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1章 黄鼠狼登门拜访
    找了我们监区长,白钰,商量了一下,她同意了,她当然同意,虽然她是监区长,我的上司,实际上掌权的是我。

    倒也不是说我夺了她的权利,而是白钰知道她能当上去,完全是靠我,加上她自己清楚的知道,凭着她的能力不能管好监区,她要与我合作,靠着我帮她打理。

    实际上她是一个聪明人,聪明的人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知道自己没能力管好,就找个能管的人来帮自己管。

    例如刘备那种,就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人,我知道我不行,所以我找个行的人来帮我行,找了诸葛亮。

    但世上总有那么多愚蠢的没有自知之明的人,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没那么大的头却要带那么大的帽子,例如刀华,明明没本事,没能力,还想压着人,失败都是有原因的。

    接着,以白钰的名义,邀请b监区监区长徐男,监区监区长范娟,监区监区长小凌,一起吃饭。

    白钰跟她们不熟,但我熟啊,我转一圈,她们都很乐意一起吃饭。

    约好了时间地点。

    后街的一家饭店包厢里,我,白钰,范娟,徐男,小凌,五个人,一起吃饭。

    大家都是老相识了,也没什么陌生的,嘻嘻哈哈聊着,没架子。

    主要关键的一点是这帮人,这四个监区监区长能上去,多少都有我的功劳,她们感恩于我。

    喝着酒,我说道:“今天好不容易聚齐了我们四个监区的监区长啊,真是一个值得高兴的日子。”

    在徐男心里,小凌心里,范娟心里,其实都有点自私,她们认为该做监区监区长的应该是我,而不是别人,但她们不知内情啊。

    我说道:“找大家来一个呢是聚一聚,增进感情,另外一个呢,就是谈谈我们上头,直接管着我们的总监区长。”

    大家都在面面相觑。

    我跟徐男说道:“徐监区长,有什么话你直接说。”

    徐男说道:“谈什么,谈总监区长,有什么好谈的。”

    范娟也说道:“对啊,提到总监区长,有什么好谈的。”

    提到总监区长,她们都不是很高兴。

    我说道:“是没什么好谈的,所以我们就不要和她谈什么了。我也一直知道,她是怎么对大家的,事情她没管过,有问题报告给她处理,她从来没理过,但每个月,每个季度,她就只跟我们提钱,每个监区都要给她交钱,大家都有吧。”

    “都有。”

    我说道:“你说她要钱也可以,但是要了钱,也至少给我们为我们做点什么事是吧。但是她不管不理不顾我们,我们要死要活,出事,她不管,出事了你们自己扛着,她只管要钱。”

    范娟欲言又止。

    我说道:“范监区长你说,有什么直接说,大家都是自己人,放心。今天我找你们来,就是商量总监区长这点破事,这个破人。”

    范娟说道:“我就直接说了,总监区长,没资格当我们总监区长,从来也真的没有为我们争取过什么利益,有问题也不会帮我们解决,只会跟我们要钱,要钱,还是要钱。而且,非常的贪婪,得寸进尺。我说句心里话,我早就看她不顺眼,如果大家都有这个心,不如我们想办法整垮她算了。”

    徐男说道:“这大家本来就是都这么想的,我也是早就看她不舒服,可是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对付她而已。”

    小凌说道:“她对我们监区的要求更多,要的钱也更多。”

    我说道:“谁让监区油水多。”

    小凌说道:“油水多也不能都拿去供奉她了,那我们吃什么呀。”

    我说道:“好,问个真诚的问题,大家是不是都想干掉总监区长。”

    都同意了。

    我说道:“那下一个问题,怎么干掉总监区长。”

    她们七嘴八舌起来,说自己的主意,有的说交钱的时候让总监区长自己来拿钱,拍下来做证据,或者转钱记录什么的,但都不可能,总监区长哪有那么蠢,都是让手下人收钱的。

    有的说给她弄点麻烦,但是弄点麻烦,是什么麻烦,都说不出来了。

    就在我们七嘴八舌的讨论用什么办法的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我们监区监区长白钰提了个主意。

    我一听就采纳了,虽然她这个主意,实施过程中,会有很多的问题,最终达到目标的概率也不算很大,但这是算是比较靠谱的一个主意。

    采取了这个主意后,我让大家有空继续想,想出好主意就和我说,我们最终的目标,干掉总监区长。

    不过这个主意要实施起来,可还是要走黑道混混的路。

    首先就是要把我们监区的那个曾经刀华的亲信,邓乐乐邓队长变成自己人,然后让邓乐乐帮忙,传递假消息。

    要让邓乐乐变成自己人,有两个办法,第一个就是利诱,第二个是威逼。

    我不想利诱,对这些人,我开始失去了耐心,现在她们在我们监区里,已经是隐藏着的祸患,我只想威逼。

    白钰说道:“邓乐乐一直就是刀华手下一个重要的亲信,我们给她一点钱,把她拉过来给我们做事就好了。”

    我说道:“万一给了钱,她却还是要对付我们呢。假装服从,实际上却是对付我们呢。信得过吗。”

    白钰问道:“那怎么办。”

    我说道:“我找人抓起来,威胁威胁,她不愿意也要愿意。”

    就用以前我对付刘静的那一招,逼着她,不怕她不从。

    白钰说道:“会不会太过分。”

    我语气冷冰,说道:“这帮欺软怕硬的人,我们难道对她们还不够好吗,结果她们懂得感恩了吗。不知道感恩,还反过来对付我们,表面服从,偷偷反抗,该死。对付这样子过分的人,就只能用过分的手段。反正,我们也不算是很老实的人,如果我们都踏踏实实,老老实实,还走到今天这一步?早就被我们的敌人扫出去了好吧。”

    这件事由我来操办,她们主要配合就行了。

    又喝了一会儿酒,就各自散了。

    从谢丹阳那里,知道了邓乐乐的家在哪,让强子找人去查,就全都查的详详细细。

    邓乐乐离异,自己带着一个三岁女儿,因为前夫出轨抛弃妻女,她和她女儿两人独自生活,买的房子自己供,还请了个保姆照看女儿,房子在市里,繁华地段,挺大,请的保姆也花不少钱,压力很大。

    房贷,车贷,请保姆,养女儿,这一切,都要钱啊。

    对金钱的极度渴望,她加入了刀华的手下,甘愿做刀华手下的一条忠心的狗,帮刀华剥削女囚,对付敌人。

    现在刀华离开了,但实际上她的心还是追随刀华,毕竟跟着刀华,她才能有大利益。

    跟着我们,只能老老实实的做个队长,领点工资,拿点奖金,分点零头。

    人在曹营心在汉啊。

    人在我们这里,心在刀华那里,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帮助刀华推翻我们,迎回刀华,开启曾经的利益人生。

    这点小心思,被我们看穿了。

    知道她家在哪后,我找人去了她家玩。

    带着十几个穿着黑西装的手下,到了她家的小区里,等她。

    邓乐乐在下班后,回到了家。

    接着,她回家之后,我带着手下们上去了。

    我们躲在旁边,让一个手下按门铃,说物业有一通知单给你们送来。

    邓乐乐家的保姆不知情,开了门,问什么通知单。

    我进去了,我提着一袋子的水果奶粉进去的。

    邓乐乐在客厅逗着她女儿,抬头一看是我,我身后十几个黑衣人站着,她吓到了。

    保姆也被吓到了。

    我对邓乐乐笑笑:“邓队长好,我来登门拜访看望你了。”

    邓乐乐一脸的不高兴,还有恼怒,还有恐惧。

    我说道:“怎么了,邓队长不欢迎我?”

    邓乐乐说道:“哦,欢迎,请坐。”

    她也不让我坐在哪,我自己过去坐在了沙发上。

    门口的保姆关门也不是,不关门也不是。

    我对保姆说道:“把门关上吧。”

    她这才关了门。

    然后过来。

    邓乐乐让保姆把她女儿抱进去房间。

    她女儿看到我这个陌生人,还想走过来和我玩,被保姆抱进去了房间。

    邓乐乐即使内心一万个不高兴,但还是给我倒了茶。

    我说道:“谢谢。”

    邓乐乐坐下来,说道:“谢谢张队长来看我,来就来了,不用带东西,不用客气。”

    我笑笑,说道:“放心,这些奶粉水果,都没有毒。”

    邓乐乐不知道怎么接话好。

    我看了看,说道:“你家很大啊,挺气派,买不少钱吧。月供要不少吧。哦,你女儿也挺可爱。”

    她听着我这些不着调的话,心里一定七上八下。

    我问道:“邓队长,我知道你开的车挺贵,你的房子,更贵,每个月供车供房,那点工资,远远不够吧。”

    邓乐乐说道:“你有什么话直接说就好了。不要拐弯抹角的。”

    邓乐乐对我是充满了戒心,她知道,来者不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