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7章 办公室争吵
    我召开了我们监区会议。

    这次会议是在行政办公楼的其中一个小会议室开的。

    我们监区各分监区监区长,还有指导员,各大队长什么的骨干领导都来了。

    会议上,先是总结了一下上月的工作,还有说了一下问题什么的。

    接着就是最重要的那个环节了。

    我面色沉重,对她们说道:“这个月,大家分配一下筹钱的任务,每个监区的多少任务,大家各自看看。谭可,发下去。”

    谭可拿着资料发下去了给她们看。

    大家都默不作声,脸色都变了凝重起来。

    这次让她们筹钱,比上次翻倍了。

    我看着她们各自不爽的样子,问道:“大家有什么意见的,提议的,难处的,都说一说。”

    她们都不说话。

    我看着白钰,问道:“监区,你们有什么要说的吗。”

    白钰摇了摇头,她这边的话,分配的数额少一些,她没得怨言。

    我看着徐男,问道:“徐男,你们呢。”

    徐男也摇了摇头。

    我看着范娟,范娟也表示没有意见。

    然后她们三人,三个监区的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监区监区长小凌的身上。

    我问道:“监区长,你呢。”

    小凌慢慢的把资料表放下,说道:“这个月为什么比上个月多了那么多啊,这任务很重的。我们不分女囚的钱,让我们通过正经的一些名额,还有卖东西,哪里搞来那么多钱?”

    小凌脸上各种不爽。

    其余几个监区的人假装没听到,各自看着前方,低头的。

    我说道:“新监区送的钱更多了。我也很无奈,小凌。”

    小凌问道:“如果她们给的越来越多呢!那怎么办!”

    我说道:“那我们跟上去。也是给越来越多。”

    大家脸色更不好看。

    小凌说道:“我们不分女囚的钱,那我们从哪里搞来越来越多的钱!你不让我们分钱,我们怎么和她们监区的比!”

    小凌直接用质问的口气来问我了。

    语气很重。

    我说道:“大家想想办法吧好吗!辛苦你们了。”

    小凌怒道:“想办法?怎么想办法!已经逼我们上绝境了,不让我们分女囚的钱,我做不到!钱我给不了你。”

    我说道:“凌监区长,请你说话的口气放尊重点。”

    小凌说道:“我很尊重你,你尊重过我吗。”

    我说道:“我怎么不尊重你了。”

    小凌气得拿着资料表拍在桌上,手掌拍着桌子:“你看看这个!为什么我们监区比b监区交的钱多出那么多!”

    我说道:“你们是重刑犯监区,我在你们监区呆过,我在b监区待过,我知道越重的监区越有油水。”

    小凌说道:“越有油水?那就跟我们要的越多?”

    我说道:“对,你有什么意见呢。”

    小凌问范娟:“范监区长,你觉得总监区长这么分配任务对吗?我们一起是四个平等的四个监区!我们监区的囚犯人数比b监区的都少,尤其我们监区,却让我们扛了最重的任务,这对吗。”

    我说道:“凌监区长,你够了啊你!”

    小凌怒道:“我没够!我实话说吧,这钱我是不会交的了!你们三个监区谁愿意交上去谁交上去!我是不可能交的。这次比上次多了那么多,下次会比这次多,下下次呢,还有下下下次呢?我们扛不起了!再说我的监区为什么要比别的监区交的多?你脑子进水了吗总监区长!”

    我说道:“你住嘴!你在侮辱我。”

    小凌说道:“我侮辱你?你先侮辱了我们!这钱我不可能交上去!没本事你别来管我们,别当这个总监区长。”

    范娟看不下去了,说道:“好了好了,大家都不要闹了。这成什么样子嘛。”

    小凌气呼呼的。

    范娟说道:“小凌,张河,我说吧,当时你们最难的时候,都怎么走过来了?同甘共苦,对吗?现在又遇到了困难,你们没有像上次一样一起同甘共苦,同心协力度过难关,反而先闹了起来,这好了谁?亲者痛仇者快!这外面的敌人知道了,她们多高兴,多开心,在行政楼这里这么叫骂,谁听不见?”

    徐男也说道:“你们两个以前在监区走过的日子,都忘了是吗。有必要吗?有什么事大家坐下来好好商量啊,干嘛非要吵架。丢人不!”

    小凌坐下来了,说道:“我想好好谈,他谈吗?他尊重过我们吗?叫我们要钱,就直接布置任务就是了,他布置容易,我们呢?我们监区不容易。”

    范娟对小凌说道:“小凌你也先别生气,我们大家都是一个整体,不要自己闹啊吵啊什么的,不是丢人不丢人,我们自己给搞破裂了,对我们有好处吗。没有好处。”

    小凌不说话了。

    范娟对我说道:“张河,我作为一个老大姐,我也要说你几句,你跟我们要钱也是应该要,但是你不能理直气壮的说要钱就要钱。你就算不和我们商量,你也要和我们说一下啊详细的理由,你这样算什么,布置作业吗?谁写不完不要来上学了吗?我不是想为我们监区叫苦,你这分配下来,虽然我们监区的任务确实比别的监区重,但是我们绝对不会叫苦,如果我做不来,我会告诉你我做不来,你认为别人上来可以办到,你可以让人来办。目前这个数,我还勉强可以做到,但是如果再更多一些,我就真的没有办法办到了。”

    我点了一支烟,说道:“娟姐,你知道我的无奈,我也没有办法的啊。”

    范娟说道:“张河啊,大家有什么事,有什么话,坦诚布公的说,不要吵架。好吧。”

    我说道:“好,可以。”

    范娟说道:“那我也是提一点意见,我们现在不停的追随新监区的脚步,我们是跟不上她们的,她们分女囚的钱,她们连个日常用品,都是卖给女囚的,我们敢这么做么?你愿意让我们这么做吗。”

    我叹气,说道:“如果实在逼下来,我们真的只能这么做。”

    范娟说道:“好,我们也只能这么做,但是女囚们一定激烈反抗呢。”

    我说道:“那就只能和女囚们干上了,为了我们自己留下来,为了赢她们。”

    范娟说道:“那好。这个问题算是解决了。还有另外一点,我不是为我们叫苦,我为监区叫苦,你这么安排的这个比例给了监区,也太重了吧。”

    我说道:“她们重刑犯监区油水更多,就像你们监区一样,难道不是吗。你们的油水肯定比b监区的更多,多很多。”

    范娟说道:“多是多,但你这么安排这个比例,还是严重失衡了,对监区太不公平了。再说她们的囚犯真的没有那么多。”

    我说道:“我在监区呆过,我知道怎么样子,你不用和我说什么。”

    范娟说道:“张河啊,你不能这么一意孤行的啊。”

    小凌好不容易平息的怒火又上来了:“娟姐不要帮我说话!他应该本来就对我有点不爽,我现在公开得罪了他,他更是要借着这些事来打压我,行了,我知道了,如果我做不到,你换了别人上就是了!”

    我:“小凌,我说了你别这么个态度对我。”

    小凌说道:“我怎么个态度,我想说的,想要表达的东西,娟姐帮我说完了。你要求的这个数,对我们监区来说现在不见得是什么,因为你让我们去分钱了,但是如果下次更多的钱呢?下下次呢!你这比例对我来说是不公平的。”

    我说道:“怎么不公平了,这监区的确更有钱啊!怎么不公平了!你做不到,就换人来做!”

    小凌怒着站起来:“我这次钱是不可能给你的,那你换人好了!”

    说完她一扔了那表格,然后转身开门出去了。

    砰的一声,重重关上了门。

    我们都低着头。

    范娟说道:“张河,这样子又何必呢!”

    我说道:“娟姐你自己看看她什么态度。”

    范娟说道:“我理解她,我觉得你这个比例该改一改。”

    我说道:“我就不改了!”

    范娟有点生气了:“张河,不要闹小孩子脾气,现在不是闹小孩子脾气的时候,你这么闹小孩子脾气,这好不容易举起来的团队,很容易就散了!”

    我说道:“好,散了,那就都散了!都不用干了!”

    范娟不说话了,她无奈了,对我失望了。

    我说道:“如果我们分女囚的钱,她们新监区一定一定知道,如果让人搞到证据,我们就干不下去了,大家想好了吗,真的要分钱吗。”

    徐男说道:“我不分钱。当时好不容易绝这些事,女囚对我们感恩戴德,现在突然的又要分钱,她们一定闹翻了监狱。”

    白钰也说不行了,宁愿之前一直就这么做,女囚还不闹情绪的,现在才来分,女囚肯定闹起来了。

    我问范娟道:“娟姐,你呢,什么个想法。”

    范娟说道:“我也觉得不该分钱,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我们都不要这么做的好。”

    我问道:“那不分钱,我们比不过人家监区,怎么办。”

    她们听到这个问题,又大家沉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