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9章 寻求帮助受拒
    的确是如此,如今我面临到的危险可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危险。

    能帮得到我的也只有贺芷灵。

    我说道:“我现在怎么送钱给监狱长,可能这次钱比新监区长她们多,但是下一次就未必更多了。因为只要她们接收了女囚后,她们大张旗鼓敛财,那她们很快就暴富,她们供奉给监狱长那么多钱,监狱长铁定毫不犹豫的天平倾向她们那一边。”

    朱华华说道:“你去找副监狱长,不要那么多废话,她很聪明,她如果没有办法,别人也没有办法。”

    我说道:“谢了我知道了。”

    朱华华停顿了一下,问道:“这几天都没有看到你,是不是忙着出去玩没空来上班了。”

    我说道:“我请假了啊。”

    朱华华问:“请假干嘛去了。”

    我问道:“你这是在查我呢?”

    朱华华说道:“随便问问,担心你可能得罪人太多被人打死了。”

    我说道:“的确被人打了。”

    朱华华说道:“被人打了?”

    我说道:“对,被人打了。”

    朱华华说道:“没事吧。”

    我说道:“你看我就没事了,有事你现在早就哭晕在我灵堂前。”

    朱华华说道:“我可能会很开心。”

    我说道:“嗯,记住了,你到我灵堂前,要放声大笑,大声的说我好开心啊你终于死了。”

    朱华华说道:“别发神经,好好考虑自己的事。”

    说完她离开了。

    连朱华华都担心我了。

    谢丹阳担心我,徐男担心我,都在担心我在监狱中的未来了。

    我也在担心着自己的未来。

    没办法,只能找贺芷灵,除了贺芷灵,的确没人帮得到我。

    即使贺芷灵不帮到我,她出一个主意也是可以的。

    没等到下班,我就出去了,去贺芷灵家附近的小区,买了菜,买了水果等等东西,然后到贺芷灵家门口等她回来。

    她很准时,都是那个点回来。

    贺芷灵看到我的时候,冷着脸。

    她绝美容颜,也是绝冷,长了一副不需要的脸庞。

    不过我知道,她和柳智慧一样,虽然尽力压制,但也是有的,只不过她们比平常人更加能忍耐而已。

    可是忍耐归忍耐,还是有需要的,忍久了也有一天会爆发的时候。

    我缠着她,看看她哪天爆发,就是我享受的时刻了。

    贺芷灵还气我,看到我的时候,她直接显露出厌恶表情。

    然后过去开门,我走过去,她说道:“站住!”

    她不想让我进去。

    她进去后马上关门,我把脚伸进去门缝,门压在了我的脚上。

    她一看,狠狠的用门用力夹了我的脚两下,说道:“没让你进来!”

    我忍着疼痛,把我的手伸进去了,然后整个人钻进去了。

    贺芷灵昂着脸,死死盯着我,说道:“我报警。”

    她打不过我,所以我不怕她,如果是黑珍珠,我会被打死。

    我说道:“报警吧,或者叫你的那些人来把我打死也行。”

    贺芷灵说道:“我真的会这么做。”

    我说道:“那你叫。”

    她掏出手机,开了锁,然后按号码,我抢了过来,挂了她号码。

    她也不抢。

    我把手机放进我口袋,然后走进去厨房,小狗跟着我。

    进去厨房后,我就做饭做菜。

    贺芷灵走了过来:“手机给我。”

    我让她自己拿,她拿走了,她没有继续打dian hua叫人来揍我。

    去了房间直接砰的关上了门。

    估计一会儿我做好饭菜她也不出来吃的了。

    我已经打算好了,我天天来此做饭做菜,一定做到让她回心转意的那一天,一定做到让她不再对我生气的那一天,今天不吃,那明天继续来,明天不吃,后天继续来,一直到她吃的那一天。

    我用手机刷着菜谱,跟着上的菜谱做菜。

    几道菜让我做的有点样子啊。

    做好了饭菜,我走到了贺芷灵的房门前,敲门叫她出来吃饭。

    她没有回应我,意料之中。

    既然她不吃,我就自己吃吧,我翻着柜子,弄出来一瓶白葡萄酒,然后打开了,倒了酒,自己吃,自己喝。

    门开了,贺芷灵出来了,过来后拿了碗打饭,也吃了。

    我愣了一会儿,这么轻易就饶了我了?

    这么轻易的就原谅我了。

    但应该不是,因为她表情还是那么的冷淡冷漠。

    她应该是饿了而已,她忙到没空吃饭,回到家也是要用电脑处理各种工作的事情,她吃的东西就是很简单的一些东西,冰箱里的一些牛奶,鸡蛋什么的,也没见她点过外卖。

    做人挣钱那么累,在吃的上面还这么亏待自己,何必呢。

    她吃着饭,但是她少吃肉,多吃青菜。

    我给她夹菜,她直接夹着我给她夹着的那块肉扔桌子上。

    看来还是气得不轻。

    不过无所谓了,气就气吧,我诚恳的道歉了:“上次偷你书的那个事,我没有和你说,对不起。”

    她打断我的话:“闭嘴。吃饭!”

    我说道:“好,那我说点其他事。”

    她说道:“闭嘴没听到?”

    我马上飞速说道:“我在监狱里受到了新监区长和刀华她们的压制,她们联合各几个大部门,靠着从女囚那里捞钱然后塞钱给监狱长让监狱长压着我,我估计我干不下去了,我怎么办。”

    她不说话。

    只是吃着。

    我问道:“表姐,我怎么办,能不能帮帮我,给我指一条明路也好啊。”

    贺芷灵说道:“我没办法。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

    我说道:“你肯定有办法,你不愿意帮我,那你至少教教我该怎么做可以吧。”

    贺芷灵说道:“我说了我不知道!”

    我说道:“那你不帮帮我的话,我就完蛋了。”

    贺芷灵说道:“完蛋就完蛋了,还做什么,出来外面跟着黑珍珠好好过就好了。现在外面的日子多潇洒,后街老大,几个酒店几个酒吧清吧街都是你管的,每个月分到那么多钱,还去监狱里干什么!那点工资对你来说还是钱吗。”

    我说道:“那我在监狱也分到不少钱的,而且付出了那么多年的心血,好不容易走到了今天的这一步,我还是不想就这么放弃的,如果我们努力一把,我们把监狱搞在我们手中还是有很大的可能性的。”

    贺芷灵说道:“你搞吧我没兴趣了。”

    我说道:“你别这样好吧,放弃了多可惜。”

    贺芷灵说道:“可惜又怎样?”

    我无奈了,说道:“好,这么说的话你不愿意帮我,就活生生的看着我被她们干掉了。”

    贺芷灵说道:“我说了干掉了你马上去黑珍珠那里,不要犹豫。那里发展更好,好好做她的手下。”

    我问道:“你吃她醋呢?”

    贺芷灵说道:“给我四千万,我可以帮你。”

    我说道:“我没有!你和人家斗的时候我已经说了不要闹了,你非要闹,现在你玩输了你让我帮你填这笔钱,你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啊。”

    贺芷灵说道:“那就不谈了。”

    我说道:“不谈就不谈呗,有什么大不了,大不了最多被弄出监狱!我不求你行了吧。”

    我本来想好好和她谈的,我都已经做好了无论她侮辱我骂我还是打我,我都要做到不生气,不反抗,不发火,不闹不怒,结果她一开口要我赔她四千万,我直接就忍耐不住了。

    这笔钱是她自己和黑珍珠斗斗输了的,却让我来赔她,上次黑珍珠也一样,自己输了贺芷灵一千五百万,也说让我赔,我就那么一点钱,我拿命来赔啊。

    明知道我不可能有那么多钱,就想着让我去搞黑珍珠那里要钱回来,我真的恼火,有本事自己去斗赢了要回来嘛。

    贺芷灵说道:“可以不用求,把碗洗了赶紧离开。”

    我说道:“你是在逼我离开你身旁,我不觉得我真的离开了你你就真的比以前好,无论在监狱还是在外面,我说真的。”

    贺芷灵说道:“威胁我吗。”

    我说道:“不是威胁你,是事实如此,我如果离开了监狱,你在监狱里没有了自己人,我不相信你在监狱里还能管得到什么。”

    贺芷灵说道:“监狱我打算放弃,我工作重心在经商,有钱就行了,监狱能给我带来多少利益?”

    我说道:“哦,既然你这么说,那就随便你吧。”

    贺芷灵吃饱了,她站了起来:“四千万,钱到了就帮你,钱不到就算。”

    说完她真的就走了回去房间。

    我喊道:“我给你个鬼!不帮就不帮,我还不信没了你我就真的会完蛋!”

    她砰的关shang men。

    我吃饱了后,洗碗。

    没有贺芷灵的帮助,我在监狱里的确举步维艰,可是我不能就此放弃,贺芷灵不帮我,我要自寻生路,我不能让刀华她们给弄死了。

    我必须要赢了她们,无论多大的代价。

    我要让你贺芷灵看看,老子不靠你贺芷灵也能闯出来,也能生存下来,也能干掉强大的敌人。不就是一群曾经的手下败将吗,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口号虽然在心里这么喊,但内心里还是忐忑的,我没有看到多大赢的希望。真的要赢,是需要真本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