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8章 毁灭形象
    兰芳说道:“其实不是李姗娜身边的男人太优秀,你太差的原因才看不上你。”

    我问:“那是什么原因。”

    兰芳说道:“一个女孩子真正喜欢一个男人,不管他条件好不好,都不重要,关键是能打动她的心,关键她爱上,她爱上了,不会管这个男人什么条件的。”

    我说道:“以前我也这么认为的,但是面对李姗娜,我就是觉得的确是她眼光高。因为你看,在监狱里,那些女囚,无论多漂亮,对我都有不少好感,但是李姗娜就不太会。”

    兰芳说道:“说白了吧,她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你。不说什么条件,也不说什么身边的男人多优秀,她现在身边哪有男人。”

    我说道:“很好,说的很对,一句话切中要害。”

    兰芳说道:“反正你也只是玩玩,能玩就玩,不能玩就算,干嘛那么死心眼,搞得自己很痛苦一样。”

    我拍拍她肩膀:“师太说得对,谢谢师太的指点。”

    兰芳说道:“你去死哦。”

    我呵呵一笑。

    接下来的演出,是福利院孩子们的演出,合唱感恩的心,还有小女孩们的欢乐舞蹈。

    接着是各艺术家上去演出,包括了那些艺术舞蹈生的伴舞。

    然后重头戏,是李姗娜的两首独唱。

    她一开口,全场都醉了。

    太好听了,天籁之音。

    我站了起来,听着。

    两首歌唱完了之后,台下掌声叫好声此起彼伏,迟迟未去。

    后面还有一些表演,但都没什么好看的了。

    我看到在左侧前面的第三排,一个背影很熟悉,走过去几步,看清楚,对,是格子。

    那个mi shu就坐在她的旁边,两人有说有笑,那mi shu能把格子逗得咯咯直笑,格子时不时抡起小粉拳打他。

    看来两人发展的速度很快啊。

    格子看来是很快就要把我忘记了。

    男人就是容易低估自己在前女友心中的位置。

    我想,很快,格子就会把我从心中忘却,然后装进这个男人。

    我咬咬牙,还是转身离开了。

    大步的走开。

    我跟兰芳说有什么事就过来通知我,我在办公楼那一边,坐着休息一下。

    兰芳哦了一声。

    我过去了办公楼那边,坐下来,抽着烟,靠着墙,闭目养神。

    “咳咳。”一个咳嗽的声音。

    我扭头看身旁,是福利院院长。

    她坐在了我的身旁。

    我跟她打了招呼:“院长好。”

    院长对我微微笑,慈祥的微笑。

    我说道:“恭喜院长。”

    院长说道:“该恭喜的是孩子们,有了个好环境,有了上面领导的重视,他们终于迎来了好日子。”

    我呵呵笑笑,说道:“是啊。院长,演出还没结束,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院长看看我,说道:“我不用过去了,没我什么事了。你刚进来我就看见你了。”

    我说道:“呵呵,我进来我有任务的。”

    院长说道:“我刚才也看到你去看了格子,你是个善良的孩子。”

    我问道:“院长,我没什么善良的,呵呵。”

    院长说道:“你心里不舍得,但还是放手了。”

    我说道:“其实我心里挺喜欢她的,不过有些话,我们自己心里明白就好,呵呵。”

    我有些不是滋味。

    院长说道:“我还是来和你说我对你的愧疚感,我对你有愧疚,但我还是要这么做。拆散你们。”

    我咬了咬下嘴唇,说道:“没什么愧疚的,其实该愧疚的是我。”

    院长对我微微笑,然后站了起来,说道:“好孩子,你会寻找到属于你真正的幸福的。”

    我嗯了一声,说谢谢。

    院长离开了。

    我继续闭目养神打盹。

    晕沉沉的时候,有人拍醒了我:“张总,起来,起来了。他们过来要带走李姗娜了。”

    我急忙起来,擦了擦口水说道:“要带走了?”

    是兰芳。

    兰芳说道:“对呀,快起来。”

    我哦了一声,然后站起来,看看时间,我竟然一下子睡过去了一个多小时,这表演也到了现在才结束,真是够可以的。

    而这个时候,也刚好到了吃晚饭的时候,虽然还有些早,但可以借口吃晚饭要李姗娜出去作陪了。

    我站起来,和兰芳一起过去。

    我问兰芳:“谁让你们叫我张总的。”

    兰芳说道:“不知道监区里谁先叫的,后来她们说你是霸道总裁。叫你张总。”

    我说道:“我?霸道总裁?听起来我怎么那么想吐啊。霸道总裁要有钱,要高富帅,我这土肥圆,算什么总裁。”

    兰芳说道:“你在监狱里沾边的女孩太多,天天换。”

    我说道:“我去啊,谁,是谁这么诋毁我,毁灭我形象的。”

    兰芳说道:“本来就是,你那点风流韵事,大家都看在眼里。”

    我问:“哪点?”

    兰芳说:“和副监狱长关系不明,然后在监区里和不少女的勾搭不清,还有别的部门,防暴队啊,侦查科什么的。”

    我说道:“得了吧你们,那些都是我的好朋友,非常好的朋友。”

    兰芳说道:“好到不得了了吧。”

    我说道:“你还敢拿我开玩笑呢你。”

    那个局长让手下人过来带着李姗娜过去的,我们负责押送。

    他们也没怀疑我什么,不过还能怀疑我什么呢,我本来就是监狱的人啊。

    去的是附近的一家大饭店。

    他们进去吃饭,去的是最高档次的豪华包厢,给我们安排的是在大厅吃饭,菜啊什么的都比较简单的,已经算是很优待我们了。

    我去洗手间的时候,到处走了一下,他们包括福利院院长这些人,一共有八桌人,而福利院院长,那个局长,还有李姗娜这些重要人物,是在独立的另一个小包厢吃饭的。

    那个局长,黄鼠狼之心啊。

    我给强子打了一个dian hua。

    回到桌边,我心不在焉的和兰芳她们吃着饭。

    兰芳问我道:“怎么样了。”

    我说道:“他们那边几桌人,但是那个局长是重要人物,在另一个小包厢吃,李姗娜也在那里了。”

    兰芳说道:“那怎么办。”

    我说道:“我也在想办法呢。你手机带吗。”

    兰芳说道:“带了。”

    我说:“手机给我。你在这里就好,守着吧,如果有什么事,我会来跟你说让你帮我。”

    我到处走着,想要找个地方,找到那个包厢的阳台,窗外之类的,然后我可以用手机tou pai下来这个局长所做的一切的事。

    或者是找个fu wu员,帮我拿着手机进去,开了拍摄功能,偷偷藏好偷偷tou pai,这有点难度。

    先找有没有地方tou pai再说吧。

    我从里面,晃荡到了外面,饭店不高,这只是第二层,然后,我记住了那个包厢的位置,然后到了外面,从外面看。

    看到了那个包厢。

    只是,窗口是在那里了,但是我怎么爬上去啊?

    我左右看,这大街也没有什么个梯子给我爬上去啊。

    我看到不远处,有个厢式小货车,我走过去,见司机在车上玩手机,车头玻璃插着牌子,写着运货联系dian hua。

    我问司机:“师傅你好,可以租用你的车吗。”

    司机把手机放下说道:“可以,拉什么货呢。”

    我轻轻说道:“我不拉货,是想用这个车帮我一个忙。”

    司机问:“什么忙?不拉货,你要我车干嘛?”

    我说道:“师傅这样子的,我发现我刚结婚的老婆最近和她公司的经理走得很近,然后那个经理老是叫她出来应酬吃饭,我怀疑他们有什么,他们现在就在那边饭店吃饭,在那个二楼包厢,我想,我想你开车过去,然后我站在这车顶上,看看她是不是真的和那个该死的男人有一腿。”

    司机说道:“可以。要多久。”

    我说道:“不知道,你看要多少钱。”

    司机说道:“这样子吧,一个小时以内,八十块钱。我不讲价啊。”

    我说道:“好,八十就八十。”

    我上了车,司机开车过去,他也不问那么多,然后到了那个饭店楼下,倒车靠在墙上,我爬上去了车顶。

    果然,就是这个包厢里,我看了一眼,福利院院长,还有李姗娜,都在,还有一些应该重量级的人物,我都不认识。

    不过,李姗娜右边的那个中年,不,应该说中老年男人,头发有些秃有些白的有些发福的老男人,应该是那个什么局长了,他正在发言感慨什么的,然后大家喝酒。

    我听不太清楚。

    这饭也吃了挺久了。

    大家很多人脸都红着,包括李姗娜,也拒绝不了喝酒。

    我到了另外那边,那边的窗口开了一些,我听得清楚,然后我掏出兰芳的手机,tou pai。

    拍照,拍shi pin,不过这些好像没有什么好拍的。

    而我的手机,等强子来了联系我。

    正拍着偷听着的时候,强子给我打来了dian hua,说在饭店门口,我让他过来这边。

    强子到了车旁,问在车顶的我在干嘛。

    我说道:“我在tou pai,偷看他们呢。”

    我在dian hua里已经和他说清楚了此行的目的,他表示明白。

    我说道:“你上来吧,帮我拍。不过要小心,不要给人发现。”

    强子爬上来了。

    我拿着手机给他在那边tou pai,而我在这边偷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