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3章 女人应该如水
    朱华华问我道:“你脆弱?”

    我说道:“脆弱,缺爱,从小缺奶,长大缺肉,现在缺爱。”

    朱华华说道:“周游在很多的女人中间,用这种借口来掩饰自己,还说成自己是有心理疾病,对吧。”

    我说道:“这不是借口,这是真的。”

    朱华华说道:“那快去死好了。你的病已经病入膏肓,不可救药,与其留在世上祸害别人,不如快点自尽好了。”

    我说道:“哦。也祸害你了吗。”

    朱华华说道:“你想吗。”

    我说道:“我不敢。”

    以前我就说过,如果说追求女生的话,死缠烂打对很多人来说是没用的,只会让她远离,但是对朱华华这种人却十分有效。

    为什么?

    因为她身旁没什么男人,圈子即使有男人追,也追了没几天就拉倒放弃了。

    而如果像我一样,不停的接触她,然后制造亲密接触,虽然是用强的,但是她不同,一旦有了一点接触,她就有些心动了,再加上旷日持久在她面前晃荡,成功进入她内心插上红旗。当然也有运气的成分。

    如果真的要追求朱华华,那真的是,漫漫长征路啊。

    而我现在也不确定她会不会喜欢我,我内心当然希望她喜欢我,因为会让我有虚荣感,但我不需要她对我好,只要让我感觉征服了这个女人就成。

    我就是那么心理变态。

    朱华华说道:“我觉得你说的有点对。”

    我问道:“关于我?”

    朱华华说道:“关于我。”

    我说道:“好吧,然后呢。”

    朱华华说道:“以后会对追求我的男孩热情一点。”

    我说道:“多热情?像对我一样热情吗。”

    朱华华说道:“对你热情吗。”

    我说道:“你外冷内热,闷骚,你对别人闷,对我,也闷。”

    她已经紧紧握着叉子了。

    我说道:“看在打不过你的份上,我就不骂你了。”

    我怕那叉子叉我身上很痛。

    吃过饭了之后,朱华华说道:“你不送我回家吗。”

    我看了看外面的天,有点冷,还有点风,我担心下雨,说道:“我怕一会儿下雨。”

    朱华华说道:“下雨就能淋死你吗。就能淋到你吗。”

    我说道:“好吧。”

    朱华华说道:“不想送不用勉强。”

    我说道:“你能不能温柔一点,本来想送的,你这么一说话,我就想放弃了。”

    她不说话。

    她还是想让我送她回去的。

    朱华华性格太过刚强,比贺芷灵和黑珍珠有过之而无不及,强过头了,这种强会把人吓跑。

    女人应该如水,该温柔的时候柔,才会有人喜欢,这么刚强,适合上战场,不适合谈恋爱。

    两人走回去,因为这里离她那里不算很远。

    我是特意过来这边请她吃饭的。

    朱华华对我说道:“一个男人对女孩子有意思是会怎么表现的。”

    我说道:“很简单啊,约她,找她,就这样啊。”

    朱华华问:“女孩子对男孩子有意思呢。”

    我说道:“找他吧。”

    朱华华哦了一声。

    然后说道:“还有一段路,我自己打车回去,时间不早了,我家人会担心我,你赶紧也回去。”

    说着,她上了路边的一辆计程车,留我在风中凌乱。

    说走就走,直接上车就走,也不和我拜拜,就这么走了。

    是生气了吗。

    又生气了吗。

    搞不懂。

    我也上了另外一辆计程车,回去。

    在车上,我一直在想着朱华华后面的意思。

    她干嘛直接跑了呢。

    我懂了,想明白了。

    她问我一个男孩子对女孩子有意思是怎么样的,我说找她,约她,明显我没约过朱华华,除非是有事找她。

    而她问如果一个女孩子对男孩子有意思是怎么样的,我说找他,她是比较主动找我的。

    我这么一说,她就明白了,我对她没什么意思的,然后生气就跑了?

    应该是这样的。

    唉,长叹一声,女孩子的心藏得可真够深的。

    让我想起一些男女之间的笑话来,男孩和女孩逛街,女孩子说我手好冷,男孩子说你把手放进口袋,然后跟我跑,就暖了。实际上她不懂她想让他牵手。

    男孩送女孩到楼下,女孩子说我怕黑,楼道灯坏了,你送我上去。男孩子说平时你都怎么上去的,女孩子说平时灯没坏。男孩子说幸好我带了手电筒,然后借给了女孩子手电筒让女孩子自己上去了。从此之后女孩子没理过男孩子,男孩子对朋友抱怨说不理就算了,居然连手电筒都不还了,真是看错人了!

    女孩在晚上十一点多给一个男孩打dian hua说家里有蜘蛛,让男孩过来帮忙,男孩子说打dian hua给你楼下小卖部老板送杀虫剂上去了。

    女孩给男孩发tu pian说这个新上映的dian ying好看,男孩子说我对这个片子不感兴趣,实际上是女孩子想让男孩子约自己。

    好吧,女孩子的心的确难猜,难懂,她们想说的话,根本就藏在一些很难搞懂的话之中。

    一个女人喜欢你,她往往不会让你感觉到,一个女人不喜欢你,却往往表现的很明显。

    说真的,我自己都很难搞懂朱华华到底对我是不是喜欢。

    不过好在我对她不是很感兴趣,否则的话我这种历尽千帆的老江湖都能会被她虐死。

    回到宿舍,我打开宿舍门后进去。

    我没开打,因为里面有人,宿舍里面有人,一个身材婀娜的女人。

    透过窗外的光可看到她的美妙身段。

    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柳智慧。

    我灯都不开,一关门就跑过去了,一下子抱住了她:“你来了!”

    温暖而又舒服的身躯。

    突然的,她一个过肩摔,把我摔在地上,接着对我就是一脚。

    柳智慧怎么那么对我?

    不,不对,柳智慧那么厉害吗。

    我一定认错人了!

    我往后打滚,然后爬起来,问道:“谁!”

    她站着,没回应我。

    我借着窗外微弱的光,到了床头开了灯。

    黑珍珠。

    我坐下来,问道:“你是不是有病!”

    黑珍珠说道:“你这么对我我不该打你是吗。”

    我说道:“你没事干老是跑进我宿舍干嘛,悄无声息的!扮鬼吓人呢。”

    黑珍珠说道:“我来等你。我怎么扮鬼?你是真看见女鬼了吗。看见女鬼那么开心那么迫不及待的冲上来就抱了?”

    我说道:“对,和女朋友分手久了,管她是人是鬼了,都想上了。”

    黑珍珠说道:“你老实说吧,你是不是产生幻觉了。”

    我说道:“的确有点,幻觉成前女友了。”

    黑珍珠问:“哪个。”

    我说道:“忘了。”

    黑珍珠说道:“不老实。”

    我说道:“不扯那么远,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偷偷钻进我宿舍,想偷什么。”

    黑珍珠说道:“我说了来等你。”

    我说道:“你要搞清楚一点,你不是我老婆,你有什么资格跑来我宿舍里等我,你有什么脸面来我家里等我。你真不要脸啊。”

    黑珍珠说道:“你说谁不要脸!”

    我不敢再顶嘴。

    黑珍珠说道:“这是我的地盘,这是我的宿舍楼!我想来就来!”

    好吧,我还能说什么。

    我说道:“那好,有事快说,没事退朝。”

    黑珍珠说道:“跟你商量一件事。”

    我看着她,点了一支烟。

    黑珍珠看了看我的房间,说道:“能不能搞一下卫生!”

    除了衣服乱扔,地盘好久没拖之外,也没什么脏的。

    我说道:“等找到下一个女朋友再说吧。”

    黑珍珠站着,她不想坐。

    不坐就不坐呗。

    无所谓。

    黑珍珠说道:“有没有兴趣管一块地盘。”

    我一听,就直接拒绝,说道:“不,没兴趣。”

    黑珍珠问:“为什么。”

    我的确不太想管一块地盘,尽管我知道会有权利,但是我现在很忙,焦头烂额,监狱的事情就够我忙的,而且,我管一块地盘,我直属上司肯定是黑珍珠,黑珍珠能把我给训死,玩死,让我活活跑腿死。

    我说道:“太累了,忙不开,而且你知道我能力不行的,干嘛让我管呢。”

    黑珍珠说道:“你能力行不行还有人帮你做事呢,太累也有人帮你做。”

    我说道:“那你直接让人帮你做就行了。干嘛要找我呢。”

    黑珍珠说道:“我喜欢。”

    我说道:“可是我不喜欢。”

    黑珍珠说道:“你不喜欢也要喜欢!”

    我说道:“我不喜欢你非要逼着我喜欢吗。那我就不干了!你喜欢让我干,我就不干,你怎么样呢。”

    黑珍珠说道:“那样也可以,你可以不干。第一搬走,第二我的人你以后不可能调动,包括强子。第三,妄想让我给你报仇,对付四联帮?你想得美吗!你自己的敌人,你异想天开让我去对付?你自己不出力,让别人给你报仇?难道报仇不该亲力亲为吗!”

    我一想,她这话说的对。报仇的事情我是该自己努力才是,单单靠着她指望她,或者指望薛羽眉去做都只能说是指望,但是报仇是我自己的事,我怎么能把这事指望给别人身上。

    而且如果我不听她的话,那么我就要搬走,她不罩着我,她的人陈逊强子这些人我无法调动,那我吃亏大了,因为我还有很多敌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