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0章 全部收编
    监区的各个队长联名推举我当监区长,但是她们联名推举没用的,我认为这非但不行,而且还有可能是反效果。

    人家监狱长怎么想?说你们这帮人,把刀华监区长给逼走了,然后还想自己自立监区长,这岂不是成了自治地方吗,那上面还怎么管你们了。

    我说道:“你们千万不能这么做。我分析给你们听。”

    我分析了一下这个想法给她们,她们也觉得我说的挺对。

    然后有人问:“那怎么办呢。”

    我说道:“听天由命顺其自然吧,如果上面给我们安排个好监区长,我们会顺着她,跟着她走,为我们谋取利益。如果安排个刀华一样的,呵呵,你们懂的。”

    她们说道:“如果安排个刀华一样的,我们还是联手一起干掉她!”

    有人叹气:“如果是别人,就没意思了,还是张河当选最好。”

    我说道:“大家来,喝酒吧,这种东西我们自己聊聊就好,千万不要真的去搞这些事。记住了,无论谁上去当,都不要表现太什么,我们先看新监区长是怎么样的,知道吗。”

    她们点头同意了。

    因为我和黑珍珠对瓶吹了挂了之后,这几天我都没敢碰酒,所以我没喝什么,有人敬酒我就喝一点。

    她们也挺高兴,因为好不容易把刀华给推翻了,终于结束了刀华的统治,所以不知不觉就喝了有些多。

    期间我借口去洗手间什么的,躲酒了好几拨。

    终于酒喝完了,然后大家才意犹未尽的不再让上酒,离开了。

    我回去后,给贺芷灵打dian hua,她关机的,想和她聊聊,她却关机的。

    第二天上班,上面也不理我们监区,不过还好,监区长虽然没有,但是各项工作照样进行得很好。

    我想指导员也管事才是啊,但是监区前段时间指导员调走后,就让刀华那家伙兼任了指导员,所以刀华一走,监区完全是群龙无首的状态。

    即使是没有监区长,就凭着平时的工作转动,大家还是各司其职。

    上面关于这些事,也应该给我们下个通知什么的才是啊,但是没有,都没有。

    不知道上面到底几个意思了。

    我去找贺芷灵,贺芷灵不在办公室,她根本没来上班。

    我打dian hua问谢丹阳,问她狱政科有没有接到什么通知,关于我们监区的新监区长什么的这一类小道消息或确切的消息让谁当监区长。

    谢丹阳说没有。

    我说让她帮我问问,留意一下,她去留意了,给我回dian hua,也是说没有。

    好吧,没有就没有吧。

    在监区里,曾经的刀华的那些铁杆亲信手下,有几个跟着刀华走了,其余的就是被抛弃了。

    被抛弃的就惨了,我不发现我还不知道,她们遭受的什么待遇,在监室楼的时候,她们一批人刚好要去巡查,遇到了我们的大批人,我们的人就找茬对她们动手了,当时我在监室楼外面都听到了打斗声。

    听到打斗声后,我急忙的找人开门,一起进去看了。

    进去了监室楼里面后,看到耿滢带着手下们在打其他的狱警。

    我急忙带着人跑过去,问道:“干嘛呢!给我住手!”

    耿滢带着人打的是刀华曾经的最铁的那帮亲信。

    那帮亲信被欺辱得够呛,有一个被打倒后,被耿滢用脚踩在了脸上,我过去一把推开了耿滢:“你这是做什么!”

    耿滢被我推开了好几步,耿滢气道:“这是刀华以前的人啊!她们以前怎么对付我们的!怎么欺负我们的?怎么想弄死你的你都忘了吗!”

    我怒道:“你也知道是以前啊!”

    耿滢说道:“别的人都可以原谅,这帮走狗不可以原谅。”

    我说道:“你这么做和当时刀华的欺软怕硬有什么区别!恃强凌弱!这是我们该干的事吗!”

    耿滢说道:“我让她们嚣张。”

    我说道:“你给我过来。”

    我把耿滢拉到了外面去,耿滢一脸不服气的样子。

    我说道:“给我冷静下来。”

    耿滢说道:“我不服气。”

    我说道:“你以为我不想打她们呢,我更想打她们。”

    耿滢说道:“我知道怎么宽容,但是对这帮人,没必要宽容。你知道她们是刀华的亲信吗,她们以前怎么对我们的。”

    我说道:“你也知道她们是刀华的亲信,而不是刀华自己本人,她们的所作所为,都是谁要她们做的?都是刀华让她们做的!她们去做坏事,对付我们,是她们的本意吗。”

    耿滢说道:“但是她们下手狠毒,对我们也很残忍。”

    我说道:“是,可是看在她们是刀华的人的份上,就应该有被原谅的机会。我们给她们一个机会,让她们过来,让所有人看着我们多么的宽容大量,如果过来了之后,她们还要搞鬼对付我们,我们再收拾她们也不迟。”

    耿滢说道:“我不想宽容她们,我只想直接灭掉了她们,把她们全都赶出去。”

    我说道:“那其他人怎么看?现在监区很多人是跟了我们了,但是还有部分人没愿意跟,要让所有人看到我们心胸宽广,宽容大量,她们才对我们真正的服气啊。”

    耿滢说道:“我真不想原谅,她们不值得原谅,想想她们对付我们的时候,想想她们分我们的钱的时候。她们有过愧疚吗。”

    我说道:“好了好了,你也别气了,让我来处理。这件事呢,你也是做得对,毕竟除掉敌人就是我们该做的。但先给她们一个机会,如果她们自己不珍惜,再除掉也不迟。刚才我对你大声吼叫,推了你,是我不对,对不起。”

    耿滢听了我道歉,急忙说道:“你别这么说,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我理解你。”

    我说道:“原谅我不。”

    耿滢说道:“就没有觉得你做对不起我的事,哪来的原谅呀。”

    我笑了笑,说道:“谢谢你的宽容大量了。”

    和耿滢回去了里面,我让耿滢她们把这些刀华的亲信都扶了起来,她们有些害怕,如惊弓之鸟。

    我说道:“对不起,让你们受惊吓了。”

    她们没说话。

    我说道:“以后我们保证不会欺负你们,你们自己好好的该做什么做什么,好好的上班工作。”

    她们哦了一声。

    我说道:“大家都回去忙吧。”

    我带着耿滢和我们的人都离开了。

    耿滢问我道:“你没说让她们加入啊。”

    我说道:“对啊,干嘛要说啊。”

    耿滢说道:“那刚才你不是说要她们加入我们,然后考察她们,如果表现得好,再放过,表现不好,还对付我们,就消灭她们吗。”

    我说道:“我们现在如果说,要她们必须加入我们,那没用,她们即使加入,也是好像被逼着加入的,我们需要的是让她们心悦诚服的加入我们,让她们佩服我们,懂吗。”

    耿滢说道:“好。”

    没有监区长,倒也挺好的,各项工作顺利进行,不过刀华这家伙可不厚道,自己跑路了,也不带着手下们跑路。

    让自己的手下在这里如惊弓之鸟,每天战战兢兢的抱团度日。

    换个角度思考,如果我是她们,唯一的出路就是来求我们放过才能生存下去,最好的办法就是加入我们。

    她们没有让我等太久。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她们让我们的人来跟我说,下班后请我吃饭。

    那我自然去了。

    她们很聪明,没有只叫我一个人,因为担心我觉得她们有诈,她们还邀请我手下的几员大将,白钰卓星耿滢谭可,全都有份。

    没有去外面吃,是在监狱里面的饭店包厢里。

    下班后,带着我们的几个队长直接过去了。

    到了包厢里面,就是今天那帮我解救的那些刀华的亲信们。

    我们到了之后,大家寒暄完毕,开始喝酒吃菜。

    她们没有和我们绕弯子,直接拿起酒杯给我们敬酒,然后说以前的事,她们对不起我们。

    也不解释什么,就是说对不起我们,没有把责任往谁的头上塞,也没有说是刀华让她们这么做。

    这点倒是让我挺欣赏的,因为她们没有怪罪谁,推卸责任。

    大家都不说话,都看着我。

    我说道:“唉,这所谓不打不相识嘛。再说这也不能怪你们,怪谁呢,大家心知肚明,既然不是你们的错,那怎么能怪你们呢。是吧。还有啊,过去了就过去了,我们要考虑的更多的是将来。”

    她们说谢谢,然后敬酒。

    喝完了这杯酒,她们的头说道:“小张,我们经过商量,我们都挺佩服你的,以后想跟着你们,可以吗。”

    我说道:“哈哈什么叫想跟我们啊,我们这不都是替监狱做事的吗。”

    她说道:“小张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的,我们是很诚心的,我们保证以后会好好的跟着你们。”

    我说道:“既然你把话说到这份上,那我也就把话说明白了吧,我们很欢迎,而且你们跟我们现在的人,一个样,没差别,以前的事,就过去了。”

    她们高兴了起来,又开始新一轮的敬酒,终于把监区里该搞定的人,也全都搞定完了。只等我上去做这个监区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