了,她现在很难受,肯定的,你该怎么做,你自己选择。”

    他挂了电话。

    我点了一根烟,想了想,还是决定去找她,我觉得现在的她应该很难受。

    我打车过去了她家,到了她家门口,但我什么也没买。

    看来家里是有人的,在楼下就看到灯开着的了,可是我怕我敲门进去,她不给我开门。

    于是找了保安,这里的保安都怕我,我给一个保安塞了两百块钱,让他帮我一个忙。

    这个保安让我带着到了贺芷灵家门口前,然后我躲在旁边,他去敲门。

    敲了贺芷灵的家门。

    过了两分钟,贺芷灵才开了门,听到她问保安:“什么事?”

    我马上过去,推门监区了。

    看着贺芷灵。

    把门关上了。

    贺芷灵脸色有些苍白,确实是病了。

    我推门进去的时候,她在咳嗽。

    我有些可怜她,那么强悍的女人,也会生病,之前都说她水泥做的,她也会有病了的一天。

    其实也不奇怪,谁都得过感冒,谁也免不了。

    她平时太忙,都没空照顾好自己,这几天一直阴雨不断,估计就这么淋雨病了的。

    咳嗽了之后,她说道:“出去!”

    我看着她,穿着的是睡衣睡裤,毛茸茸的睡衣和睡裤。

    我说道:“我来看看你。”

    她有气无力,看了我一会儿,见我是不离开的了,她说道:“我报警。”

    我说道:“去医院吧。”

    我看着她这样,很心疼。

    她说道:“赶紧离开!”

    命令我的语气都没力气说。

    她去拿桌上的手机,我去抢了她的手机,不给她打电话。

    她想打我,但是没有力气。

    她也不抢了,走回去房间里,我直接跟着进去了房间里去。

    女神的房间,干净简单,看起来很符合她的风格。

    贺芷灵回去房间后,坐在了床沿,她本来想睡下去,可是我硬是跟着她进去了,她没办法,她现在也没力气和我闹。

    我看着她床边,只有一杯温水。

    我问道:“吃药了吗。”

    贺芷灵说道:“我不想看见你,别惹我真的发火。”

    我说道:“我也不想看见你!说真的,我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会对我就是这个态度,可是我只是想着你别死了。”

    贺芷灵没说话。

    我说道:“没吃药是吧。”

    她坐着,低着头,咳嗽了一下。

    我拉着她:“去医院!”

    贺芷灵想甩开我的手,甩不开。

    我说道:“你不去我就扛着你去!”

    我一摸她的额头,很烫。

    我说道:“重感冒不要紧,要是烧坏了脑壳,以后跟个傻子一样,那以后可没得玩了。”

    她说道:“出去,我换衣服。”

    看来她是同意了。

    可是我怕她在我出去后,反锁房门。

    我说道:“我不出去,我就在这里,你换衣服,我不看。我要是出去了,你关上门怎么办。”

    贺芷灵说道:“出不出去!”

    我说道:“如果你不换,我帮你换。反正你的身体我也全都看光了。”

    贺芷灵说道:“我会报复你。”

    我说道:“等你好了再说吧。你到底换不换。”

    我不是开玩笑,我是要来真的。

    她拿了床边的衣服。

    我转身过去了。

    一会儿后,她走到了门边,晃晃悠悠。

    真的病的很严重,都这样了,她还在撑着,在家里一个人睡觉。

    要坚强给谁看?还是想着自己忍一忍,这病就好了啊。

    我过去扶着了她,她想要推开我,推不开了。

    我扶着她出门,下楼,然后出去外面拦车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医生一检查,说不得了,这高烧了,必须要马上住院治疗。

    检查的时候,贺芷灵已经没力气的靠在了凳子上,我去交钱,回来后,我扶着她她都没力气了,我背着她去了治疗室。

    医生护士们给她治疗,退烧。

    我在外面等着。

    我觉得是不是该通知她的家人,可是看了看她的手机,我又不知道密码。

    医生给她打上了吊瓶,转到了病房中。

    我坐在了她的床边,看着脸色苍白的她,有了一点血色,我摸了摸她的额头,没有那么烫了。

    这已经是大半夜了。

    我把她手机放在了她的枕头边。

    在我摸了她的额头的时候,她醒过来了,我把手机放在她枕头边的时候,她睁开了眼睛,然后侧头看着我,手握住了我的手。

    她的唇也有了点血色。

    我有点吃惊,她会握住我的手。

    可能病中的病人,的确是很脆弱的时候。

    我双手捂着了她的手。

    贺芷灵也不说话,看着我。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清醒的,就是她眼睛是开着的,看着我的。

    我想确定她是不是清醒的,我问道:“你认识我吗?”

    她不说话,就是看着我。

    我又问道:“你饿不饿啊。”

    贺芷灵还是不说话。

    这究竟怎么了!

    是不是脑子烧傻了,烧死了脑袋?

    我慌了,摇了摇贺芷灵:“你别吓我啊!不是烧糊脑壳了吧?”

    贺芷灵轻轻说道:“别动。”

    哦,没有傻,幸好没傻。

    我松了一口气,说道:“幸好没有烧坏脑子。”

    贺芷灵松开了我的手,眼睛看着了别的地方。

    那刚才的手握着我的手,又是几个意思?

    我搞不懂她。

    我问道:“你饿吗?”

    贺芷灵不说话。

    我说道:“你饿的话,我去打包吃的给你。”

    她还是不说话。

    我也不管她饿不饿了,我就下楼去了,出医院门口去打包吃的。

    医院门口的一些饭店,粥店的,便利店的,都是通宵营业的,

    我打包了一碗面,两碗粥,还有水果,还有一些饼干,牛奶什么的。

    回到了病房中。

    她躺着的姿势,保持着我出去的时候的姿势,眼睛还是看着地上的地板。

    我靠?

    这是死了吗。

    我急忙过去:“你没事吧!”

    她眼皮眨着,看来没死。

    我说道:“吃什么。”

    我把面,粥,打开了放好。

    她还是一动不动。

    我说:“你必须要吃的,不然不会好的。快点。你不吃我强行灌你吃。”

    她的眼珠子转过来,看了看我。

    我坐在床沿,硬是强硬的把她抱起来,靠着床头做好了。

    然后我拿着一碗粥过来,准备喂她,她开口了:“我自己吃。”

    语气平静。

    恢复了平时的样子。

    虽然没完全病好,但已经没有那么严重。

    可是我把粥放在她的手上后,她拿着勺子,手是抖着的,根本无法好好的喝粥。

    我说道:“还是我喂你吧。”

    她说道:“不需要。”

    我拿了她手上的粥,然后抢了她手中的小勺子。

    坐好了,端着粥,拿着勺子,喂她。

    她紧紧闭着嘴,在我把粥放在她的面前的时候,她把头偏向了另外的一侧。

    我说道:“你吃不吃。”

    她说道:“不用你喂。”

    性格还是那么倔强。

    我说道:“你不吃你好不了。”

    我把勺子放在她嘴边,碰到了她的嘴唇,她还是紧紧地闭着嘴唇。

    我说道:“不张嘴的话,洒在衣服上,被子上了。”

    她还是闭着嘴。

    我一生气,我说道:“我就不信你不张嘴了!”

    直接把粥一放,然后抱住了她的头,嘴上就亲了上去她的嘴唇,然后用舌头用力顶开她的嘴唇,她紧紧闭着嘴唇,然后手用力的打我,已经是最大力气,她这时候病着,根本没有气力。

    我死死按着她的手。

    然后继续亲她的嘴唇,她扭着头。

    用力的扭着头,不让我亲到,可是我不放过她,嘴唇一直抵在她的嘴唇上。

    我不信你不张嘴!

    终于,她受不了了,张嘴了。

    我一下子就咬住了她的嘴唇,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她这时候突然张嘴就狠狠咬了一下我的舌头。

    痛的我直接跳起来:“啊!”

    咬的好痛。

    我蹲下来,好痛。

    我用手背探一下舌头,竟然出血了。

    她咬得真狠。

    她恶狠狠的,杀人的目光盯着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