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7章 金钱主义者
    倒酒了之后,铁虎举起酒杯敬我:“张河啊,咱也算是朋友了吧。”

    我说道:“是啊,当然是啊。”

    铁虎说道:“那怎么还那么客气呢。”

    我不懂,我看着王普。

    铁虎笑笑,说道:“那些钱啊,我是不会拿的,这是我个人的原则。”

    他拍着我的肩膀,我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说什么好。

    铁虎说道:“我谢谢你一片好心好意,我们也不是外人。”

    我说道:“没呢,就是想,大家一起好,才是真的好嘛。”

    铁虎说道:“我现在就很好了啊,你的钱,你留着自己用。你的一片心意我收下了。以后你们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我,但是有一点我必须说在前头。”

    我问道:“什么。”

    铁虎说道:“犯法的事我是不会做的,也不会帮你们,如果你们是合法的,是对的,我会尽力而为。”

    我点点头说道:“是是是,我们也不干那些犯法的事,可是如果有人犯我们呢。”

    铁虎说道:“那可以找我了。谁要是像上次那事那样的犯着你们,找我。”

    我说道:“好,好。”

    王普说道:“张河,咱铁虎不跟别人一样。咱铁虎不稀罕钱,也不稀罕女人,完全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很高尚的。”

    铁虎锤过去一拳笑着说道:“小子我揍死你。”

    王普说道:“来吧,干杯,别说那么多话先。”

    大家又是干杯。

    喝了不少,先送走了铁虎,然后送走了王普,然后回去和黑珍珠交差。

    见到了黑珍珠。

    时间已经不早了。

    我有点醉意。

    这些天,基本天天喝多。

    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冷的原因,大家出来应酬,都喜欢喝多,酒喝下去了,人也暖了,心也暖了。

    黑珍珠看着我拿回来的桌上的卡,诡异的笑了一下,说道:“办好了?”

    我说道:“他不愿意要。”

    黑珍珠说道:“是吗。”

    我说道:“我让我朋友偷偷给他塞的。我当时为此还回避了,但是他不要。”

    黑珍珠说道:“他说什么了。”

    我告诉了黑珍珠铁虎对我说的原话。

    听了之后,黑珍珠说道:“你觉得就稳定了吗。”

    我说道:“我当然知道他收钱了,这关系才能更加的稳定啊,可是人家不要啊,我还能怎么样子呢。”

    黑珍珠说道:“就是你没本事送出去!还能怎么样?”

    我说道:“我没本事?那你去送。”

    每次和她说话没几句,又要吵架。

    黑珍珠说道:“回去!”

    我扭头就走。

    坐在操场上,本来想晒太阳,但是太阳是够大了,却异常的冷。

    今天气温只有十度,已经早上十一点,但是风吹来还是冷的很。

    风还有点大,我在逛完了四个监区后,有点不知去哪儿好。

    当了总监区长,却比做个管教还无聊。

    做管教还有点事,当了总监区长,如果没人找的话,只有无聊,最多去开开那些没用的会议,更加的无聊。

    到了大礼堂那边,里面有声声音乐传来。

    我进去了礼堂里面。

    礼堂的舞台上,女囚们在排练舞蹈。

    李姗娜教着她们跳舞。

    我点了一支烟,坐下来,看着李姗娜教着她们跳舞。

    身段优美,腰肢柔软,ji pin的女人。

    李姗娜看见了我,按照惯例,她会下来的。

    她果然下来找我。

    她坐在我的身旁。

    我看着淡淡的李姗娜,心里真的挺佩服这么一个女人的,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她的这份淡定,超乎想像的淡定。

    是我我绝对不行。

    那些女囚们,进来了监狱一段时间,先是麻木,然后崩溃,爆发,然后爆发之后重归麻木,基本都历经这么一个过程,而李姗娜,是完全的淡定,她不爆发。

    淡定的人让人觉得可怕又着迷。

    可是我觉得如果和这么一个淡定的人谈恋爱,应该会很累吧。

    因为你即使怎么发火,恼火,付出,为她做了种种一切,她却是一副如此淡定的模样,你付出我接受,那你离开我无所谓,你来了我也无所谓,那毫不在乎的态度真的是自己和她谈恋爱被气死了。

    李姗娜坐在了我的旁边,看看外面,说道:“天气挺好的。”

    我说道:“是啊,是挺好的,就是有点冷。”

    李姗娜说道:“嗯。”

    我说道:“看你跳舞挺好看的,每天都这么乐在其中,也挺好的,是吧。”

    李姗娜说道:“苦中作乐。”

    我呵呵一笑,说道:“那倒也不能这么说。”

    李姗娜说道:“就是这样说,就是这么觉得的。”

    我说道:“苦中作乐,也的确是。”

    李姗娜说道:“在这里面的囚犯,能有谁是真乐的。”

    我说道:“是啊,谁喜欢在这里面呢,我们这些做狱警的,每天来这个监狱里,心里都压抑。可想而知你们女囚是多么的难受,你还好一些,自己住阁楼,那帮群居牢房的才是真正的难受。”

    李姗娜说道:“群居牢房也好,还能有人聊聊天。如果我以前不出来带女囚跳舞,我可能都十天半个月不能和人说一句话。”

    我说道:“能理解你的那种痛。一个人无法想象没有朋友,没有人陪着聊天,说心里话的那种感觉。人毕竟都是群居动物的嘛。”

    李姗娜说道:“怀念曾经外面的时光。”

    我问道:“很想出去吧。”

    李姗娜笑笑,低下头,叹气。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弄她出去,以前有人要监狱长好好盯着她吧,现在不知道怎么样。

    我问道:“不如,我去找找监狱长谈谈。”

    李姗娜摇了摇头,说道:“不行的。”

    我说道:“如果是以就医的名义,一个月出去那么几天,你说可不可以呢。”

    李姗娜问我:“可以这样子的吗。”

    她眼中满是期待的欣喜。

    我说道:“是可以的,但是要钱。”

    李姗娜说道:“我愿意。”

    我说道:“但我不知道监狱长放不放行。”

    李姗娜眼中希望的火,又灭了下去。

    我说道:“我尽量问问吧,如果能出去最好,但是不知道她想要多少钱。”

    李姗娜点了点头。

    我说道:“就是钱这个,我不知道她会到底要多少。””

    李姗娜说道:“你先问问。”

    我说道:“好,还有一个问题,如果真的能出去,那你去哪。”

    李姗娜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

    我倒是奇怪了,人家万露出去了,是看孩子,和家人在一起,你李姗娜不知道去找谁吗。

    我问道:“居然不知道?”

    李姗娜轻轻摇头:“真的不知道。”

    我问:“就没有想见到的亲人,朋友什么的吗。”

    李姗娜说道:“我敢见吗?”

    这倒是,她身份太敏感了,而且是个活招牌,出去就引起轰动那种。

    我说道:“那好吧,那要怎么办。”

    李姗娜说道:“租个房子,自己蒙着脸,逛逛街,走一走,给家人朋友打打dian hua,让家人和朋友有空来见见我坐一坐也好。”

    我说道:“这倒也是啊。”

    李姗娜说道:“想太远了,还没能出去呢。”

    我说道:“的确有点远,我先去找找监狱长吧。”

    李姗娜看着我的眼睛,说道:“谢谢。”

    太美了,真的是把持不住自己。

    下午,去找了监狱长。

    监狱长看起来也不忙了,正在盯着电脑看,想着什么呢。

    监狱长这个家伙,和我可不一样,这家伙满脑子都是钱钱钱,没有什么人伦道德,没有什么情谊道义,只要是钱,做什么都可以,估计上了她都给,但要价钱够,她没有原则,没有羞耻心,没有任何的防线,只要有钱,怎么样都行。

    所以她才会把监狱管得乱七八糟的,为了钱,大家什么事干不出来呢,你想要上位,当官,可以啊,只要有钱就行。

    贺芷灵想让我干掉监狱长,但目前对我来说,这的确挺难的,因为监狱长还没有把我当成心腹,更没有接触到她真正犯罪的那一层,贺芷灵说监狱长还帮外面杀女囚,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以前我和监狱长本来关系不好,我以为她是对我有意见,后面我才知道,原来监狱长不是对我有意见,而是对谁都有意见,谁有钱给她,她就没有意见,简单粗暴。

    所以我能上来,也因为如此,把她给喂饱了就行了。

    当然也怪总监区长那厮不懂做人,把监狱长给惹恼了,否则的话也不会沦落至此,我也不会如此轻松上位,不过现在上来了之后,我还是需要喂她,不然的话,她就会对我各种使绊子。

    超级现实的金钱主义者。

    我进了监狱长的办公室,跟她说有点事要找她。

    监狱长看我是即将要长谈的样子,说道:“坐吧。”

    我坐了下来。

    我问道:“可能要打扰你一会儿的时间。”

    监狱长说道:“没事,你说。”

    她转身,倒是对我还好,去给我倒了一杯茶,看着这个眼镜蛇一样的女人,我倒是没有以前对她的那么反感,当然,她的声音还是那么金属质感让我听着如此的难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