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0章 信念会变
    不过,我想到贺芷灵最让我气愤的一点不是她不帮我,而是她竟然要放弃监狱了,当年的豪情万丈都去哪里去了。

    当时我刚进来的时候,说要和我把监狱搞成纯净的一片净土,说要干掉这些为非作歹的一群鬼魅魍魉,难道真的只是说说而已吗。

    现在好不容易做到了这一步了,走到了今天的这一步了,她反而要退缩了。

    如果她退缩了,我们的努力全都白费了,经历了千辛万苦九死一生走到的这一步,这胜利果实,全都白费了。

    我走到了贺芷灵的房门前,敲门,然后大声说道:“我知道你想什么,你觉得你经商赚了大钱,就要放弃监狱那块地方,我没想到你这种人也是始乱终弃的一个人。当时的豪情万丈去哪里了,当时说好的打下这块地方的初心去哪里了。好不容易走到了今天这一步,你却要放弃,我觉得你真的是让人看不起。好!既然你不愿意和我和好,不愿意帮我,那为什么却还要吃我做的饭菜?”

    她一句话都没有,她根本都不理睬我。

    我继续骂道:“还说要拯救监狱里受苦受难的广大女囚,我看你就是随口说说,什么救苦救难,吹吧,吹到天上去。你也不过是一个贪生怕死之徒,里面输给监狱长,外面输给黑珍珠,你这个不上进没能力没本事的胆小鬼,有种你开门,让我进去骂醒你。”

    还是没回应?

    骂的我自己口干舌燥,我去倒了一杯水喝,她真的不开门了。

    我也就不再骂下去了,浪费力气,浪费口水。

    离开了她的家。

    既然贺芷灵不帮我,不理我,不给我出主意,那我怎么办?

    三个臭皮匠,胜过诸葛亮。

    找她们谈这个事。

    次日,去了监区,然后让手下通知各监区的监区长和指导员到监区来开会。

    各个监区监区长都在了。

    还有各个监区的指导员也来了。

    我把物资分配的问题和她们说了一下,然后让她们想出办法来争取拿到物资,否则的话我们监区是没有新物资发放的。

    各监区长和指导员一听监狱长又开始玩这抢钱的把戏,大家都掩饰不住的骂了起来。

    这是女囚的东西,监狱长都会在女囚的日常用品上动捞钱的念头,真不是人。

    骂归骂,骂是无法解决得了问题的。

    我说道:“都消停吧,骂没用,我们组团去监狱长门口骂她也都没用。大家还是现实一点,好好想想该怎么解决现下这个问题。”

    徐男说道:“送钱?”

    我说道:“送多少。”

    范娟说道:“关键是她们监区送多少。”

    我说道:“谁知道啊,我也不知道啊,她们也不知道我们要送多少。”

    沈月说道:“她们可能送不少,我听说她们保证管了新监区后,给监狱长的油水不低的。不仅仅是这一次,还有下一次,我们每次都要和她们竞争,那就要每次多送钱!”

    我说道:“是,是这样的了。”

    徐男点了一根烟,很有气势的抽着,叹道:“那这可是个无底洞啊。”

    我说道:“那能怎么样,如果不这么做,你看吧,以后有好事,全是分给了她们监区,我们监区就惨了。如果不送钱,我这地位不保,接下来你们也遭殃。我这几天想这个问题我都想得好头疼。”

    大家沉默了。

    讨论了许久,也没有商量出一个好的对策。

    送钱也不是,不送钱也不是。

    送钱了的话,不知道送多少钱,而且肯定是越送越多,因为她们监区和我们对着干,我们送多,她们肯定送更多,我们送少了,监狱长对我们就没有什么好感了。可如果我们不压榨女囚,根本搞不来那么多钱,那难道为了钱就要走老路,继续压榨女囚们吗?我可不想这么干。

    而如果不送钱,那真的就是完蛋了,监狱长肯定不分发物资给我吗,到处克扣,有好处永远轮不到我们。

    我问道:“大家难道真的没有一个好想法了吗。”

    我自己也是特别的无奈,还能有什么好办法啊?

    范娟说道:“这次先送吧。”

    我问道:“刚才你不是说不送吗,现在怎么自己反悔了。”

    范娟说道:“我们先送她一笔钱,试试水,投石问路,看送了这笔钱后,这批物资能分到我们手上多少,我们心里就有一个底,知道了她们送多少钱了。如果这个送钱的游戏我们暂时玩得起,我们就先这么玩,如果玩不起那就算了,再想其他的办法。还有一点,我们要想办法找到监狱长收钱的证据,如果能拿到证据,我们就可以对付她。”

    我说道:“好主意!”

    范娟说道:“可是我估计监狱长不会自己当面收钱。”

    我说道:“让她手下收,这我知道的。想要弄到她的这个证据是不现实的了,只能说先送钱试试水,看对方是送多少钱,是不是我们玩得起的范围之内。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大家都摇头。

    我说道:“也只能暂时这样子了,不知道以后会怎样。”

    范娟说道:“我们先走这一步,走一步算一步,看她们怎么样,我们再想办法对付。”

    散会后,徐男留了下来。

    徐男抽着烟,我说道:“怎么烟瘾比我还大的样子。”

    徐男说道:“还好,还好。”

    我说道:“怎么了,留下来有什么话要说的吗。”

    徐男说道:“我想问你一件事。”

    我说道:“说。别吞吞吐吐,是不是我搞了你老婆的事。我承认我和她有不正当的关系。”

    徐男说道:“这哪跟哪?我和她也发生不了,我还谢谢你帮我治了她。”

    我说道:“哈哈,怎么感觉你说的她好像有病一样的。”

    徐男说道:“发骚是一种病,得治,发骚就是发病。”

    我问:“那你没发过?”

    徐男说道:“没发过。说正经事。”

    我说道:“说吧。”

    徐男问道:“你走到今天,可都是副监狱长罩着你你才走上来的,你要告诉我,副监狱长现在为什么好像对你不管不顾了。”

    我说道:“原来你们都知道她是罩着我,所以我才上得来的。”

    徐男说道:“我们当然知道!谁没有个后台,能爬上来吗?我们的后台就是你啊,你要是垮了我们这撑的下去吗?刀华那帮人疯狂对我们反扑,我们撑不下去!而你的后台就是副监狱长,副监狱长如果不罩着你,你完了,我们也完了。我早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我们都是一个派系的,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一条船上的,船翻了我们全都死。”

    我说道:“我老实和你说吧,我因为一些私事,得罪了她,所以她现在和我闹得很僵。”

    徐男说道:“搞别的女人,让她发现了?”

    我说道:“不是这样,而是因为一些很严重的问题,比搞女人还严重。然后现在她很恨我。可是这也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是我觉得她这个人变了,她不管监狱里面的事了。曾经她跟我说过要把监狱的害群之马清除干净,要还监狱一片蓝天,那个志向啊,非常的大啊,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现在却变成了这个样子了。”

    徐男问:“什么样子。”

    我说道:“她根本就是无所谓监狱变得怎样,那些害群之马多牛她也不理不睬了,她就是放弃了监狱的意思,她好好去经商,赚钱。”

    徐男问:“当时谁安排她进来监狱的?她年纪轻轻当了那么大的一个官。”

    我说道:“她有背景。但我不清楚。”

    徐男说道:“我其实也是她的人。”

    我说道:“我不惊讶,我早有感觉了。”

    徐男说道:“但是我和她的关系没有和你和她的关系那么好。”

    我说道:“监狱里很多正派的人基本大多是她的人,你说是她的人我不奇怪,我估计朱华华她们都是,但是我也懒得去猜去想。”

    徐男说道:“我最近找她,也总是找不到她,所以我才来找你。”

    我说:“找我也没用啊。”

    徐男说道:“你好好去问问她,到底怎么了让她变成这样不管不顾我们了。”

    我说道:“她就说挣钱重要,我们这些琐事,我们都变成了琐事了知道吧。”

    徐男问:“怎么会变了,变这样子了。以我对她的了解,她应该不是这样的人。”

    我说道:“以你的了解,你就该知道她这个人喜怒不定,喜怒无常的人了。”

    徐男说道:“她这人的信念是很坚定的。”

    我说道:“是吧,信念这种东西,可以有时候很坚定,有时候也可以会变的。”

    徐男抽着烟,默默的不说话。

    我说道:“我已经找过她,但是她表现出来的已经足够让我心寒,我们只能靠自己了,徐男。”

    徐男看着窗外。

    我说道:“相信我们自己,相信我们可以的。”

    徐男说道:“没人罩着我们,我们怎么可以?”

    我说道:“监狱长也没罩着她们,监狱长这人你难道还不知道,就是为了钱。哪个给钱多罩着哪个多一点。”

    徐男说道:“我们和她们拼钱拼不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