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9章 要求送礼
    我说道:“你过来加入我们,理应我请客才是,是你客气了啊。好吧,明天打赢后,我们开个庆功会,我们一起庆祝聚会,我来做东!我们所有人好好聚聚。”

    谭可说好!

    白钰说道:“那行,明晚我们开庆功会。”

    然后大家又聊了一会儿,我就出来,先送她们上了计程车离开了,然后我再打车回去了宿舍。

    我给朱华华打了一个dian hua,找她谈明天的事。

    可是dian hua里面说不清楚这个事,有点复杂,我便说道:“我想你了。”

    朱华华说道:“滚。”

    我说道:“真的。”

    朱华华说道:“滚!没事找别人玩去。”

    我说道:“好了好了,其实是真的有事,同时也想见你。”

    朱华华问:“有什么事。”

    我说道:“dian hua里说不清楚,我想当面说。同时的确也是因为想你,想见你,所以想过去找你当面见你说。”

    朱华华说道:“喝醉了吧你。”

    我说道:“酒是喝了一些,但是没醉。”

    朱华华说道:“在dian hua里说吧。”

    我说道:“dian hua里说不清楚。”

    朱华华说道:“有多复杂?在dian hua里能说不清楚。”

    我说道:“还真的是说不清楚。”

    朱华华说道:“说不清楚就不要说了。”

    我说道:“别这样,这件事对我来说,是生死攸关的大事。是监区里的大事。我现在过去你家。”

    朱华华说道:“你知道我在家。”

    我说道:“你这种人下班了除了回家还能去哪儿,反正人家约你你都不会出来的。”

    她又问:“想见我还是有事。”

    我说道:“有事是次要,想你是主要。”

    我说完就挂了dian hua,出去打车去了朱华华那边。

    到了后,给她打dian hua,她很快就下来了。

    她看着我,说道:“有事快说,我回去睡觉。”

    我说道:“那么没意思吗!我千里迢迢的这么晚打车过来找你,你就这么个态度对我吗。”

    朱华华说道:“那你想怎样。”

    我说道:“至少找个地方坐一下请我喝茶什么啊。”

    朱华华说道:“那边。”

    她双手插着上衣口袋,酷酷的笔直身体,往那边走,我跟了上去。

    我说道:“花姐,你还是穿这样的衣服好看。”

    朱华华哦了一声,没理我。

    我说道:“其实我想说的是你不穿衣服肯定更好看。”

    朱华华反身就是一脚,我早就意料到,一个闪躲躲开了。

    朱华华说道:“你要是再说这种话,我就回去。”

    我说道:“好吧我不说。”

    到了一家咖啡厅,坐在里边,看着这边灯光闪烁的各个小区,楼盘,高楼大厦。

    这边的还是有钱人多的地方。

    我点了一杯咖啡,她点了一杯奶茶。

    她说道:“睡不着别怪我。”

    我说道:“放心,我就是吃兴奋剂都能睡着。”

    朱华华说道:“有事快说。没空陪你扯。”

    我说道:“就是想让你明天帮我一个忙,就像那天一样的,带着人来我们监区,帮我们干架。”

    朱华华说道:“打女囚。”

    我说道:“打狱警,刀华的人。”

    朱华华不解的看着我。

    我和她说了事件起因经过,用了将近十分钟,才说清楚了。

    朱华华明白了后,说道:“帮着你们打刀华的人,这样子对吗。”

    我说道:“肯定不对啊。”

    朱华华说道:“既然不对你还来找我?”

    我说道:“这中间还有对不对的吗。打击坏人,这就是对的。”

    朱华华说道:“关键是上面呢?上面会怎么处置我们。”

    我说道:“我给你说明白一点,首先,刀华的人进去打女囚,我们进去劝架,然后她们打我们,我们才反抗,接着你们进去,你们如果看到我们落於下风,就解救我们,不需要你打她们什么的。如果看到我们处于上风,就扭扭捏捏的过去假装不出力的把我们都劝开就行了。没让你们出全力打人吧。”

    朱华华说道:“哦,这样可以。”

    我举起咖啡杯:“谢谢花姐的鼎力帮助。”

    朱华华说道:“我有什么好处。”

    我说道:“给钱你又不要,请你吃饭好了,继续海鲜吧。”

    朱华华说道:“我想买一件衣服,帮我买吧。”

    我愣了一下,说道:“你会想要买一件衣服?我没听错吧。你平时不都是穿着很随意的吗,在穿着上你并不是很在意,不是吗。”

    朱华华拿出手机,划拉了几下给我看,那是上的一件衣服,一万三。

    不便宜。

    是国产的,是一件迷彩冲锋衣,的确看起来非常的好看。

    我说道:“好看是好看,可是你买其他的不行,非要买什么当兵穿的衣服才行吗。你都那么多了。”

    朱华华说道:“买不买,不买算了。”

    我说道:“好好好,我买。”

    一万三,真的不便宜。

    但是想想她帮了我那么多,救了我不知道多少次,那就买吧。

    我问道:“平时你不这样的。”

    朱华华问我道:“平时怎么样的。”

    我说道:“记得我以前说给你钱,给你好处,你说我坑了女囚的钱,然后不花这钱。你很高尚。”

    朱华华问:“现在就不高尚了吗。”

    我说道:“倒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说你现在怎么愿意收我东西了。”

    朱华华说道:“反正你的钱都是要花在不同的女生身上,我帮你花一些。”

    我说道:“这什么话啊!什么我的钱花在不同女生身上?”

    朱华华说道:“不是吗。你难道不请女生吃饭?不买东西送她们?”

    我说道:“那我正常的应酬不行吗?你也知道我在女子监狱工作,我们监狱里只有我一个男的,我每天面对的只有女人吧。难道我和她们搞好关系我错了吗。”

    朱华华说道:“搞好同事关系没错,但只怕目的没那么单纯。”

    我说道:“行吧,随你怎么说,你那站址给我,我买给你就是,多大号的。”

    朱华华说道:“不愿意那就别勉强。”

    我急忙恭维道:“嘿嘿,其实真的挺好看的,你穿起来更是英姿飒爽,美丽动人,我高兴呢,看你漂亮我就高兴,我怎么不愿意呢,我心里美着呢,我希望你漂漂亮亮,早日遇到好男人嫁出去!”

    朱华华直接站起来:“那还是别买了!”

    转身就走。

    我喊道:“喂喂,生气了啊!喂!”

    她真的是生气了,转身出去后,大步流星。

    我急忙追。

    fu wu员拦住了我:“先生你好,你们还没买单。”

    好,我买单,给了钱,他找钱,然后我再追。

    追到了她家门口,见她进去了她家,关了门。

    好吧,没辙了。

    我打dian hua给她,她挂了然后关机。

    我郁闷了,生什么气啊真是的,都不知道说什么话得罪她的,也不知道生气什么,转身就走人,也不和我说一声,真恶心啊这种人。

    好吧,我回去了。

    打车回去。

    回到了宿舍,洗澡出来,看到一个未接dian hua,竟然是朱华华。

    她还打给我干嘛?

    我本来想和她赌气,不打给她,可是我还有事要求她啊,明天她如果不来帮我,我如果中计了,那我就交代在操场里面了。

    我给她打过去了,她接了:“在哪。”

    我说道:“刚回到家。什么事啊。话说你生气什么啊。”

    朱华华哦了一声,然后说道:“睡觉。”

    挂了dian hua。

    这搞什么啊?

    莫名其妙。

    是担心我没回到家打来的吗?

    估计多半是这样吧。

    第二天,早上我先让谭可去跟白莎燕还有墨姐说了刀华的计划,让她们提早做好准备,开打的时候千万不能怂,就是人少也要顶住了,就是被狱警攻击也要顶住,而等到我们进去和刀华的人开打后,如果可以的话,要她们马上对走狗帮发起攻击,不要手下留情,打死都成。

    等到了下午。

    谭可过来告诉我,她们的人已经集合完毕了。

    我马上和谭可过去操场外,看着外面,当然是看不到集合的刀华的手下的人群的。

    只不过,我们办公室的人都少了很多,属于刀华的那帮人都去集合了。

    看着操场里面,墨姐和白莎燕的人一帮在右边那块地盘。

    而走狗帮则是在左边的那块地盘。

    我对谭可说道:“我去和卓星还有白钰说一下,让她们找个地方也集合,你现在马上过去防暴队那边和朱华华朱队长说一声。”

    谭可说是,然后去办事了。

    我马上去找了卓星,还有白钰,让她们集合我们全部人马,我们偷偷的在监室楼的外面一侧集合了,而刀华的人则是在直接在监室楼通向操场的过道集合。

    集合的时候,我看着卓星带队的人,都是和我同生共死干了几场架的自己人了,这些人都值得信任。

    而白钰带队的人,我真拿不住底,关键有两点,第一,白钰是不是真的带着她们过来投降了,第二,她们是不是那么不怕死,和卓星的人一样能打。

    如果不能打,一进去就软了脚,反而拖了后腿,很可能一下子兵败如山倒,进去打人反而被人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