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7章 备胎的资格
    我经过打听,的确知道了福利院要举办什么仪式的。

    就是搞跟我们平时入新居那种的一样的仪式。

    请领导剪彩啊,放礼花啊,载歌载舞欢迎乔迁大喜啊。

    我没有跟上面申请跟着李姗娜出去,没有申请押送李姗娜,我直接就穿着狱警的衣服过去福利院就是了。

    新福利院。

    从外面看,建筑物主要以淡橙色和灰白色为主色调,还搞得挺气派的,占地面积也大,以后格子和院长她们再也不担心被人到处骚扰了。

    而且还配备了多名保安,也扩招了。

    想来那个mi shu,还是真的为福利院付出了挺多心血。

    那家伙是个好人,是个不乘人之危的明事理的大好人,是个好男人,格子跟着这样子的男人,应该院长很放心了。

    不过她们是放心了,我就伤心了,格子是个好姑娘,无可厚非,但却不是跟了我。

    算了,既然放弃了,那就放弃吧。

    若爱,请深爱,若不爱,请放手。

    不要暧昧,伤人伤己。

    从谢丹阳那里知道了李姗娜出来的时间,押送她们的是谁。

    押送她们的,就是b监区的管教,兰芳带队。

    今天我特地请假了。

    当我走进去福利院的时候,保安看见了我这身衣服,就放了我进去了。

    我走进去,在偌大的操场上,看到摆好了几百个凳子,还有临时搭建的舞台,还有工作人员。

    我直接去找了兰芳。

    她们就在舞台的后面的那栋楼的一间小办公室里。

    兰芳见到我的时候,惊讶了,问道:“你怎么在这。”

    我说道:“我怎么不能在这。”

    兰芳奇怪了:“你也是受到邀请来看演出的?”

    我说道:“邀请个屁,我自己跑来的。”

    兰芳哦了一声,然后问:“为什么。”

    我指了指里面的李姗娜:“为了那个人。”

    兰芳一脸我懂了的表情,笑着问:“怎么,想要私下出来和她幽会啊?要讨好我哦,不然的话,我不给进去。”

    我问:“怎么讨好。”

    兰芳说道:“发个大红包吧。不要太多,万把就行。”

    我说道:“一万个巴掌要不要。”

    兰芳说道:“要钱,不要巴掌。”

    我说道:“和你说正经的。我来,是因为她说总有个人缠着她,所以我出来是保护她。”

    兰芳问:“谁缠着她?”

    我说道:“一个自认为很大的官,很牛的官,想要霸占民女的官。”

    兰芳问:“什么人?”

    我说道:“知道是大官就是了,我也搞不懂,是一个局长吧。”

    兰芳说道:“胆子这么大啊。”

    我说道:“这用什么胆子啊,一个吸引千万观众的落魄女歌星,一个是高高在上手握大权的大官,想要占有这么个女子,只不过点一下头就行了。”

    兰芳说道:“一会儿他来?”

    我说道:“对,他会来,看演出,然后看完演出,就邀约你们吃饭,然后他应该让艺术家作陪,李姗娜就是其中一个。吃饭喝酒的时候,就不知道做什么了。”

    兰芳说道:“禽兽。”

    我说道:“哈哈,我也没说他吃饭的时候要做什么,你就这么骂了啊。”

    兰芳说道:“男人不都那点心思。”

    说完她意识到这话不妥,急忙说道:“我不是在骂你,你不包括在内。”

    我说道:“那我宁愿你骂我,你这么说,我不包括在男人之内,我是人妖了啊。”

    兰芳哈哈笑起来。

    我说道:“我进去一下。”

    兰芳说道:“你也是禽兽,看你也是那点心思。”

    我瞪了她一眼:“即使我有那点心思,那也是因为我和她建立在相爱的基础上,我不是占有,你明不明白。”

    兰芳说道:“好,明白了,你们是相互相爱的。”

    我说道:“就是这样。”

    我进去了小办公室里面,李姗娜在自己化妆,她穿着演出服,演出的衣服是一件白色的裙子。

    这才真正的美若天仙。

    像电视上看见的一样,看着都不敢靠近。

    太美。

    但是又有一种很强烈的想要抱着占有她的冲动。

    男人不都这点心思。

    对,我也是这点心思。

    李姗娜看了看我,然后转头回去继续化妆,说道:“你来了。”

    我说道:“哦,是啊。怎么要自己化妆。”

    李姗娜说道:“又不是商业演出,也没有助理,没有化妆师,只能自己化妆。”

    我问:“那监狱让你出来演出,给你钱吗。”

    李姗娜说道:“没有。”

    我叹气,说道:“逼着你出来的啊。”

    李姗娜说道:“是啊。”

    我说道:“破监狱长。”

    李姗娜没回应我,聚精会神的化妆。

    我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有些喜悦。

    我说道:“看起来你挺开心的。”

    李姗娜说道:“也只有这样的时刻,才能让我忘记了我身在监狱中,让我觉得我回到了曾经的舞台,曾经最幸福的日子。”

    我说道:“你现在看起来,就是最幸福,最美的时刻。”

    她对我微微笑。

    真是美若天仙。

    我说道:“我先出去转转,没事,你该演出演出,如果要演出后吃饭,你照样去吃饭,该干嘛干嘛,别怕,我一直都在你身旁。”

    我站了起来,她放下化妆品,伸手过来抓住了我的手,看着我的眼睛,说道:“谢谢你。”

    我看着她那双勾人魂魄的双眼,笑笑,说道:“我曾经说过,大恩不言谢,干脆你以身相许好了。”

    她拉着我凑近她,然后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可能是奖励我的心态,可能是表示亲昵的心态,可能是爱恋的心态,可能太多,但我也搞不懂她到底什么心态。

    她放开了我。

    我站起来了,说道:“这个吻,让我一下子全身充满了动力了啊,好了,我要去拯救世界去了。”

    她对我微微笑,一种姐姐对弟弟的那种亲密的微笑,或者是,情侣之间那种甜蜜的微笑?

    看不懂啊。

    我离开了办公室。

    出去了外面。

    兰芳看我,一直盯着我看,我说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

    兰芳说道:“我呸,你真是帅炸天了。”

    我说道:“不用嫉妒我,亲。不要流口水。”

    兰芳说道:“你脸都红了,说,干了什么坏事。”

    我说道:“还轮到你来教训我了啊。”

    兰芳说道:“我教训你又怎么样,你现在不就是监区的一个小管教吗,也不是我们监区的指导员,你都管不到我,怎么样怎么样。”

    我说道:“我现在是监区的队长,表面只是一个队长,实际上我管全部。”

    兰芳说道:“那关我什么事,你也管不到我们b监区,管不到我。”

    我说道:“别太得意,以后我调过去,有你后悔的时刻。”

    兰芳给我做了个鬼脸。

    我说道:“算了,和你扯皮真没劲,我去那边转转。”

    兰芳指了指那边的几间房,说道:“你转过那边去,还有一大群艺校的舞蹈队,很漂亮的,你去看看有没有对上眼的,有没有相爱的。”

    我哈哈一笑,说道:“谢谢高人指路。”

    我过去了那边,到处看。

    嗯,的确,有不少的请过来的演出艺术家,还有伴舞的。

    伴舞的大多是艺校生,一个个大长腿身材窈窕。

    我就这么盯着她们看了一会儿,叹气一下,表示青春真好,可惜青春不能永驻。

    然后离开,过去前边那里看,已经有陆陆续续的人进来了,包括一些孩子,学生,各界的人士,凳子上坐了一大半人,然后是领导们陆陆续续的进来了。

    很快的,一会儿后,就坐满了,孩子们则是大多数站着看,操场挤满了人,在jing cha和保安的指挥下,倒也井然有序,排成几个方队蹲下,看演出。

    接着就是演出了。

    开始是先是领导致辞,院长致辞,然后是福利院的老师员工们上去表演舞蹈,包括格子也上去了。

    我一眼就认出了她,她太漂亮,是台上那帮女的中,最耀眼的星。

    我看着她,无限感慨。

    点着烟,看着。

    “看mei nu,很入迷。”兰芳到了我旁边,在我身旁说道。

    我说道:“是的,看得入迷,入迷到心痛。”

    兰芳说道:“心痛什么啊,不是你女朋友,所以心痛?看着人家太漂亮,但却不是自己女朋友,所以很心痛对吧。”

    我说道:“是,是是就是这样子的。”

    兰芳说道:“再漂亮,也没有你的李姗娜漂亮,有李姗娜就够了。”

    我说道:“得了吧你,什么叫我的李姗娜。”

    兰芳说道:“不是你的吗。”

    我说道:“不是。”

    兰芳说道:“刚才还说是互相相爱,现在又不是了。逢场作戏啊你。”

    我说道:“不是,是她就没从心底真正的爱上我,只能说有一些喜欢,就是不排斥和我相处,和我在一起,甚至做什么事,但也是排解寂寞和为了安全感的需要罢了。因为她在监狱里,没有男人,所以没办法,我类似备胎,但我好过备胎,因为她在这里,没有轮胎,只有我一个轮胎。可是一旦她出去外面,我连备胎都做不成。她条件太好,围着她的男人太优秀,我算哪根葱。”

    兰芳说道:“哟,堂堂张总,也说那样的自卑的话。”

    我说道:“这不是自卑,这是事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