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8章 饮鸩止渴
    都不同意分钱,不分钱,我们就会被人家踩下去。

    我说道:“都不同意分钱,对吧,那我们就只能等着人家踩下去了。”

    我无奈着,叹气。

    范娟看着徐男,问道:“徐男,有什么提议。”

    徐男说道:“我的计划在进行,但没有那么快成功。”

    我说道:“她们捞钱也没那么顺利,现在她们的女囚也有人在抵触,我们还能撑几个月。”

    范娟说道:“撑几个月,饮鸩止渴。”

    我说道:“大家散会吧,回去好好想一想办法,可能还有什么好办法的呢。”

    大家都各自的散了。

    徐男看了看我,说道:“我跟你说点事。”

    我哦了一声。

    徐男过来了我身旁,然后其他的人都出去了之后,她在我耳边说道:“刚才我们开会的时候,有人影在门缝那里晃。”

    我问道:“有人偷听是吧?”

    徐男说道:“是的。”

    我问:“确定了?”

    徐男说道:“确定了。”

    我们就是要的这个效果,故意吵架起来,让外面的敌人听到。

    徐男说道:“下班后老地方一起吃饭。”

    我说道:“好。”

    下班后,和徐男出去吃饭。

    喝的是白酒,五十二度,西凤酒,挺烈的,但是喝下去了全身舒服。

    徐男说道:“今天的戏演的很好。”

    我说道:“是吧,我们都是演员。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

    徐男说道:“不知情的人,包括娟姐,都真的以为你和小凌彻底吵翻了。”

    我说道:“这样才好,才逼真。不过啊,这样布置任务下去,迟早也真的有吵翻的一天。因为我又不让她们分钱,又搞那么大的任务下去,根本就无法完成,她们会和我吵。所以我们抓紧时间施行我们计划。”

    我看着徐男的眼睛。

    她知道我想问什么了。

    徐男说道:“我已经让人在那边,跟女囚们说让她们反抗,不让她们捞钱。”

    我说道:“那就很好。如果她们分到女囚的家属的钱,那真的是钱多多,砸死监狱长了。到时候监狱长就会啊,把我们搞出去啊。破监狱长,谁他妈让这样家伙当的监狱长。”

    徐男说道:“她有她的靠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说明上面的靠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说道:“嗯,上梁不正下梁歪。”

    徐男说道:“我最担心的还是小凌。”

    我点了点头,说道:“她自己那么强烈要求的,当时我一直阻拦,她不同意,非要过去。我没办法了,那既然过去,就过去吧。”

    徐男说道:“虽然说你们演的很像很逼真,但那边的人未必会相信她,过去了那边监区,很可能就会被她们给处理了。”

    我说道:“这些东西我都和她说了,那她坚持要这么做,说这是唯一的打垮敌人的最好的办法,那我又能怎样呢?我也拦不住,她坚持要去。唉,这个女孩子,勇气很足啊,而且整个人完全就是很有野心的。”

    徐男说道:“人是该有野心的,怕就怕野心不用在正道上。她的野心是建立在善良的基础上,不怕,不怕会叛变。”

    我说道:“过去了那边,困难重重,只能说看她的能力了。其实我这种卧底经验丰富的人过去才行,不过我不适合过去了。我过去人家也不相信我,会直接弄死我。”

    徐男说道:“别说这样的话。”

    我问道:“什么别说这样的话。”

    徐男说道:“你说你经验丰富,她没有经验吗?当时她在监区韦娜的手下是怎么忍过来的,那么多人被赶走,被弄走,她还撑过来了。估计监区如果你不进去,她终有一天也能把韦娜给推下去,我相信她有这个能力。”

    我说道:“确实是,她很隐忍,但是这个东西更需要临场应变的能力。”

    徐男说道:“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要相信她,支持她。”

    我点点头。

    徐男说道:“下一步怎么安排。”

    我说道:“我假装对她还生气,逼着她要交更多的钱,再大吵一次架,然后她假装离开,跑去新监区诈降。然后我们这边准备一些钱,塞给监狱长,然后我开口让你当这个监区监区长,让沈月上来b监区监区长,顶了你职位。”

    徐男同意。

    我说道:“放眼望去,四个监区除了范娟年纪大一点点而已,全是年轻人啊,全都是青年才俊。”

    徐男说道:“全是一个一个的人精。”

    我笑笑,说道:“对,都是人精。不是人精也不可能上得来这些位置,那些老老实实干活到老的,就真的只能干活到老了。她们有资历,但是她们没有能力,没有那么精明。不像我们。”

    徐男说道:“人要精明,但更要善良。”

    我说道:“这我和小凌吵翻了,不知道白钰和范娟她们心里会是怎么想的了。”

    徐男说道:“放心吧,她们虽然会觉得你有点什么,但只要不对她们这样的态度,她们基本还是愿意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你。她们也理解到你的压力,也知道自己所面对的情况。哦对了,范娟今晚叫小凌去吃饭了。”

    我说道:“哦?吃饭了?”

    徐男说道:“范娟以为你们真的吵翻,在去劝和,估计劝小凌说你遇到的太大压力,让她体谅你一下。”

    我笑笑,说道:“哈哈,这范娟当真的了,我们自己人以为是真的,那敌人肯定更以为是真的了。”

    徐男说道:“我觉得我们的计划其实可以和范娟说。”

    我说道:“不用,这样多好,她参与了表演呢。这样才逼真。敌人才会信。”

    徐男说道:“如果到时候小凌走了,她心里会对你失望,也对小凌失望。会担心不太听你的话。”

    我说道:“那到时候再说,不急。”

    两人喝了一瓶白酒,居然喝了一瓶白酒。

    喝完了之后,我晕乎乎的,打车回去了。

    回去后有人给我打dian hua,是一个陌生号码。

    我接了。

    却是王普,说是用龙仙仙的手机给我打的,叫我过去他家楼下陪他喝喝酒,他有事跟我谈。

    我说道:“喝了半瓶白酒,我现在全身不舒服,明天吧明天再说。”

    王普说道:“我现在很想喝酒,快过来。”

    我说道:“你不是被砍还没好吗?”

    王普说道:“赶紧过来了,少废话,半瓶白酒也你,过来你陪我喝一点就行了,果汁都行。”

    我问道:“到底怎样啊?”

    王普说道:“我有一些话想和你谈谈,关于贺芷灵的。”

    我马上来了兴趣:“贺芷灵?贺芷灵怎么了?”

    王普说道:“关心她吧?她出事了。”

    我急忙问道:“什么事!”

    王普说道:“也没什么事,你过来我就告诉你。”

    我说道:“好,马上去。”

    我马上过去找了王普。

    就在他们家附近的一个小酒馆中。

    我进去了之后,看见他已经自己喝了一瓶啤酒了。

    我坐下来,问道:“贺芷灵怎么了。”

    王普闻到了我身上的酒味:“还真的喝了白酒啊。”

    我说道:“是啊,我骗你干嘛。”

    王普笑了笑,说道:“不错不错,很好。喝什么?”

    我看了看啤酒瓶,清江啤酒,我说道:“啤酒吧。帮你们增加销量。”

    王普给我倒了酒。

    我说道:“干嘛拿你老婆的手机出来了。”

    王普说道:“我换手机,剪卡的时候剪坏了,还没来得及办。就用她的给你打了。”

    我说道:“哦。贺芷灵怎么了。”

    王普举起了酒杯碰我的酒杯:“先喝一杯。”

    我和他喝完了,看着他慢悠悠的倒酒,我问道:“到底怎么了,你说不说!”

    王普吃着花生,不紧不慢的样子,说道:“我他妈被人砍了,还在疗伤,你都不问问我怎样了啊。”

    我说道:“好吧,那你现在身体恢复怎样了。”

    王普说道:“靠,没一点诚意,当时你丫的被人打进医院,我去照顾你,给你买吃的。你倒好,我被人砍了,到出院你都没来看过我。”

    我说道:“那我没办法,我忙啊,而且你不是有龙仙仙照顾吗。再说那一下子伤也没多伤好吧。”

    王普说道:“那好吧,那你过来急急忙忙的就是因为贺芷灵的才来的吧,明知道我伤还没好,也不问问能喝酒了吗?也不关心关心我。”

    我说道:“我当然就是冲着贺芷灵来的,如果不是你提到贺芷灵,我来个球啊,我真的喝了半瓶白酒,累着我只想睡觉。那点伤算个球啊,妈的我被人打进医院,我们还喝劲酒呢。”

    王普说道:“那你也不买点什么东西来给我?”

    我说道:“行了行了,这顿饭我请好吧,吃多点,吃贵一点,上好酒。”

    王普说道:“这酒就可以了,那就加菜了,弄最贵的菜。”

    他叫fu wu员上最贵的三个菜,什么虾蟹什么大盘鸡的。

    不过也没多贵,一个一百多,多加三个,四百多块钱。

    小酒馆就是这样子的消费,这样的地方真的就很适合我们这种人喝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