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3章 对爱情的理解肤浅
    一些人的心里强大,因为他们的心理确实强大。

    这和从小生活的环境息息相关,和一个人自己所成长的学到的各种东西更是有关。

    我自认我不算心理够强大的人,面对寂寞,孤独,孤单,我的确会难受,会不舒服,我想有伴,面对身体上的需要,我更是需要有女人的解决才行。

    我无法做到朱华华和贺芷灵那样的,真的能忍那么多年,一直都这样,不需要。

    我问朱华华道:“那你就没有自己所喜欢的,想要跟他有什么,做什么事的男人吗。”

    朱华华说道:“问这些做什么。”

    我说道:“问问嘛。”

    朱华华说道:“有。”

    我问道:“是不是我。”

    朱华华说道:“不知道,可能不是。”

    她给我夹肉,说道:“多吃点,吃胖点。”

    我说道:“我觉得我这样很好。”

    她倒是挺关心我的。

    我夹着肉,吃着。

    心里感觉她真的是奇怪,你说她这女孩明明喜欢我的,我不去主动联系,她又主动找我,靠近我。

    可是我主动了,她又躲着我,让我在后面屁颠屁颠跟着。

    然后她平时又很关心我,可是如果我透露出什么对她喜欢的信息,她一旦感觉到我要说什么话,暗示之类的,她马上就推到了另一边。

    她究竟心里怎么想呢,是只是喜欢我,但是只是单纯的喜欢,没有想成为恋人。或者是压抑着自己的内心深处的喜欢呢?

    搞不懂。

    我暗示的说道:“你不吃吗?多吃点,吃胖点,我喜欢肉一点的女孩子,如果我和你在一起,那样肉一点的话,睡起来才暖。”

    这句话就是暗示我们有可能的意思,我想能和她在一起睡觉的意思。

    这很明显了。

    朱华华说道:“谁要和你睡了?你喜欢肉一点,就去找肉一点的。”

    她直接推开了我了。

    好吧,确定她对我是有意思,但不能走到那一步了。

    我还不甘心,问道:“说实话,如果我去找肉一点的了,和别人在一起了,你心里会不会难过。”

    朱华华说道:“你现在不是和很多女人在一起吗。”

    她盯着我的眼睛。

    我说道:“哪有啊,我没有跟很多女人在一起,我也在等待一份真实的恋爱。”

    朱华华说道:“真实?你这人有真实吗?我问你,你对爱情的理解是什么呢。”

    她认真了起来了。

    我说道:“爱情啊,真心吧,真的真诚真心对待自己的对象,伴侣。”

    朱华华说道:“既然真诚,为什么还要换那么多伴侣。”

    我说道:“当时对她是真心的,那分手了,那就放弃了,就换下一个了,下一个也是真心的。我发誓。”

    朱华华说道:“你也是一个能人,为什么对待感情的态度这么的随意。对爱情的理解那么的肤浅?”

    我说道:“肤浅?我这态度,我这理解,肤浅了吗。”

    朱华华说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真正的爱情,会是这一刻执子之手下一刻就放弃,就去牵别人的手吗。你这是爱情吗?爱情是两个人,不管是贫穷还是富有不管是健康还是疾病,不论是顺境还是逆境,都会互相尊重你,直到死亡才能将两人分离。我说你对爱情的理解肤浅,难道你不承认吗。”

    我心里明白了她的真正的想法,她是喜欢我,但是她心里容不得杂质,我这样的爱她不需要,她需要的是纯正的爱情,需要的是不离不弃的真正的感情,我这个人太滥情,太花,太不认真,她觉得我不是真心的,她害怕被抛弃,她投入了就不会保留,她担心一旦自己投入了,而我不真心,换来的就是无边的伤害和痛苦。

    所以她宁愿压抑着,克制着自己,也不愿意和我有什么事情发生,也不要和我在一起。

    我懂了她。

    开始的时候,我想着和她有点什么事,就是只是想着和她睡觉而已。

    她很聪明,知道我不是真心爱她,所以她冷淡的拒绝着我,可喜欢这种东西是无法掩藏的,没办法,还是要经常面对我,而且她的爱是深刻的,就像她说的,我是肤浅的,她的意思很明白,她的爱情,是深刻的,她不像我,放弃了这个人,很快就可以去牵别人的手。

    我说道:“我承认我的确是对爱情非常肤浅。呵呵。”

    朱华华说道:“爱是专一的,唯一的,排他的,你那是爱情吗。”

    我说道:“好了好了,知道了。”

    朱华华说道:“你不配谈爱。”

    我不反驳了,就让她一直说好了。

    吃过了饭之后,朱华华开车走了,我没有送她,自己坐车离开了。

    回到了家后,躺着,我一直想着朱华华的那些话。

    我认为,她是对的,但我却无法做到对感情的忠诚,专一,唯一。

    可能我没能和我自己真正爱的人在一起。

    所以我就到处这样子了。

    即使是和不同的女人在一起,我依旧心里感到十分的空虚,寂寞。

    站在都市丛林当中,我们都很容易感到孤单,只是每一颗心都是由孤单和残缺构成的,多数人带着这种残缺度过了一生,只因为和圆满的另一半相遇的时候,不是匆匆错过,就是失去了拥有的资格。

    我碰到了我的另一半,却又无奈的让她给错过了。

    徐男把几个监区的能打的人都调过来了监区,五十多个人,这些人就专门负责打架了。

    不过暂时不能轻举妄动,因为我们还要好好规划一下战略,好好盯着她们要采取什么动作。

    徐男派过去那边的卧底成功的让那边的女囚抵抗了那边狱警的剥削,她们强烈反抗,激烈反抗,和狱警们打起来,刀华她们也不敢从她们身上分钱了,不过这也是暂时的,她们是不可能那么轻易妥协,她们肯定会继续想办法,把带头抵抗的那些女囚给整死整服了,然后继续分钱。

    这真的要反抗,除非是一拨又一拨的女囚不怕死的反抗,开打,抗争才行,否则最终还是要失败。

    这几天她们也忙着和女囚缠斗,所以也没空继续挑衅了。

    下班后,我回到了宿舍,外面有些冷,我坐在桌前,开着平板电脑,看着无聊的电视剧。

    看着的时候,我还拿了一瓶小劲酒,一边喝一边看。

    手机来电了,王普打来的。

    我问找我干嘛。

    王普说道:“找你当然有事。”

    我问道:“什么事。”

    王普说道:“刚才去公司办事,我出来后,看到贺总开车在前面,我就跟踪了她,然后见她去了一个很大的清吧,我跟了进去,在那个休闲吧里,她一个人在角落的一个小吧台喝红酒。我现在就在这里,我发位置给你,你赶紧过来。”

    我说道:“我干嘛过去?”

    王普说道:“过来和她喝酒啊。”

    我说道:“我一个人在家喝劲酒,这么冷的天,多舒服啊,不想出去。”

    王普说道:“你懂什么你,傻啊你,要抓住机会啊!”

    我问道:“抓住什么机会?”

    王普说道:“现在的她就是内心最为空虚寂寞的时候,防备也是最低的时候,你要趁这个机会,攻进去她心里去啊!”

    我说道:“好像听起来很有道理。”

    王普说道:“所以快过来。”

    我说道:“可是可是,我还没想好要和她说什么。”

    王普说道:“还说什么啊,来了再说,快点。”

    我马上过去了。

    打车去了那里。

    一家休闲吧,里面是有各种大屏幕的高大上的一个喝酒喝饮料聊天的地方,很多的mei nu,帅哥。

    mei nu的数量比帅哥的数量多很多。

    看起来像是高端的谈恋爱的场合。

    找到了王普。

    王普指着角落的一个地方,只见贺芷灵一个人坐在那里,喝红酒,看着手机。

    我问道:“这鬼地方是谈恋爱的场所吧。”

    王普说道:“你管它是不是谈恋爱的场所。”

    我说道:“怎么能不管,万一贺芷灵来这里等人的呢?等男人呢。”

    王普说道:“那我都在这里待了半个钟,没见到有谁来,我才叫你来的。以她的脾气,会在这里等待一个人半个钟吗。”

    我说道:“这倒也是,那你说她来这里干嘛?玩手机。”

    王普说道:“这里消费很高,来的都是高端人士,可能她来这里约男人的。”

    我问:“约泡?”

    王普说道:“那才好呢!”

    我心里不爽:“那还好?好什么鬼!有什么好的!”

    王普说道:“那说明她心里空虚寂寞冷了,赶紧去给她填补去。”

    我说道:“我觉得我去了是欠打的节奏。”

    王普说道:“你不去你怎么知道?再说了,你迟早也是要面对她的,机会很难得。”

    我说道:“这倒也是。”

    王普一把推我:“快去!”

    我说道:“我,我还不知道要说什么啊!”

    王普说道:“说什么说什么,到了那里再想!”

    我过去了。

    心里七上八下,心脏是砰砰砰跳动的,那种感觉,竟然就像是准备见到想念了暗恋了多年的女孩的那种激动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