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4章 任性的黑珍珠
    黑珍珠看着我,问:“还不滚吗。”

    我说道:“你说我已经够忍着你让着你了,你骂就骂吧,骂一句就行了你还让人活不了。”

    黑珍珠说道:“我就喜欢,我想骂就骂。”

    我说道:“是,你想骂就骂,还骂的响亮。”

    黑珍珠说道:“这些袋子里面装的东西,我基本断定是炸弹。”

    我问道:“你又知道。”

    黑珍珠说道:“可以判断出来,那些人提着的时候,小心翼翼的。”

    我说道:“然后呢。”

    黑珍珠说道:“把炸弹拿走,然后让拆弹专家看看是什么。”

    我问:“拆弹专家哪儿找?多少钱请的。”

    黑珍珠说道:“街上天桥下很多啊,就像搞野马装修队和疏通厕所一样的,到处是。”

    我说道:“还会讲笑话了啊。”

    黑珍珠说道:“军队请来的。”

    我说道:“哦。那现在让人拿走,担心人家直接引爆吗。”

    黑珍珠说道:“先让人搜索那几个人,抓了那几个,再拿走炸弹。”

    我说道:“那你还让强子打dian hua安排什么劲啊?”

    黑珍珠说道:“我喜欢。”

    我对强子说道:“你不用打dian hua了,这家伙已经都安排妥当了。”

    强子看着黑珍珠。

    黑珍珠没说话。

    强子挂了dian hua。

    然后悻悻然,走到我们面前。

    我说道:“精神点。”

    黑珍珠看着jian kongshi pin,jian kong上,很快有我们的人把那些可疑的袋子迅速的都提走了。

    黑珍珠的手机响了,她接了dian hua。

    挂了后,黑珍珠说道:“那些人跑了,没抓到。”

    我哦了声。

    没一会儿,有人打dian hua来,说里面装着的正是爆炸类的物品,定时的,定在十点钟开炸。

    那时候正是人最多的时候。

    不过里面的炸药成分没多少,更多的是燃烧类的物品,就是爆开了之后,燃烧物会四处飞溅,飞溅到人身上,还有建筑物上,会引起火灾,烧伤,但炸弹的威力不足以炸死人。

    这明显的想要制造火灾和爆炸烧伤,引起恐慌,如果他们计划得逞了,我们清吧街的声誉一夜间就毁了。

    人心何其险恶啊。

    做大一点的生意,面临着那么大的风险。

    要是炸开那还得了啊,那不全完蛋了啊。

    我说道:“人家林斌想要一下子就把清吧街搞垮了呢。”

    黑珍珠说道:“真有想法。”

    我说道:“手段阴狠毒辣,不过我最好奇的就是他长的什么脑子啊,居然会想到那样的招数。如果不成功的话,下一次会不会是人肉炸弹直接开炸啊。”

    黑珍珠说道:“我叫你在啤酒里下毒,你还不乐意。”

    我说道:“是不乐意,而且我也办不到啊。”

    黑珍珠说:“在啤酒下一点毒,让人上吐下泻就行,把那清吧街搞垮,也能把啤酒厂搞垮。”

    我一愣,然后问:“你,你说什么?搞垮啤酒厂?啤酒厂得罪了你了啊!”

    原来,这才是她真正的想法,一箭双雕,在啤酒下毒?然后喝的客人上吐下泻,清吧街臭名远扬,被搞垮,而清江啤酒厂也被搞垮。不过我怎么能在清吧街进得啤酒罐里下得了毒啊?我没那本事。

    黑珍珠说道:“啤酒厂没得罪我吗。”

    我说道:“啤酒厂怎么得罪了你了。”

    黑珍珠说道:“为你的贺芷灵开脱是吗。”

    我说道:“我怎么为她脱了啊。”

    黑珍珠说道:“你脱不脱你自己心里明白。她是啤酒厂的老板。”

    我说道:“是!她是老板娘,那都是以前了。”

    黑珍珠说道:“我怀疑她在啤酒厂还占有股份,很有可能她现在还是在管着啤酒厂啤酒公司。”

    我说道:“你自己不是说啤酒厂已经转给人家了,我也亲眼见了。”

    黑珍珠说道:“我怀疑那是骗人的,骗人耳目!”

    我说道:“你怀疑的就是真的吗。”

    黑珍珠说道:“所以我要搞垮她。”

    我说道:“真是可笑。”

    黑珍珠说道:“心疼了。”

    我说道:“你爱怎么搞怎么搞,不关我事,我也不会帮你去搞。我心疼什么,这关我什么事呢。”

    黑珍珠说道:“心疼你的贺芷灵。”

    我说:“你爱怎么说怎么说,随便你。总之我不会去干那么缺德的事情,人家啤酒厂是无辜的,你搞垮了它。”

    黑珍珠说道:“我就是认为它不是无辜的!背后的老板还是贺芷灵。”

    我说道:“好,可以,那我们假装他不是无辜的。”

    黑珍珠说道:“不用假装,估计就是。”

    我说道:“那我们现在说其他的,那你这么下毒,然后别人呢?那些客人不是很无辜?就好像这帮人来炸我们清吧街一样,客人伤到了不是很无辜。”

    黑珍珠问道:“上吐下泻死得了你吗。”

    我说道:“死不了,但是客人是无辜的。”

    黑珍珠说道:“你干脆去开一家福利院吧,每天给全社会造福。”

    我说道:“没那么伟大,但不能这么害人,你这害人针对性是够强了,但是你把别的无辜的人都卷了进去。”

    黑珍珠说道:“你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贺芷灵。”

    我说道:“我真不是为了贺芷灵。”

    黑珍珠说道:“不用狡辩。如果不是为了她,你不会拦着我。”

    我说道:“随你怎么说吧。”

    强子在一边看着我两吵架着,一句话都不敢吭。

    我说道:“没事我们走了吧。”

    黑珍珠问:“什么叫没事?”

    我说道:“那还有什么事。”

    黑珍珠说道:“这么大件事在这里,你们处理完了吗!”

    我说道:“现在不是处理完了吗?”

    黑珍珠说道:“开玩笑。你明天不用干活了,我要开除你。”

    强子急忙打圆场:“别别别,珍珠姐,今晚呢张河有点小激动,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我说:“别为我求情。”

    强子就是担心我被开除了,然后以后有什么事,黑珍珠都找他。

    有人敲门了,黑珍珠看看,然后不和我们吵了,对外面喊请进。

    进来的就是清吧街的总经理。

    他进来后,跟我们都打了招呼。

    黑珍珠问清楚了刚才发生的事情,然后开会,就我们四个人,黑珍珠下令一定要谨慎,警惕,不能让他们钻空子。

    然后黑珍珠说道:“我们还没对他们怎么样,他们就过来对我们下手了。我命令你们三个,马上想出来一个报复他们的办法。”

    我们三个面面相觑,让我们想出来报复四联帮清吧街的办法?还是要马上想出来?

    臣妾们做不到啊。

    我说道:“想不到。”

    黑珍珠说道:“你真的想了吗!”

    我说道:“想了。”

    黑珍珠说道:“我刚说完,你就说你想了,你用的不到十秒钟想的?你十秒钟内能想得到办法吗!”

    我说道:“能有什么办法啊。你这不是逼人强人所难吗。要不这样吧,我们去吃个夜宵,打火锅,喝点酒慢慢聊慢慢想,如果还想不到,回家睡觉,慢慢想嘛。”

    黑珍珠说道:“打火锅!喝酒!想不到就别回去了!”

    我说道:“不带你这么玩的!有毛病啊。”

    黑珍珠说道:“我咽不下这口气。”

    我说道:“那能怎么样呢。一时间也不可能想得到好办法啊!”

    黑珍珠说道:“办法都是逼出来的。”

    我说道:“逼出来,是,都是逼出来。我饿了。”

    强子和那个清吧街的总经理,也是一脸无奈的样子。

    黑珍珠说道:“去吃火锅吧。”

    强子和那总经理,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们。

    我说道:“走。”

    黑珍珠真的带着我们去吃火锅,就在清吧街旁边,小吃街。

    她点了一个鸡肉火锅,一百八十八,最大份的,六人份的,然后她又点了一个鱼火锅,也是最大份,两百二十八,也是六人份。

    fu wu员问你们只有四个人吗。

    黑珍珠说道:“你什么意思,怕我们吃不完吗。”

    fu wu员不说话了,直接下单。

    下单后,黑珍珠还点了二十几个配菜,就是把单上的配菜都点了。

    我说道:“行了行了,吃不完了。”

    人家总经理和强子面对这个大魔王,哪有心情吃。

    黑珍珠说道:“你们想点什么,点吧,张河请客。”

    我说道:“我可没说我请客。”

    强子和那总经理两人异口同声:“我请我请。”

    黑珍珠说道:“那你们请吧。”

    强子和那总经理好像捡到钱一样的开心:“好好好。”

    黑珍珠拿出手机,玩手机了。

    我也拿出手机玩着。

    强子和总经理一动不动,坐着,等菜上来了,一样一样帮忙摆好。

    还好是大桌子,两个大火锅都能放下来。

    强子说道:“珍珠姐,菜上来了,可以吃了。”

    黑珍珠哦了一声。

    总经理递着筷子过去给她。

    黑珍珠吃了两口,然后叫fu wu员上四瓶白酒,fu wu员问要什么白酒,黑珍珠说要最贵的。

    总经理和强子愕然。

    上了四瓶剑南春。

    黑珍珠让每人一瓶,都打开了。

    我反正不会喝完。

    总经理要帮忙倒酒,人家黑珍珠直接说道:“不用给我倒酒,自己拿着自己的酒瓶,喝完才能回去。”

    我问道:“你想不开你别让我们跟着你死啊。”

    珍珠姐就是这么任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