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8章 打砸恒通酒店
    彩姐看到我这个自信的样子,她心里明白了几分,她知道这次,她们肯定是吃亏了。

    彩姐问我道:“难道你真的一点面子都不给我。”

    我说道:“彩姐,面子,是其次的,我说过了,我和你说过了,我的目的是林斌!你要明白!”

    彩姐说道:“我好不容易把这个店刚做起来,你就这么对我?”

    我说道:“说来说去,这个店是你的吗。是林斌的吧。你不过是帮他管事的!”

    彩姐说道:“我有很大的一部分股份。”

    我说道:“呵呵,股份,那还是林斌的。”

    强子在我耳边轻轻说道:“她们可能在拖延时间,不能再浪费时间了,一会儿她们的救兵来了我们就麻烦了!”

    我对强子说道:“动手吧。不可伤害无辜,她们的人阻拦,就只对阻拦的人动手,不要伤及彩姐一根毫毛。”

    强子点点头。

    强子马上招呼手下开干。

    彩姐怒道:“张河!真要这么做吗!”

    我说道:“是!彩姐。”

    彩姐说道:“那也不要怪我了。”

    我说道:“我们已经成为了敌人,从你加入林斌的那天起,就已经注定了迟早要有这么一天的。”

    彩姐一挥手,对手下说道:“把他们两个抓了!”

    她手下十几个人扑上来。

    强子一声招呼,手下们过来对付。

    有五个彩姐手下要抓我,是想着抓了我拿着我来要挟我们退兵,但是他们根本靠近不了我,因为有张自这个站立格斗女王的存在,他们就是一百个都靠近不了。

    一百个说得夸张了些,但这五个手下,真的靠近不了。

    他们扑过来的时候,张自上去一脚踢飞一个,其中一个我听到了被踢在了小腿后,咔擦一声,他的小腿骨断了。

    我听得我都心跟着疼啊。

    不要以为是女人就好欺负。

    张自用了不到一分钟,干掉了五个人,五个彩姐的手下。

    然后张自走向彩姐。

    我本来想叫住张自的,因为彩姐不经打。

    但是彩姐身后出现了两个高大的人,外国人。

    那两个彩姐多年跟着彩姐的保镖。

    以前曾经也帮我打过人的两个保镖。

    比张自高出一个头的两个强壮的保镖。

    他们挡在了张自的面前。

    我对彩姐说道:“彩姐,叫他们让开,他们不是对手。”

    彩姐不屑的问:“是吗。”

    我叫张自:“张自,回来吧,这两个曾经帮过我,不要对他们下手。”

    彩姐说道:“怕了是吗!给我把他们两个抓了!”

    两个保镖马上过来!

    周围的人已经乱成一片,我们的人开始打砸东西起来,客人到处跑,mei nu们到处跑,

    我笑了笑,对,这是我们想要的结果。

    砸的那些东西,从高级的显示器,到凳子,麦克风,能砸的都砸,就差没一把火给点了。

    两个彩姐的保镖上来,要抓张自,张自后退一步,一个飞腿,正中一ren mian颊,他往后退了两步,这庞大的身躯,竟然扑通一声,晕倒在地。

    另外一个,惊讶的看着张自这个小小的瘦弱身板,完全想象不到的震撼。

    我说道:“张自,别伤了他们。”

    张自说道:“是。”

    我对彩姐说道:“赶快把他叫走,别让他上来!”

    彩姐无奈了,叫走了手下。

    彩姐的手下,四联帮的人,保安们,和我们的人打成了一片,但是我们是有备而来,人很多,而且手中都有伸缩棍,他们人少,战斗力也不是一个档次,打不赢。

    很快,就连头顶上的那些吊灯什么的,全都被砸了。

    彩姐看着,面色铁青,一言不发。

    我走到她身旁,说道:“彩姐,我真的不是针对你。”

    彩姐说道:“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

    我说道:“这句话也是我想对你说的。你们救兵什么时候到。”

    很有意思,两个对敌派的最高领导人,在战场上这么聊天。

    彩姐说道:“还有二十分钟才到,你们可以放心的砸。”

    我说道:“谢了。对了,我跟你说,只要黑珍珠盯着,你这个店开不下去,即便不是我带兵来,也是会有人带人来砸。”

    黑珍珠带人来砸,除非彩姐有足够的力量抵抗,否则没什么能够阻挡的,因为不能报警,报警的话,酒店都被查封了。

    砸了差不多后,强子过来对我道:“走吧,没有可砸的了。”

    彩姐苦笑:“没有什么可砸的了。很是可笑啊。”

    我对彩姐说道:“保重,再见。”

    我和强子张自,带着手下们迅速撤离,回去了后街,我们的地盘。

    去了黑珍珠的办公室,面见黑珍珠。

    黑珍珠高高在上,看着我们。

    我说道:“禀告珍珠姐,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恒通酒店被我们砸了,客人和那些女的都跑光了,那些人被我们打趴了。”

    黑珍珠说道:“很好,做得很好!”

    我说道:“谢谢珍珠姐。”

    黑珍珠说道:“有个人为什么没打?”

    她锐利的目光看着我。

    强子顿时满头是汗。

    黑珍珠在问的是彩姐。

    她竟然已经知道了那么快。

    说明过去的手下,有人是黑珍珠的眼线,我们在那边的一举一动,她都了如指掌。

    我看着张自。

    估计张自就是这个眼线,一举一动肯定是张自和黑珍珠说的。

    黑珍珠直接看透了我的心,说道:“不是张自说的。”

    我说道:“好吧,是谁说的。”

    黑珍珠说道:“我安排了人在你们里面。”

    我说道:“我们的人中,有你的眼线,对吧。”

    黑珍珠说道:“对。他什么都跟我说了。”

    我说道:“好吧。”

    黑珍珠手指在桌面上敲打,问我道:“为什么。”

    我问道:“呵呵,什么为什么。”

    黑珍珠说道:“为什么没打!没打彩姐。”

    我说道:“我不可能打她的。你知道我和她关系,我和她感情也深。”

    黑珍珠说道:“破感情深!她加入你的敌人,甘愿为你的敌人做牛做马,助纣为虐,她想过你和她之间的感情吗。”

    我说道:“无论你怎么说,反正我是不可能对她下手的。再说打了她又怎么样呢。”

    黑珍珠说道:“她是西城区的大姐大,你说会怎么样。打击了他们的嚣张气焰。就算是出口气,我也开心!你那么不听我话,那好啊,你可以离开。但是我先跟你说清楚,你不可能再能挪动我手下的任何一兵一卒,更别幻想着他们能帮你报仇。”

    我说道:“我不打彩姐,是我错,对于你来说是我的错。但是于情于理,我不可能对她下手的!”

    黑珍珠说道:“我怎么说的,我下令,让你们打砸,他们的人全部要打了,你违抗了我的命令。”

    我说道:“是,这点我承认。”

    黑珍珠说道:“那你接受处分吗。”

    我咬着嘴唇,如果把我赶出去,我真的不愿意。可是我不愿意又能怎样,她是大姐大,她让我滚蛋,我就只能滚蛋。

    我问道:“什么处分。”

    黑珍珠说道:“清吧街那几个店,一共损失八十六万,你出四十三万,这笔账抵消。”

    强子马上说好。

    黑珍珠怒道:“你好什么好!有你事吗!你想没事找事是吗。”

    强子赶紧缩回去。

    我说道:“好!我愿意接受这个处分。”

    黑珍珠说道:“三天内,钱必须到账。还有,以后加强戒备,他们被砸了,不可能会就此罢休,他们的店你们也盯着,如果还搞起来,你们再去砸了,出去吧。”

    我和强子离开了。

    想到四十三万,我心里各种疼,我本身就没钱了,还让我凑四十三万。

    强子说道:“兄弟,别气了,来,我们去找龙王喝喝酒,聊聊。”

    我说好。

    自从龙王过去了沙镇,我还没跟他喝过酒。

    我们过去了沙镇,找到了龙王,坐下来喝酒。

    这平安夜,一点也不平安,各种不平安的各种乱事。

    三人在大排档里面坐下,有点凉,喝劲酒。

    喝劲酒就暖和了,想到上次也是和龙王喝劲酒,醉了个一塌糊涂。

    和龙王,强子聊着天。

    感觉虽然过来屈尊做了黑珍珠手下,但他们都比以前开心多了。

    无论是龙王还是强子,两人都很高兴。

    我问了一下龙王,他来了这里后,也没什么事,每天上上班,管好沙镇的一些工作就好。

    本身沙镇是非常太平的,沙镇不和四联帮是接壤的,基本可以说,太平无忧。

    聊着聊着又聊到了黑珍珠。

    强子就拍拍我肩膀,对我说道:“兄弟,我不想说太多的,可是有些方面,你也的确是要收敛一点。别老是和她对着干。为了彩姐不值得,她都站在你对里面了,加入了你的敌人,你还这么为她说话干嘛。还为她着想呢?她都不当你自己人了。”

    龙王问怎么了。

    我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龙王。

    龙王也劝我不要和彩姐再有什么瓜葛了,该断则断。

    我答应了。

    但心里觉得,让我伤害彩姐的身体,那不可能的。

    龙王和强子说帮我出钱,四十三万,凑够给黑珍珠,我谢谢了他们,但是我的确没钱,只能先借他们,但不是拿,白拿不要,借了他们。

    酒没喝多少,但人已经醉了,不知道是不是心烦的原因。

    喝醉了后,就直接在这边酒店开了个房睡了。

    自己仿佛是一颗漂泊的浮萍,居无定所,随处漂泊流浪,飘到哪就睡在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