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2章 酒吧带毒小混混
    我自己去了监室楼,楼顶,让人去把万露找上来。

    我站在楼顶,抽着烟,看着雾蒙蒙的阴天,心里不觉也变得有些压抑起来。

    万露被带上来了,看到是我,她高兴的马上走过来。

    我让狱警先下去了。

    万露打招呼道:“总监区长好。”

    我说道:“你也好。你那个事情基本摆平了,你不会被处分。监狱长发话的。”

    万露说道:“谢谢监狱长开恩,谢谢总监区长,谢谢监区长。”

    我说道:“另外要和你说的就是另外一件事。”

    万露问道:“是不是出去探亲的事。”

    我说道:“是。你可以隔几天出去一次,但是要以治病的名义。不过你不能在外面呆太久。”

    万露高兴的点着头。

    我说道:“可是呢,这需要一点条件,我知道我和你这么说,你可能心里不会太舒服,但,没办法。”

    万露问道:“要钱是吗。”

    我说道:“对。从监区长,到监狱长,你要打通关。”

    万露问道:“多少钱。”

    我一狠心,说道:“十万这样。”

    万露说道:“好。”

    想不到她竟然是很有钱。

    那只有一种可能,她以前确实是攒下了不少钱,要么是自己挣钱攒下的,要么就是通过了抢劫后攒的。

    她是被抓了,但是我怀疑她偷盗抢劫的东西没有全部被挖出来,她可能自己藏着了不少东西。

    不过这些我只能在心里想想,我总不能说出来,我也不能去说什么。

    万露答应了给十万块钱。

    我拿来分了徐男,给了监狱长,监狱长给了三万,她心里高兴,但脸上没表情,只是签字了,同意放行万露,万露申请出去是申请治疗的,那病历单都是假的。

    贺芷灵不知道从哪儿知道了这些消息,当我出监狱门口的时候,她堵着了我,让我上车后,就问了这个事。

    我倒也不遮掩,直接就告诉了她,的确是她知道的这样,我问道:“你又是怎么知道我做的这个事。”

    贺芷灵说道:“监狱里还有什么瞒着我的。”

    我问道:“怎么,你也想分一杯羹?”

    贺芷灵说道:“没兴趣,才几个钱。”

    我说道:“哟,这不像你啊,平时你不分一点,你不雁过拔毛都不行的。”

    贺芷灵说道:“很好嘛,和监狱长拉近了关系。”

    我说道:“我不想拉近的,但是这挣钱的机会,谁都想要的。”

    贺芷灵说道:“找机会把她拉下马。”

    我说道:“原来你想让我干这个。”

    贺芷灵说道:“只有把她拉下马,我们才能真正的控制监狱。”

    我说道:“这很难啊表姐。”

    贺芷灵说道:“所以找你。”

    我说道:“找我也没用,我没那么大的本事。”

    贺芷灵说道:“必须要有。”

    我说道:“呵呵,你这是逼我呢。我问你,那要我怎么做。”

    贺芷灵说道:“靠近她,取得她的信任,帮她做事,找到她犯错的证据,扳倒她。”

    我说道:“她会信任我?开玩笑。”

    贺芷灵说道:“你要会演,要学着去演,靠演技,靠讨好,去取得信任。”

    我说道:“学习太监的那些精神,赵高,魏忠贤,等等等等?。”

    贺芷灵说:“是这样。”

    我说道:“我尽量吧。”

    贺芷灵说道:“但是你要记住,你千万不要跟着一起做太严重的犯法的事,否则我也救不了你。”

    我问道:“什么犯法的事。”

    贺芷灵说道:“监狱长可能收了人钱,帮人杀仇家,整死女囚。”

    我惊恐道:“真的假的!”

    贺芷灵说道:“只是可能,所以让你靠近她,好好靠近,好好查清楚。”

    我说道:“不是,你说刚才的那些,说她收了人家的钱,杀女囚,是怎么一个事。”

    贺芷灵说道:“我和你是仇家,我把你整进了监狱,可是我担心你出来了,或者你在狱中对我还是有威胁,我给监狱长钱,让她帮我整死你。一个监狱长整死一个女囚,是很容易的事。又或者有一些逃犯,例如两个人一起杀了人抢劫,一个被抓了判刑了,另外一个担心自己被供出来或者想独吞这笔抢来的钱,就出钱让监狱长帮忙sha ren灭口。”

    我说道:“两个女的一起抢劫?”

    贺芷灵打断我的话说道:“我是在打比方!你懂不懂!又比如一些生意场上的对手,guan chang上的对手,互相倾轧,把人整进了监狱还想sha ren斩草除根。”

    我说道:“懂了懂了,我明白了。监狱长真的敢做这个?”

    贺芷灵说道:“人心险恶,利益至上,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对于一些黑心的人来说,一切明知道是犯法的事都敢做。”

    我说:“好的,我知道了。”

    晚上,我想找强子喝喝酒,就给了他打dian hua。

    强子说在酒吧那边。

    我过去了酒吧那里,找到了强子,这是我们自己的酒吧。

    进了那个酒吧大厅的后面的一个小办公室,我见到了强子,见了强子后,我问:“该地方喝了?来酒吧喝了?”

    强子认真地样子,说道:“有事才来的。”

    我问道:“怎么了。”

    强子指着电脑屏幕上,酒吧大厅里一个卡座的十几个年轻人,说道:“这几个喝酒的年轻人不对劲。”

    我问道:“怎么了,喝酒着呢,看不出来呢。”

    强子说道:“手下早就和我说了,其中有一个去洗手间的时候,有药丸状的东西掉出来了。他急忙捡了回去。”

    我急忙问:“药丸状?”

    强子说道:“对。你看看他们,贼眉鼠眼的,到处盯着看,好像要干什么坏事一样。”

    我问道:“该不是四联帮派来的吧。不过看起来不像呢,你看,都是一些年轻人,年级和我差不多,而且还染着各种颜色头发,还有女的。”

    强子说道:“如果是四联帮让他们这帮小混混来捣乱呢。”

    我问道:“你是说如果在这里嗨,然后闹出事,jing cha进来抓了人。”

    强子说道:“然后我们就把就被封了。”

    我说道:“的确是有这个可能性,怎么办。”

    强子说道:“把他们几个抓了。”

    我说道:“一下子抓了,那么多桌客人,惊动客人可不行。”

    强子说道:“那怎么办。”

    我说道:“他们现在还没开始,看看等他们如果上洗手间的时候,抓了起来搜身。”

    强子说这个主意好。

    看了一会儿,等了一会儿,果然,那桌小混混们,有个人离开了座位,去洗手间,强子马上让人过去抓了那家伙过来。

    那家伙进了洗手间,就被手下给抓了过来了。

    送到了我们面前,他叫嚣着干什么干什么。

    然后推推搡搡想要挣脱。

    强子说道:“搜身。”

    手下搜身。

    却什么也搜不出来。

    没有搜出药丸这一类东西。

    难道我们错怪人了?

    强子看着我。

    这小子破口大骂我们,干什么抓了他什么的。

    我说:“先把他弄到旁边房间。”

    我对这小子说道:“我们怀疑你们偷了客人一些东西,不好意思,麻烦你们配合我们的工作。”

    这小子不停的叫骂着。

    被送到了隔壁房间绑着起来。

    强子问道:“然后呢,怎么做。”

    我说道:“继续等待,他们一定还有人去洗手间,再抓。”

    等了一会儿,有两个混混见刚才那个混混去洗手间没回来,就过去洗手间找他,我让手下过去把他们两个给抓了过来。

    两个小混混还是跟之前那个一样,嘴里叫骂着为什么抓他们。

    想不到啊,看起来很凶很厉害的小混混,根本手无缚鸡之力,毫无招架之力,让手下过去轻轻一反手就给拿捏回来了。

    看着这两个小混混,我说道:“搜。”

    这次没有让我们失望,两个小混混身上都搜出来了药丸。

    当搜出来的时候,两个小混混脸上黯然失色,面色苍白。

    我问道:“是什么东西?”

    他们不说话。

    我大声问道:“说!是什么东西。”

    他们一个说道:“这个是医生给我开的药。”

    我问:“医生开给你的药,他也有。”

    他说道:“我们都有一点小感冒,所以。所以都有。我们一起去看病。”

    我说道:“如果不是感冒药呢。”

    他说道:“就是感冒药!”

    我让手下检查了一下,包括强子自己也看了一下,很确定的说道:“这玩意可是毒品啊。”

    他们说道:“这年头哪个来酒吧不带点这玩意嗨一嗨,正常得很嘛。你们放不放我们?不放别怪我们不客气啊。”

    强子上去一巴掌打在他脸上,他被打得牙齿都打颤了:“你,你为什么打我。”

    强子说道:“老实交代,你们到底想干什么!这些药,只是你们想嗨而已吗。”

    他说道:“真,真的是这样子的。”

    强子说道:“不说实话。不老实。”

    强子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弹簧 shou,弹出来锋利的刀刃,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这小子一下子扑通跪倒在地:“我说!我说!我老实了。”

    强子踢了他一脚:“别和我耍花招!老实说!”

    他说道:“我都说,不要动刀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