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9章 各取所需
    李姗娜自己诉说着,也就是那样,欲求未满。

    包括着各种生理和心理的,各种,,各种各种的。

    就是和人说说话,和亲人在一起,和朋友聚一聚,这其实也是一种。

    太长期的压抑着,迟早会像积水的堤坝一样,崩溃出来。

    李姗娜说道:“我很怕我有一天这么下去,会疯掉。”

    我说道:“的确会疯掉,一直压抑着,忍着,当情绪积累到了一定的程度倾泻而出,整个人承受不住的时候,就会垮掉。”

    李姗娜问我:“那你算不算是我的一个很好的宣泄口。”

    我说道:“那你也算是我一个很好的宣泄口。”

    两人都不说话。

    都说到了点子上,互不相爱,各取所需罢了。

    不过,当时的薛羽眉就是和我各取所需之后,才对我有了好感,喜欢的感觉的。

    这个李姗娜,估计即使是和她各取所需几百次,她都不会喜欢上我的。

    也不说她眼光高什么的,反正我就是觉得她不会看上我。

    李姗娜抱住了我,在我耳边说道:“我真的很想每个月能出去几天,可以吗。”

    我为难了,我说道:“真的不是我不想帮你,可是真的很无奈,这不是说钱不钱的问题,有钱也不行啊。真的。监狱长说了,因为你的身份实在太特殊,出去后如果被人知道,这个事情会很麻烦,最怕的就是你消失不见,逃跑了,那我们就真的完蛋了,你自己得罪的什么人,你自己心里再明白不过了。”

    李姗娜在我耳边撒娇道:“可是我真的很想出去。”

    这么一撒娇,我就真的受不了,我无奈的说道:“真的是很无奈,我会尽量去说的,但是啊,那个监狱长一听,就暴跳起来了。”

    李姗娜说道:“再试试好吗。”

    我说道:“好,好。”

    感觉她有点想利用我而能出去的意思,但是即使是被利用,我也心甘情愿了,不动白不动,就这么个心态。

    看着她,我直接又来了一次,她这次更加主动,不知道是不是想要更加的讨好我,还是她自己也在感受着欢乐,我想,两者都有吧。

    这次结束后,要赶紧的离开,因为在这里呆了几个小时,这样子下去不好,搞不好会引来麻烦。

    我两都穿好了衣服。

    我看着李姗娜的眼睛,感觉并没有太多的含情脉脉。

    我有点心酸,因为毕竟不爱我。

    不过,能上了就占了便宜了,不要去想太多的。

    虽然这么安慰自己,但还是有一丝难过的。

    看看她,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平时和女孩子做完了这样事,不该说点绵绵情话吗。

    怎么搞得好像刚去p完了一样的,无情拔吊走人了呢。

    我张张嘴,还是说了一句:“我觉得你真的挺好的,真的。”

    李姗娜说道:“你也很好。”

    我说道:“嗯,这个事,我会继续努力,但是你要摆好心态,因为不太可能会成功。”

    李姗娜嗯了一声,说道:“我知道的。”

    我离开了。

    外面竟然天快黑了。

    已经到了下班的时候,时间竟然过的那么快。

    这个下午,在疯狂之中迅速的过去了。

    想想刚才发生的一切,好像做梦臆想出来的一样。

    一切都如此的不真实。

    一切竟然如此的不真实的发生。

    人生还有很多的不可能性,美好的可能行,比如可能暴富,比如可能睡了个绝世mei nu。

    太美好了。

    如果人生能多遇到这样的事情,就真的太好了。

    但是拥有过了之后更多的是担忧,怕以后她不给了。

    如果我能弄她出去,她理所应当会这么用身体报答我?

    但是不太可能会,我担心她会找了别的男人。不过出去了的话,她又怎么敢去和别的外面的男人接触。

    除非出去后我能看着她死死的,否则的话,我也不敢让她出去了。

    去办公室了一会儿,就准备离开,出去外面。

    看到谭可和兰芬兰芳她们几个,在干嘛,我的这群手下还在办公室里。

    当看到我的时候,她们问我:“张总,还没走呢。”

    我问道:“没走,你们呢,你们现在过来这边了,也没有夜班,这是干嘛呢。”

    谭可说道:“我们准备一起去吃饭,喝酒,想叫你,可是到处找不见你。”

    我说道:“这样子啊,那好啊,去哪儿喝。”

    谭可说道:“沙镇。我们都去的。我们在一起工作那么久,第一次大家聚在一起出去喝酒。你想不想去嘛。”

    我说道:“行啊,怎么能少了我呢。”

    谭可说道:“那走吧。”

    我问:“还有刘静她们呢。”

    谭可说道:“通知了,她们自己会过去的。”

    我哦了一声。

    然后大家动身出发,去了沙镇的其中一家不大的饭店。

    我也是第一次来。

    谭可说这家饭店经常有我们监狱的人来吃饭,挺出名的,我倒是没来过,我这么个老油条,居然没来过这里吃过饭。

    我问谭可说道:“你说我们监狱的人经常来,谁来啊。”

    谭可说道:“经常见到监区的,还有别的几个部门的,哦对了,我见过一次以前的总监区长和我们前任监区长刀华来过。”

    我说道:“她们也来过,那我不知道了。”

    我们一起进了其中一个包厢,搞了一个火锅。

    吃火锅。

    很大的火锅,一会儿后,刘静她们也来了,我在总监区办公室的手下们基本都凑齐了。

    大家其乐融融,这大冷天打火锅就是舒服啊。

    开心的喝着吃着聊着。

    不过是喝啤酒,和她们一群女孩子,她们酒量当然没那么好,所以算不上喝了太多。

    不过就是要经常去洗手间。

    我去洗手间回来的时候,路过一个包厢门口,看到门还是有点缝隙开着的,一眼见到里面好多穿着我们监狱zhi fu的人。

    我停下来,仔细往里面看,一看,这里面啊,一堂人,全是我的冤家敌人啊。

    狱政科科长,侦查科科长,还有落马了的总监区长,现在是后勤部不知道是不是部长的那老家伙,还有刀华等等人。

    挺不少啊。

    我马上偷听。

    她们这么一群人在这里干嘛呢。

    可是她们大声说话,却没说到什么重点的事情,就是扯一些闲话,酒话。

    我听了一会儿,看了一会儿,见有人起来要出来,我赶紧撤了。

    看来,隐患还在啊,我要怎么除掉这帮人我才能真的高枕无忧。

    可是我的敌人还是不少,想要一下子除掉是不太可能的了。

    除非是贺芷灵上去当了监狱长,否则的话,不可能凭着我的力量除掉这帮人。

    众人继续喝着酒。

    开心着。

    然后到了点该退场了,大家纷纷的离开。

    我也离开。

    我走在清冷的街上,想要自己走走,清醒一下,想点事。

    突然感觉身后跟着了一个人,因为路灯拉长我身影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了路灯也在拉长她的身影。

    我警惕的假装打个喷嚏,侧回头偷偷看一眼,却发现是刘静。

    还以为是谁跟着我,结果却是刘静。

    我看着刘静,说道:“是你啊。偷偷跟着我干嘛。”

    刘静跟着上来了,和我并排着走。

    刘静说:“看你一个人走,我就跟着上来了,你挺孤单的样子,想什么呀。”

    我说道:“没想什么,就是想走走,清醒一下。你怎么没走。”

    刘静说道:“我就是想跟着你走走。”

    我哦了一声,说道:“哪来的孤单。”

    刘静说道:“我其实能感觉到你内心的孤单,孤独,你相信吗。”

    我说道:“你能看出我什么孤独,孤单,我怎么孤独孤单单了,我好的很。”

    刘静说道:“你心里是不是一直装着一个无法忘掉的人,所以接受不了新的人,就一直觉得自己孤单着。”

    我一愣。

    她怎么就看出来的。

    她问道:“是不是说对了呀。”

    我说道:“说对了又怎么样呢。”

    她问道:“和前年女朋友分手了,走不出来了。”

    我说道:“没分手。”

    刘静问:“没分手?”

    我说道:“没分手。”

    刘静问:“异地恋了?”

    我说道:“不是,因为特别的原因,我们暂时分开了,但还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在一起。”

    刘静说道:“那就是等于分手了呀。”

    我说道:“呵呵,算是这样子吧。”

    刘静说道:“她去哪儿了。”

    我说道:“算了不聊这个可以吗。”

    刘静点了点头。

    我问道:“你不回家你爸爸妈妈不担心吗。”

    刘静说道:“我把他们带出来了,在外面租了房子,他们给人家小厂里打点工,一家三口,也挺好的离开那里。”

    我哦了一声。

    她说道:“我把以前的那些东西都变卖了,卖二手了,我有个包包,就卖了差不多两万块。”

    我说道:“早就该这样子,人还是只能靠自己的。你知道我最看不起女囚中的哪些人吗。”

    她问道:“哪一些。”

    我说道:“偷骗,还有就是卖自己身体进来的。没人格。整天说自己无奈没本事,然后不想自食其力过不得苦日子,借故堕落。”

    我在影射刘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