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4章 计划太过于冒险
    回到了办公室后,我抽了两根烟,打dian hua给了各个监区监区长,然后让她们去监区办公室集合开会。

    我们又开会了。

    我把送钱的事情跟她们都说了。

    大家听了之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咒骂,咒骂监狱长的无耻,不要脸,贪婪。

    我让她们安静下来,说道:“我们的十万,人家的三十万,她们主要是拿着物资来卖的,这些个人用品,她们全都是有偿ti gong给女囚们,而我们却是无偿的。她们的钱从哪儿来?就是从女囚身上来,从卖这些用品上赚来。所以她们有钱,有比我们更多的钱塞给监狱长。照这么下去,她们越来越赚,我们越来越穷。到最后,我们被她们活活逼死。”

    徐男说道:“如果想要和她们一样有钱,我们只能像她们一样这么干才行。”

    我说道:“这么干那是人干的事吗。这是犯法的啊。”

    徐男说道:“犯法?谁会查啊!”

    我说道:“那你的意思说我们也要这么干,卖日常用品给女囚,然后还继续恢复以前的那种分女囚家属送来的钱和东西?”

    她们都沉默了。

    这不是我们想要干的事,虽然的确会能搞到很多钱,但是是犯法的,而且这么做,太黑心,太残忍,当时我和女囚们,还有各个手下,狱警们,已经都说白了的,取消这个捞钱的事,现在却要自毁承诺,她们一定和我闹翻,女囚们肯定闹起来。

    高晓宁,黑熊,等等的这些女囚们,还不和我翻脸了啊。

    说我得势后不认人了,那她们闹起来,我们可有苦头吃了。

    除非曾经没有废除那捞钱的事,现在反悔再去捞钱是不可能的,群众的力量是无限大的,如果她们真的要跟我们拼死,我们会被她们搞完蛋。

    只是,如果不这么做的话,监狱长的欲壑难填,贪婪的监狱长需要的越来越多,当我们给她的比新监区给的更少的时候,她这天平定会迅速倾斜向新监区一边,我们的世界末日也就不远。

    我问她们,她们当然也不主张再去分女囚家属的钱,但让她们想办法,也都没有人有一个好办法出来。

    我看着范娟,说道:“娟姐,你认为怎样才好。”

    范娟说道:“我只有一个办法了。”

    我问:“什么办法。”

    范娟说道:“或许是行不通的。”

    我说道:“你先说嘛。”

    范娟说道:“收集她们分女囚家属的钱的证据,告发她们。”

    我说道:“这个是好想法,好办法,但是想要收集这个证据,除非我们内部人打进去,而且能够直接参与分钱,但这个基本是不太可能的了。我们的人进去不可能卧底卧到那么搞层次的,更不可能去直接参与分钱,她肯定用的都是她们的自己人。”

    范娟点了点头,范娟也无奈了。

    徐男说道:“那就从女囚那边下手了。”

    我问道:“怎么从女囚下手?”

    徐男说道:“如果我们跟我们的女囚分钱,我们这边的女囚会闹,她们那边的女囚难道就不会闹吗。”

    我说道:“以前监狱里刚出现这些东西的时候,女囚们也不是一样会闹吗。后来怎样?还不是活生生的给贪婪的狱警们压下去了,闹不起来了,直接被平息了,后来也就只能乖乖的接受了。闹不起来了。对吧?”

    徐男说道:“我们以前是这么压下去,但是如果是新来的女囚们她们团结一致,新监区未必能压得下去。我们没办法搞定新监区的高层,可煽动那些新来的女囚不难,让我们偷偷安排一些人过去她们那边就行了。”

    我说道:“这办法好。虽然不太可能成功,但是或许可以试一试。”

    徐男说道:“人容易随众,新来新监区的女囚们如果一进来就被压住了,她们后面来的也就会默认了被压制。如果一开始过来了就把她们情绪煽动起来,让她们和新监区的狱警斗争,努力抗争,拼死开打,那就不会被压制住了。我们让人进去挑出那些新监区各个监区中的大姐大,让她们各自抗争,和狱警们打起来,我不信狱警们不怕。”

    我说道:“如果像高晓宁,黑熊那样的不要命,那狱警们当然搞不过,问题是担心她们那边新来的女囚太怂了。”

    小凌这时候说话了:“张总,女囚永远不会是怂的,她们如果太怂,就不会送来这里了。”

    我说道:“哈哈,你说的是,如果是怂人,她们就在外面老老实实的上班下班,干活吃饭穿衣睡觉了。”

    徐男说道:“我们最主要做的就是把她们反抗的情绪调动起来,情绪高涨,和那边的狱警拼死开干。”

    我说道:“你能做的了吗。”

    徐男说道:“交给我吧。”

    我说道:“好的,辛苦你了。”

    徐男点点头。

    我问道:“大家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没人说话。

    我说散会吧。

    她们离开。

    这次倒是小凌留了下来。

    b四个监区,监区是最重的重刑犯监区,小凌一个年轻女子,能管监区,她当然不会是一个平凡的小女子。

    不过大多时候,她都基本沉默寡言,因为她如果想不到该说的话,她是绝对不会说的那一种。

    我问小凌:“有话说是吧。”

    小凌点点头。

    我说道:“想说什么呢。”

    小凌说道:“关于新监区这些事,我这几天想了挺多的。”

    我问道:“那你有什么高见呢。”

    小凌说道:“我有自己的一些想法。”

    我问道:“什么想法。”

    小凌说道:“当时她们新监区长和刀华在这边的时候,就因为分配不均搞得手下们离心离德,我猜她们即使过去了那边也还是一样的。”

    我说道:“这我也知道的,但是短时间之内我们无法离间她们和手下们的关系啊。”

    小凌说道:“我也是想着要离间的,可如果要离间的话,只有我们这些人过去才能做得到,让我们的手下过去,没有那么有能耐。”

    我说道:“我们亲自过去?我们过去是可以,但是我们到了那边最多能当个小队长,或者还只能是一个狱警的也不一定。就这么个小队长,没撑几天,肯定被刀华她们找茬栽赃嫁祸给搞出去了。”

    小凌说道:“所以挑选的这些人,更是要身经百战出来的。”

    我说道:“照你这么说,也只有我最合适的了。”

    小凌说道:“如果挑选那些她们所不知道的是我们的人的对象过去呢?”

    我说道:“刚才你自己也说了,这样的人过去了没有什么用,因为能力和经验,水平都不行,所以过去了也没用。”

    小凌问道:“如果我过去呢?”

    我说道:“你开什么玩笑啊小凌!你怎么能过去?”

    小凌问道:“你不相信我的实力?”

    我说道:“我当然相信你的实力,你在监区的时候,能够不随刀华她们走,被排斥了却还能存活下来那么多年,最终和我一起把监区长扳倒了,我是相信你有着无与伦比的能力的。你现在管着监区,能把监区管得井井有条,管的那么的好,为什么?这当然是你不是一个平凡的女子。监区是什么监区我们都知道的。可是你过去了那边?做狱警?做管教?做看门的?我当时从监区被扔到监区看大门,几次三番被刀华差点给弄死了,好不容易才爬起来的,那是因为有人罩着,而且运气有点好。你别想着你到了那边能混出来,真的。恐怕你过去了不到三天,她们就能找机会干掉你了。”

    小凌说道:“我不会以自降身份的目的过去。我是以诈降过去的。”

    我问道:“什么叫诈降?”

    小凌说道:“周瑜打黄盖的故事知道吗。”

    我说道:“你要当黄盖?”

    小凌说道:“是。我们造出不和的假象,闹矛盾,你把我给整了,我和你斗得形同水火,最后你把我给拉下去了,我一怒之下就去那边投敌了,然后给她们一点甜头,她们以为我真的是去投降了,拿我当自己人,这时候我再找机会爬上去,成立自己的小集团,然后找到那些和新监区监区长她们不和的人,一起对抗刀华,等到时机成熟,就能像在这里的时候一样,把新监区长给弄下去。到时候,新监区就是我们的了。”

    我说道:“理想很丰满,可是现实很骨感,你要是过去了,一步错,全盘错,你会被整的。如果暴露了身份,你可能会死。我不是和你开玩笑。我们和新监区目前也没有真正的搞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不需要那么冒险。”

    小凌说道:“其实我们都知道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现在没到,将来有一天会到。我们都是知道,如果你完蛋了我们也都完蛋。我们都是她们的敌人,假如她们把这个监区给占了,我们这些人全部被清算出局。我,监区监区长,b监区监区长,监区监区长,还有我们,我们的嫡系,全部被清算出去,无一幸免。那时候才是真正的全盘皆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