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1章 小狗生病了
    这顿饭散了之后,我出去,马上找了贺芷灵。

    打dian hua,还是关机。

    没办法,只能去她家找她。

    我就直接杀到她家找她去了。

    轻车熟路,到了她家门口,直接敲门。

    她在家。

    这次,很轻松的居然能见到了她,她给我开了门。

    开门后,我看着贺芷灵,牛仔裤,白色紧身毛衣,身材凹凸有致,容貌靓丽绝伦,艳而不俗,媚而不妖。

    我看着她的脸庞。

    贺芷灵冷冷的看着我。

    我挤了进去:“让一下让一下。”

    贺芷灵没推我出来,任由我进去了。

    我进去后,换了鞋子,我的脚居然有点味道,贺芷灵也闻到了,她皱皱眉头,厌恶的说道:“去套上两个塑料袋。”

    好吧,我也觉得有味道不好,我去套上了两个塑料袋。

    绑住了塑料袋后,脚上果然不臭了。

    贺芷灵闻到的还有我身上的酒味,说道:“用塑料袋把头也绑了。”

    我说道:“要不你直接把我拉去埋了不好点。”

    贺芷灵说道:“十分钟,我只有十分钟的时间接待你。”

    我说道:“才十分钟而已啊,你那么快就不行了。”

    贺芷灵冷着脸。

    小狗过来了,我抱了起来,贺芷灵说道:“放开它,脏。”

    我知道贺芷灵嫌我脏,我说道:“我不嫌它脏。”

    贺芷灵说道:“你脏。”

    我问道:“我怎么脏了。不就是喝了一点酒吗,然后衣服也很干净,怎么脏了。”

    贺芷灵说道:“到处乱玩女人,艾滋什么都有吧。”

    我说道:“你诅咒我呢。”

    贺芷灵说道:“那是事实,没诅咒。”

    我说道:“我没艾滋,我也没有到处和女人乱玩。”

    贺芷灵说道:“哦,是吗。”

    我说道:“当然是这样。”

    贺芷灵打开手机一个聊天ruan jian,然后,给我看几张zhao pian。

    不是几张,而是十几张,十几张zhao pian,都是我和黑珍珠睡在一起的zhao pian,上上次,上次,前次,好多次,不同背景,不同衣服,不同的床。

    啊!

    黑珍珠这个心机女,竟然每次和我睡,都要拍这个zhao pian,还打包发给贺芷灵。

    这家伙!

    怪不得上次处心积虑灌醉我,原来目的是这样子的,就是为了拖着我和她睡了之后拍zhao pian,但是她拍下来zhao pian发这些给贺芷灵是要干嘛呢?

    要整死我吗?

    要气贺芷灵的吗?

    好像都是,又好像都不是。

    这么一堆zhao pian出来,我就是想辩解都不可能辩解得清了。

    跳进黄河洗不清。

    如果是一次,还说那是被害的,这都好几次,怎么能说被害。

    贺芷灵说道:“脏不脏。”

    我说道:“这些东西嘛,其实,其实我是被她害的,她灌醉我,然后我不省人事,她拍的。”

    贺芷灵能信吗,当然不会相信。

    我说道:“不过话说回来,即使我真的和她在一起,好像也不关你事吧。”

    贺芷灵说道:“你和谁在一起我不管,但是我不喜欢你和她在一起。”

    我问:“这是为什么呢。”

    贺芷灵说道:“那个女人,我不喜欢她。她到处乱搞关系,你会被她传染疾病,然后。然后。”

    我想问的是然后我就传染给你了吗。

    贺芷灵说道:“然后你传染给我的狗。”

    我差点没吐血。

    我说道:“我还传染给你的狗了!什么病能传染给狗啊!”

    贺芷灵说道:“乱搞关系有什么病?就是什么病。”

    我说道:“好,那不喜欢就不喜欢吧,然后呢,又怎么样。”

    贺芷灵说道:“然后别来我家,在这里散发病毒,别在我面前出现,我害怕被传染!”

    我说道:“你是不是疯了啊,我什么病你先告诉我。”

    贺芷灵说道:“可以了十分钟了。”

    她赶我走。

    我说道:“你这不是玩我呢!”

    贺芷灵说道:“好,不走是吗。我叫保安。”

    她真的打dian hua。

    我无奈的把小狗放下退出去门外,她一脚把我的鞋子踢了出来给我。

    我没办法,只能在门外,说道:“那这样子隔着门说话不传染了吧。”

    心想这么说话岂不是自己承认自己得病了吗。

    我看着小狗,走路有点晃悠,我说道:“你的狗好像病了。”

    贺芷灵说道:“被你传染的。”

    我说道:“你开什么玩笑呢,我传染什么给它了。”

    小狗可怜巴巴的在里面看着我,我蹲下来,它乖乖的走过来靠在我的手上。

    我说道:“生病了。”

    我摸着小狗,说道:“好像发烧了。”

    贺芷灵说道:“这几天它都这样。”

    我说道:“送去宠物医院看看吧,真的病了,不骗你。”

    贺芷灵去拿了一件外套,然后开了门抱着小狗出来给我:“抱着!”

    我抱着了。

    然后她和我下去,我说道:“如果你不愿意去,我自己送去医院也可以的。”

    贺芷灵说道:“不行。我要去。”

    我问:“你怕我把它带去哪儿。”

    贺芷灵说道:“怕你吃了。”

    我说道:“毛病。”

    她开车出去了,我坐在车上。

    然后看着她开到了路口,她侧头过来,盯着我看。我问道:“干嘛这么看着我。”

    贺芷灵说道:“带去哪里去治?”

    我说道:“宠物医院啊。”

    贺芷灵说道:“就是问你去哪里!”

    我说道:“我以为你知道去哪儿,你就直接开车出来了。”

    贺芷灵说道:“我现在不是问你吗,怎么走。你以前不是给狗洗澡的吗,你不知道吗。”

    我说道:“好吧。去市中心那家,比较大,比较正规。”

    贺芷灵开去了市中心。

    黑珍珠一直说贺芷灵可能还在搞啤酒厂,我便问道:“你现在,还在做啤酒公司吗。”

    贺芷灵问道:“帮黑珍珠问吗。”

    我说道:“我是关心你,什么我帮她问啊,我有那么无聊吗。”

    贺芷灵说道:“你不无聊吗?我看你就是非常无聊。你是她间谍吧。”

    我说道:“我没有。”

    贺芷灵说:“已经一起睡觉了还没有!”

    我说道:“真的没有,我和她睡觉,都是被灌醉,不知不觉的被她给整了的。”

    贺芷灵说道:“编。”

    我说道:“好吧,既然你这么觉得,我就什么也不说了。”

    车子开到了宠物医院门口,然后把小狗交给了宠物医生。

    医生把小狗带进去看病了,我看着这里面很多个笼子的猫猫狗狗,还有兔子什么的很多宠物。

    还有许多锦旗。

    其中一面写着:妙手仁心,救我狗命。

    我一下子就笑了出来,我挥手叫贺芷灵过来看这个锦旗,谁知她过来就给了我一巴掌打在了手臂上啪的一声。

    我一愣,问道:“你有病啊!干嘛打我。”

    贺芷灵说道:“我的狗生病了在治疗,你还那么开心!”

    我说道:“我哪有开心了。”

    贺芷灵说道:“你笑什么。”

    我指着锦旗,说道:“这个锦旗写着妙手仁心救我狗命,我觉得搞笑呢,我没开心,我没笑你的狗。”

    贺芷灵说道:“笑了还不开心!”

    我说道:“我跟你真是没话说。”

    我走过去,坐在了椅子上,这神经病呢。

    贺芷灵有点愁,小狗一直陪着她,她跟我说过她不太喜欢猫猫狗狗的,但是和这个小狗在一起久了,也有了感情了。

    我说道:“发烧而已,不会出什么事的。”

    贺芷灵说道:“最好不是你传染的一样病。”

    我说道:“行吧,你就骂我吧,我无所谓,我不生气。我今天找你是有事的。”

    贺芷灵说道:“我知道什么事。”

    我问:“你知道?”

    贺芷灵说道:“监区监区长的事。”

    我说道:“真是个聪明人啊,和你聊天就是舒服,不用说的太透,不用解释那么难,你都知道我要说什么了。”

    贺芷灵说道:“你找我哪次不是为了你自己的利益。”

    我说道:“那肯定啊,我没事我找你干嘛呢。我难不成还跟你约会吗。”

    贺芷灵看着我。

    我问道:“别瞪着我我跟你说,瞪着我没用。你之前答应我的什么来着。”

    贺芷灵问:“我答应你什么。”

    我说道:“你答应我如果我搞掉了刀华这帮人,你让我当什么?当监区监区长,甚至是总监区长,这句话是你说的吗。”

    贺芷灵说道:“我有这么说过吗。”

    我说道:“可以啊,你耍赖啊!”

    贺芷灵说道:“那就当我说过。”

    我说道:“刀华现在被逼着离开了,你是不是该履行你的诺言。”

    贺芷灵说道:“你,当监区监区长?”

    我说道:“你什么口气,我不行是吗。”

    贺芷灵说道:“你很想当吧。”

    我说道:“你这不是废话吗。”

    贺芷灵说道:“刀华为什么不当了。”

    我说道:“被我们逼着走了,监区里大多人都跟着我混了,跟着她顶着反着干,她撑不住了,只能跑路了,还被我们的人揍了一顿。”

    贺芷灵说道:“跑路了。那算跑路吗!她到了总监区长那边做个助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算是调到了更高的地方去了。监区长跟总监区长助理比起来算什么?”

    我说道:“难道说她是自己申请调动过去,而不是被我们逼着无路可走才过去的?”

    贺芷灵说道:“当然是你们逼着过去,可是她这个后路选得很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