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1章 差点被打死
    后悔的就是现在才收买了这两个人,如果早知道新监区开建的话,早搞定监区长让她给我们管理那边新监区那该多好。

    只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只能揪心的看着新监区建着了,她们也在不断的扩充人马,毕竟别的监狱拉过来的女囚,别的监狱的人都分到了这边来,就都招在了新监区刀华她们的手下,她们的队伍一夜之间突然壮大起来了。

    看着她们在那边新监区的操场排队做操,开会什么的,人密密麻麻的。

    要是像我们开打群架一样,她们一群和我们这边的监区一群人开打,不知道会怎样的壮观。

    我估计她们会输,因为我不相信刀华她们能把队带的很好。

    不过这只是随便想想,怎么可能会打群架呢。

    就这么一天天的看着她们每天开会,做操,一天天的新监区建设基本完成。

    等到把这帮新来的狱警们给培训好了之后,她们就会把女囚给带过来,这帮人也正式上岗,新监区跟我们这边一样,正式接收犯人运转起来。

    这天下班后,我出去了之后,回到了宿舍,躺下休息了一下,手机响起了,是王普给我打来的dian hua。

    我接了dian hua,王普却没说话。

    我喂了几声,王普还是不说话。

    我担心了起来,这小子不会有事了吧。

    是像上次一样被林斌给抓起来了吗。

    我问道:“你怎么了,你说话啊你!”

    他手机吱吱吱的不停,有杂音。

    搞什么鬼啊。

    挂了dian hua了,是他那边挂断的。

    我马上回拨过去,无法接通了?

    我在打着的时候,手机上来了一条信息,是王普发来的:过来明大这边喝酒,我手机坏了,进水了。明大正门对面的小酒吧。

    明大是个出名的很大的繁华小区。

    我知道那个地方。

    我回复他,去了后找不到再发消息他。

    一般平时下班后回到宿舍,如果没事做的话,真的是实在太无聊了,所以王普一叫我喝酒,我马上的就跑过去了。

    到明大后,我找到了对面的小酒吧。

    进了小酒吧后,我找了进去,有个挺像fu wu员的人过来问我道:“请问你是张河张先生吗。”

    我说道:“是啊。你怎么认识我。”

    他说道:“你好朋友王普让我在这里等你。”

    我说道:“哟,那么大的架势呢他,你是谁呢。”

    他说道:“他朋友。”

    我说道:“哦,这当了一个区域的老总了,就那么架子了。”

    他带着我进去了里面,穿过酒吧的hou men,往后面的巷子进去。

    我奇怪了:“怎么穿过了酒吧了啊。”

    他说道:“那边有个花园,在花园里面的。”

    我说道:“居然在花园里面摆酒喝,会玩啊。”

    他没说话,往前走。

    我跟着进去,过来穿过小巷子后,到一个小铁门前,开了铁门,进去就是一个小花园。

    王普和几个人坐在小花园的里面,我疾走过去,说道:“怎么来人家花园喝酒啊。”

    过去却看到他面前没有摆酒,空荡荡的桌子桌上什么也没有。

    而王普身旁的几个男的高大健壮,一个一个的冷眼看着我。

    糟糕,敌人!

    王普被反绑着手,嘴巴被胶布封着。

    我转身就要跑,等我逃脱了我找人来救他。

    可我转身跑的时候,我已经知道自己凶多吉少,这帮人是什么人?专业打手。

    我刚转身跑,就有人一个箭步上来一脚撂倒了我,然后他们几个过来对我就是拳打脚踢,根本不手下留情,把人往死里打的那种。

    疯狂的打。

    可是他们没有打头,只是暴打我身体,我在快要撑不住的时候,他们停住了暴打,然后扬长而去。

    我软塌塌的,力气没有了,天旋地转,只是差点没晕过去而已了。

    好在他们不是要我的命,不是要弄死我。

    躺了好几分钟,我才慢慢的坐了起来,然后头晕晕的坐了几分钟,才挣扎着站了起来,看着被绑着的王普,我过去撕掉了他嘴上的胶布。

    王普急着问我道:“你没事吧!”

    我说道:“快被打死了,你说有没有事。”

    我全身无力,应该受了内伤了。

    皮肉伤,加上内伤。

    王普说道:“快点解开我。”

    我把绑着他的绳子解开了,然后王普扶着了我,扶着我出去外面拦车去医院。

    在车上,我疼得动不得,就靠着椅背,一动不动。

    王普大声道:“你千万别有事,你千万不能死啊!挺住,顶住啊兄弟!”

    他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我轻声道:“喊什么喊,死不了。”

    王普说道:“你要顶住啊。”

    我有些恼火:“喊什么喊!别他妈喊了!”

    他说道:“兄弟,你不要晕过去。”

    我虚弱无力,也懒得理他了,不想生气,生气全身痛,我缓了一会儿,说道:“他们是林斌的人是吗。”

    王普说道:“贺芷灵的。”

    我一惊:“贺芷灵的!”

    王普说道:“是贺芷灵叫来打你的人。”

    我震惊过后,我在惊愕,错愕,这是为什么,贺芷灵叫他们来打我干什么。

    我无法明白,无法理解,搞不懂为什么。

    王普说道:“我上班的时候,他们就来找到了我,然后说是贺芷灵找我,他们把我带出来,带到贺芷灵面前,贺芷灵叫我给你打dian hua,骗你过来,我不愿意,他们就拿着我手机给你打dian hua,假装不说话,然后给你发信息说手机坏了,让你过来喝酒。”

    原来是这样子。

    我问道:“可是贺芷灵为什么要让人来打我。”

    王普还没来得及说,车子到了医院门口了停下。

    王普说道:“一会儿再说,先看病。”

    王普付了车钱,扶着我下车,然后进去医院,挂号,看病,治疗,送到住院病房住院。

    搞完了这一切后,已经十一点了。

    治疗后,擦了药,吃了药,包括止痛药后,我感觉好了很多,没有那么疼了。

    王普问我怎样了,我说道:“你应该去买几瓶药酒上来喝的,我这内伤,要喝药酒才能解内伤。”

    王普说道:“别喝,真的,你吃了药了,不能喝酒。”

    我说道:“我真的想喝,不是开玩笑,还是很疼。胸口,腹部,腰部,全都疼,骨头都是疼的,肋骨,后面的这肩胛骨,全是疼的。”

    我一直和他说说说,这家伙只能下去拿了两瓶劲酒上来,还有一些吃的。

    我让他把门反锁好,然后过来,打开酒,开始喝起来。

    一口喝下去,全身火就冒起来,没一会儿,那酒劲冲上全身,全身发热,就没有那么疼了,感觉神经也被更加麻木了,舒服了,可以全身都随便动了。

    我说道:“这下好了,没那么疼了。”

    王普说道:“少喝一点吧,止痛就好了。”

    我碰瓶,喝:“死不了。好了快说,为什么要打我。为什么贺芷灵要打我。”

    王普说道:“我们公司出事了,出大事了,贺芷灵可能以为是你做的,就找人打你。可是我想问你,难道真的是你做的吗。”

    我问道:“你们公司出什么事了?什么我做的?我不知道。”

    王普说道:“有很多批次的啤酒都检测出了问题,客人喝到的时候味道都不是对的,客人就闹了,很多很多例,就这两天的事,然后媒体马上采访,媒体带酒去检测,是假酒,甚至卫生检测都没过关。但那真不是我们厂制作的酒。”

    我说道:“那你们公司出面澄清不就完了。”

    王普说道:“问题是人们喝了这假酒后,都不敢买我们牌子的酒了,他们都辨不出真假,而在这个之前,好多家媒体新闻,报纸,都在刊登我们酒厂的负面新闻。虽然只是短短一天多,后面撤掉了,但是已经对我们造成了无法估计的很大的影响。我们公司想要去讨说法,也是无济于事了,市场口碑一夜间几乎毁掉了。这是不是你干的。”

    我说道:“我没有,我没这么干。”

    王普说道:“那她为什么那么恨你,要找人打你不可。”

    我说道:“我有那么大能量吗你觉得!”

    我知道是谁做的了,是黑珍珠。

    肯定是黑珍珠,没有别人。

    王普说道:“谁知道你有没有那么大的能量,你看你现在是一个区域的老大,关着那么多号人。”

    我说道:“那我也不会对你们公司做手脚啊!话说回来,你们公司还是贺芷灵管着呢。”

    王普说道:“我之前不知道,我也以为她转手给了她朋友,新的老板,没想到她还是,才是幕后真正的老板,她就是找个朋友来掩人耳目。我就是想知道,这事情到底是不是你让这么做的啊?”

    我说道:“我真的没有,不是我做的。”

    王普问道:“那为什么她要人打你。”

    我说道:“这件事说起来太复杂了。”

    王普问:“跟你有没有关系。”

    我说道:“有。”

    王普带着敌意的目光看着我:“你的意思是说你参与了?”

    我说道:“事情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