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9章 乌鸦嘴应验
    监狱长说道:“这你们不推搡她们,先打过去,她们能打你们吗。能追过来打你们吗?你们还用棍子追打过去!这叫玩闹吗?就真的打起来了,这也是自己人吧,怎么能用棍子?”

    监狱长那么恼火的对我,看来,新监区真的是塞钱了,不然她不会不留余力的这么对待我,把所有的责任都往我身上推。

    我说道:“那当时她们打过来了,我们也只是为了平息战火,没有说打伤她们什么的,就是化解,就是为了救我们自己人。如果真的要打她们,那为什么没有在她们被打倒后,继续追着打?继续伤害她们。”

    监狱长反驳不了这点,她想了想,说道:“那你们为什么先挑事。”

    我说道:“她们出来和我们先骂架挑事,不是我们先挑事的啊监狱长。”

    监狱长说道:“你们先过去打的她们。”

    我说道:“双方人在推搡,谁先动手的都不知道。”

    监狱长说道:“你们先越界过去打了她们,她们才那么愤怒和你们闹起来,打过来,升级了战火,这是不是这样子。”

    看来,她就咬着这一点不放了。

    的确是我们的人在推搡了之后先越界过去那边打了她们,然后引诱她们过来,进入我们监区的埋伏圈的。

    这点确实就是我们这么做的。

    监狱长就是死咬着这一点了,不过即使没有这一点,她只要觉得我们错,那肯定就是我们错,毋庸置疑,因为她就是皇太后,她就是这里的土皇帝,都是她说了算。

    没办法。

    我没有说话。

    监狱长说道:“你告诉我,为什么她们会打起来。”

    我说道:“狱警们受到她们的挑衅,就打起来了啊。说来我们双方打架,她们下狠手,我们还算手下留情了。”

    监狱长说道:“你们冲过去打她们,还用了棍子,能叫手下留情吗。”

    我又不说话,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她的这些故意刁难的问题。

    监狱长说道:“你说吧,这事情怎么解决。”

    她盯着我。

    我说道:“我,不知道。”

    要我怎么说,难道我还说求监狱长处罚我们不成。

    监狱长说道:“你们打了人。监狱里有监狱的规定。”

    我说道:“什么规定。”

    监狱长说道:“a监区监区长白钰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我说道:“那她们呢?就不处分了吗。”

    监狱长说道:“是你们先打人的,就先处分你们。”

    我说道:“呵呵,监狱长,她们呢?”

    监狱长说道:“她们没有什么过错。”

    这摆明了态度了,好了。

    我问道:“那好,那我们的处分是什么?我们监区的是吗。”

    监狱长说道:“我们会开会商量。你先回去吧。”

    我回去后,找了徐男谈这个事。

    徐男说道:“老狐狸果然是收了人家的钱。”

    我说道:“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直接塞钱给她?但是不知道怎么说。”

    徐男说道:“还是那一套,找小李。”

    我说道:“好吧。”

    让人去邀请了小李吃饭,请小李吃晚饭。

    小李欣然赴约,当然会欣然赴约,因为她只要来,就有红包拿,有饭吃,有好酒喝。

    特地搞了一瓶好酒,然后准备了一个一千块钱的红包,她来了之后就先给了红包,她假装拒绝一下,然后收下:“这多不好意思啊,你啊,就是太客气了。”

    我说道:“来来来,吃菜吃菜,这边的乳鸽还不错。”

    实际上这家饭店的乳鸽我自己都没吃过,鬼知道到底什么味道的。

    给她夹了一只乳鸽,然后供奉她,招待她,把她当皇后奶奶的一样的伺候着。

    喝了两杯红酒后,我和小李说了一下我们的所遇到的事情,关于打群架后,监狱长要给我吗的处分。

    小李说道:“这个处分啊,是有点那个什么。”

    她说话也不说到点,就说有点那个什么。

    我说道:“然后呢,我想让小李您帮帮忙说话,给监狱长说一下,这我们监区和新监区的一些头脑发热的狱警,有点小摩擦的小矛盾的,也没多大的事,对吧。这打架了,虽然说起来挺严重的,可是也没闹出什么事,没人受伤什么的,不至于一定要处分处罚什么的。”

    小李说道:“张总,她们的监区也打了人了,监狱长却只说你们自己的责任,难道你们自己不知道什么原因吗。”

    我当然假装不知道,我问:“哦,不知道哦。”

    小李说道:“唉,张总啊,你也算是一个人才,都混到了这步,还那么不开窍呢。你想想看啊,如果那新监区没有什么好处给监狱长身边的一些人,那些人怎么会去跟监狱长说你们的坏话,她们是搞定了监狱长身旁的人啊。”

    这谎话说的真的是好啊,把责任推到旁边人身上,不直接说是监狱长拿钱了。

    我假装问:“那是谁呢。”

    小李说道:“这领导层啊,还有各部门的领导啊,她们新监区弄点钱给她们,让她们在监狱长耳边吹吹风,那领导直接就去跟监狱长说了你们监区罪大恶极。监狱长耳根子软,就信了嘛。”

    我说道:“这样子啊,那怎么办啊。”

    小李说道:“解铃还需系铃人,她们能帮她们,她们也能帮你们啊。”

    我问道:“怎么帮。”

    小李做了一个数钱的动作。

    我说道:“塞钱给她们?可是我和她们不熟啊。”

    小李说道:“我可以帮你,不过嘛。”

    她眼珠子滴溜转着,我说道:“不过什么。”

    小李咳嗽了一声,说道:“这请她们吃饭啊,跑跑腿啊,什么的,也需要一些花销。”

    她就是想要钱,跟我要辛苦费,我明白她的意思。

    我问也是假装问的。

    我说道:“小李你直接说,多少钱,一共。我们凑一下。”

    没办法,不这么做的话,监狱长就要把我们撸下去了。

    小李说道:“五十万。”

    我吃惊了。

    我原以为,二三十万这样的数目。

    可是这一次,居然开价到了五十万。

    小李看到了我吃惊的样子,说道:“这主要多的都是送钱她们帮忙说话的,我这跑腿请吃饭的费,不到十分之一的。”

    我说道:“呵呵,我明白我明白,那这样,小李,这个数呢挺大的,我需要几天的时间,给我几天的时间。”

    小李说道:“这不是我给不给你时间,是监狱领导们给不给你时间,她们一旦开会了,决定了,这个处罚决定下来了,就没办法更改的了。”

    我知道她们不会轻易开处罚决定,除非我是不打算送钱,不送钱。

    可我说了送钱,她们就会给我时间。

    我说道:“那大概给我们个五天的时间,你看可以吗。”

    小李说道:“不行,五天太长了。”

    我说道:“五天太长了吗?”

    小李说道:“三天最多了。”

    我说道:“只有三天吗。”

    小李说道:“她们已经决定明天开会,我去跟监狱长说说一些其他的事,让她往后拖延一下还是可以的。”

    我说道:“好吧。”

    小李说道:“辛苦你们了。”

    小李给我说了这些话后,就借口说家里还有事,离开了。

    我自己把剩下的那点红酒给喝完了。

    不喝完,浪费钱啊。

    五十万,这帮家伙,真会宰人,这么下去,我们非得让她们玩到崩溃不可。

    喝完了酒,买单,两千多没了。

    打车回宿舍后,手机上两个未接来电,王普的。

    这家伙是不是又找我喝酒。

    我接了电话。

    王普说道:“给你说一个事。”

    我问道:“别叫我喝酒,我刚才喝了大半瓶红酒,有点困,只想睡觉。”

    王普说道:“没叫你喝酒,是贺芷灵贺总的事。”

    我说道:“靠!别提她,我不想去跪舔,去求她。”

    的确不想去跪着求她回头了。

    没什么用。

    王普说道:“她生病了,我们的乌鸦嘴应验了。前几天还说等她生病了,去照顾她什么的,她果然生病了。”

    我吃惊问道:“你,你说什么?她生病了?不太可能吧。”

    王普说道:“的确是生病了。”

    我急忙问道:“在哪个医院!什么病!”

    王普说道:“我不知道在哪个医院,我刚才给她打电话汇报工作一些事,她不停的咳嗽,声音都沙哑的,变了的,有气无力,说话都很难。”

    我说道:“怎么会这样的?”

    王普说道:“我也不清楚怎么会是这样的。”

    我说道:“那她在哪。”

    王普说道:“我不知道她在哪。我就是给你打电话,看你打算怎么办?”

    我沉默了一会儿,想了一下,到底该不该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关心关心她,还是怎样。

    我问道:“贱人,你说我该怎么办?是要去看她,照顾她,还是打个电话问问。”

    王普说道:“你觉得你该怎么做?”

    我说道:“我觉得我当然去看望她照顾她,可是我怕她对我发火,骂我什么的。”

    王普说道:“即使她骂你,她心里还是觉得温暖的,是吗。”

    我说道:“这倒也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