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7章 如丧家之犬
    黑珍珠这个恶毒的女人,竟然偷天换日,骗我喝了两瓶白酒,她才喝了四杯而已。

    我头疼啊,我难受啊。

    我下了楼,去吃了一碗面,吃了一半就没胃口了,然后去买了一杯鲜榨果汁,喝了后,感觉舒服了许多。

    回到了自己宿舍,全身无力的躺着。

    我一直在想,黑珍珠这么做,这么对我是为了什么,到底为了什么呢?

    她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这么做。

    她不是第一次和我睡觉了,这都不知道睡了几回了。

    但是我们两也是什么都没做。

    为什么呢?

    到底是为什么呢?

    搞不懂啊。

    我给强子打dian hua,问昨晚发生什么事。

    强子告诉我,我喝醉了之后,就趴在那桌子上,然后黑珍珠叫人过来,把我带走了,黑珍珠也走了,然后他就不知道我们去了哪儿,而强子送总经理回去后,也自己回去睡觉了,也是刚醒来。

    强子还说道:“黑珍珠怎么那么能喝啊!”

    我想说事情真因,但还是没说。

    我说道:“鬼知道她为什么那么能喝呢。”

    强子说道:“真的是太可怕了。以后不要和她斗酒啊。”

    我说道:“我没想斗,是她自己要斗。”

    强子说道:“我就说不要惹她不要惹她。”

    我说道:“那她让我们想出办法对付四联帮的清吧街,谁能有办法啊,然后就怪罪我们,有这么怪罪的吗。”

    强子说道:“少惹她吧。”

    挂了dian hua后,我继续睡觉。

    一天就这么晕晕乎乎迷迷糊糊的过去了。

    这就是我的休息日,好不容易的一周休息日,原本打算天气好出去走走的什么的,结果就在宿舍里浑浑噩噩的睡了一天就过去了。

    该死的黑珍珠。

    睡到了第二天去上班,整个人还是有种虚脱的感觉。

    这两瓶高度白酒,真不是随随便便能喝下去的。

    我觉得我昨天应该去医院看看的,那会更好些。

    到了办公室后,我就呆坐着。

    刘静问我怎么了。

    我说道:“前晚喝多了酒,现在还醉着呢。”

    她叮嘱道:“酒还是少喝点好。”

    我哦了一声。

    她想说多一点关心我之类的什么话,但是开开口,又不说了。

    男女之间的关系也就这样,当一方有意,一方冷却的时候,那么基本有意的一方如果是个聪明人,也就会熄灭了自己的火。

    谭可进来了,过来直接找了我,对我耳边说道:“打架了。”

    我看看她,然后跟着她出去了外面,问道:“怎么了。”

    谭可说道:“刀华带着人到了车间里巡查,然后遇到了耿滢耿队长,在过道上遇到的。耿滢耿队长带着自己的人让开了,但是刀华还故意过去装了耿队长。耿队长盯着她看的时候,她就破口大骂耿队长。”

    我问道:“骂什么了。”

    谭可说道:“骂耿队长不如一条狗,狗还懂得感恩,对主人好什么什么的。”

    我说道:“这家伙要发疯了吗啊。”

    谭可说道:“耿队长就忍着,但是她越骂越起劲。”

    刀华自己没本事留人,还用各种办法吃手下,人家离开了,反而这么去骂人,真是个ji pin啊。

    谭可说道:“然后耿队长的手下就忍不住了,就和刀华骂了起来,结果刀华带着人打耿队长她们。”

    我问:“然后呢。”

    谭可说道:“然后耿队长的人和刀华的人打起来了。现在。”

    我问:“身旁的人呢。”

    谭可说道:“身旁的人没人敢去劝架啊。”

    我说道:“我不是让你们劝架,让你们帮耿队长打架!打死刀华。”

    谭可说道:“我们哪敢动监区长,这不是来给你汇报吗。”

    我说道:“组织卓星白钰我们的人,过去揍她!快,用最快的时间!”

    谭可哦了一声,马上跑去找了卓星白钰,我们一行人,五六十人进去了车间那边。

    到达的时候,她们还在打着,刀华的二十来个手下,打耿滢的十几个人。

    我一挥手:“打!”

    手下们冲上去,一下子干掉了刀华的人,但是没人敢动刀华。

    刀华站在中间,喊道:“给我住手!”

    刚喊完,耿滢自己冲了过去,一棍子撂倒了刀华,耿滢先动手后,旁边的狱警们围上去就是暴踢刀华,刀华被狠狠的围着群殴了。

    我看她们打得越来越起劲,担心打下去出人命,我赶紧的过去制止了,叫她们收手了。

    收手了之后,我们的人还是义愤填膺,恨不得把她们全打死的那种样子。

    我推着她们让开,大家围成了一个圈。

    刀华在手下的搀扶下,慢慢的被搀着离开了。

    没多久,我就被总监区长传唤了。

    总监区长把我叫去了她办公室。

    她威严的看着我。

    威严,其实也就是装出来的,吓唬人的。

    我可不怕她。

    我进去她办公室后,一脸的无所谓,打招呼道:“总监区长好。”

    我知道她找我来问的是为什么打刀华的这个事,总监区长是刀华的大姐大,刀华是她的人,现在刀华不能控制监区,她急了。

    总监区长冷冷的看着我,问道:“你都干了什么好事。”

    我说道:“我干了什么好事?不知道呢。”

    总监区长说道:“假装不知道?”

    我说道:“不是假装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我做了好事吗?要给我发奖金吗。”

    总监区长说道:“我看你不想干下去了!”

    总监区长狠狠拍桌子。

    虚张声势。

    我说道:“我干不干下去不是你说了算吧。”

    总监区长没有生气,倒是笑了一下,很诡异的笑。

    以前如果是我刚进来的时候,见到这种笑容,我是觉得很可怕。

    可是经历了太多了之后,我都觉得没什么了,这种虚张声势的表情,比起黑珍珠那种可怕来,真是太小儿科了。

    我说道:“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总监区长说道:“等等。”

    我看着她。

    她也看着我。

    我侧着头,一副毫不在意她的样子。

    总监区长说道:“你叫人一起打了你们监区长刀华,这事怎么算。”

    我笑了笑,我的笑容让她觉得诧异,她皱起眉头。

    我说道:“刀监区长是我打的吗?我当时也只是看热闹。”

    总监区长说道:“你别狡辩,谁不知道那些人都是你带的。”

    我说道:“总监区长真是显得可以,四个监区你不去管,盯着我们监区一点小事,有意思吗。”

    总监区长说道:“别的监区都没有做出那么以下犯上的事!”

    我问道:“我问你什么叫以下犯上。”

    总监区长说道:“以下犯上,就是你们是下属,打自己的监区长,这就是以下犯上。”

    我说道:“你怎么不说刀监区长先带人打自己的手下?她打我们就可以,我就不可以打她了?”

    总监区长说道:“她即使动手了,也是教训手下,教训自己的手下,有什么奇怪的,你们凭什么打上司。”

    我笑了笑,说道:“真是有意思啊,那你现在打我试试。”

    总监区长一愣。

    我说道:“她刀华先带人打了耿滢耿队长!然后我们去看的时候,她还在打,我们劝架,她还打,那我们只能也动手了,我们是手下,但我们也是人,如果要打我们,惩罚我们,处罚我们,报警啊我们做错什么了。”

    总监区长说道:“别拿报警来吓唬我,jing cha来了你们就被查了。”

    我说道:“对,但是先查的是刀华。干脆闹大一点吧,闹到上面去,然后报警来处理好了,大家不用争了好吗。”

    总监区长说道:“你在监区里,策动她们狱警,反对监区长!你看看有哪个监区有你们这样做的。”

    我说道:“总监区长,你这话就不对了,是她刀华自己不得人心,这不能怪我。”

    总监区长说道:“不得人心!是你带着人反对她,还说什么不得人心。”

    我说道:“你去问问我们监区的人,我带着她们吗?她们为什么这么对刀华?呵呵,为什么为什么!因为刀华自己失去了人心,欺压她们,不把她们当人来使唤,不尊重人,活该。行了我不和你多废话,再见。”

    我直接离开了她办公室,和她说多一句话都是浪费力气。

    怎么这种人能来当总监区长。

    如果能联合b监区监区长徐男,监区长还有监区长,一起弹劾掉这个总监区长就好了。

    我回到了监区后,耿滢找了我,问我这件事上面会怎么处理。

    我说道:“处理个屁啊,她们先打人的,还想威胁我们。”

    耿滢说道:“她们只是动手了,但是我们打得她们很重。”

    我说道:“这点算什么重啊,我恨不得我们一起打死了她呢。别怕,看她能怎么样,如果要上面来查也是可以的,我们可以承担责任,但是她们先动手打人的,咬住这一点不放,记住了。”

    耿滢点了点头:“总监区长找你也是谈这个事情吧。”

    我说道:“对,她问我想怎么样。怎么处理,我说报警,让jing cha来处理,她不说话。她不敢。”

    耿滢问道:“她们现在如丧家之犬,在监区里都没地方可去了,我们也不听她的,她无路可走了。”

    我说道:“继续抵抗她,看她还有什么招数什么能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