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2章 打了刀华的人
    见过嚣张的,没见过这么有眼无珠的嚣张的,刀华这帮手下人,都不知道自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都不知道大势已去,都不知道夹尾巴做人,就这么一点人,还敢和我们傲,还敢和我们嚣张。

    我看着她,这帮刀华手下的狗,还有什么力量嚣张啊,还有什么本事嚣张,还有什么能量让她们嚣张啊。

    我说道:“你们打女囚,我能拿你怎么样是吗。”

    她说道:“是。”

    我说道:“我不能拿你们怎么样,我只能拦着,不让你们乱打女囚,打女囚是不对的,规章制度明显的写着,不能虐打女囚。”

    她说道:“我就打了!来,上!打!打了又怎么样。”

    我说道:“来!有种你打啊!”

    我对手下们说道:“让开一条路!”

    手下们齐齐的让开一条路。

    然后,她真的带着她的二十来人冲过去打女囚,二十多个人打女囚。

    墨姐看了看我,然后对女囚们说道:“都别跑,蹲着,让她们打!”

    女囚们都不跑,蹲着,让她们打。

    刀华的人还真的敢拿着jing gun上去朝着女囚们就抡下去,开始的时候还有点担心,她们怕我们怎么样,但是看我们都只是看着,她们就肆无忌惮打得好起劲了。

    我喊道:“女囚们都别动!女狱警们给我听好了,打死这帮不拿人当人的畜生!”

    手下们本来就一直忍着,我一下令,她们抡起jing gun冲上去,直接就开打了。

    五六十个人打二十个人,其结果可想而知。

    她们这帮刚才还很嚣张的家伙,这一刻被我们的人围着狂打,一个一个的惨叫得跟猪被杀一样。

    二十个人,没几下,全部被干趴在地。

    就这点人,就这点战斗力,还嚣张,还当我们没见过世面,还当我们不敢打。

    打得她们一个一个的哼哼唧唧的吟呻着,我举起手:“停。”

    慢慢的,过了一会儿后,她们才缓了过来,然后慢慢的爬起来,那个女的还嘴硬,对我说道:“我要告你们!”

    我过去就是一大耳刮子,啪的一声,清脆悦耳,打得她一个趔趄差点摔在地上。

    我说道:“去吧。”

    她不敢再出声,捂着脸带着她的人灰溜溜的走了。

    我跟手下说让她们带队出去,而在现场看管女囚的人,也基本是我们的人。

    我对她们说道:“以后有这种事,你们不用等我过来,直接打她们。”

    她们说道:“我们不敢。”

    我说道:“拦着她们,如果她们对你们动手,就打她们。”

    她们同意。

    墨姐过来,对我说道:“谢谢了。”

    我说道:“不用这么客气。努力吧,属于我们的辉煌时代就要来临了。我们快要迎来大解放了。但是你要记住,不要随随便便凭着自己现在势力大了就随便欺负人,哪怕是敌人,也不能随便欺负,要以德服人,她们挑衅你们,动手了,你们可以动手,如果她们没挑衅,你们千万要管住自己手下人,不要让她们随便欺负敌人,更不能挑起事端,恃强凌弱这是小人之举。做君子才能服人,做小人的话,很多人都看不过去的。”

    墨姐说道:“这些我知道。”

    我说道:“我知道你知道。但是白莎燕她们年轻气盛,她们不知道。让她们懂的谦虚谦让些,哪怕是面对敌人,尊重她们。毕竟敌人中有不少是被逼的,而以后很可能都会加入你们的手下。”

    墨姐说道:“我知道怎么做了。”

    我说道:“我相信你会处理好。”

    出去的时候,谭可问我道:“这么打了人真的好吗。”

    我说道:“什么好不好的。”

    谭可说道:“我的意思是说,我们这么打了她们,她们告我们怎么办。”

    我说道:“放心吧,她们告不了我们,最多去监区长那里告我们,如果告到监狱领导,你以为监狱领导能拿我们怎么样?如果她们说我们打了她们,我们就说她们打了女囚,我们是制止的时候,的确动作大了一些,但是她们是打了女囚的,这种事只能在监狱里闹,监狱领导如果敢处分我们,我就威胁她们,把这件事捅出去外面去,看谁怕谁嘛。刀华没那么傻,她知道这些事闹上去,没用的。”

    谭可说道:“主要是打了女囚没什么,但是我们打了的是狱警。”

    我说道:“放心吧,没事的。”

    的确是没事,这种事我在监区就干过,本身刀华也不敢闹到上面去,她们的人是先不对的。

    这之后,她们的人成了过街老鼠,包括走狗帮们,在监区里,看见我们都躲得远远的,再也不成气候,再也不敢惹我们,再也不敢和我们起冲突。

    刀华让人来找了我去她办公室。

    我心想,这次找我,莫非是因为我们打了她们的人的缘故。

    我也不怕,闹到天上去我都不怕。

    我去了刀华的办公室,在刀华的办公室里,见到的刀华he ping时不一样。

    因为她竟然满脸堆笑,看着我。

    我也看着她。

    对着我笑,刀华从来没有过对我笑,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我走进去了后,问道:“请问刀监区长找我有什么吩咐。”

    刀华说道:“来来来小张,坐,坐,这边坐。”

    我惊讶的看着她,她招呼我去茶桌边坐下。

    竟然热情招待我?

    我倒是要看看她想干嘛。

    我走过去,坐下。

    刀华开始烧水泡茶,然后和我聊着天,问我工作累不累,来监区适不适应什么的。

    我说道:“工作不累,来监区那么久了,多亏了同事们的帮助和关照,早就适应了。”

    我都把她的人夺过来完了,还问我适应不适应。

    刀华泡着茶,然后给我倒茶,这不是下了毒的吧。

    我看着她,然后端起茶杯,吹着茶,刀华说道:“新鲜的茶叶,不知道你对茶有没有研究。”

    我说道:“没有研究。”

    刀华说道:“你喝一喝,让你这个外行人也评价一下我这个茶。”

    我说道:“烫,一会儿吧。”

    我把茶杯放下了,我没喝。

    我的确担心她在茶里面下了什么。

    刀华自己也意识到了,她笑了笑,然后自己端着她的杯喝了,笑容里掩饰不住的尴尬。

    她虽然喝了,我却不喝,谁知道有没有毒,谁知道她有没有事先吃了解药什么的。

    万一被毒倒,让她把我给干嘛了,或者是摆弄我去干嘛了,比如我醒来后我却光着抱着一个女囚什么的,那我可要完蛋了。

    见我不喝,刀华也没有强迫我,说道:“小张啊,最近我听说啊,你和几位监区里的队长打得火热啊。”

    我说道:“呵呵,没有吧,不算了了。”

    刀华说道:“你人好,人缘好,她们都喜欢跟着你玩,跟着你做事。”

    我说道:“有点吧,也没有那么好了,我们其实都是相互的,是我跟着她们做事才是。”

    刀华说道:“小张啊,大家在监狱里工作,都不容易啊。”

    看来我明白她的意思了,当时我在b监区和康云开始互相攻击后,康云在意识到自己处于下风之后,也找了我谈事,想求和。刀华估计也是要求和。

    我说道:“的确不容易。”

    到监狱里工作,没有什么容易不容易,说累也没什么累,说有压力,如果想要买大房子住,买豪车,那谁都有压力。可在监狱里的待遇,是十分好的,说危险也谈不上,危险也都是自己人整出来的,为了利益搞出来的各种危险。

    刀华说道:“你看姐妹们啊,跑来监狱这个枯燥的地方,每天上班下班,奉献青春,图的什么啊。”

    这一套说辞,当时康云也和我说过。

    我说道:“图的工资,还有敬业的心。”

    刀华说道:“敬业是必要的,但更重要的是钱啊,工资,能有多少,如果买套房子,都不知道要攒多少年才够个首付,每个月供房了,也没能剩下多少可以花的。”

    我说道:“哦,那要看每个人的追求了。有的人追求太多,包括手机,电脑,服装,包包,奢侈品,化妆品,房子车子,那如果追求太多,的确工资永远是不够花的。但对我来说,够了啊,我每个月吃的住的在监狱,不花钱,我挺满足的。”

    刀华尴尬笑笑说道:“每个人有每个人追求的东西,对于大多人来说,这点工资是不够的,对吧。”

    我说道:“也许吧。呵呵。”

    刀华说道:“每个人觉得钱基本是不够用的,当然像你这样的人是少数,有钱谁不想赚,有利益,谁不想分。是吧。”

    我说道:“是。”

    我有些烦她了,想走了。

    我说道:“刀监区长想和我说什么呢。直接说吧。”

    刀华说道:“哦,就是谈谈这些事,关于利益的事情。”

    我问道:“关于利益的事情,是什么事情呢。”

    刀华说道:“我想我们就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吧。这么互相藏着,浪费时间,你说是不是。”

    我说道:“那,刀监区长有什么话想和我说的,请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