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8章 无法摆脱这些需要
    监狱长给我倒了茶,我端着喝着说谢谢。

    监狱长问道:“说吧。”

    我说道:“监狱长,那个万露不是给钱了之后出去了吗。”

    监狱长说道:“然后呢,出事了?逃跑了?”

    我急忙说道:“没没没逃跑,就是她啊,挺听话的,出去几天,该回来回来好好呆着,该出去出去。”

    监狱长说道:“那不挺好,她也不敢跑,跑了的话,你们会有麻烦。”

    我当然也是知道的,这买卖的风险也挺高,我们就是担风险的人,我,徐男是主要担风险的人,因为一旦万露逃了,怪罪下来肯定是我和徐男担责的。

    但是对于万露的人品,我们是信得过的。

    她出去就是为了她小孩,如果不是因为她儿子重病需要照看,她才不会出去。

    监狱长说道:“想不到那女囚还挺有钱啊。”

    监狱长这个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之前从万露身上捞太少了,现在还想捞吗。

    监狱长说道:“我想是她以前在外面赚了不少,有很多还没上交给上边。没被查出来,她就吞住了。早知道这样那时候我们多搞她一笔。”

    果然是这么想的。

    这个贪财的女人啊,居然已经在狠狠捞了万露一笔钱后,现在还想着继续捞一笔,这是不是太狠,狠过头了。

    我说道:“既然过了就过去了,我就是想说的是,如果以后有这样的愿意送钱的女囚,然后她们愿意给很大一笔钱要出去,我们是不是会继续做这生意。”

    监狱长说道:“钱谁都想赚,可是这个生意你只看到了利润,你没有看到风险。”

    我说道:“我当然看到了风险。”

    监狱长说道:“如果万一女囚出去外面了,惹是生非,又犯罪,或者是逃跑,那你想一下,这是不是天大的麻烦。”

    我说道:“我知道,所以尽量选择相信得过的人。”

    监狱长笑了笑,她那张老脸笑起来,特别的丑陋和恶心。

    她说道:“张河啊,你告诉我什么样子的人是信得过的人呢?”

    我说道:“像万露那样的。”

    监狱长说道:“万露就信得过了吗?这一刻在牢里面,在监狱里面她是信得过的,她出去了呢?信得过吗?你跟囚犯讲信用,你告诉我你还没傻。这些囚犯为什么进来?如果不是社会的渣滓,败类,作奸犯科,做坏事,能进来吗?你和这些社会的恶棍讲信用讲的通吗。”

    我说道:“是,你说的挺对的。”

    监狱长说道:“我这么直白告诉你吧,我为什么同意万露出去,因为我能有钱拿,而且风险不是我来担。出事了风险是你们来扛的!”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

    监狱长说道:“你还想做这样的生意是吗。”

    我说道:“我是挺想做的,钱这东西,谁都想赚。”

    监狱长说道:“个别的人是可以的,比如她如果真的有病例,想要出去,有的人就像万露这样,保证她不跑的,或者是逃跑的几率很小的。等等。”

    我说道:“现在又有一个人和我说了她想出去,让我们开一个价。”

    监狱长问道:“谁?哪个监区。”

    我欲言又止,我不知道她会怎么样的反应。

    监狱长说道:“很有钱?”

    我说道:“李姗娜。”

    监狱长顿时回道:“不行!这个人绝对不行。”

    我问道:“怎么。”

    监狱长说道:“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

    我说道:“我当然知道。”

    监狱长说道:“你知道她得罪的人我们谁都得罪不起吗。”

    我说道:“所以她说偷偷的出去几天,一个月出去几天,转一转就好,给我们钱。”

    监狱长说道:“不行就是不行!这女人和别人不一样!你懂吗。她有钱,有路子,万一出去了她找人帮忙逃跑去国外了呢。逃了找不到找不回来,怎么办?她得罪的后面的那些人,如果知道是我们放她出去,你我都不得好死!”

    看来李姗娜得罪的人监狱长都感到害怕,那我想要把她带出去,是不是真的太天真了。

    监狱长说道:“她现在是求你带她出去,她是一副很听话的样子,如果出去了她偷渡跑了?或者是在她朋友家人的帮助下躲藏起来了呢!”

    我说道:“我只是觉得她不太可能。”

    我的确相信李姗娜不太可能会躲藏起来逃跑什么的,但是人心险恶,谁懂呢。

    监狱长说道:“你觉得的觉得就真的是你觉得的吗。”

    这话问的好。

    你以为的你以为就是你以为的吗。

    就好比你以为你喜欢的那个人也喜欢你,实际上,你以为的你以为多半不会是你以为的样子。

    我说道:“你说的是。”

    监狱长说道:“你想一想,用脑子好好想一想,万露跑了我不担心,因为她掀不起风浪,我们能找回她的可能性也很大。可是李姗娜不一样,她是什么人物?她要是跑了,我这个位置也坐不下去,你们也是全部完蛋。她是公众人物,是明星,大明星。还有,她有那个逃跑的能力,她如果跑了,我们能把她找回来的几率微乎其微。想动别人的主意可以,李姗娜你想都不要想。”

    我只能说道:“好吧。我知道了,谢谢监狱长。”

    她说道:“你可以从她身上捞一些钱,从别的方面捞钱,但你别想着能让她出去,我们惹不起这个人。”

    我说道:“是,监狱长。”

    监狱长说道:“好好做事,别惹事。”

    我点点头。

    监狱长是不是把我当成了她一半的人了,应该不会,她也没让我去帮她做什么事过。

    回去后,我去了b监区,去了李姗娜那个阁楼,李姗娜在那个阁楼。

    她在看着书。

    我敲门,进去了之后,坐下来。

    李姗娜看我这个表情,她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了,说道:“不行是吗。”

    我说道:“对,不行。抱歉,没帮到你。”

    李姗娜微微笑,说道:“没事。”

    她手有些抖,然后她把书合上了。

    看得出来她听到这个消息,心里有些波动难过的,但是她在强忍着。

    我知道一个人在这里关久了关了多年,那种特别想出去的心是怎么样的,她们是多么的期待出去,我都明白。

    李姗娜站起来,把书拿回去放好,转身过去的时候,我看到她的身子一动一动,她在抽泣,在哭。

    极少见她这样伤心难过。

    我急忙走过去,在她身旁看着她。

    她擦着眼泪,说道:“我没什么事。”

    我从她侧边,抱住了她,搂住了她柔软的腰肢,李姗娜克制不住了,转身过来抱住了我,在我的肩膀上哭泣。

    我搂着李姗娜,抱着李姗娜,她哭着没有声音,压抑住自己,紧紧地抱着我的腰,眼泪不停掉下来。

    然后她两只手都抱住了我,突然的,她就亲上了我的嘴。

    既然你想要,我没道理不给你。

    被亲到的时候,感觉天旋地转,因为那种感觉,真像是喝醉了一样的,让人飞在了天空上,云端中。

    不是我爱的人,但是她是个ji pin的美人,这就足以让我沉浸在了飞天的幸福中。

    事毕。

    躺在床。

    两人。

    满足过后的李姗娜,眼神空洞看着天花板。

    我也是目光空洞,点了烟,看着天花板,我一只手抱着她,她靠在我身上。

    她的皮肤,身材,毋庸置疑,ji pin的。

    这是一段让人永生难忘的快乐幸福回忆。

    仅仅是回忆,也够我幸福很久。

    不过我可不想只有一次。

    得到了人世间最高的满足后,我突然很害怕以后的失去,万一以后她不给我碰,那岂不是感觉从天堂跌落地狱?

    相比得到,人最怕的还是得到后的失去。

    那才是真正的可怕。

    我看了看她,以后她不会真的不会让我碰了吧。

    李姗娜还是看着天花板,眼神空洞。

    我没说话,抽完了一支烟后,直接吻上去。

    她也不反抗,但是这次她不主动了,没有了主动,感觉索然无味。

    我就停下来了。

    李姗娜问我:“你怎么了。”

    我说道:“没什么,见你不主动,我就没兴趣了。”

    李姗娜说道:“是不是感觉天仙也是一样的。”

    我问道:“什么意思。”

    李姗娜说道:“我知道你看我的眼光都是一种膜拜的仰望。和我做了以后,你难道没有这样的心态吗。”

    我说道:“没有,我还是觉得你是天仙一样的。”

    李姗娜说道:“是我勾引了你。我不是神仙,我也有自己的需要,七情。”

    顿了顿,她哀伤着续说道:“六欲。”

    我说道:“人都无法脱离七情六欲。”

    李姗娜说道:“是,我以为我脱离了,我无法脱离。”

    有时候人便是这样子,读的书再多,知道的事情再多,无论是哲学家也好,医学家也好,史学家也好,心理学家也好,就算强大到如柳智慧,即便都看透生死,明知道这些东西不过那样一回事,但还是都无法摆脱七情六欲的需要,和无法满足的折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