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6章 冷淡
    我们让人群赶紧散开,再聚下去,等下搞出大事情来,就不好办了。

    不过我也担心一点,那飞机头会不会去告我,让我赔偿他的车,目前看来他不敢,但过后敢不敢我不知道,告了再说吧,反正,贺芷灵有的是钱。

    虽然她嘴上说不会给,但我去哭一哭,她会给钱的。

    我们让飞机头马上扶着保安队队长离开,围观人群散去了,然后我让强子他们先离开了。

    一切归于平静。

    唯独那辆被砸得千疮百孔的车,还有一些没散去的人群。

    我和贺芷灵也离开了,我跟着她身后,看着前面的她的臀和腰一扭一扭的,还有手中那把明晃晃的西瓜刀。

    贺芷灵感觉到了不对劲,一回头,看我的目光落在她臀上,她说道:“看什么。”

    我说道:“你说还能看什么。你屁股好看。”

    西瓜刀放在了我脖子上,当时那把刀离我的喉咙只有零点零一公分,我决定说一个谎话,虽然本人平时说了无数个谎话,但是这个谎话,是最失败的一个。

    我说道:“你捅死我吧,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

    贺芷灵没等我说完,一膝盖顶在我大腿上,幸好她顶偏了,不知道是不是故意顶偏还是真的顶偏,就没有顶在要害上,但我还是疼的要命,一下子那种酸痛感麻木感传来。

    贺芷灵走进楼栋里,我一瘸一拐的跟着她进去了电梯,我问道:“怎么这样的小区,你也忍受得了啊。”

    贺芷灵说道:“我不想搬家。住习惯了。”

    我说道:“那你也不去反抗?”

    贺芷灵说道:“没空。我问你,你是什么大哥。”

    我支支吾吾说道:“我,我在后街混嘛,然后恰巧和一些道上的人混好了,称兄道弟,然后就做了后街的老大。”

    贺芷灵问道:“有没有和黑珍珠有关系。”

    我说道:“有没有关系又怎么了。”

    贺芷灵说道:“老大是她让你做的吧。”

    我不说话。

    贺芷灵说道:“靠女人吃饭了?长志气了。”

    我说道:“你这话怎么那么难听呢。要这么说我去女子监狱上班,也是靠女人吃饭了。”

    贺芷灵说道:“不是吗。”

    我说道:“好吧,是就是吧,反正在监狱里,天天有人骂我说我靠着你这个女人吃饭,我也都习惯了。无所谓,你尽管说。”

    贺芷灵说道:“你靠黑珍珠吃饭。”

    我说道:“你这是在侮辱我。”

    贺芷灵说道:“难道不是。”

    我说道:“是。但不是那种靠她吃饭,她也需要我帮她做事的好吗。”

    贺芷灵说道:“你帮她做什么?pei shui侍寝吗。”

    我生气了,说道:“你说什么啊!”

    贺芷灵说道:“陪谁侍寝吗。”

    她就这么羞辱我,裸的在羞辱我。

    我说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行吧。”

    贺芷灵说道:“快滚,我要睡。”

    我说道:“行。那我要求你做的事呢。”

    贺芷灵说道:“再说。”

    一般她答应的事,基本都会给我办好。

    我就离开了。

    气什么气啊,我给黑珍珠做事,我也没对付过她还不是做卧底,想要对付林斌的四联帮,她就一个劲的骂我,开始提防我吗。

    贺芷灵帮了忙,白钰当上去了监区长,我当了个队长。

    监区基本大多的事情,都是我来操作了。

    还是按着在b监区监区以往的那种模式来操作,取消分钱,通过卖东西分配名额等方式捞钱。

    手下们跟着我们虽然比跟着刀华的那个时代分到的钱更少了一些,但是我们更加的分工明确,账目透明清晰,没有相互勾心斗角倾轧,没有互相不尊重,没有互相欺辱,所有,一切工作都进行得顺利。

    白钰说让我管监区,其实也没怎么管,每天该干嘛干嘛,工作安排她们来做就成了,分配合理分工明确,就不会有怨言。

    不过,我明显的感觉到了贺芷灵对我的疏远,可能真的因为我跟了黑珍珠,所以她对我爱理不理的,我心里有种空落落的感觉,有时候觉得自己没了靠山了。

    的确如此,在这个监狱里,我能靠的也只有贺芷灵,如果她不理不管我,我在监狱里的日子难以继续下去。

    监狱里四个监区,基本全都搞定了,贺芷灵还在等什么呢,还不找机会出手干掉那些垃圾,自己上去当监区长,到底还在等什么。

    我不懂她。

    我也不懂她最近到底忙什么,连监狱都很少来了。

    我有了独立的办公室,就在白钰的监区长办公室旁边,我靠着窗口,抽着烟,看着窗外,那边是b监区,看到b监区,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糟了。

    那时候说帮着李姗娜出去教育那个什么局长的,结果呢?

    都过去了那么多天了,我竟然把这件事忘了个一干二净,我什么脑子!

    这下好了,不知道李姗娜有没有被人给什么什么了,也不知道李姗娜到底有没有被人给强了。

    我马上过去了b监区,找了李姗娜。

    去的是李姗娜的那个小阁楼。

    还是有特权的李姗娜。

    在哪里都一样,只要有权,有钱,都能享有特殊待遇。

    狱警们见到我,笑着打招呼,给我开门,和她们再熟不过了。

    她们也很喜欢我。

    当然,我也很喜欢她们。

    她们说李姗娜在楼上。

    我上去了,敲门,李姗娜说道:“请进。”

    我进去了里面。

    推门进去后,看到李姗娜头也不抬,在弹着电子琴。

    我擦了擦眼睛,我没看错,她在弹着电子琴,她把声音调得很小声,电子琴弹奏的是一首致爱丽丝。

    我走进去后,坐下来了。

    看着她,她很认真的弹着,认真得太迷人。

    那副样子,让我有种想亲她的冲动。

    我还是坐着听完了。

    弹奏完了之后,李姗娜问我道:“好听吗。”

    我说道:“电子琴,没钢琴好听,不过你弹奏得很好。”

    看着她修长的白皙手指,我想着如果能给我打,那多好。

    我问道:“我敲门你就叫进来,你知道是我了。”

    李姗娜说道:“听上楼的脚步声就知道。”

    我笑笑,说道:“那个事我要和你道歉一下。”

    李姗娜问:“什么事。”

    她看着我,好像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样。

    我说道:“说好的陪你出去。”

    李姗娜说道:“哦。”

    她这淡淡的一个字,哦,是几个意思。

    我说道:“真的十分抱歉,因为我那边太多的事情要处理,结果我竟然给忙忘了。”

    李姗娜说道:“没关系,反正也还没出去。”

    我楞了一下,然后说道:“还没出去吗。”

    李姗娜说道:“没又出去。接到通知,改了时间了。”

    我说道:“什么时候。”

    李姗娜说道:“明天。她们说那边一些事还没准备好,所以拖延了。”

    我松了一口气,说道:“还好,还好。”

    还好改成了明天。

    我问道:“确定明天了是吧。”

    李姗娜说是。

    我点了点头。

    李姗娜问道:“是不是真的把这件事情忘完了。”

    我尴尬的笑笑,说道:“真的忘完了,忘得一干二净,都没想起过,因为工作的原因,太多的东西要忙,我知道这都是借口,但我还是要和你说,对不起。”

    李姗娜说道:“说明我在你心里面没有那么重。”

    我尴尬的说道:“没有没有,你其实比重还是挺大的。可是我说一句实话,你听了你也许会生气。”

    李姗娜问道:“什么呢,你说。”

    我说道:“因为你的性格比较恬静淡定,所以了。”

    李姗娜问:“所以什么呢。”

    我说道:“其实这样的性格很好,很恬静,适合过一种脱俗的生活,感觉很无欲无求的那样。不过对于在情感关系中,就比较不能给人很深的印象。我指的情感关系,是友情,亲情,爱情。”

    要是说给人很深的印象,就是那些性格十分突出的,例如徐男,黑珍珠,贺芷灵,朱华华,一个一个个性十足,她们是性格鲜明的突出。

    而如果要温柔,也要柔得很突出才行,比如李琪琪,梁语文这些。

    可是李姗娜就属于那种不食人间烟火一样的那种,如果真的像小龙女一样,谁喜欢跟她打交道啊,多没趣。

    没意思。

    李姗娜只是哦了一声。

    我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了,只是每个人的性格不同罢了。”

    李姗娜说道:“所以不会太吸引到你是吗。”

    她直勾勾的看着我的眼睛。

    我笑笑,说道:“你的多才多艺,还有靓丽的外形,早就吸引到了我了。”

    她说道:“可是我的性格吸引不到你。”

    我说:“怎么说呢,就是比较静,比较恬淡那样的,就像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我看着她。

    她也不生气,说道:“我是鸡肋。”

    我说道:“差不多这么形容吧。也不需要改变什么,这样也挺好的不是吗。”

    她说道:“是吧。”

    看她不冷不热的,我待下去也觉得是很无趣的,也不敢贸然的采取过去怎么样的行动,我都找不到开她玩笑的话了,也提不起聊天的劲头,我说道:“那我先走了,明天见。”

    她嗯了一声,就看着我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