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6章 惊艳上台演出
    听到李姗娜说下次出去,想要登台演出,我大吃一惊。

    李姗娜要是出去了登台演出那还得了。

    如果是上面有关部门组织那还差不多,如果是自己跑出去了,还要跑去登台演出,无论她去哪个小酒吧清吧,还是随便在大街上,广场上随便露面开唱,立马被围观,立马被围,这消息马上传遍各界,因为她太出名了,人们很容易认出她来。

    我说道:“你要是上面有单位部门组织去演出还差不多,你要是我带出去了,你去登台,那你会被粉丝给淹没的。以后都不能出去了。”

    李姗娜说道:“我想找一种登台演出的感觉。不用露面,戴着mian ju,让任何人都认不出我。”

    我说道:“那也不行,你的声音很独特,而且你唱你自己的歌曲,人家一听很多人心里一定断定是你。”

    李姗娜说道:“我可以不唱自己的歌。”

    我说道:“真的不行啊,会有人听出来的。”

    李姗娜说道:“我会变音。”

    我看着她。

    她有些哀求一样的表情和目光,口气也有点娇,摇了摇我的手:“帮我一下。”

    我全身彻底软下来,我无法拒绝了。

    女人的撒娇,是一种wu qi。

    这个wu qi,看得见,摸得到,听得到,比钱,比wu qi还让男人举手投降。

    当然前提是一个男人对这个女人深有好感。

    我问道:“那你想去哪儿登台演出?”

    李姗娜说道:“有没有酒吧,或者清吧,我上舞台上,蒙面唱歌。”

    我说道:“有。”

    李姗娜说道:“我想唱。”

    她双眼看着我的眼睛。

    我说道:“好,那就唱。下次出去就带你上去唱。”

    李姗娜说道:“后天出去。”

    我说道:“后天?太急了吧,你刚回来,又要出去了。”

    李姗娜说道:“我想出去。”

    我说道:“出去太多怕你伤钱。”

    李姗娜说道:“我自己有分寸。”

    我说好。

    接着去找了监狱长,监狱长当然同意,有钱拿她当然同意。

    监狱长同意了之后对我说道:“你这几天的工作就是围绕着李姗娜转了?”

    她这个话什么意思。

    是说我都在玩了吗,是说我都围着李姗娜转了不好好工作吗,还是有别的什么意思。

    我急忙说道:“监狱长,因为这李姗娜这边,有我们想要的东西。”

    我对监狱长笑笑。

    监狱长点点头,说道:“看看其他的信得过的人,能做的也尽量做。”

    我马上点头哈腰:“好,好。”

    我马上安排了一下,让强子安排酒吧的舞台一段几分钟的时间让李姗娜上台唱歌。

    强子安排了。

    到了出去的那天,带了李姗娜出去,带她去玩了,这次没有到处逛,而是我们雇了一辆车,在郊区的景区转了转,晒了晒太阳,仅此而已。

    不过李姗娜很开心,因为大自然的阳光,空气,美景,让她感觉很舒服。

    对于一个被关了多年的囚犯来说,这一切当然都是极美的。

    回到后街,吃饭的时候,我告诉了李姗娜我的安排,让她到我朋友的酒吧唱一首歌。

    她说好。

    到了那个点,我们安排好了。

    李姗娜在安排好的小房子里穿上了演出的白色长裙,戴上了mian ju,看着更是美。

    她自己选了一首不是民歌的歌曲,女人花。

    酒吧人很多,当李姗娜站在舞台的灯光下的时候,下面的人还是在闹着。

    但是当李姗娜开唱的时候,下面的人全都静了下来,全都往舞台上看。

    我有花一朵,种在我心中,含苞待放意悠悠。

    朝朝与暮暮,我切切的等候,有心的人来如梦。

    我和强子在上面的小包厢往下看着,我们自己都被震撼到了。

    除了我,没人见过李姗娜的真容,他不知道这是李姗娜。

    强子看了看我,然后继续看下面的李姗娜。

    酒吧里全都寂静一片。

    大家都看着台上的李姗娜。

    听不出这是李姗娜的声音,她刻意掩藏了她自己的原本声音,可是还是十分的好听。

    一首歌唱完,台下爆发出热烈的叫声和掌声:“再来一首!再来一首!再来!”

    台下疯了一样的。

    强子问我:“这你朋友从哪儿找的,可以啊!去参加选秀比赛一定拿奖。”

    我心想,何止拿奖呢,她可以直接当导师。

    强子问我:“你看她要不要愿意来我们酒吧驻唱,开个价。我们酒吧一定火。不过啊,这样的人才,我们酒吧恐怕留不住,应该会被唱片公司挖走了。”

    我说道:“她不会愿意的,她有的是钱。”

    强子说道:“她家里很有钱?”

    我说道:“是啊。她不缺钱。她上来唱唱歌只是想唱唱歌。不是为了钱。”

    强子无奈笑笑。

    李姗娜只是唱了这首歌,没有再唱了,她走下了后台。

    观众们大喊着要她再来一首,但是她下台了。

    有别的歌手上去唱了歌。

    我马上和强子下来了。

    强子说道:“一定很漂亮吧。”

    我说道:“你别看了,迷死人。哈哈。”

    强子点点头。

    我进去了小房间里,关上了门,锁上了门。

    李姗娜回头看到我,她把mian ju摘下来,然后问我道:“好听吗。”

    我过去抱住了她:“好听。简直是天籁之音。”

    李姗娜温柔对我笑笑,然后说道:“转身过去,我要换衣服了。”

    我哦了一声,转身过来。

    然后在她褪下裙子的时候,冷不防回头看她,她的身体我当然见过,只不过每次都是在比较黯淡的空间里看到的。没有看得那么的清晰清楚。

    光滑洁白,身材属于较瘦高的,但是该有的地方全都有。

    像一盏白炽灯,惹人想上去抱着。

    她有点嗔怒的样子看了我一眼,然后不慌不忙,也不管我的火辣目光,继续穿她的衣服。

    我想过去抱她。

    突然听到门外有个声音:“张河是不是在这里。”

    是黑珍珠的声音!

    糟糕,如果让她发现李姗娜在这里,那就真的是糟糕透顶。

    我急忙让李姗娜赶紧穿好衣服躲起来。

    外面强子的声音,说道:“是在这里,在里面。”

    黑珍珠说道:“他这几天忙什麽!不好好做事,到处跑?”

    这家伙找我干嘛呢。

    她敲门了。

    我把李姗娜推到了另外一边的那个小柜子的后面躲着,然后我过去,强壮镇静的开了门。

    黑珍珠站在门口,斜着头,直直的看着我的眼睛,然后眼珠子往我身后看:“在里面干什么。”

    我说道:“休息,累。请问珍珠姐,找我何事。”

    黑珍珠说道:“很忙啊?最近。”

    我说道:“也不算很忙,就是偶尔会忙一忙。”

    黑珍珠说道:“偶尔会忙一忙,人都不见了。”

    我说道:“哪有不见,现在不是过来看场子了吗。”

    黑珍珠说道:“老老实实,给我好好的干活,脑子里别整天想东想西的。”

    我说道:“我知道。”

    黑珍珠说道:“你们一会儿去清吧街,看看哪里she xiang头还拍不到的死角的地方,让技术继续安装。”

    我哦了一声。

    黑珍珠带着她的人离开。

    我长吁一口气,说道:“大魔王走了。”

    强子说道:“赶紧先带着你的朋友离开了。”

    我说道:“好。让她去我们酒店那边吧,安排个最好的房间。”

    强子说可以。

    我在强子耳边说道:“记住叫人守着门口,我担心她跑了,她不能跑,她是我的女人。”

    强子说道:“知道了。我来安排。”

    把李姗娜安排过去酒店入住,我和强子还要去清吧街忙一点事。

    我也和李姗娜说清楚了。

    李姗娜说没事,她去酒店先休息休息,今天玩得也挺累的。

    送走了黑珍珠,我们去了清吧街。

    忙完了清吧街的she xiang头安装,已经快十二点了,很晚了。

    我和强子过去了酒店。

    到了酒店,强子告诉了我李姗娜所在的房号,我直接拿了另外一张房卡上去了。

    到了房门前,我刷门卡进去,我心想,李姗娜这时候在房间里干什么呢,会不会已经睡着了,还是看电视,或者是洗好了等着我回来缠绵一番才睡。

    门开了后,房间里一片黑暗,看来李姗娜是已经睡了啊。

    我伸手开房间的过道的灯,灯却没开。

    一摸,房卡都没插。

    怎么回事?

    我插了房卡,房间里的灯都亮了。

    我急忙走进去一看,房间里却没有人影,床的被子枕头都有人动过了,李姗娜进来过,可是为什么不在房间里,房卡都不在,她去哪儿了。

    我去了洗手间看,自然也是不在的,我打开了几个衣柜和柜子看,也是不见人。

    去哪儿了?

    难道是已经出去了,出去买东西了。

    看这房间的样子,她是进来过的。

    不对,我明明让强子安排人看着她的,在门外面守着的,她是离开不了。

    可是我来的时候,外面的看守的人也不见了呢。

    我伸手摸被子,被子没有余温。

    难道李姗娜跑了?早就跑了!

    该死!

    如果李姗娜真的跑了的话,那会害死我的,我的天会塌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