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4章 小区里砸车
    我对贺芷灵说道:“我去找那个骚扰你的家伙谈谈吧。我说我是你男朋友,让他不要再找你。如果再找你,我就找人干掉他。你觉得怎么样啊。”

    贺芷灵说道:“我和他说过我有男朋友,我从来不再接他的dian hua,可是他还是烦着我,他家住在旁边那一栋,对了,你打烂他的车后,再去他家门口喷漆。”

    我说道:“我都没答应你去给你做这些事好吗!”

    贺芷灵说道:“那你回家。”

    我说道:“那我去砸了,人家带着人下来干掉我,或者是我根本打不过他怎么办。”

    贺芷灵说道:“你都在各种里混了那么久,在监狱也经历过不知道多少次生死斗争,你会怕这个吗。他会比你怕,你如果担心打不过,带上菜刀。”

    我说道:“那保安也会干掉我。”

    贺芷灵说道:“不会,我不会让他们这么做。”

    我想了想,说道:“要不这样子吧,我打dian hua叫人来干这个事好吧。”

    贺芷灵说道:“不行,就要你去。”

    我一拍额头,闭上眼睛:“我真的不想这么做!我真的不想去做。”

    贺芷灵说道:“那就滚吧。别再废话了!”

    她发火了。

    好吧,干就干吧,大不了被抓。

    我说道:“你说的如果我被抓,你会救我的。”

    不过前几次我被jing cha搞进去,她都是捞我出来的,这点我大可放心。

    但一切都是未知的,所以我害怕,万一我去砸了,人家带着人来干掉我,或者也拿刀下来砍我,我怎么办。

    会死人的。

    还有保安,也会对我下手的。他们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地盘上的车被砸。

    可是如果我不做,她真的不帮我。

    横下一条心,干就干吧。

    我说道:“砸可以砸,喷漆也可以,但是我估计我最多能砸了他的车,不能喷漆他家房门口,因为砸他车的时候,人家保安都来跟我开打阻止我了。”

    贺芷灵说道:“好。准了。”

    她指着阳台:“阳台角落有喷漆和棒球棍。”

    我问道:“你连这个都准备好了?”

    贺芷灵说道:“我打算自己做的。”

    我问:“那你怎么不去自己做,还是你自己去干吧,你看,多出气的事,多威风啊。”

    贺芷灵说道:“女人还是要有女人的矜持。”

    我无奈了。

    去了阳台,找到了喷漆小瓶子和棒球棍。

    我拿回屋里说道:“会不会太缺德。”

    贺芷灵不说话。

    我问道:“对了还有个问题,他车子谁来赔偿。”

    贺芷灵说道:“你啊。”

    我说道:“不行!我不会赔偿的!我不干。”

    贺芷灵说道:“不干就不干。”

    我无奈啊,各种无奈。

    贺芷灵说道:“其实有个办法不用赔钱。”

    我问:“什么办法。”

    贺芷灵说道:“威胁他,让他害怕,不敢索赔,自己掏钱修车。”

    我一坐在沙发上,耷拉着头:“可能吗?”

    贺芷灵说道:“你不是老大吗。你还怕这点小事吗。”

    也对,我可是后街的老大,我怎么能怕这么点小事呢。

    可是这种事不都是小弟们去做的吗。

    贺芷灵板着脸:“快点,不然他可能一会儿就出去了。”

    我说道:“话说,平时车子不都放在车库,为什么他开到这上面来了,也没人管的,估计和保安的关系很好吧,这里面都没有停车线停车位。”

    贺芷灵说道:“你到底去不去。”

    我说道:“保安会打死我的!”

    贺芷灵说道:“快去!”

    她瞪着我。

    贺芷灵赶着我去死呢。

    我慢慢的站了起来,去,怎么不去。

    贺芷灵说道:“一定要闹出大动静,一定要车主本人知道。”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道:“好的,我一定会圆满完成任务。”

    这种事容易干,关键有没有胆子而已。

    我给自己壮了壮胆,然后把油漆瓶子塞进口袋里,提着棒球棍出门口了。

    想想还是不安全,我回到屋里,拿了一把西瓜刀,别进了皮带中。

    然后雄赳赳气昂昂的下楼了。

    实际上是担惊受怕的下楼了。

    小楼了后,我看着那辆白色的越野车,这里都没车,就一部车停在这里,说明车主的关系和保安的关系很不错,不然小区保安会让他进来这里吗。

    贺芷灵好歹也是个顶级美人,怎么就尽是惹一些烂人喜欢。

    为什么说是烂人,因为这些家伙,包括文涛,都不懂得尊重人,如果懂得尊重人,那就在被拒绝了之后停止自己的骚扰行为才是啊。

    烂肉才吸引苍蝇。

    可我绝对相信,贺芷灵还是能吸引很多好男人的喜欢,但她那性格脾气,也真没人愿意靠近了。

    说朱华华没人愿意追,那是因为追的人觉得太难,朱华华太冷,所以追的人会放弃。

    而贺芷灵,她说不喜欢,拒绝了后,人家如果还追,她会报复。

    可怕的女人。

    可世上偏偏有那么多的登徒子,见到mei nu走不动路了,觉得以我的这么好的条件,帅气的外表,优越的家境,那么多的钱,天下独一无二的厉害的男人,还有什么女人搞不定的吗。犯贱心理使得他们在遭遇拒绝之后,为了拾起这可怜的自尊,为了征服那不可一世的mei nu,义无反顾的走上了一条犯贱的不归路,哪怕是伤得伤痕累累心如刀割,还大义凛然的说,不疼。

    实际上这都是蠢。

    就像当时我追求于晶晶的时候,所有的付出换来的都只是绝望,还在不停的付出,只是为了能抱她一下,见她一眼,哪怕她和自己说几句话都好,还有放不下的自尊和不甘心。

    男人总是有那么多的自尊。

    可悲的自尊。

    遇到不喜欢自己的女人怎么办?

    我以前也不知道怎么办。

    现在我知道了,有些女人,无论你条件多好,真的是无法征服她,让她真正的会爱上你的,遇到不喜欢自己的女人,怎么办?简单,动动脚离开就是了,那是世上男女关系中最容易办到的事情了。

    这就是捡起自己自尊的最好的方式。

    如果去付出,去努力,去约去追求,花费大把时间和金钱,有的女孩也会答应了,但即便如此,还是赢不得她的心,将来的日子既涩又苦,前途未卜,何必?

    提着棒球棍,我靠近了那部白色的越野车。

    奔驰!

    没看错,是奔驰越野车。

    砸了这个,要赔多少钱?

    我心算了一笔账,全车玻璃,加上全车喷漆,钣金,可能好几万,不,可能要十万!

    我犹豫了。

    我站在车前,然后看着贺芷灵的家,贺芷灵在阳台上看着我。

    我愣了一会儿,妈的,动手吧!

    抡起棍子,砸!

    刚砸了没几下,车子就警笛大作起来。

    不管了。

    砸玻璃,砸车窗,全打烂了。

    不过我没有在他的车子上砸太多,只是把玻璃搞碎而已,车身,我没有砸。

    我拿出油漆瓶子,喊道:“砸车了!砸车了!大家快出来看啊!各位父老乡亲!砸车玩了啊!”

    一下子,四面八方,楼上楼下,好多人围了过来看。

    小区的居民,有的在锻炼身体,有的吃饱了下楼转悠遛狗,有的在带小孩的,全都下来看了。

    我喷漆:杀你全家。

    红色的油漆喷在这白色车上,多么的醒目啊。

    多么的好看啊。

    好多人指指点点,我看着四周,被人围了水泄不通。

    怎么保安还没来,怎么车主还没来。

    我大喊:“砸车啊!快来看砸车啊!”

    居民们大叔大妈大爷们纷纷指指点点:“这车子活该被砸,整天往这里面开,乱停乱放这里,保安也不管。”

    “听说保安队长是车主表哥呢。”

    “怪不得能进来这里停。”

    “有一次我带着我们jia bao宝,他开进来也不减速,踩油门冲过来,我和他理论,他还骂我。”

    还有人喊着砸的好。

    还有人过来,拿着石头扔过来帮我砸车。

    我哭笑不得,怎么会这样子的?

    看来车主这家伙,真的是得罪的人不少啊。

    “砸!继续砸!砸烂了!砸得好。”人群中有人在给我加油。

    既然大家那么支持我,那我不表现卖力一点,那怎么能对得起围观吃瓜群众。

    我拿着棒球棍,砸!

    狠狠的砸。

    有人拿石头往车上仍。

    这辆车引起了小区的居民的众怒。

    保安过来了,冲开了人群:“干什么干什么。”

    十几个保安,拦住了我不让我继续砸了,人们倒是七嘴八舌的骂保安,说为什么让车停在这里什么的,和保安骂了起来。

    有一个西装上衣,牛仔裤的飞机头的比较胖的年轻男子走近了车子:“我的车!”

    看起来这家伙不过二十三四岁吧,非常的年轻,就是那种纨绔富二代,不学好的富家子弟的样子,很嚣张的样子,从头到脚没一个地方让人看顺眼的。

    就这么个家伙也来追求贺芷灵,难怪贺芷灵讨厌呢,长不务正业的这样子,头发还搞的油光发亮,一脸的痞子样。人长得胖了,还要穿很紧的牛仔裤,小外套也扣不上自己的上身,肚腩快从里面的紧身恤凸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