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0章 刀华团队散了
    次日起来。

    薛羽眉推着我起来的,很早,但是她必须要去忙了,而我也是要上班的。

    房间里很暖和,我抱着她,不想动。

    薛羽眉说道:“起来了亲。”

    我说道:“亲起不来了,不想起来了,想活活睡死。”

    薛羽眉缩在我怀中,说道:“那就死吧。”

    我笑了笑,说道:“好吧,那就死吧。”

    薛羽眉说道:“走吧,起来吃早餐,然后该干嘛干嘛去。”

    我问道:“你要干嘛,工作是吧。”

    薛羽眉说道:“黑珍珠一会儿过来。今早有事。”

    我说道:“起来吧。”

    两人起来,然后一起去吃早餐,就在酒店的餐厅。

    不少客人也在用餐,尽管很早,但是不少客人起来了,吃了早餐忙各自的事情去。

    万物如蝼蚁,人生本寂寞。

    上班。

    离上次发生的监区里群殴事件过去了一段时间了,这段时间监区里静得可以,我们和刀华的人井水不犯河水,表面相处,貌似相安无事。

    其实都知道暗流涌动,不知道哪天就又开始搞起来。

    白钰找了我。

    我很庆幸,到了监区后通过自己的蛰伏,顽强的躲过几次陷阱之后,然后从监区当中找到了自己的帮手。

    主要也是因为刀华自己的原因,让我以为这铁板一块的利益集团实际上却是有问题的一盘散沙,让我找到了突破口之后,我才慢慢的打开了缺口。

    从谭可,到卓星,到白钰,一个一个的收入麾下,现在我们的人发展到了八十个,虽然还是比刀华的人少,但是已经可以和刀华抗衡。

    因为刀华的手下战斗力实在太渣,一个一个心怀鬼胎贪生怕死不能团结一致。

    其实这也就是因为刀华自身凝聚力的问题,她自己身上有毛病,有严重缺点,导致手下不会一个一个的对她心悦诚服,为她所用。

    俗话说,得民心者得天下。

    刀华没有得民心的能力,却想要占据天下,迟早要翻船。

    白钰找我谈的事是刀华的手下今早在分钱的时候闹翻了,闹出了三帮人差点就在分钱的时候打了起来,一个指责一个拿的多,最后大家都指责刀华实在分的太多了,所以大家的怒火都集中在了刀华身上,一个一个骂刀华。这些事是白钰的朋友,就是我们安插的眼线来告诉白钰的。

    意料中的事,当时我就跟刀华说她迟早这么下去会搞的众叛亲离,实际上早就众叛亲离了,大家只是不敢而已,现在有了我们和她们对抗,她们和刀华搞起来后也不怕没退路,加入我们就是了。

    关于利益,如果分得不均衡,的确会出很大的问题。

    曾国藩在总结自己的胜利的时候,并不是觉得自己有多大的军事才能和其他的本事,而军队也没有很多的钱,但为什么能把手下们聚集成一块铁板,就是因为账目公开,他自己拿多少钱,公开给军队所有的人看,大家都对他服气。

    曾经的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每次收获战利品,他只拿十分之一,其他的都分给手下。手下自然拼死为他卖命。

    但刀华就不行了,刀华自己无耻的拿了大头不说,还偷偷摸摸的搞一些小动作,捞取一些本该属于手下的钱。这种事一天两天的大家不知道就没什么,但是纸包不住火,迟早有一天会爆发出来,爆发出来了后,大家都知道刀华的无耻了,不仅是拿了大头,还偷偷摸摸的吞手下的钱,还有一些零头也吞了,盛怒之下,大家矛头对准了刀华。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可以利用的好机会。

    白钰也觉得可以利用。

    我说道:“让我们的眼线挑拨起来,让她们闹起来。”

    白钰说道:“我就是和她这么说的。一帮人是刀华的人,一帮人是想要跳出来了,因为不满。另外一帮呢,观战,还不敢反刀华。她们现在还在吵呢。”

    我问:“还在吵?那么严重。”

    白钰说道:“对啊,在那边,就是挨着监室楼和办公楼后面的那块小空地,她们在那里分钱,吵着,吵了很久了。”

    我说道:“有没有一个地方让我们偷偷的去看看。”

    白钰说道:“有。”

    我说道:“快带我去。”

    白钰马上带着我上楼,然后在二楼的一处小房间的窗口,偷偷往下看。

    下面的那块小空地,人头攒动,四五十个狱警在那里分烟,分东西,分钱,东西和钱摆了中间的石桌上都是。

    而狱警管教们激烈的吵架着。

    是分了三帮人,一帮站在中间,两帮人指着对骂吵架。

    内容就是分钱。

    左边这帮人指责右边这帮人吞钱太多,让她们分到的钱越来越少。

    我说道:“右边的就是刀华的亲信了。”

    白钰说道:“刀华相信的只有亲信,也是让亲信帮她这么去分钱,一开始坑人,大家还不知道。久而久之,都知道了,但是还不敢反抗,现在有了我们这一群人和刀华干起来,她们不怕了,就反抗了,实在不行就加入我们。”

    我说道:“如果她们能加入就太好了,我们的队伍起码又多了几十个。”

    白钰说道:“何止多几十个,监区的狱警十分之八估计都是我们的人。”

    我说道:“有那么多吗。”

    白钰说道:“你看中间的那几个队长,她们手下都有好多人,虽然她们不表明自己的态度,但是她们就是在摇摆着,她们也想争取,也想和刀华的人闹,但是现在还不敢而已,而这些闹起来的,也有队长,手下也不少,她们已经公然和刀华的亲信吵开了,就是不可能会和好的了,彻底闹翻了。如果这两帮人都加入我们,那刀华还有什么人用,就是这几个亲信手下的一点人可用而已了。”

    我说道:“如果真的是这样,刀华的好日子彻底的到头了。”

    白钰说道:“我们这个团队如果能集合了监区的十分之八的人,那刀华再有权利也没用,没人听她的,而且我们都反着跟她来,我们表面听从她,背地里和她闹!”

    我说道:“哟,打起来了。”

    两帮人吵着吵着,然后打了起来。

    白钰说道:“没想到啊。”

    我说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何况还是欺骗的压迫呢。看来这帮人的火被点起来了,心中压抑的怒火是由来已久了。”

    对面的人打刀华的人,刀华的人反击,顿时乱成一片,然后,中间本来观战的人,也加入了战斗,打的是刀华的人,刀华的亲信一下子逃完了。

    我说道:“有意思了这下。”

    白钰说道:“她们一起联合起来,揭竿起义了。”

    我说道:“我们等好消息吧。回去。这个事记住了,谁都不要提起来,假装没有发生过,没见过,谁也不能说,知道吗!”

    白钰说道:“知道了。”

    我和白钰马上回去了。

    刀华彻底的把自己的团队玩散了。

    这家伙有点像陈胜,陈胜起义之后当了王,本来势力庞大,却好端端的把一个队伍整散了,陈胜人生中最经典的一幕是:当他发达之后,一些昔日的穷哥们来找他,直呼他的名字,他竟宰了这帮朋友。一个连朋友都容不下的王,又怎么能领导一个庞大的团队。因此,陈胜创业记如同昙花一现,转眼落花流水春去也,在经历惨败之后,他被最信任的人杀了。陈胜错误的认为是别人辜负了他,实际是他先辜负了别人,他因人而起家,也因人而败家。陈胜失败的原因之一是功成忘本令人心寒,二是不用正直和有才能的人考绩升迁官员,管官员的人滥杀滥赏,君王维系统治的用人和赏罚大权全都乱了。

    刀华就像陈胜一个样子了,简直不能再像了。

    队伍让她自己给搞散了。

    不过也好,怪她自己不吧,如果不是因为她这样,我哪能那么容易破开了这块铁石。

    刀华手下的造反派们没有让我等太久,第三天傍晚,下班的时候就让谭可来通知我,下班后请我吃饭。

    还是在沙镇。

    因为沙镇距离监狱最近嘛。

    我去了,带着谭可,白钰,卓星,刘静一起去的。

    在一家酒店的包厢中,耿滢耿队长带着几个得力的手下和队长和我们会见,吃饭。

    本身大家都认识的了,也没寒暄什么,打过招呼后,然后她们招待我们,上菜,上酒,倒酒,敬酒。

    酒过三巡之后,废话也说了差不多了,就开始聊入正题了。

    耿滢对我说道:“小张,你能和白队长,卓队长来,给我们那么大面子,我们很高兴。”

    我说道:“耿队长客气话了,我们都是好同事,自己人,来来来,我回敬你一杯。”

    耿滢和我喝了这杯,然后手下给她倒酒,她对我说道:“小张,我们今天找你出来,也的确是有点事要和你聊的。”

    无非就是要加入我们的事了,我当然张开怀抱热烈欢迎。

    我说道:“哦,什么事呢,耿队长你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