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7章 和新监区开打
    我说道:“贺芷灵找我给她办事,就是低头了,那我先拒绝,不愿意帮她办事。然后呢。”

    王普说道:“你不能直接拒绝,就说我很忙,走不开,就是这样的拒绝的。不是让你粗暴的拒绝。”

    我说道:“然后呢。”

    王普说道:“拒绝了之后,她会奇怪你为什么不愿意,你就表示对她的遗憾,两个人感情的遗憾。就说我觉得我们这样子很累,然后不愿意这样下去了,觉得这样这段时间分开挺好的,虽然还是很想她。告诉她你虽然想她,但是还是不想和好,为什么呢?因为让她觉得你自己真的难受了之后才放弃的,而不是说自己一点都不难受,这样她才感觉你是有情的,你是真的太累才放手的,她才想着还能有戏,才想挽回。”

    我说道:“对别的女人可能起作用,可是对贺芷灵,这么个铁打的女人,估计没什么用啊。”

    王普说道:“在感情方面,她绝对是个感情白痴你信吗?所以才会被前男友那种人渣玩得团团转。”

    我说道:“这倒也是。说的挺对的。”

    王普说道:“然后贺芷灵觉得你也是迫于无奈才放下,她也会心疼你一些,就好比那种偶像剧,两人明明相爱,可是偏偏迫于一些原因,不能不放弃,还挺有浪漫的忧伤感觉吧?这就更加让女人放弃不了了。这时候她就会依依不舍的,想着回到从前,你这时候可以告诉她,以前你干嘛不这样,挑她的毛病,都说出来,她这时候可能三个回答,一个是会注意,一个是会改,一个是直接挂电话。挂电话那就算了,如果说会改,那不是贺芷灵,那是小女孩,她应该委婉的表达会注意一些,至少不会那么粗暴对你,她这时候姿态已经放低了,那就是有些妥协了,然后你要提出要求,让她是要注意一些,而她让你去做事,你说可以,但是她也要为你做一些事,否则就算了。这时候如果她同意,那好,就和好,解冻,如果她不同意,那就算了。”

    我说道:“怎么可能会同意?我让她妥协?她会妥协吗?我让她做事?她会做事吗。不可能的事。”

    王普说道:“既然她先主动找你,那就是有可能的。懂吗!我以前对待以前女朋友都这样子的。”

    我说道:“你女朋友们跟这个女人不同。我觉得她是有可能会找我,很大的可能,但是如果说她会对我妥协是不可能的。”

    王普说道:“她找你其实就是在低头了,就是妥协的一部分了,知道吧。”

    我说道:“好吧,说的也是。但是如果她找我,我直接去给她办事了好吧,那不一样吗。”

    王普说道:“我就知道你克制不住自己,当她一找你,你马上的去给她办事,刚才我说什么的,都听进耳朵里面去了吗?你要是直接去给她办事了,那就真的完蛋了!以后你还是个奴仆,想踢就踢。”

    我说道:“好,我听你的,我听你的。”

    王普说道:“她答应给你办事,你也同意给她办事。两人关系彻底解冻,回归当初,到了两人解冻这时候你要温柔一些了,叫她也甜一些,她会有种失而复得的幸福感,这就是情绪波动,她会更加珍惜和对你投入感情。然后以后再慢慢靠近,接近,吸引她,两人好上,完美结束。”

    我说道:“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等她一百年后找我再说。”

    王普说道:“来,干杯,庆祝她早日找你。”

    我笑笑,和他干杯了。

    两瓶红酒喝完,两人互相搀扶出去,各自打车回去。

    次日醒来,十点钟了,我慢慢的起来洗漱,吃早餐才去上班。

    当领导就是好啊,记得在a监区和刘静看门的时候,天天和刘静被那几个a监区破队长和领导骂,现在爽了,没人管了。

    到了办公室,忙完后发了一会儿呆,发呆的时候,脑子里全是贺芷灵。

    这样的感觉挺不好的,我感觉自己的情绪被她左右着,思想被她左右,她现在不理我,我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不仅是空落落,还有一种呼吸不起来的感觉。

    这便是爱一个人的感觉吧,真是让人不好受。

    我有时候觉得那些为了爱委屈自己的男人挺伟大的,因为他们为了追求自己的爱情,放下身段,放下所有,委屈自己,可是爱是委屈不出来的。

    我做不到委屈自己。

    再怎么爱,让我去委屈求全,我宁可放过。

    电话响了,a监区监区长白钰给我打来了电话,说那边监区的人又在挑事了。

    我马上过去了。

    我偷偷过去的,进去了a监区的办公楼,然后和白钰上了楼顶,看着下面的情况。

    那帮新监区的四监区的狱警们,跟我们的人挑衅着,不知道是谁把中间那个门开了。

    我说道:“她们叫骂我们的人。”

    白钰说道:“她们在做操的时候,就一直对我们挑衅。”

    我问道:“我们的人呢?”

    白钰说道:“都没出来,只有几个狱警在那里和她们对骂。”

    徐男也上来了。

    我指着下面的她们的监区的人对徐男说道:“看到吧,好嚣张。”

    徐男说道:“看到了。”

    我说道:“觉得怎样。”

    徐男说道:“那就打吧。”

    我们很快制定计划,让上次开打的a监区的弱旅先上,然后假装打输,退回自己的监区,她们像上次一样打过来,我们的人揍她们,计划很好。

    徐男说道:“不过有点担心。”

    我说道:“担心我们的人过去了,有的人跑不过来,是吗。”

    徐男说道:“对。”

    我说道:“让她们注意一点吧。她们人数大概五六十个。我们也是一样的,她们精挑细选,我们也是。如果是用战术,打赢成功率就很大。”

    徐男说道:“我看一下,她们是赤手空拳,没有带警棍。”

    我说道:“那我们也可以不带。让一队人马,十几个人,拿着警棍,躲着,万一有变,她们拿武器,让她们马上上去解救。”

    计划已经制定好。

    让手下们施行计划去了。

    用对讲机,跟手下们说了。

    然后,在新监区骂我们的人的时候,我们a监区的人,就是上次被她们打的那些a监区的弱旅先过来一起和她们新监区的人对骂起来,而其他人,埋伏好了。

    a监区的这一队,是诱饵。

    埋伏的另外两队,一个是拿着警棍的后备,一个是负责真正开打的队伍。

    我们的人数基本相当。

    手下们在和新监区对骂着的时候,两边的人隔着铁丝网靠得越来越近,然后两边人就隔着那道门开骂,互相指责,怒喷。

    接着,隔着那道门,不知道谁先推搡谁,然后两边人都乱起来,我们的人马上冲着那道门过去,和她们的人开打了起来。

    可是,我们的这群二三十人的弱旅刚过去一半,她们埋伏的人沉不住气,马上冲出来。

    估计加起来要有一百人,这她们原来也是有埋伏的,这上百人,远远大于我们刚才所数的五六十人。

    我说道:“糟糕,没想到这个!赶紧让她们撤退回来!”

    好在那群埋伏的她们的人,也没有拿着警棍。

    我们的人赶紧撤退回来。

    在她们上百人的围殴中,艰难的撤回,她们马上蜂拥而上,穿过那道门,追着我们的人到了我们监区里面来。

    徐男说道:“竟然那么多人!她们也是有她们的战术,就是要用人海战术,追着打过来也不怕了。”

    我说道:“我们人数比她们少。”

    徐男说道:“已经打过来了,不管那么多了,让主力军也都带上警棍,过去开打!全都上!”

    白钰马上对手下们下令。

    手下们全都拿了警棍,几十个人从各个a监区的角落冲出去了。

    新监区的这帮人,有备而来,仗着自己人多,没有退缩的意思,今天无论如何,都想要打趴我们a监区了。

    不过她们没想到的是我们也有埋伏,而且是不按常理出牌,虽然她们人多,可是我们的人手拿武器。

    我们的人冲出去之后,和她们的人打成了一片。

    有趣的是,面对一样衣服的人,我们的人还能分出自己人,她们有不少自己人还打自己人的。

    一大群女狱警打架,打群架,乱战一片,场面何其壮观。

    真想拍下来,跟电视上演的还要激烈。

    她们的人开始仗着自己人多,但这时候,被警棍打得叫痛连连后退连连,直接就兵败如山倒,人多也没用。

    她们的人有人喊道:“赶紧回去啊!她们有棍子!”

    接着有人开始逃跑。

    我们的人追上去打,赢了。

    开始的时候就说了点到为止,所以有的女狱警被打倒在地,我们的人也就算了,没有继续追打,没有必要打伤打残。

    我点了一支烟,叹气,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大家都是狱警,都是一起的,来到监狱里,却为了各自监区,互相变成对方的仇人了。

    这真是讽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