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3章 没有怜悯没有可怜
    贺芷灵听到我对她的劝说,她反而怒气上来了:“你这个黑珍珠的狗!就是因为你我的公司才遭受那么大的打击,你没有说话的资格!”

    她气着。

    她骂我是狗。

    我也恼了:“是我是狗,我是她的狗,行了狗没有说话资格没有发言权!我是她的人,是你的敌人,我是要和你作对的,我是你敌人!我会对付你的,你赶紧叫你的人来把我活活打死吧以绝后患!”

    我气的胸口发疼。

    王普赶紧的劝架:“好了好了,你们别吵了,现在我们该平心静气下来,一起研究如何解决问题。”

    贺芷灵怒道:“还和他这走狗叛徒研究什么。”

    我说道:“对,和我这个敌人有什么好研究的!赶紧叫人来打死我就是了。”

    王普说道:“你们两个至于这样子吧,如果她公司倒了,你开心了?他死了你开心了?”

    贺芷灵骂道:“闭嘴!轮不到你来指指点点。”

    王普不敢说什么了。

    是,贺芷灵的公司倒了,她以后不罩着我了,不把我当自己人了,我当然是不开心的。

    可是如果我死了,贺芷灵找人打死了我了,贺芷灵她开心了吗。

    三人都不说话,沉默。

    已经很晚了,深夜。

    房间里静的很。

    贺芷灵找人打了我,打我进了医院了,来了医院后却没有说一句安慰的话,也没有说歉意的话,她来这里,只是为了她的公司,我很伤心难过。

    虽然我的确是活该被打,但是她对我却好像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没有怜悯,没有可怜,她眼里只有她的公司,她的损失,她的牌子,她的清江。

    她的眼睛里,钱比我的命还重要了?

    王普最先打破了沉默,还是忍不住说话了,王普说道:“贺总,我觉得我们该考虑的是怎么样解决问题,是吧,既然张河能帮我们解决问题,我们先让他帮忙解决问题。至于你想弄死他什么的,等他帮了我们恢复之后,你再找人打死他好了。”

    贺芷灵说道:“好。张河你听着,你如果帮不了我,那我让人整死你。如果帮到了,放了你这次,可是我们以后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在监狱里,生活里,工作中,没有关系,你是你,我是我,我们是陌生人。你遇到困难跟我没关系,你要死要生,跟我也没关系。”

    我说道:“陌生人就陌生人,反正你一直把我当敌人。无所谓了。我帮你也是对你心存愧疚,如果帮不到,打死吧那。”

    王普说道:“那我代表贺总您去和黑珍珠谈谈。”

    贺芷灵说道:“她会要钱。”

    王普说道:“给她啊。”

    贺芷灵说道:“我基本已经知道她会要多少钱了。记住了,三千万可以答应她,三千万之上不要答应。”

    王普说好。

    贺芷灵站起来就离开了。

    她还生气,出门的时候狠狠摔上了门。

    王普松了口气,坐了下来,看着我,说道:“终于走了。”

    我说道:“怕她个球啊。”

    王普说道:“不怕她就跟你一样,被打死了。”

    我说道:“让她打死我!草。”

    王普说道:“你也别和她怄气了。我看得出来,其实你们两个都很关心对方,但是你们为什么偏偏表现出来的就是那么苦大仇深的那种样子出来呢。”

    我说道:“是吗!关心对方吗?把对方打进医院去,这真是太关心了。”

    王普说道:“是你先把人家公司搞垮了好吗!你让她怎么想。你觉得她不在乎你了,但是她更是先觉得你不在乎她。你想想看你所作所为,是不是让她先伤透了心了。她直接就觉得你和黑珍珠联手起来对付她,你肯定在她的心中占据很重要的位置,但是你却那么对她,让她难受不难受?”

    我说道:“好了好了,那我不解释了吗。”

    王普说道:“那你觉得你被打了委屈,我觉得贺总才是真的委屈呢,她对你多么的好,可是你却那么背叛她。联手她的敌人对付她,差点让她公司倒了!她委屈不委屈。”

    我说道:“那我不是这样子的,我也不是故意去做的,没有联手。”

    王普说道:“她之前这么以为的啊!”

    我说道:“好好好,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努力弥补好吗。”

    王普说道:“你说她叫人打你,她也没要把你往死里弄。别心理不平衡了。”

    我说道:“不要再说了好吗。”

    王普说道:“不过这样也好,你们经历了这样子的事情,就好像我们当时经历的一些事一样,以后可能会更好。”

    我说道:“好什么,你没听她刚才说的,以后我们做陌生人。”

    王普说道:“你泡了不少妞了吧,女孩子嘴里的话,有几句能信的?一个人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东西,能是一样的吗。她嘴上这么说,心里就真的能把你当陌生人对你不管不顾不问了吗?她不可能做得到的。”

    我说道:“是,但愿如此了。”

    王普说道:“她也就嘴上说说,我可不相信她会真的不理你了不管你了。不过这时候的她心里生气,说这样的话出来也是正常,她发着火呢。”

    我说道:“话说回来,她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呢。”

    王普说道:“她给我打了dian hua,问了。”

    我说道:“好吧。她来的时候,脑子里只有公司,没有我,也不看看我死了没关心关心我。”

    王普说道:“你怎么不去死啊你!她那种人如果心疼你会说出来吗。你脑子那么愚蠢吗?她愿意来看你,已经是够放下架子了好吧。你知道她怎么对我们的吗,怎么对我们公司的人吗。多余的半句话,一个字,都懒得和我们说。你是我见过的她和你说的最多话的人了。你别看她脸上漠然,心里估计也疼着。”

    王普这么一说,我心里就舒服多了。

    我说道:“好吧,谢谢你的安慰,我心里舒服多了。”

    王普说道:“这不是安慰你,这是实话。下面,我们就该想着怎么去求黑珍珠了。”

    我说道:“求黑珍珠。那个人不好求啊,她可能会想着让我们叫贺芷灵亲自去谈。”

    王普说道:“说真的你觉得黑珍珠厉害,但是如果贺芷灵要真的和她磕,她也是玩不过贺芷灵的。”

    我说道:“我当然知道,大家两败俱伤咯。”

    王普说道:“是,就是两败俱伤。这次贺芷灵输掉,是因为黑珍珠蓄谋已久。”

    我说道:“主要是啤酒这种东西太容易被人动手脚了好吧。当时贺芷灵选择掩人耳目的转让,就是想要避开黑珍珠的攻击,结果没想到还是被黑珍珠给发现了。”

    王普说道:“那还是怪你。”

    我说道:“这也怪不了我,即使没有我,她也能会查得到,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王普说道:“那谁让你去做了呢?当时你如果不做,让她自己去查不就好了吗。你非要自己去帮她做了事。”

    我说道:“我说了我真的是无奈的,她逼我,要挟我,我不得不这么做!”

    王普说道:“好吧,我们谈谈和黑珍珠怎么谈判的事。”

    我说道:“贺芷灵已经说了啊,她想要三千万,还有贺芷灵道歉。因为黑珍珠输过给贺芷灵一千五百万,一直咽不下这口气。”

    王普说道:“那你觉得我们谈判会顺利吗。”

    我说道:“顺利个鬼啊,黑珍珠一定要贺芷灵来低头道歉,你看着吧,你出面只会受到侮辱。”

    王普说道:“受侮辱就侮辱吧,我愿意!为了贺总,为了公司,我愿意,打死我都愿意。”

    我说道:“也不至于打死你,到时候我也说说话,有三千万,很大的可能性谈得下来。”

    王普说道:“如果她一定要贺总出面道歉呢。”

    我说道:“到时看看她什么态度再说,我应该说服她的。”

    王普在旁边的那张病床睡下。

    我们就这么过了一夜。

    第二天起来,我全身都是疼的,一动就疼。

    那种疼可是比落枕那种疼疼上好多,我根本都动不了。

    王普买粥来的时候,我喝粥咽下去都是小心翼翼的,因为一用力咽下去就疼。

    我说道:“我只能请假不去上班了。”

    王普说道:“动都动不了了吗。”

    我说道:“是。疼得要死。不敢动。”

    王普说道:“那这样怎么办?”

    他是想说怎么去见黑珍珠吧。

    我说道:“我把黑珍珠叫过来吧。”

    王普说道:“我是说那你要谁来照顾你,我这不能天天在这里一直守着你啊。”

    我说道:“妈的,后悔和格子分手了。不然的话,她现在过来照顾我多好啊。”

    王普说道:“不过你身边mei nu众多,随便叫一个过来吧。”

    我说道:“知道了。你要去忙吗。”

    王普说道:“早上有些事,下午我忙完过来吧,我那边区域几个超市闹退酒,员工给我打dian hua了,搞得我头好疼,贺总更加头疼,现在一定烦死了。”

    我说道:“我下午联系黑珍珠,想办法让黑珍珠过来,然后你到时候也过来,作为贺芷灵一方的代表,和她好好谈谈。”

    王普说好,便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