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5章 驾驭不了太有本事的女人
    王普说道:“等下次机会吧,等她有什么困难的时候,再去帮忙。”

    我说道:“这个手脚通天的女人还能有困难吗?再说了即使她有困难,我能帮得上吗。”

    王普说道:“那倒也是。”

    一会儿后王普说道:“也不是说有那么大的困难你帮不上呢,或许她也会生病啊什么的嘛。”

    我说道:“嗯,那老天爷保佑她赶紧感冒吧。今晚出来受凉,然后就感冒,然后我明晚去照顾她,然后我两就好回来了。”

    王普说道:“偶像剧还没看够是吧。”

    我说道:“不然呢,你想怎样?”

    王普说道:“等吧,会有机会的。”

    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急忙看着手机,然后恭恭敬敬的接了电话。

    我知道是贺芷灵打来的。

    挂了电话后,他说道:“贺芷灵打来的。”

    我问道:“她说什么。”

    王普说道:“拿包出去给她,她说她不想看见你。”

    我说道:“不想见就不想先吧!我还不想见她呢!”

    王普说道:“淡定,镇静,男人嘛,要大气一些,要稳定自己情绪,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一点小委屈而已。等我啊,我回来和你把这两瓶死贵的酒喝完。”

    王普拿着包去给了贺芷灵。

    回来后,王普坐在了刚才贺芷灵的位置,对我摇了摇头说道:“这么个大美女,错过了真是可惜,刚才我拿着包出去给她,来来回回的男的都看她,太漂亮了实在。”

    他弄了一个杯子,倒酒下去,和我喝酒。

    我问道:“你拿着包给她,她有没有说什么。”

    王普说道:“什么也没有说,不过我觉得你还是有戏的,放心了。”

    我说道:“我觉得我现在就像是一个被她甩了之后的前男友,然后各种来跪舔她讨好她,却把她推得越来越远。让我想起了她的前男友文涛,文涛就是这样,每天来求她,打电话,来她家门口等,去她公司守着,结果换来的是一次又一次的白眼和拒绝。伤透了心了。我觉得我不能这么做。”

    王普说道:“那不一样。”

    我问道:“哪儿不一样?”

    王普说道:“你不是前男友。你只是她的,她的一个朋友。”

    我说道:“一个样,她把我当成了自己人。”

    王普说道:“那你想怎样?你现在放弃了,就真的和她没有了将来。”

    我说道:“其实说起来,如果说我和她没有了未来,那我心里的确觉得失去了什么一样的难受,可是回想起来,我和她也没有在一起,所以说,何来失去。”

    王普说道:“那我就问你,心里难过不难过。”

    我说道:“难过是肯定的,但我也真的没有得到过她。”

    王普说道:“你之前有各种的机会得到她,你自己不好好努力而已。”

    我说道:“得了吧,我已经想过了,什么破得到啊,即使得到也失去的,你看看她那性格,即使在一起,用不了几天,互相掐起来,马上分手,立马分手,直接分手。”

    王普问道:“你到底想不想和好?”

    我说道:“不和好!我想通了。”

    王普说道:“想通什么。”

    我说道:“与其去那么努力那么个追求那么个付出那么多,才能得到她,即便是一个绝世美人,得到了后还要各种受气,那我干脆不要了!要我跪舔,要我臣服,要我低头,要我叫她皇太后,供奉着她,我做不到!放弃。下一个。这是最好的做法。”

    王普说道:“好办法。就是太可惜了。”

    我说道:“那可惜就可惜,我有什么办法?”

    王普问道:“你说的下一个,说的放弃,是怎么个放弃?”

    我说道:“从事业到生活,从感情到身体,我全部对她放弃。工作上我不稀罕我也不需要她,我自己努力,如果我失败了,那我没办法,我努力过了。对于她这个朋友,我不要了,我感谢她曾经对我的好,但我也一样对她好过,我们算扯平了,谁也不欠着谁。对于她这个女人,这份感情,我不要了,我要下一个行了吧!靠!”

    我拿了酒杯,大口的喝了一口,重重放下。

    我不要了行吧。

    王普说道:“你那么喜欢她,干嘛要这么轻易放弃。”

    我说道:“付出都是绝对的,我喜欢她,她喜欢我吗。”

    王普说道:“那谁让你背叛她。”

    我说道:“那叫背叛吗?我心里从来没想过背叛她,伤害她,那件事真的是我做的蠢事,可是我心里从来没想过去伤害她啊。好吧,不扯这个,管她那么多了。不提她了。”

    我突然听到王普的口袋里,手机传来声音,是汽车的喇叭声。

    我说道:“你手机来电铃声?”

    王普有些不自然:“不是不是。是,是那个信息铃声。”

    我说道:“不对!”

    我奇怪了。

    王普更加不自然:“真,真的。”

    说话还有点结巴,有些慌张,紧张。

    我过去了,手伸进他口袋里抢他的手机。

    他急忙拿出来了手机,然后看到手机上是在通话中,是和贺总通话中,开的免提,他挂断了电话。

    我站住了。

    盯着王普。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怎么回事。

    贺芷灵假装离开,说不想看到我,让王普拿着包出去给她,然后她逼着王普,让王普和她打电话,开着免提,然后让王普来问我话,接着让我回答我的心里话,贺芷灵就在电话那边听着。

    我坐回来了,看着王普,说道:“说吧,这算不算背叛。”

    王普说道:“这算吗。”

    我说道:“这能不算吗!”

    王普说道:“那她说要开除我。我开始是不同意这么做的,她要开除我,我就只能这么做了,再说了,听一听你心里话,也没什么啊。我是希望你们好回来的,她想听你心里话,那也没什么啊,我一直撮合你们的,这个不是背叛啊!”

    我说道:“如果我让你这么做,你敢这么对她吗。”

    王普摇头。

    我说道:“是吧,那算不算背叛我?”

    王普说道:“兄弟啊,我的命运都掌握在她手中啊,靠。再说了,她没要伤害你啊,我也没有是伤害你。”

    我说道:“还不算吗?”

    王普拿起了酒杯:“好了好了,我错我错,我自罚一杯,我道歉,对不起。”

    其实这点我也没必要怪王普什么。

    我说道:“接受你道歉了。”

    王普说道:“你刚才说的,她都听见了。”

    我说道:“是,听见就听见了,又怎样?我就是这么想的!我说了我想和她好,和好,可是她这样子,我宁愿不和好。再说了她也没有给我机会和好,既然这样子,那就不要和好得了!”

    王普说道:“好吧。我觉得她听了后会很难过。”

    我说道:“难过就难过,那我不难过吗?既然大家都难过,何必还要这么硬着脖子不低头?何况是我现在求她和好,那她不给我机会,那她这个难过也是自找的好吗。”

    王普说道:“我觉得你要不再坚持一下下。”

    我说道:“我坚持个毛线,我就不坚持了!”

    王普说道:“那行吧,不坚持就不坚持了吧。”

    我说道:“我坚持了很久了,坚持到我自己都冒火了,行了,放下。我觉得我该找一个梁语文那样的好女孩和我一起过,听话,乖巧的,我受不了这样的脾气的女人。”

    王普说道:“那没办法,极度漂亮的女人,从小养尊处优,那么多人围着,供着哄着,脾气肯定不小,她们是公主嘛。”

    我说道:“那不叫公主,那叫太后。”

    王普说道:“越漂亮,越有本事,就越有脾气,越难驾驭。我觉得你这么退而求其次也挺好,就像我,我之前也想着去驾驭那样的女人,证明自己有本事啊,但不太可能的,你看这些女人,黑珍珠,贺芷灵,彩姐,哪一个是能驾驭得了的,她们的本事和能力比我们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如果真要驾驭,也只有更加有本事的人才能驾驭。”

    我说道:“那就让更有本事的人去驾驭她们吧,我们去驾驭没有本事的人,小鸟依人顾家的,贤妻良母,贤良淑德,小家碧玉的就好。不需要什么倾国倾城美貌的。”

    王普说道:“可是你想象一下,不论多么清纯,多么可爱,多么美貌,多么强势,多么厉害,多么本事,多么漂亮的女人,始终都会在一些男人的身下叫唤的,始终会有的。如果有一天,贺总有了男朋友,你想象一下她在别人身下,你什么感受。”

    我一下子心如刀绞,想象她会在别的男人怀里,在别人身下叫,我像是被一把刀捅进了心里,然后慢慢的插进去。

    我回答不出来。

    王普说道:“难受吗?痛苦吗?这就是爱啊。”

    我说道:“难受,痛苦,那也会过去的,没事,几个月后就没事了。”

    王普说道:“但愿你真的能走过去。”

    我说道:“粘贴文件永远比删除文件彻底,有了下一个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