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6章 办法比困难多
    我问:“这么说你对我一直守身如玉了?”

    彩姐说道:“守身如玉谈不上,只是不像你,是个mei nu都硬凑着上。”

    我说道:“是吗?这谈恋爱嘛,睡觉本来就是恋爱的一部分。不恋爱,不睡觉,怎么知道对方怎样子的,合适不合适自己。”

    彩姐说道:“我没有对你守身如玉,只是没有遇到自己想要的,喜欢的人。想和你凑合过,你却不愿意娶我。”

    我说道:“是吧,凑合着过,那还是不能过,还是要等到死心塌地愿意跟我平凡再说。”

    彩姐说道:“俨然一副大哥教训小妹的样子。”

    我说道:“是,我有时候挺想保护你的。”

    彩姐说道:“真傻到家了。”

    我捏了她一下,她疼得咬咬牙,却不叫出来,她说道:“我死心塌地你也不会愿意娶我的,你不会真正的爱上我。”

    我说道:“估计是吧。我只是想劝你,别去碰毒,能说的就这么多了,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你自己好好选择吧。”

    彩姐问道:“如果我不听你的劝阻,你是会放弃我了,我是死是活你也不管了。”

    我说道:“我只是不想你被判死刑!早早的一生只能在思念中见到你。”

    彩姐说道:“那你好好思念我,你想我的时候,是想到我的什么时候?我做什么?怎么样子?”

    我说道:“床上的,床下的,所有的,都有。好的坏的,对我好的,风骚的,全有。比起思念,更想拥有真实的你。”

    彩姐说道:“拥有真实的我?”

    我说道:“不想你死。”

    彩姐笑了笑,很幸福的样子,对我说道:“我不会答应接手这份贩毒生意。”

    我惊讶了一下,然后说道:“是因为我陪着你睡觉你才这么想的吗?还是你开始就有这样的想法的。”

    彩姐说道:“我一直都在摇摆不定。”

    我问:“那为什么现在定了?因为我?”

    彩姐说道:“贩毒你知道多大的利润吗。”

    我说道:“不知道,我没有贩过毒。”

    彩姐说道:“不论什么生意,都没办法和那个比。”

    我说道:“这我肯定知道啊,那些都正经生意的,和这非法生意的利润没法比啊。”

    彩姐说道:“为什么那么多毒贩铤而走险,就是因为这其中巨大的利润。”

    我说道:“马克思曾说过,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被绞死的危险。”

    彩姐说道:“这远远超过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制毒,贩毒。”

    我说道:“他们也不怕被绞死了,呵呵。但是你不怕吗。”

    彩姐说道:“怕,谁都怕。谁都有侥幸心理,谁都想着做了一段时间就不做了,赚够了钱就跑了。这就是人的侥幸心理,犯罪心理。”

    我说道:“因为看到了巨大的利润,所以你就想犯罪,贩毒。”

    彩姐说道:“对,我也想过拼着几年,赚够了钱就离开。对我来说,我也不是最主要的头脑。”

    我打断她的话:“虽然你不是主谋,但是你授权让他们做,让手下跟着做,查是查到了你的手下,你的手下如果把你闹出来,呵呵,彩姐,恐怕你逃不过这一劫。”

    彩姐说道:“面对巨额利益,谁都有侥幸心理。我就带着这种心理,几年后我就可以离开,几辈子花不完的钱,那黑珍珠占了我的那块地盘又算得了什么。”

    我说道:“你还是别这么想了好吧。”

    彩姐说道:“可我也真的担心会被抓,世上还有那么美好的事情,我没必要拿命去做那个事。身边至少还有那么一些人,是记挂着我的,你们舍不得我,我也舍不得你们。”

    她在我嘴唇上亲了一下。

    我说道:“那你拒绝了林斌,你不怕他妈。”

    彩姐说道:“如果我偏不做,他又能怎样,杀我吗?”

    我问:“如果要杀你呢。”

    彩姐说道:“杀我对他没好处。”

    我说道:“好吧,既然你这么决定那就好了。”

    彩姐问我:“还和我作对吗。”

    我说道:“我说了我是和林斌作对。我没和你作对!”

    彩姐说道:“我讨厌你那么一本正经的。”

    我问:“什么一本正经的了。”

    彩姐说道:“你就不会哄哄人?”

    我说道:“你还需要我哄吗。你是女强人,大姐大。”

    彩姐说道:“我毕竟是个女的啊。”

    我抱着她,亲她:“好,来,哄你。”

    缠绵到全身痛。

    醒来后,见彩姐也是在睡着,她也没起来,阳光已经晒进来了。

    十点了。

    我点烟的时候,彩姐醒了,她也看了看时间。

    我问道:“不用起来干活了吗。”

    彩姐说道:“累,全身骨头散架了一样,老了,做不动了。”

    把我逗笑,直接让烟呛着我了。

    我咳嗽着说道:“别那么逗了,你这如狼似虎的年纪,要我把榨死了才是。”

    彩姐说道:“身体肯定比不上你们年轻人了。”

    我说道:“我全身都没力气。”

    彩姐说道:“嗯,我还好,就是骨头散架。”

    我爬了起来,说道:“上班了。”

    她嗯了一声,懒琪琪的继续睡觉。

    我没和她拜拜,洗漱后离开去了监狱上班。

    希望彩姐真的不会做贩毒的生意,不过她既然能这么说,我估计她应该是不会搞毒品生意的。

    如果她真的搞,那我也没办法了,该做的我也做了。

    小李又来找了我。

    说真的,这尊瘟神我他妈的他妈的真讨厌。

    小李进来后,我又只能笑脸相迎,继续倒茶,继续赔笑。

    不喜欢又能怎么样。

    小李喝着茶,说道:“上次给监狱长送钱后,她挺满意的。”

    我说道:“谢谢她啊。”

    小李说道:“可是啊,我也让人和你说了,那边送钱是越来越大了,你这边你看怎么办。”

    我说道:“我,你说怎么办。”

    小李说道:“按照之前的来做怎么样。”

    我说道:“好,好。”

    小李说道:“四个监区,每个监区那么多女囚,一点钱不怕的,她们有的是钱。”

    我问道:“小李啊,我问你一个事啊。”

    她看着我。

    我说道:“如果那边的监区出的钱越来越多,我们跟的脚步跟不上,那,怎么办。”

    小李喝着茶,静静说道:“我也没办法了。”

    我说道:“监狱长那边会怎么对我。”

    小李说道:“可能会换人。”

    她定定看着我,目光透着残忍。

    哪怕对话多么的平静,客套,笑的多么的甜,我们之间只有交易,剥削。当我喂不饱她们这群狼,那就是踢我出局。

    我问道:“监狱长会把我换了是吧。”

    小李点了点头。

    我问道:“那如果换了别人上,别人会怎样?也是这样的循环吗?两个监区一起斗。”

    小李说道:“张总你没搞明白吗?是人家新监区的要搞你,她们就是想搞走你了,她们自己上。”

    我点了点头,其实我当然是知道这些的,我就是想听听她们的态度。

    结果她们这帮白眼狼根本没态度,有奶便是娘,谁给钱多就认谁是娘。

    小李说道:“我只能给你一个建议,想把她们踩下去,那就从各个监区多捞钱,多塞给监狱长,然后让监狱长把她们换了。这是唯一的办法。”

    我说道:“这个,恐怕我们做不到,我们搞不到那么多钱。”

    小李说道:“你压下去啊,压着几个监区长让她们弄钱,如果不弄出钱来,那就不要干这个分监区监区长了!办法总是比困难多,你不给他们压力,她们哪儿来的动力去搞钱。多搞钱,她们也赚,你也赚,这监狱长有了钱,也向着你了,到时候新监区的比不上,你就去和监狱长说换了让你们过去管就是了。”

    我想,这番话,小李应该也和新监区的人这么说过。

    新监区的人拼命了从女囚身上捞钱,一方面满足她们自己,一方面满足监狱长这边,一方面塞给上面的搞好左右各部门关系,为的就是她们的长远将来,当然最大的目的就是先干掉我们。

    如果要干掉我们,现在已经基本具备了这个条件了。

    只要再过不了一段时间,她们给监狱长和各监狱领导搞的钱越来越多,那些人一起跳出来搞我下去了,那我在监狱里彻底完毕,我们好不容易搞起来的这个监区彻底崩塌,崩盘,完全失败。

    我不想失败,我不能失败。

    小李说道:“给你的建议就是这样子的了,你看,怎么走那是你自己的事了。我当然希望你会好好的留下来,更喜欢和你合作。”

    还是那样的话,像上次说的一样。

    我说道:“好的,小李,谢谢你的建议。”

    小李说道:“那你就好好的去做吧,放心了,女囚有的是钱!干大事的人,要心狠一点!再说这些是女囚,是人渣,你不要那么在意她们!你干嘛那么在意她们呢!”

    我说道:“好好的,我知道怎么做了。”

    她说道:“好了那你有什么事你直接找我啊。”

    我嗯嗯的点头,然后站起来送她出门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