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6章 被玩到醉死
    心里在纠结着,黑珍珠手中的那瓶酒到底是不是白酒。

    总经理出来了,从洗手间出来的他,软趴趴的,摇摇晃晃的,看样子吐了,洗了脸。

    头发都飞起来了。

    强子急忙过去扶住了他过来坐下。

    强子自己也摇摇晃晃。

    我现在如果站起来,估计也是摇摇晃晃的。

    而黑珍珠,两眼明亮,太精神了!

    我不相信!

    我说道:“好!如果你手中的酒是真的,我喝完我这瓶,我再喝完你那瓶。”

    强子劝我:“不要啊!”

    我说道:“不要什么!她作假的!我要揭穿她,让她一口吹两瓶!”

    黑珍珠说道:“决定了是吗。”

    我说道:“决定了。”

    黑珍珠说道:“那好,记住了,你不喝的话,我会灌你喝。”

    我说道:“拿过来!”

    黑珍珠把手中的酒瓶给了我,我拿过来,闻了一下,是真的,倒了一点进杯子里,喝了,是真的。

    我捂住了脸,我赌输了。

    我可怎么喝完这两瓶啊。

    黑珍珠说道:“喝,快点!”

    我看着黑珍珠,不对啊,可是她为什么那么精神呢,难道这瓶是真的,之前那瓶是假的,之前喝的第一瓶是假的吗。

    黑珍珠说道:“你到底喝不喝。”

    我说道:“好,愿赌服输。我喝!”

    黑珍珠说道:“那喝啊。”

    强子说道:“我帮你喝。”

    强子伸手过来拿了一瓶。

    黑珍珠说道:“兄弟情深啊,想喝是吧,我多叫两瓶让你吹个够!”

    强子伸出的手,缩了回去,无奈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叹气。

    黑珍珠说道:“兄弟情深,很好嘛。打dian hua叫救护车过来准备抢救他啊。”

    强子低下了头,对我说道:“兄弟,还是别喝了吧,扣就扣吧工资,我补给你。”

    黑珍珠问强子:“你钱多是吗。有你说话的份吗。我刚才可说了,他不喝我灌他喝完!你给我闭嘴,再多一句废话,我连你一起整死。”

    强子不敢说话了。

    我说道:“妈的,喝就喝!强子,一会儿送我去医院洗胃抢救。”

    强子咬咬牙。

    我倒酒,喝。

    黑珍珠说道:“不用倒酒,刚才说了,对瓶吹一口干。”

    我说道:“好!一口干就一口干。”

    我拿着整瓶酒,吹。

    咕咚咕咚喝下去。

    强子把头偏了过去,再也不想看了。

    黑珍珠笑笑说道:“不用叫救护车,直接送火葬场就好了。”

    很难咽下去,我照样咽下去。

    第一瓶估计快喝完的时候,一只手抓住了我拿着的酒瓶,夺走了酒瓶。

    我睁开眼,看着黑珍珠。

    黑珍珠夺走了。

    她大发慈悲了?

    黑珍珠说道:“想死?没那么容易。”

    我问道:“怕我死了?”

    黑珍珠说道:“是怕你死了,我可不想帮你收尸,晦气。”

    我想说什么,可是感觉到胃开始抽筋,我马上站起来,跑着进去了里面的洗手间,一下子一泻千里,全部吐出来了。

    这辈子没吐过那么爽。

    有人拍着我的肩膀,是强子,然后给我递纸巾。

    吐了大概五分钟,胃里什么东西都没了,我满脸是泪水,去洗脸,漱口,擦嘴,擦脸。

    强子问道:“没事了吧。”

    我说道:“应该吧。”

    强子说道:“吐了才好,就怕不吐出来,那才痛苦。”

    我说道:“不过我也真的醉了。”

    强子说道:“我刚才也吐了。”

    我说道:“没想到她那么能喝。”

    强子说道:“就是说叫你不要和她斗,你还斗。”

    我说道:“走吧,出去。”

    出去后,见到黑珍珠还坐着,稳如泰山,我晃悠悠的坐下来,说道:“欠着你了,下次补回。”

    我耷拉着头,身体不听使唤了。

    开始逐渐的没有意识。

    醒来的时候,是被尿憋醒的,但是我怀中抱着一个人。

    穿着薄薄的一件恤而已,一个女人的身体,那味道?

    熟悉。

    黑珍珠!

    房间里很漆黑,什么都看不到,我打开了床头灯,膀胱快炸了,我踉踉跄跄的去了洗手间,扶着墙摇摇晃晃舒舒服服放了水,然后回来。

    床上躺着的,果然是黑珍珠。

    这房间,是珍珠酒店的豪华客房。

    头疼欲裂,全身无力,我回到床上,钻进了被子里,不管那么多了,继续睡过去。

    醒来的时候,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旁边的人抱着我。

    我推开她。

    是黑珍珠。

    她躺好。

    我打开了灯,看着旁边的黑珍珠。

    她是穿了一件白色的恤,很长的到膝盖的那种,但是里面是什么都没穿的。

    我只穿了一件里面的裤子,裸着上身,我闻了一下,昨晚我还洗澡了?

    我昨晚都那样子了,我居然还洗澡了?

    难道是她帮我洗的吗?

    我昨晚到底怎么来到这里的?

    我一头雾水。

    真的是喝的够多,差不多喝了两瓶的白酒,后面那瓶还是吹的,直接就断片,整个人完全就被捡尸了。

    然后被黑珍珠带回来这里睡了?

    搞不懂。

    已经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真是断片,失忆。

    去拿了桌台上的一瓶水,喝完了。

    然后回到被窝里,躺着。

    天旋地转,全身无力。

    我想了想,几点了,该去上班了?

    哦对了,今天我休息。

    好在我今天休息。

    真是郁闷,拼酒拼不过她啊,以后我再也不敢了。

    我看了看时间,中午一点多。

    窗帘拉得死死的,外面只有一点光透进来,外面好像今天阳光羽眉。

    这黑珍珠怎么也睡得那么死。

    看来这酒她喝了虽然还清醒,但后坐力上来,她也顶不住啊。

    黑珍珠睁开美目看了看我,我问道:“昨晚我怎么到这里来的。”

    黑珍珠说道:“让手下扶着回来的。”

    我问道:“我怎么又跟你一个房间的?”

    黑珍珠说道:“你缠着我不愿意走。”

    我说道:“你拉倒吧你,我缠着你?打死我都不会缠着你,不可能!”

    黑珍珠说道:“哦,还记得啊?”

    我说道:“没记得。”

    黑珍珠说道:“那为什么不信。”

    我说道:“肯定不信。不过有个问题,我怎么洗澡的。”

    黑珍珠说道:“你自己去洗的。”

    我哦了一声,说道:“没有一点点的记忆,那我怎么和你睡在一块。”

    黑珍珠说道:“说了你缠着我。”

    我说道:“我不相信。”

    黑珍珠说道:“不信就别问。”

    难道昨晚我真的是缠着她的?

    不太可能吧。

    可是我什么都记不得了。

    那我到底怎么去洗澡的?

    她给我洗的?

    我也记不起来了。

    要问问强子,这个事。

    我问道:“你不去上班?”

    黑珍珠说道:“我想上就上,不想上就不上。”

    我说道:“这倒也是。”

    老板娘还要上什么班。

    我坐了起来,然后穿衣服。

    黑珍珠也没和我说话。

    我穿好了衣服,然后说道:“饿,去吃东西。”

    黑珍珠说:“去吧。”

    我问道:“我走之前,还想问你一个问题。”

    黑珍珠说道:“说。”

    我说道:“昨晚我和你做了什么事没有?”

    黑珍珠说道:“做了。”

    我一愣,然后问:“做了?”

    黑珍珠说道:“是做了。”

    我问道:“呵呵,不可能!”

    黑珍珠说道:“哦,你又知道不可能了。”

    我说道:“做了的话,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黑珍珠说道:“那我怎么知道你。”

    我说道:“骗我?”

    黑珍珠说道:“你觉得你做得了什么,跟一头死猪一样。”

    我说道:“好吧。那真是有点遗憾。我还有一个问题问。”

    黑珍珠起来了,坐了起来,从她那边拿了一包女人烟,点了一根烟,说道:“废话真多。”

    我说道:“你喝了那么多酒,不醉?”

    黑珍珠说道:“我喝的第一瓶,是水。”

    她看着我的眼睛。

    我回到床边,问道:“你说什么。”

    黑珍珠说道:“我让你们端走火锅,支开你们,把酒瓶里的酒倒了,拿了一瓶水灌进酒瓶里,第二瓶是真的,但是我总共就喝了四杯真的白酒。”

    我怒道:“黑珍珠你王八蛋!”

    我说着就一巴掌甩过去。

    她一只手就抓住了我的手,然后看似不用力的轻轻反手一捏,我的手腕就几乎要断了,我跪下来:“痛痛痛。”

    黑珍珠脚从被子里伸出来,一脚踹我,不过,春光全大泄,但里面还是穿有裤子的。

    黑色的。

    我被踹倒在地上,我坐了起来:“全都看了。”

    黑珍珠说道:“看就看吧,你的我早都看完了。”

    我问:“什么时候。”

    黑珍珠说道:“早都看了。也就那样。”

    我问道:“你这样做有什么居心。”

    黑珍珠说道:“我高兴,我就这么玩。”

    我问道:“玩?你就这么高兴这么玩我?”

    黑珍珠说道:“对。”

    我问道:“不,你不是玩我,你一定利用我干了什么事。”

    黑珍珠说道:“如果我说我喜欢抱着你睡觉,你信吗。”

    我说道:“我信个屁!你肯定在玩我。”

    她到底在搞什么鬼,我也搞不懂她了。

    黑珍珠笑笑,不说话了。

    我说道:“真够狠毒的,害我喝了两瓶白酒。”

    黑珍珠说道:“有本事你也玩玩我?”

    我不想和她吵下去,没结果。

    我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