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8章 面临的黑暗未来
    我盯着新监区长,她也盯着我。

    正式开始了战斗。

    就这么一点物资,她也要来抢。

    新仇旧恨,我们继续开始了纠缠。

    所有的监狱领导都看着我们两,我说道:“物资的分配,是由领导们决定的,由不得你来做主吧。”

    新监区长说道:“我申请放到我们那边更多一些。”

    侦察科科长和狱政科科长表示了支持,因为新监区,进来的女囚都是新女囚,日常用品是必需品,而我们旧监区,完全还可以用旧的。

    但也有人帮我说话,例如防暴队的朱华华,还有政治处主任,就表示说旧监区的女囚也需要换新,毕竟距离上一次换日常用品已经是一段时间了。

    有决定权的是监狱长,她有着最终拍板决定权。

    听了我们大家的话后,监狱长示意大家静下来。

    然后监狱长说道:“这件事我会好好考虑,两天后通知你们两个会怎么分配这笔物资。好了散会了。”

    说完监狱长就真的散会了。

    看着她们离开,我也离开了,心里很不爽。

    新监区长走到我身旁的时候,还故意的挑衅的看了我一眼,那意思就是说你能拿我怎样咯?

    我笑笑,低着头走了出去。

    走回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看窗外,新监区长在几个人的陪伴下,走去新监区。

    新监区长已经建好了,就要接收犯人了。

    有人进了我办公室,我回头过来,是朱华华。

    朱华华进来了我办公室。

    我问道:“跟着我身后来的啊。”

    朱华华说道:“我已经回去我们那边部门,半路回来了,想和你说点事。”

    我说道:“什么事哦。”

    朱华华说道:“刚才的事。”

    我给朱华华倒了一杯茶,说道:“刚才的事,什么事。”

    朱华华说道:“你说呢,什么事。”

    我说道:“分配物资的事嘛。”

    朱华华坐下来了,说道:“谁帮你,谁是你的人,你看清楚了吗。”

    我说道:“我看清楚了啊,一直心里都清楚着。”

    朱华华说道:“她们开始针对你了。”

    我说道:“不是开始针对我,是一有机会就会针对我。这新监区长被我挤兑下去了后勤部,现在破瓦片翻身回来了,有资本跟我对抗了,还不抓紧机会跟我对着干啊。”

    朱华华说道:“物资的分配应该是一个监区一半,不能偏心。监狱长故意的。”

    我说道:“我知道她是故意的,她是为了钱嘛,就是想让我们送钱,谁送钱多就给谁的监区。收了谁的钱就给谁好处。”

    朱华华摇摇头,说道:“不是这样子的。”

    我问道:“不是这样子?那是怎么样子的?”

    朱华华说道:“她不是谁给钱多就给谁的监区,是按着钱的比例来分。”

    我问:“按着钱的比例来分?”

    朱华华说道:“我们部门以前去要一些防卫wu qi,那些刚出的新型电击棍,只能配备其中一部分人,不能每个人都有。你们那时候的那个总监区长也去要,你们那个总监区长就说四个监区的狱警特别说,需要更多的电击棍,要分给她们更多一些,我们部门不愿意,她们和我们争吵。我们也没想到会有人那么胆大和我们部门吵,和我们部门争东西。我们也没和她理论什么,和监狱长说了,监狱长就说过几天再说。她暗示要给她送点钱。”

    我问道:“你们可是堂堂防暴队,你们难道送了那老家伙钱了。”

    朱华华说道:“我们队长那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让我们去送钱,后来她给那个总监区长拿了十分之九的物资,给了我们十分之一。之后我们查了才了解,你们总监区长送了她十万块,我们送了一万块,她直接就这么分配了物资。大致的给了我们十分之一,给了总监区长十分之九。”

    我说道:“靠,这家伙真会做生意。那然后呢,你们就这么认怂了。”

    朱华华说道:“我们队长发怒了,带着我们过去她办公室,拍桌子威胁她,说如果这事不解决,马上动手,拆了她办公室,把这件事闹到上面去。她就慌了,我们部门她惹不起,她重新分配,分给了我们一半,把那一万块给回我们了。”

    我说道:“一万块,你们给的也太小了,监狱长眼里面,一块钱都不是钱的。不过你们干的真的是好,就该把她办公室拆了,然后闹到上面去。把她赶下台。”

    朱华华说道:“没那么容易,就算闹出事了,她也有很深的后台,要不然她当不上这个总监区长。”

    我说道:“这么说来,你们防暴队也很难撬动这老家伙。”

    朱华华说道:“你先考虑你眼下的问题。”

    我说道:“要给她送钱,才能拿到这批物资是吧。”

    我坐下来,点了一支烟,考虑着。

    我说道:“如果送钱了,然后去告发她,整垮她下台,你说可能不可能。”

    朱华华问:“你有什么后台可以保证整垮她吗。”

    我说道:“没有。”

    朱华华说道:“你不要天真到以为可以随随便便的拿着证据发去管理局,发去各机关就能整垮她,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事。除非你有足够扳倒她的后台。”

    我说道:“我没有。”

    朱华华说道:“而且你也不可能搜集到证据,她如果要钱也是让手下要,她不会自己亲自出马办事,让手下,让身旁人来办事,如果出事了她会把责任推到身旁人的身上,她是不会有事的。”

    我说道:“是啊,这正是这家伙的高明之处了。”

    朱华华问道:“知道了她的套路,你想怎么做。”

    我想了想,说道:“不送钱,没有物资,送了钱,还要按比例来分,这老家伙真的是太狡猾了。”

    朱华华说道:“有办法把她弄下来就好了。”

    我说道:“这个想法我不是没有过,但基本不太现实的,至少说目前是不现实的。看来啊,我们是要给她送钱的啊。”

    朱华华一听我说要送钱,就跟买物资一样的,就说:“下次她还是这样。”

    我说道:“那我有什么办法呢,总不能女囚们必需的物资都没有了吧。”

    朱华华说道:“如果她们送一百万呢。”

    我大吃一惊:“你开什么玩笑,送个几万块钱的就够多了,怎么可能送一百万。”

    朱华华说道:“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我说道:“不可能的,一百万。”

    朱华华说道:“她们会送的起,那么多的女囚,她们从女囚身上压榨金钱,拿钱来往监狱长身上送,保持好关系,对付你。你想让监狱长帮你也可以,除非你送钱比她们多,可是那些钱你从哪儿拿,你还是要从女囚身上压榨,你能压榨到那么多吗。”

    我说道:“能是能,但是这样做的话是不是太残忍了,而且女囚们会恨我的。再说这可是犯法的啊,压榨,剥削。”

    朱华华说道:“你送几万,她们没有一百万也有二三十万玩,这批物资你们分到十分之一,和我们当时一样。”

    我骂道:“妈的!这个破监狱长,太狠了吧!”

    朱华华说道:“你想好了该怎么破。”

    我说道:“送钱没那么多钱送啊,我搞那么多钱这不是把我自己搞死吗。我的手下们现在已经都不分女囚家属送进来的东西和钱了,我们赚的可都是老老实实的做生意的钱。哪来那么多钱啊。”

    朱华华说道:“你有没有想过这只是一件小事,假如以后她们送钱给监狱长越来越多,你渐渐的就会失宠,监狱长的水平会偏向她们那边,你可能这总监区长都当不了多久了。”

    我当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可是我却毫无破解的办法。

    我徐徐的吐出一口烟,问朱华华道:“那要怎么破?”

    朱华华说道:“我也不知道。”

    我说道:“你看你们部门从来不送钱,因为你们部门有实力,你们一个一个的都是当兵出来的,一个一个的背景都很牛,军队的背景,你们部门基本是独立开来,她管不了更不敢管,惹不起你们,所以你们一旦受到她的一点欺负,你们马上拍案而起过去她办公室威胁她,但是我们不行啊。我这样的,都是左右全部受制于监狱长,她可以罢免我,可以任命我,我也不可能拉着狱警们去干掉她吧。”

    朱华华说道:“我真的也不知道怎么帮到你。”

    好吧,闭上眼睛,我看到了我的未来,一片漆黑。

    我说道:“天要亡我?”

    朱华华说道:“只有一个人能帮到你,在这个监狱里。”

    我问道:“谁?你们部门队长吗。”

    朱华华说道:“你和副监狱长的关系不是很好吗。”

    我说道:“是好,可是那家伙已经不管监狱的事了,她每天来就是报个到什么的,然后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干圣贤的东西。不管不顾,不理不睬,任我们自生自灭。”

    朱华华说道:“只有她才能帮到你。只有她才能救得了你。去找她没错,如果她帮不到你,那就真的没人帮得到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