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4章 劝阻
    小李走了后,我点了烟,抽着,想着她的话,和她的那些行为。

    无耻到家了。

    一个月送十万,送监狱长的就十万,还加上送别的部门的人的,还有打点监狱长手下什么的等等,一个月远远不止十万。

    还有她们自己也要赚的,更不是这个数了。

    羊毛出在羊身上,搞这么多钱,还不都是从女囚身上捞的吗。

    太狠了这么捞。

    我们的确是做不到。

    太残忍。

    恼火归恼火,可还是要凑钱给监狱长,不给她她就开始找我麻烦,找我麻烦也简单,在工作上给我弄点小事,卡一卡我,那我都很被动。

    谁叫大权紧握在她手中,她就是个土皇帝,她想怎样就怎样。

    不过凑钱给了监狱长没多久,小李又提醒我可能人家下个月给的更多钱了。

    我当然知道,水涨船高。

    新监区给监狱长这个月是十万,就是逼着我们也要给,如果见到我们也给了十万,那她们下个月就是给二十万,三十万,这么的涨上去。

    而她们深知我们捞钱的能力和数额远远不如她们,到最后我们必败。

    她们仿佛稳操胜券。

    当下最要做的两件事就是按我们的计划进行。

    我找了彩姐,约了好几次,她才同意和我见面了。

    见面的地方还是在西城的某个饭店门口。

    因为她刚好去那家饭店陪客人吃饭,吃了饭后,出来,我等到了她,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上了她车后,她让司机开车去江边。

    我看着这个打扮精致的mei nu女强人,有些白酒味,看样子是应酬时喝了白酒。

    彩姐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说道:“最近太忙了。”

    我说道:“你喝了酒了。”

    彩姐说道:“都是一些得罪不起的领导。一人一小杯白酒。”

    彩姐看我的目光,感觉都是灼热发烫的。

    她脸上泛着红晕。

    我说道:“你每天都很忙。”

    彩姐说道:“是啊,的确是很忙。”

    我说道:“对,忙一些不懂到底忙什么的破事,是吗。”

    彩姐说道:“什么叫破事?”

    我说道:“你自己知道的。”

    她哼哼微微笑,说道:“和你理念不同的那叫破事。”

    我说道:“不是和我理念不同,是你做的无法回头的破事。”

    彩姐看着我眼睛:“你到底想说什么,是什么事。”

    车子到了江边。

    我下了车,江边夜景很漂亮,只是有点清冷。

    彩姐也下了车,从身后跟了上来。

    她踱着步,享受着江边清凉的风和舒服的空气。

    我点了一支烟,抽着。

    她跟我抢了过去,放嘴里抽着,问我道:“有什么事直接说,不用那么拐弯抹角的,你和我之间该撕下的东西也全都撕下了吧。我们还有隔着的什么吗。”

    我说道:“我们只是好像坦诚相见而已,实际上我们中间隔着一层看不到的防弹玻璃,我触碰不到你,你也不会过来。”

    彩姐冷笑道:“我为什么要过去?大家走的路不同而已。你不支持我我也不怪你,你反对我,我还是没有怪你,你对付我,我也还是没有怪你。”

    我说道:“我那是对付你吗?我对付的是林斌。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帮林斌做事?”

    彩姐说道:“我和你说了多少次,我只是为了我自己。”

    我说道:“那好,我找你谈的一件事,就是想问你,我知道你是为了你自己,但是林斌让你做伤天害理的犯法的事,你也都愿意去干?万劫不复也都不后悔。”

    彩姐说道:“伤天害理犯法的事。赌博吗?黄吗?这些我以前都做的,你知道我是什么人。我不是个好人。”

    我说道:“我指的万劫不复是,贩毒。”

    彩姐一下子侧脸看向我,盯了我几秒后,她转头过去看正前方。

    然后她低着头走。

    我站在了她面前,一把抓住她的双肩,然后用手托起她的下巴,让她正脸看着我,我说道:“告诉我,你是不是贩毒了。”

    彩姐拍开了我的手。

    我拦着她面前:“说啊。是不是真贩毒了?”

    她不说话,看了看江边。

    我说道:“你会死的,我告诉你,你只要碰这个,别以为天不知地不知,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只要你做这个了,你就会死!如果为了报仇去贩毒,最终送命,值得吗?相比起来,你报仇不报仇的都不要紧,真的,你不缺钱,非要用命去拼吗。”

    彩姐走到了江边的一个石凳上坐下来。

    我也过去了,坐在了她的身旁。

    彩姐说道:“你从哪里听来的。”

    我说道:“你别管我从哪里听来的,你就说是不是。”

    彩姐说道:“不是。”

    我说道:“不是?”

    彩姐说道:“你都知道了一些什么呢。”

    我问道:“亮哥,肖哥,都认识吧你?这些大毒枭找你们四联帮搞毒,让你们销货是吗?大春,大龙,是你们的人吗?是你的手下吗?林斌让你管着他们两个,就是让你接手这毒品生意,他只管拿钱,操作让你来,死让你垫背,对吧。”

    彩姐惊讶的看着我:“你怎么知道的那么多!”

    看来是真的。

    我当然不能说是一个缉毒的公安局长说的。

    我说道:“有一些人说的。”

    彩姐问道:“什么人?我手下?还是亮哥手下?你到底怎么知道的。”

    我说道:“你不要管我怎么知道,彩姐,你如果不想死,千万不要碰这个。你以为真的能瞒天过海吗?你以为做这些事了真的不会有人知道吗。实际上如果有人盯着你们的话,你们所有的行为基本全都暴露着。掩藏不住,掩盖不了的!别异想天开,别心存侥幸。不要去送死!”

    我已经算是很严重的劝告劝阻了,如果她还一意孤行要走这条路,那我也真的没有办法了。

    彩姐说:“我还没有接。”

    我问道:“你还没有接?那就是说,林斌已经要你接了对吗。”

    彩姐说道:“是,他要把他两个手下交给我管,这两个手下混这个出来的,熟悉全套流程。林斌自己不愿意做,但是他看到的是这一块巨大的利润,他让人来做,出事了别人扛。可对于这两个手下,第一他不是那么信任,第二这两个人的能力欠缺,第三这两个人也需要我们公司的帮助,不然凭着他们两个一定玩不来。”

    我说道:“但是你在动摇,是吗?想接手不敢接手。或者说他逼着你接手,你不想接手。告诉我,是你不想接,还是不敢接。”

    彩姐说道:“我不想接!我以前告诉过你了,我们搞赌,搞黄的,但绝对不碰毒品,这是我的底线。赌博,黄的,出事了我最多判几年,不会有什么事,可是如果是毒品,你知道什么后果的。我不想接,更不敢接。”

    我说道:“那你的意思是说人家逼着你接了。”

    彩姐说道:“是。”

    她茫然的看着前方,有些无奈。

    我说道:“那就不干了呗!有什么大不了的!”

    她叹息:“你不会懂的。”

    我说道:“是,我不会懂的。我只知道你接了这个,你会死。立马死。”

    彩姐说道:“你们监狱的很多囚犯,难道她们想进去么?很多人都是无奈的。你不是别人,无法能和别人一样的感受和考虑。”

    我说道:“可你要知道,选择了这条路就是死啊,你为什么还要选择呢。”

    彩姐说道:“如果不接,我这么长时间的付出,都是零。”

    我说道:“是零就是零,好过去送死。我也不想劝你其他,我只想说,别碰这个,你无法翻身,你只有死路一条。你以为真的能掩盖住这一切吗,不可能的。”

    彩姐说道:“有个人这么关心自己,还真的是幸福。”

    她看着我,眼睛泛着光。

    我也看着她,我说道:“是吧,我也想你能活到老,陪我到老,对我好关心我,让我也一直一辈子受到你的关心,感受到幸福。”

    彩姐说道:“陪你到老?你娶我吗。”

    我说道:“即使不娶,做朋友难道就不能陪吗。”

    彩姐伸手了过来,示意让我牵着她的手。

    我伸手了过去,握住了她的手,说道:“真的不要去做这个。你做什么,做我敌人都行,别去贩毒。”

    彩姐说道:“做你的敌人,你也舍不得杀我。”

    她的手有些rou gan,握着舒服,我捏了两下,她的这皮肤,三十几岁,和小姑娘没有什么不同。

    彩姐轻轻的靠在了我的肩头,说道:“城市的夜景真美。”

    然后她伸手过来,拉着我的手环抱住了她的腰,我搂着她的腰部,有一点点肉,摸着手感好。

    我说道:“别说这些没用的了,你到底怎么想的。”

    彩姐问道:“想什么,嫁给你吗?”

    她还在逗我玩。

    我看看她的眼睛,说道:“娶不起你。”

    她说道:“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

    我说道:“只要我是什么意思呢。”

    她说道:“和我一起离开这是是非非之地,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可以是旅游景区,可以是偏僻的地方,也可以是陌生的城市,哪怕是开一家小店。这么守着到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