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9章 逃出去的想法
    从沙发下面掏出了那三本书,翻了翻,就是这三本了。

    拿了书后,我离开了贺芷灵的家。

    出了小区门口后,一辆车徐徐从后面开上来,停在我旁边。

    是黑珍珠派来跟踪监视我的那两个手下,我上了车。

    我看着他们两个,看来他们两个是一晚上都守在这里了,却看起来没有一点疲惫疲倦的样子,这训练过的人才真的就是不同,不用睡觉都不会有困意。

    上车后,我靠在窗口,看着窗外。

    上班的人,上班的车,来来往往。

    车子往珍珠酒店那边开。

    我问两个黑珍珠的手下:“昨晚你们都没睡?就在这边盯了我一夜?”

    他们看都不看我,很酷,也不和我说话。

    好吧,你们酷吧。

    这种心理素质超硬的人,是这么酷的。

    到了珍珠酒店。

    我下了车,给黑珍珠打了dian hua。

    黑珍珠接了dian hua,她慵懒的声音,还在睡觉呢。

    说让我到她的房间去。

    到了她房间门口,我看门是虚掩着的,她已经给我开了门了。

    我推门了进去。

    里面窗帘都是拉着,整个房间黑暗一片。

    听到我走进去的脚步声,和刚才关门的声音,黑珍珠打开了床头的灯。

    暖暖的暖huang se的床头灯照着房间里温暖一片。

    我看到黑珍珠的白皙手臂伸出来开灯后缩回去,香肩微露,一片雪白。

    然后,她慢慢睁开眼睛看看我,问道:“干嘛。”

    是,这时候的她,的确像个十九岁的小姑娘了。

    我看着她这个诱人的样子,有种怦然想要掀开被子钻进去的心动。

    黑珍珠见我没说话,说道:“问你呢。”

    我吞了吞口水,说道:“你给我去要的东西,我要来了。”

    黑珍珠伸手。

    手臂白皙,修长,玉臂,玉臂。

    我拿着给了她,她半闭着美目,拿走了我给她的贺芷灵的书。

    她看了看一下,说道:“哦。”

    然后缩回去被子里,继续睡觉了。

    我说道:“你哦什么哦,我要的人呢。”

    她回头看我,问:“你要哪个人?要我吗。那你上来啊。”

    她带着挑衅味道的you huo,我火一上来,欲火和怒火一上,马上钻进被子里,直接就感受到,她原来是quan luo着的,光滑。

    她却突然的一手肘打在了我的腹部,我啊的叫一声,然后她一脚把我踢出了被窝,踢了下床。

    我爬了起来,捂着小腹,疼得我直接差点没吐。

    我说道:“你,你打我。”

    黑珍珠说道:“是,你说你想做点坏事也真是够难的,打也打不赢我,你还怎么做坏事?”

    我说道:“毛病。”

    我倒是真的想睡了她,但是没办法,她武功高强,我根本强的来不了。

    既然不想让我睡,何必又来you huo我。

    我说道:“人呢!我不跟你废话。”

    她笑了笑,说道:“是不是特别想睡我。”

    我说道:“我不跟你废话,快点把人交给我。”

    黑珍珠说道:“你很喜欢她吧。”

    我说道:“比喜欢你喜欢她。”

    黑珍珠说道:“那我就不放了。”

    我说道:“可以,你既然那么言而无信,你觉得以后我还会听你的吗。”

    黑珍珠说道:“无所谓听不听,你拿我没办法。我就是不放,你能怎样。你有没有和她睡过觉。”

    我说道:“你是不是有病啊。”

    黑珍珠说道:“那就是有了。”

    她就这么瞪着我,一会儿后,她眼睛突然无神,然后转身过去睡觉。

    我说道:“你到底放人不放人?”

    黑珍珠说道:“放。”

    我说道:“那快放啊。”

    黑珍珠说道:“一会儿,我还没完全睡醒。”

    我说道:“我要上班的!”

    黑珍珠说道:“急着去死吗。”

    我说道:“你到底想怎样。”

    黑珍珠说道:“我说了等我睡醒再放人。你别吵我。”

    我真的想打她一顿。

    好在监狱长给的时间设限是中午带回去。

    我问道:“她在哪。”

    黑珍珠说道:“放心,住的比我还好,她是你的人,我怎么敢怠慢?”

    我说道:“你这种人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黑珍珠没回答了。

    我靠过去,竟然能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

    竟然秒睡过去了。

    我转到床的那一头,看着她。

    真是漂亮啊,长得真是妖娆啊,皮肤嫩白啊。

    各种抑制自己啊。

    好吧,她睡着了,我能怎样。

    我就去躺在了小沙发上,等她醒来。等着等着,我自己也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

    天,我竟然那么能睡。

    一看,黑珍珠的床铺铺得整整齐齐,人却不见了?

    去哪儿了她。

    她跑了?不把李姗娜交给我了。

    听到卫生间有声音,她在洗手间。

    我站在洗手间门口等了一会儿,她出来了,已经化妆得整整齐齐漂漂亮亮。

    我看着她,说道:“可以放人给我了吗。”

    黑珍珠没说什么。

    走出来后,拿了她的包,然后出门。

    我跟着出去。

    她走在前面,我跟着后面。

    到了转角的最角落的那边,有个她手下在一间房的门口前坐着。

    她让手下开了门。

    她手下开了门。

    我急忙推门进去,李姗娜定定的坐在电视机面前,看着电视。

    李姗娜站了起来,看着我。

    我说道:“你没事吧。”

    她轻轻摇头两下。

    我说道:“走吧。”

    她戴上了口罩,然后戴着帽子,跟我出来了。

    黑珍珠站在门口,不让开,她什么意思,不想让开?

    我不管她了,我拉着李姗娜从她身旁挤出去了。

    黑珍珠也不看我们,就定定的站着那里。

    我们从她身边过去了之后,直接离开了。

    下楼,然后出了酒店门口去。

    冬天这个中午,大太阳,气温二十度,天气真的是好得不得了啊。

    我问李姗娜道:“饿吗。”

    她点点头。

    我问道:“你不会什么都没吃吧。”

    李姗娜说道:“没吃。”

    我骂道:“这该死的女人。”

    黑珍珠把她关在了房间里头,却不给她拿早餐。

    已经中午,想来她一定很饿了。

    我带着李姗娜到了对面的一家餐厅,然后进去了。

    是西餐厅。

    还是找角落的见不得人的位置。

    我点了一个鸡排,她点的是牛排。

    我说道:“多点一点吧,难得出来吃东西。”

    李姗娜眼睛一弯,然后多点了几个甜点,小吃,鸡翅什么的。

    不一会儿,上菜了,李姗娜吃东西很优雅。

    一小块肉一小块肉的切好,然后慢慢的用叉子叉着,放进嘴里去。

    我看着她吃着,说道:“他们有没有把你怎样。”

    李姗娜说道:“没有。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把我给带走了关了那房间里。”

    我说道:“因为我和那女的有仇,她以为你是我女朋友。”

    李姗娜问道:“你欠她债吗。”

    我说道:“没有吧。”

    李姗娜说道:“我说的是情债。”

    一说到情债,黑珍珠,我跟黑珍珠有个狗屁情债,我气不打一处,说道:“鬼跟那个恶魔有情债。”

    李姗娜说道:“你们两个关系不浅吧。”

    我说道:“各种乱七八糟的关系,利用,相互利用,相互依靠生存,相互依赖。”

    李姗娜说道:“不太懂。”

    我说道:“嗯,说不清楚,我也不太想说。你怕吗,被带走的那一刻。”

    李姗娜说道:“还有比回去监狱待一辈子更可怕的事情吗。”

    她说着这句话,看着外面窗外蓝色的天空,深深的叹一口气。

    是的,还有比被禁锢自由一辈子更可怕的事情吗。

    我问道:“其实你有没有想过逃出去。说实话。”

    她说道:“谁都会想吧。”

    我说道:“嗯,这个就像抢劫银行一样的想法,谁都会有,但不会做。我的意思是说你会不会真的想做。”

    李姗娜说:“有。想。”

    她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我一辈子都会被关在里面呢,我不想烂死在里面。”

    我问道:“烂死?”

    李姗娜说道:“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慢慢变老,变烂,烂死在监狱里面。这比死了还可怕,如果是你,你会不会想逃,就是命没了也都要逃。”

    我说道:“好吧,我理解你的想法。”

    李姗娜说道:“如果我要逃,可能逃不了,如果逃得了,你会被牵连。”

    她看着我的眼睛,眼神中,有不舍得的意味。

    我嗯了一声笑笑,说道:“谢谢你还会为我着想。”

    李姗娜说道:“你可以帮我逃吗。”

    我楞了一下,然后问:“你不是在开玩笑?”

    李姗娜说道:“我不开玩笑。”

    她很认真,非常的认真。

    我说道:“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个呢,你不怕吗,你不怕我去跟监狱长说,你这辈子都别想出来了。”

    李姗娜说道:“我了解你,你太容易了解了。你心地不坏。你还可怜我。”

    我说道:“好吧。我也明白你的痛苦之处,的确要关在里面老死是非常非常的痛苦的事情,如果换做别人,换成是我,等待这遥遥无期的一个未知数,或许我早就绝望的自尽了。可是你要知道啊,我帮着你逃跑,这风险有多大吗。”

    李姗娜说道:“我想和你说给你的条件是什么,你听听我说的,考虑考虑一下,如果觉得合适,你愿意,那你接受。如果不愿意,当我没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