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1章 嚣张的挑衅
    耿滢耿队长,是这帮曾经刀华手下的人中的一个得力干将,现在造反了刀华,被刀华造反派推为了首领,来找我谈事,就是加入我们的事了。

    耿滢说道:“我们跟了刀华也很久了,而和你们也打了几次了。希望小张你大人大量,原谅了我们。”

    我说道:“这哪有原谅不原谅啊,我从来就没怪过你们,俗话说各为其主,你们跟着刀华,那你们和我们打起来也不是你们的本意对吧,这我们不能怪你们。白钰,卓星,你们怪耿滢队长她们吗。”

    白钰卓星说道:“不怪不怪。”

    我说道:“大家喝杯酒,把这事忘记了,别再提。”

    大家一起喝了一杯。

    耿滢说道:“你们这样让我挺感动的,谢谢你们的心胸宽广!小张,我们一直跟着刀华,很多年了,可是多年来,都不知道她原来一直在坑我们。分钱分物的账目上,让她几个亲信动手脚,从我们该分得的钱上,捞我们的,吃了我们的!”

    我假装不知道:“噢?还有这回事。”

    耿滢义愤填膺,很凶的开始破骂刀华的种种劣行,各种劣行,如何如何从她们身上捞钱,如何如何利用她们什么什么的。

    耿滢一边说一边骂,她身旁的几个队长也开始如数家珍一样的数着刀华对她们做的一件一件让她们寒心的事,例如事前说好帮她办一件事,给多少好处,但是办成了之后,刀华假装忘记了。例如让她们去做一些事,却又防范着她们,不让她们接触到钱这一些。例如大家一起分了钱,却还从她们身上坑一笔钱,说是要交什么费用的之类的。

    总之,刀华就是她们嘴中,卸磨杀驴,过河拆桥的无耻奸诈之徒。

    我没说话,在她们骂人的时候,我全程都没有说话,等她们骂了将近半个钟,骂完了之后,我才端起酒杯敬酒她们。

    刀华劣迹斑斑,这样都有人跟的话,也真的是瞎了眼了。

    耿滢不好意思说道:“有点激动,说了那么多。”

    我笑笑,说道:“没关系没关系。”

    耿滢说道:“我们姐妹说了那么多,就是想说,刀华对我们真的很坏,我们也和她们闹翻了,打了架,她那里是不收留我们了。我们想问问你,小张,你们这边可以不可以收留我们啊。”

    我说道:“说收留,我们哪里敢当啊。耿队长,你们人数比我们还多,再说我们哪有什么收留不收留的,我就是一个小管教,也不是什么公司,集团,呵呵。”

    耿滢说道:“小张,我们就明话直说吧,我们的罪了刀华,刀华肯定会对付我们,我们也可能真的招架不住,所以我们就想来投靠你这边,加入你们,服从你们,让你带领着我们,和刀华对抗。说实在的,你们现在势力也不算太大,和刀华对抗,还是占着下风,我们来了,大家一起合作,团结,我们就能够有压倒刀华的力量了。而且我们是诚心实意想要加入你的手下,因为你这个人,我们也了解了,你是一个信得过的人,有能力,大家都服你。”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就不能再推什么的了,我说道:“谢谢你们各位那么看得起我,欢迎你们的加入!”

    大家这下都欢喜一堂了,又是喝了一轮酒。

    都有点微醉了。

    耿滢开始跟我们谈条件了,她说愿意为我们做事,但是对她们的对待是怎么样的,我说道:“白钰,卓星怎么样,你们就怎么样,都是我们自己的人了。”

    耿滢很满意,接着说下个问题:“如果我们真的能推翻了刀华,那我们的利益是怎么分的。我只是说如果。”

    她笑着问的。

    心里当然不会是笑着。

    我说道:“如果真的能推翻刀华,监区是我们管的话,我让你们推举信得过的人来管钱,分配的话从上到下从多到少,严格制定,但是必须是要账目公开透明的,我们谁都知道谁拿了多少钱。而且还要互相监督。可以吗。”

    耿滢满意的点头。

    我说道:“不过,我们不能这么分女囚的钱和东西。”

    耿滢问为什么。

    我说这是犯法的。

    我们可以不道德,但是不能犯法,上面一查下来我们就完了。

    我好不容易,说服了她们,然后我说道:“但是现在说这个微时尚照,因为监区长还是刀华,权利还是在刀华手中,我们人再多,势力再大,得不到上面的承认,没有权利,一切都是零。”

    耿滢说道:“我们下一步就该好好商量怎么推翻刀华了。”

    我问:“你说,怎么推翻。”

    耿滢说道:“我们人那么多,刀华已经管不了我们,我们可以联名举报她。”

    我问:“举报什么。”

    耿滢说道:“她在监区里面的种种恶行。包括打女囚那些。”

    我说道:“不行。”

    耿滢问:“为什么。”

    我说道:“这打女囚啊什么的,哪个监区没有啊,监狱里这种事情本来就普遍啊,虽然说制度不可以这样,但管女囚的就是要这样啊。这报到上面去,谁管啊,还有一点就是,人家多少上面有点关系的,上面会有人罩着她,虽然不是说铁定会罩着她,但是只要上面有人愿意罩着,她就不会有事,我们想要扳倒她,这点事也太小了些。”

    耿滢说:“那我们怎么办。”

    我说道:“等待吧,会有更好的方法的,她们现在分钱还分给你们吗。”

    耿滢说道:“不分了。我们已经和她们这样子,她们还分吗。”

    我说道:“你们去把她们分钱的这事情给拍下来。搞死她们。”

    耿滢说道:“那不行!”

    我问道:“怎么不行。”

    耿滢说道:“因为我们之前也有份,一告,她们也把我们扯进去,大家一起完蛋。”

    我说道:“那你要承认吗?她们有证据吗。我们的证据是拍到她们分钱的shi pin,而她们有什么证据,凭着她们那张嘴,谁信呢。”

    耿滢说道:“可是拍摄的东西,上面不给带进来的。”

    我说道:“也是。一旦拍了,上面可能还袒护她。还有一点就是你们可能都扛不住她们把你们一起拖下水,你们自己都给逼问出来了自己也参与过。我们慢慢考虑,不急,她们现在也不成什么气候了,大家都想办法,有好的办法和我说,然后我们下一步,就是真正的把刀华赶走了。”

    又喝了一会儿,我一个一个的又送走了,然后才醉着回去睡觉。

    又过了两天,天气好了一些,没那么阴冷了,大批的女囚又出来放风场放风了,我也出去放风晒太阳了,很舒服。

    放风场上又开始打架了。

    走狗帮一群,四五十个人左右,墨姐白莎燕一大群,上百人。

    走狗帮的往日威风已经不在,而且全盘被动,是因为两帮人争夺晒太阳的地盘打起来,墨姐一挥手,白莎燕就带着人过去,完全碾压,灭了走狗帮。

    走狗帮连抵抗都没抵抗,抱着头就让墨姐的一大群人打了。

    这群欺软怕硬的窝囊废,自从狒狒被打死后,她们已经没了主心骨,团结不起来,而且刀华也没有好好的把她们带起来,不过刀华现在自己都难保了,更带不起来这帮人。

    我抽着烟,看着这场架,索然无味,因为走狗帮还没开始打,只是顶嘴几句,墨姐的人过去动手的时候,走狗帮已经投降,有的满场跑。

    和当时我刚来的时候,狒狒带领她们的时候那种狂,那种傲,那种嚣张气焰,完全是两回事了。

    一个一个如同战败的狗。

    不过,在走狗帮被打后,二十几个狱警进去了放风场,轮着jing gun就打人。

    打的是墨姐的人,是刀华的手下狱警进去,帮助走狗帮打墨姐的人。

    我站了起来,马上去找我的人,然后,很快就纠集了五六十个人,拿着jing gun就进去了操场。

    到了的时候,刀华的人还在打女囚呢,我一挥手,手下们冲了过去,马上把她们给隔开了。

    刀华的人开始还打得很爽,看到我们进去隔开了人,她们不敢对我们的人下手,和我们的人对峙着。

    才区区二十几个人,刀华的队伍竟然散到这样子,没想到她也有这么一天。

    二十几个人,和我们五六十个人对峙。

    我走了过去,站在她们面前,问道:“干嘛呢。”

    她们后退了一点,问道:“我们在管女囚。”

    我说道:“管女囚?是吗。”

    她说道:“女囚打群架,我们进来,教育教育她们让她们听话!”

    我说道:“女囚已经不打了,已经投降了,抱着头蹲下了,你们还在打。是在报仇吗?还是打女囚很爽,很过瘾?”

    她说道:“我们是在执法,不是在打女囚出气,你不要污蔑我们。”

    我笑笑,说道:“可我分明看到的就是你们在打女囚出气啊。”

    她说道:“就是打女囚出气,你又能拿我们怎么样。”

    她很嚣张的开始挑衅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