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5章 组建班子
    朱华华刚出去没有半分钟,又有人敲门了。

    当了这总监区长,每天事情虽然不用亲力亲为,但是要批的东西很多,来找我的人特别说,可这就是工作。

    不过,有人找就说明有时候有些东西,是有油水的。

    进来的人是谢丹阳。

    谢丹阳进来,关shang men,对我道:“哈喽,帅哥,你好啊,需要特殊fu wu吗。”

    我问道:“先说明什么特殊fu wu。”

    谢丹阳说道:“你说呢。”

    我张开怀抱,说道:“来,需要!”

    谢丹阳说道:“打你一顿。”

    我问:“这就是特殊fu wu。”

    谢丹阳说道:“有些人欠打,心里有受虐倾向,喜欢被人打。”

    我说道:“哦,那我可不是那种人。”

    谢丹阳说道:“你欠打。”

    我问道:“姑娘何出此言。”

    谢丹阳说道:“当了那么大的官,飞黄腾达了,却把我忘了一干二净!你欠打不欠打!”

    我说道:“我欠打,但不代表我喜欢被打。”

    谢丹阳说道:“你为什么欠打你知道吗。”

    我说道:“不就是不请你吃饭,没和你说嘛。”

    谢丹阳说道:“你也知道。”

    我说道:“我是打算找你吃饭的,但是我刚上来,千头万绪,工作还没进入状态。”

    谢丹阳说道:“借口!”

    我说道:“真的,不骗你。”

    谢丹阳说道:“借口就是借口。什么工作忙,工作忙没见你忙到不用睡觉不用吃饭。”

    我说道:“那好,今晚一起吃饭好了。”

    谢丹阳说道:“好了?那么勉强。而且还是我自己找来了才勉强答应请我吃饭。那么勉强,就不要吃了。我不吃了。”

    我靠,她发的什么小女孩脾气。

    我说道:“不吃拉倒!我还懒得伺候你。”

    谢丹阳到了我身旁,帮我捏着我肩膀,说道:“当了大官,脾气也大了起来,架子也高了,生气了啊。”

    我说道:“我不当大官,我也是这样子好吧,你这来找茬呢。”

    谢丹阳说道:“我逗你几下你还这样子啊。”

    我说道:“那我也算逗你的。”

    谢丹阳说道:“好,那我们扯平了。你当了大官,我要恭维你了,讨好你了,我请你吃饭好吧。想请你吃饭的人很多吧,我排在第几位。”

    我说道:“你不用排队,你直接插队。”

    谢丹阳乐了:“这还差不多。”

    下班后,就和谢丹阳去吃饭了。

    谢丹阳一个劲的跟我说工作要注意的事,我还是不耐烦。

    我说道:“老是谈工作,谈些其他的。”

    谢丹阳说道:“你看你不耐烦那样,你一定不爱我了。你爱我,怎么会对我不耐烦。”

    我说道:“本来就不爱你,不是没爱你了,是根本没爱过。”

    谢丹阳说道:“我觉得你现在这样子,我家人肯定不嫌弃你了,你是总监区长,熬出头了,你去我家里跟我爸爸妈妈让他们把我嫁给你,他们一定很乐意。”

    我说道:“得了吧,我可没想过要娶你。”

    谢丹阳说道:“那你娶谁。”

    我说道:“娶谁都不娶你。”

    谢丹阳说道:“不娶就不娶吧。我想调过去给你做手下。”

    我说道:“不行!”

    谢丹阳奇怪:“你不愿意收留我?”

    我说道:“不是不愿意,是我不想你在我手下做事,我们这样关系不好。手下就是手下,你不是手下,我也无法把你当成我的手下。”

    谢丹阳说道:“不当就不当,我还不稀罕了!”

    我笑了笑,说道:“其实你在狱政科,对我来说,比较好,我可以利用你经常为我做一些事,搞一些资料什么的。”

    谢丹阳说道:“好吧。真是小气又自私,只为自己着想。”

    我说道:“好了啦,如果你混不下去,过来找我好了。”

    谢丹阳说道:“我才不去。”

    我捏了捏她的脸:“生气了啊。”

    谢丹阳说道:“谁生气哦,没生气。”

    我笑着,亲了她的脸一下。

    很快就把她哄好了。

    谢丹阳的确是想过来跟我,但是谢丹阳不能跟我,一个原因是我和她实在是亲密了,我怕我们情不自禁的每天亲一下啊什么的,会出事。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她在狱政科,对我来说的确是一个很好的事情,在狱政科,有很多我想知道的,都是谢丹阳帮着我,我需要利用她的帮助,做很多的事情。

    我当了总监区长,我需要组建自己的一个班子,让人为我做事。

    例如和每个监区的工作对接,跑腿啊什么什么的。

    这个班子需要的人还不少,要十几个人。

    我要每个监区都有人来帮我。

    我想了一下,基本上四个监区中,有三个监区的人我都熟,监区的谭可刘静,b监区的兰芬兰芳,魏璐羊诗,还有监区,至于监区,就让范娟推选上来两人就好了。

    很快,我就组建了自己的班子,我找了我曾经的这些手下们,谭可刘静,兰芬兰芳,魏璐,羊诗等等人。

    至于那些曾经跟着我的,现在当了监区的大领导我就请不动了。

    比如徐男,沈月,小凌,等等,她们要么是当了监区长,要么当了指导员,但是当了队长有些还是请得动的,毕竟到我手下这边做事,就是在刷经验,出去分配到各监区或者各部门就能更上一层楼。

    毕竟是总监区长办公室出去的人,镀金了就不一样了。

    组建了自己的班子后,我很高兴,因为手下都是自己的人了,从今以后,再也不用过上提心吊胆的那些日子了,想想都高兴。

    砰的一声,办公室的门被撞开了。

    对,是撞开的。

    不是推开,直接撞开。

    好大的胆子,哪个王八,蛋字没说出口。

    进来的是贺芷灵。

    我说道:“你进来就进来你踹门干什么。”

    贺芷灵说道:“我喜欢!”

    好一个你喜欢,那你就喜欢吧。

    我过去检查了一下门,还好没坏。

    她看着我的手。

    我问道:“干嘛?又想割一次?”

    贺芷灵说道:“恢复得真快。”

    我说道:“那是,也不看我什么人,年轻人,动力十足,新陈代谢快,哪像你们老年人啊。”

    贺芷灵说道:“有事找你。”

    我问:“什么事。”

    贺芷灵说道:“记得那个白色奔驰的男的吗。”

    我说道:“记得,怎么了。”

    贺芷灵说道:“昨晚三更,我窗外有声音,我推开窗,看到一个吊着的人。是一个很逼真的人形木偶,像个女鬼一样吊在窗外,脸上都是血。我找了jing cha,jing cha调取jian kong,是两个人做的,但是查不到他们身份,也拍不到清晰的脸。”

    我说道:“你没吓死啊。”

    贺芷灵说道:“没死。”

    我说道:“看来被吓得不轻,然后呢。”

    贺芷灵说道:“然后,让你去帮我报复!”

    我说道:“你怎么那么确定是他呢。”

    贺芷灵说道:“不用猜我都会知道。”

    我说道:“你那么有本事,你自己可以去干掉他啊。”

    贺芷灵说道:“我要你帮我。我想让你去做。我平时那么帮你,你帮我一下你会死?”

    我说道:“二十万。”

    贺芷灵盯着我,不可置信的说道:“你跟我要钱?”

    我说道:“那是,就许你跟我要钱,我不能和你要钱了?”

    贺芷灵说道:“你这总监区长不用干了。”

    我急忙说道:“好好好,我去帮你。怎么帮。”

    贺芷灵扔给我一张名片,说道:“这是他的名片。”

    我说道:“好吧。那到底要怎么整他。”

    贺芷灵说道:“打断他一只手。杀了他也可以。”

    我说道:“杀了他?你没开玩笑?sha ren的话,会被查,会查出来,我们会死的。”

    贺芷灵说道:“让他再也不敢来骚扰我就行。教训他的时候,拍shi pin给我看。”

    我说道:“尽量吧。”

    贺芷灵走了。

    我看着这个名片,名片上写着的是,雷布,这家伙叫雷布,名片头衔是公司的总经理。

    开公司的?

    灯具公司。

    我让强子去查了。

    是一家灯具公司的总经理,不过,公司是他老爸的,他老爸是董事长,他就是挂个名,每天游手好闲的去上上班,分分钱,名副其实败家富二代。

    你丫得罪谁不好,居然敢得罪我们贺芷灵,即使贺芷灵不让我出马,让她身旁的人出马,这小子也是活不好了。

    总有那么多自以为是的人,天不怕地不怕,实际上他们人生道路如果没摔过跤,到处欺负人,没遇到一个把他们踩在脚底下让他吃土的人,他们还真的以为老天最大我天下第二了。

    让强子找人去跟踪到了这家伙的行踪。

    雷布。

    我来了。

    照例是强子开车,我在副驾驶座,手下几部车跟着。

    已经有手下在那边盯着了。

    雷布在一家西餐厅,和一个女的吃饭。

    车子停在路边,就能看到雷布那胖子和对面一个女的,说说笑笑的吃着西餐,那飞机头这么搞得油油的,看着更让人想吐。

    他对面的女子,倒是有几分姿色,但是打扮非常的妖艳。

    和雷布这样的家伙很登对。

    你说这家伙,跟这样的女子绝配就好了嘛,非要去招惹贺芷灵干嘛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