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1章 一切都是套路
    铁虎让我去找彩姐谈谈,好好劝劝彩姐,我是必须要这么做的,如果不这么做,彩姐真的走了错路,真的是万劫不复了。

    我自己点了烟,心中汹涌万分。

    我不希望彩姐会挂掉的,真的,可是彩姐如果走这条贩毒的路,不用等到黑珍珠收拾她,很快她就自己把自己作死。

    铁虎说道:“找你来就是谈这个,很晚了,回去睡吧。”

    我说道:“话说你不用睡觉吗,怎么看你很精神的那样子的呢。”

    铁虎说道:“你难道不知道我们都是练出来的。如果半夜有任务,我们无论睡的多死,都必须马上起来集中精神执行任务。”

    我说道:“好吧,很佩服你们,你们为人民fu wu,辛苦了。”

    铁虎说道:“让人送你回去吧。”

    我说道:“不用,我自己走路回去。哦不是,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了。你呢?”

    铁虎说道:“我在这边的宿舍找个地睡就好。”

    我说道:“好吧。”

    离开了派出所,我打车回去。

    从这个事后,铁虎跟我的关系铁了更多,但也让我深有感触,铁虎是一个公安分局局长,犯罪分子胆大包天啊,连公安分局局长都敢下手,那还有什么人他们不敢下手的。

    真是太无法无天了。

    世人为了利益,真的是命都可以不要了。

    难怪说,有钱能使鬼推磨。

    铁虎这人真的是个铁家伙,王普说他基本都不用谈恋爱什么的,没感情一样的家伙,铁疙瘩,基本生活都是围着工作转,脑子里就是想着除掉犯罪分子。

    佩服了,我真的是非常的佩服这样的人。

    但我想的最多的就是彩姐,想到她可能去贩毒,我很担忧。

    上班的时候,监狱长找了我。

    我去了她的办公室。

    她泡茶给我喝,看样子是要打算和我长聊了。

    我看着监狱长,不知道她的意思。

    我坐下了之后,问道:“监狱长找我有什么事呢。”

    监狱长给我泡茶,倒茶,给我喝:“喝茶喝茶。”

    那么客气,有敌情。

    我笑着拿过来,对她微微笑。

    然后喝茶,说道:“味道很好,很好。”

    实际上这苦涩的铁观音,我还真的喝不出个什么味道来,我不懂茶,只是胡扯而已。

    所谓的好喝好喝,就是拍马屁的。

    监狱长也不看我,她知道我拍马屁,人就是这样,明知道这都是套路,明规则,潜规则,还是要按着套路和规则走。

    什么样的场合,就是要说什么样的鬼话。

    我想抽烟,可是不敢在这里抽。

    监狱长说道:“茶的确是好茶。”

    我看着她细细品味的样子,那丑陋的样子,我有些反胃,她就真的懂茶吗?

    看起来好像很懂的样子,实际上也是不懂的吧,估计多半也是和我一个德行,装出来的。

    人嘛,都要装的,搞得自己好像修养好像很高的样子,都是为了让人对自己的高眼相看。

    监狱长问道:“怎么样,最近工作忙吗。”

    我忙不忙她难道不知道吗。

    我说道:“该做的工作每天都好好做好。”

    监狱长说道:“很好,很好。”

    该切入正题了吧。

    果然,她开口道:“小张啊,你上来这总监区长呢,也没有多久的时间。你虽然当过监区的dai li监区长,那是你最高的职位了,可后来你是降级了,做了监区的小队长,对吧。”

    我说道:“是,先是去做了狱警,后来当了小队长没几天,然后上来总监区长。”

    监狱长说道:“这可算是飞跃一般的升迁啊。”

    我说道:“那都是因为监狱长对我的关照。谢谢监狱长的提拔。”

    监狱长说道:“你上来这个位置,突然跳上来的,很多人啊,都很不服。”

    她盯着我的眼睛,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了。

    我心里琢磨着,该不是又要跟我要钱了吧。

    我想说什么,可是说什么都不好,就闭嘴不言了。

    监狱长说道:“这很多人不服啊,就出现很多问题了,不少人就想找麻烦,说你资历不够什么的。”

    我心想,妈的老子都给你塞钱了,你丫还想怎样呢?难道还让我给你再塞一次钱吗。再说了,我们每个月都给你交钱的,我们监区不是说不给你钱,你个老太婆还要怎样?

    监狱长说道:“主要是新监区的人说的多。”

    我嗯嗯的回复。

    然后问道:“新监区说什么了呢。”

    监狱长说道:“说你这个总监区长不够格啊。当然我没有说你们这边管得不好,你们这边也管得很好。”

    我问道:“那她们还说我们不够格呢。”

    监狱长说道:“哈哈,她们也就是随便说说,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了,你这边好好工作就是了。没事,有我呢。”

    我说道:“谢谢监狱长。”

    我心里更是七上八下的打着鼓了,她到底几个意思了?

    监狱长说道:“没事了,回去好好做事去吧。”

    我点了点头,说道:“好的,谢谢监狱长。那我先去忙了。”

    一直在离开了监狱长的办公室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我想破了脑袋,都不知道监狱长的意思。

    到底什么意思了啊,跟我莫名其妙的的说了一番新监区那边的人说我不够格的话,然后说也没说完,难道只是说无聊的时候找我聊聊就没了?

    不可能是无聊的时候随便找我聊。

    我马上去找了徐男,跟徐男说了这件事。

    徐男说道:“我也不知道她什么个意思。”

    我说道:“你说她说话也不说清楚,就是说了这样子而已,让我猜我怎么知道她想说什么。你说是不是想要钱啊。”

    徐男说道:“你这么一说,我估计确实是要钱的,多半就是想要和我们监区要钱。”

    我说道:“要钱她也不说要钱啊。”

    徐男说道:“我也搞不懂,不如问问她的亲信。”

    问了那两个监狱长手下的亲信,实际上她们也一脸懵,她们也根本是不懂她们的老大到底想什么。

    徐男对我说道:“如果说知道的话,有个人可能会知道。”

    我问道:“贺芷灵吗?那家伙肯定是知道,她通过一点细节就知道别人想说的话,心里在想什么,但是我还能去问贺芷灵吗?她都懒的理我,她都不理我了。”

    徐男说道:“不是,是小凌。”

    我说道:“小凌?你那么看得起她?”

    徐男说道:“小凌可不是一般人啊。”

    我明白徐男的意思了。

    我说道:“那家伙的确不是一般人,她的脑子比我们要精明很多,最主要的是她还非常的聪明,而且敢去做。”

    徐男说道:“去找她问问。”

    我马上去了监区,找了小凌,问她这个事。

    小凌判断了一会儿,说道:“想要钱。”

    我说道:“我也是这么猜的,我认为她想要钱,因为她说话没说完,所以我也不好意思问清楚,我们每个月都给她钱,她还想要什么钱。”

    小凌说道:“她的意思很明白,就是新监区说你是吧,大家都把自己监区管的好好的,凭什么新监区能说你呢。”

    我说道:“是啊,我搞不清楚啊,她们是几个意思了,为什么就能说我呢。”

    小凌说道:“如果真的是你工作不合格,可以用这个来说你,可问题是你工作合格,把我们监区管的好好的,她却还说新监区说你不合格,说你不行。那就只有一个方面不行?”

    我恍然大悟!

    我说道:“钱不行!”

    小凌说道:“对,钱不行,我们送的钱比人家送的钱少了,所以她就这么旁敲侧击的告诉你了。”

    我骂道:“这该死的老妖怪!我们每个月都给她送那么多钱,她还嫌弃我们送的少。”

    小凌说道:“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如果没有新监区,她不会觉得少,因为只有我们送,一个月五万也好,十万也好,她都觉得没有什么。可是如果我们送一个月五万给她,但是新监区一个月给她二十万,或者十万,哪怕就是六万,她都觉得新监区送的多我们给的少,就瞧不起我们了。心里的平衡感渐渐倾斜到新监区那边去了。”

    我说道:“嗯,你分析得非常的正确,就是这样子的。”

    小凌说道:“她就是想让我们送的钱和新监区那边的持平,要我们给的和那边的是一样的。”

    我说道:“老妖怪到底还想要多少钱才够。”

    小凌说道:“至于新监区送她的多少钱,也只有她自己和新监区的人才知道。不过通过她给出的这些线索,基本上我也明白她的意思了,她就是想让你去找小李谈了。即使你不去找小李谈,小李也会找你谈。”

    我说道:“如果我们假装不知道,不去找小李谈,那会不会直接把我们给pss掉了啊。”

    小凌说道:“不会,她一定会让小李找你谈清楚,暗示你要给够这个数,如果不够的话,监狱长就会把你给pss掉。”

    我深呼吸,长长谈口气,说道:“套路他娘的满满的,一切都是套路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