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6章 忘记了救人
    朱华华说道:“有没有捞你自己明白。”

    我说道:“没有就是没有。你要是觉得脏,你可以不吃!我还不想请呢。”

    朱华华冷着脸,说道:“赶我走?”

    我说道:“不敢。”

    朱华华说道:“你说你的钱怎么挣的?”

    我说道:“我那时候捞女囚的钱我也被逼无奈,加入了她们才有的,但是我当了监区长我还这么干吗?我都是靠卖东西,靠她们抢名额捞钱的。”

    朱华华说道:“这算光明正大吗。”

    我说道:“那也不犯法吧。”

    朱华华说道:“只是不犯法而已,但是你们高价卖东西给女囚,这算什么。”

    我说道:“花姐,这么多的手下,她们捞女囚的钱和东西,赚惯了,突然的断了她们的财路她们会反着跟我干的。再说了我们就靠着这点途径搞一点钱又怎么了嘛。”

    朱华华说道:“还振振有词!”

    我说道:“行了我不和你谈这个了好吧,每次出来吃饭都要吵架你才过瘾吗。”

    朱华华说道:“是我和你吵吗?”

    我说道:“好好好是我是我的错,吃饭吃饭。”

    我拿着筷子给她。

    她一把抓了过去。

    吃海鲜。

    喝红酒。

    她本来不想喝,但是我说车子扔这里好了,或者找代驾,不然难得出来一次,不喝酒多扫兴。

    然后她就喝了。

    朱华华问了一下我在监区的情况,我也实话和她说了我在监区遇到的困难,而且目前还是处于弱势的位置,不过我相信坚持下去,总会有胜利的希望。

    朱华华说道:“胜利不胜利不要紧。”

    我说道:“那什么要紧。”

    朱华华说道:“不死就好。”

    我说道:“这要求我也想做到。”

    朱华华说道:“你进来监狱那么久了,你也知道监狱里面的情况了吧。”

    我问道:“什么情况。”

    朱华华说道:“乱。各个部门之间像是单独的个体,却又无法相互制约,上面也管不了下面。”

    我说道:“我当然知道,你知道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吗。”

    朱华华说:“上边不管事,下面就乱。”

    我说道:“管。其实出现问题还是监狱长的问题,她无所谓乱不乱,只要她还是监狱长,高高在上的就好,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钱,谁给她钱她就给谁方便。管你什么部门什么人,只要给她钱,她就给你打开方便之门。”

    朱华华说道:“这种人早点下台的好。”

    我说道:“你当然说来简单,但是哪有那么容易,人家有的是后台,有的是背景。贺芷灵多强啊,贺芷灵都动不到她的背景。”

    朱华华说道:“贺芷灵对管监狱也没多大兴趣吧。”

    我说道:“她有没有兴趣又有什么用,她在监狱里也管不了事。都是监狱长说了算,她算什么。”

    朱华华说道:“这监狱长,是该下台了。”

    我说道:“你厉害你去搞她下台吧。”

    朱华华说道:“搞她下台,然后呢?没用的。这就是一个利益集团,有人能把她推上去,她下台了,照样会推别人上去,都是为了她们的利益。除非她后面的那个集团覆没了。”

    我说道:“那你去把那个集团搞覆没吧。”

    朱华华说道:“我没那个能力。”

    我说道:“没有那就聊其他吧。比如说你最近谈了男朋友没啊什么的。”

    朱华华说道:“谈不谈关你什么事。”

    我说道:“那就是没谈了。”

    这年头,到处都是单身人数,大多优秀的男人是不会单着的,但是大多吊丝会单着,奇怪的是相对来看,大多优秀的女人却单着。

    就是身边的朱华华这样的女人,会单着。

    搞不懂。

    我问道:“干嘛不谈呢。”

    朱华华说道:“没遇到有感觉的。”

    我说道:“哦,那你就光棍到老吧。不过话说回来,你军人家庭,你家人应该给你介绍军营的军官很容易的才是啊,你是看不上还是怎样。眼光太高了。”

    朱华华说:“没感觉,就是没感觉,问那么多干什么。”

    我哦了一声。

    两人没吃完这顿海鲜大餐,不过一瓶红酒却喝完了,我问还喝不喝的时候,她说不喝了,到点了,要回家睡觉。

    我说道:“就你这种人,脱单也就难了。”

    她看了看时间,然后出去,打车回去。

    和我挥挥手拜拜,就直接上车走了。

    搞不懂。

    一般来说,一个女孩子如果不是因为有事才和男孩子出来吃饭的话,那不是对这个男孩子有点意思吗。不然大家都那么忙,谁跟你出来吃饭浪费时间啊。

    可是朱华华这样子的,我真猜不懂她这样人的想法。

    我回到了宿舍,想想好像缺了什么东西。

    我好像一直忘记了什么事情!

    突然记得起来了,刘静!

    今天说去监区里面救刘静的,结果一场大战下来,然后处理好那些事后,却在神经紧张中忘记了刘静的存在。

    我一拍脑门,大骂自己一声草。

    拿了手机,赶紧的给刘静打dian hua,dian hua是关机的。

    我这脑子,到底在想什么啊!

    怎么办?

    这一刻刘静是生是死我都不知道。

    而且在从监区里退出来后,不光是我,就是卓星等等手下们,也都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

    可能她们以为我和朱华华找到了刘静,也都没问起来,也有的可能是和我一样兴奋紧张,所以也都忘了。

    这一刻我该怎么办。

    砰一声,房门被踹开,门口不是黑珍珠还能是谁。

    我一跳下床,走过去:“又怎么样!”

    黑珍珠说道:“搬走。”

    像个泼辣的女房东赶走我。

    我说道:“不搬。”

    黑珍珠说道:“那就扔出去。”

    她态度强硬,我实在不喜欢折腾,而且待在这里很安全,也很舒服。

    我说道:“不要这样子嘛。”

    黑珍珠说道:“你不是很厉害?”

    我说道:“我没厉害,我没想过我要怎么厉害,我都不知道我怎么得罪了你了!”

    黑珍珠说道:“你什么地方都得罪了我了,我看着你我就不舒服。”

    我说道:“行吧,我走。”

    我默默的过去收拾东西,我也没什么东西,衣服也很少,塞进两个xiang zi里面,没了。

    我和黑珍珠竟然像是情侣吵架一般,她从她家赶走了我。

    她在门口看了看,然后看着我收拾好了东西之后,说道:“下次你再惹我,就滚!”

    说完她转身离开了。

    看来她于心不忍我离开啊,和我吵架也是逞嘴上之强罢了。

    我把xiang zi放下,把衣服放好,我也不想离开的。

    不过现在该做的事就是要找到刘静,该不是被弄死在监区里面了吧。

    我今天就应该记得让朱华华带着防暴队的人帮我搜的,可是我却忘了!

    要去搜刘静的话,也只能明天再搜了。

    如果刘静真的被她们弄死,我可不会考虑那么多,直接报警,让jing cha去解决了。

    手机响了,看了一眼,刘静打来的。

    我急忙接了,刘静问道:“你,你在哪。”

    我说道:“后街,你呢。”

    刘静说道:“我在沙镇。”

    她带着哭腔。

    我问道:“沙镇哪儿,我过去!”

    她说道:“银行门口。”

    我说道:“马上到。”

    我马上下楼,出了外面打车过去沙镇银行门口。

    在银行门口,见到了刘静。

    我疾走过去,刘静哭着过来,紧紧的扑向了我怀中抱住了我,然后是泣不成声的哭。

    我紧紧抱着她,哭了有五分钟左右,她才停下来了。

    我给她擦掉眼泪,问怎么了。

    她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说道:“到底怎么了嘛。”

    刘静说道:“我一天没吃东西,我好饿。”

    我说道:“我们去吃东西。”

    这个点只能吃夜宵了。

    到了夜宵摊,点了不少吃的,刘静吃着,我则是要了两瓶啤酒,喝着。

    刘静吃饱了后,我给她倒啤酒,她也喝了。

    我问道:“今天到底怎么了。”

    刘静说道:“我知道你今天去救我,我都看见了。”

    我说道:“你看见了?你在哪?”

    刘静说道:“监室楼的那边那一侧的那个窗口上,我被她们绑着,嘴上缠着胶布,我叫不出来,也不能让你不要进来。”

    我问道:“她们把你拖走带走,实际上就是为了给我设陷阱让我进去救人,然后弄死我是吧。”

    刘静说道:“对,她们就是这么打算的。”

    我说道:“然后呢,她们怎么对你了。”

    刘静说道:“打了我,逼着我拿钱给回她们,我刚才出来就是给她们转钱了,然后她们才放了我。”

    我说道:“刘静啊,真是对不起啊,我,我今天救不到你,我也不知道到底去哪儿找你,而且发生了这些事后,我差点被女囚淹没弄死,我就直接太紧张就忘了,要不然我让防暴队的找你还是可以的,都怪我!对不起。”

    我那时候真的是忘了个一干二净。

    刘静说道:“我不会怪你的,你跑进去救我的时候,我很感动,我觉得是我拖累了你,如果你真的死在那里了,那我就是罪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