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5章 想办法捞取人心
    手下们把那几个打得最狠的女囚还有女囚的小头领带出来了。

    我本想让手下对她们动手的,给她们一些教训。

    可是我心想如果我这么做,刀华一定跑去告我。

    我就到了朱华华旁边,对朱华华说道:“我不能打她们。”

    朱华华问:“你怕?”

    我说道:“刀华会告我的。”

    朱华华说道:“那让我们来吧。你们,上。教训她们一顿,让她们记住了,以后不要随意对狱警动手。”

    朱华华的手下得令后,十几个人上去,抡起jing gun就是对她们这帮女囚一顿暴打,打得她们滚在地上喊痛连连,有的不停求饶。

    那个女囚的头目,被打的满脸是血。

    我说道:“够了够了,我要问她一点事。”

    朱华华对手下说道:“停。”

    她们防暴队打女囚,谁敢说她们一句。

    我蹲下来,看着这个满脸是血的女囚,问道:“痛吗。”

    她不说话。

    我问道:“谁让你们这么做的。”

    她不说话。

    我知道她不敢说。

    我说道:“不说是吗。”

    她闭着嘴。

    我拿了电棍过来,说道:“说不说。”

    她开口了,毕竟电棍电在身上可很痛,她说道:“白钰白队长。”

    白钰中队长,刀华的一个手下之一。

    我说道:“是她让你们这么做对吧。”

    她说道:“我们如果不做,她就整我们。我们不敢不做。”

    我说道:“行,你们是想弄死我的是吧。”

    她说道:“是。”

    我说道:“好,谢谢。”

    刀华来了。

    带着人到了现场,她看到我还活着,肯定是心里不高兴,脸上挂着不爽的表情。

    朱华华走过去,问刀华:“刀监区长,这是怎么回事呢?”

    刀华假装问旁边人:“女囚们从哪里来的?”

    旁边人说道:“不知道。”

    刀华问旁边一个蹲着的女囚道:“你们从哪里出来的。”

    女囚说道:“从操场,放风的时候过来的。”

    刀华问旁边人说道:“谁值班的。”

    旁边人说道:“白钰队长。”

    刀华说道:“把她给我叫过来!”

    刀华在推卸责任了,把黑锅扔给白钰扛。

    白钰很快就来了。

    来了后,面对着刀华,也不说话。

    刀华问道:“怎么回事。”

    白钰说道:“没看好,让她们跑来了这里来了。”

    我说道:“没看好?你是故意的吧!”

    白钰否认道:“我没有故意,我是真的没看好。”

    朱华华问道:“操场说大也不大,那么多的女囚从那边跑来了这里,你难道不知道。”

    白钰说道:“我真的不知道。”

    我问刚才的那头目女囚:“刚才你说什么,是谁让你们这么对我的,说!”

    谁知她说道:“我们是自己跑过来的!我带头过来的。”

    她不承认了。

    她肯定不会承认,这个时候。

    可是我现在也不好让人打她了。

    但是她刚才的话,即使朱华华她们都听了,也做不了什么证据。她完全可以说我们打她逼她这么说的。

    我想了想,报警有没有用呢?

    报警也是没用的,即使是女囚供出来是白钰这么做,白钰也肯定矢口否认,没有第三人证据,没用。

    我拉着朱华华到了旁边,悄悄问道:“怎么办,报警也解决不了问题,她们不会承认是她们让女囚们这么做的。”

    朱华华说道:“她们不会承认,但是白钰自己已经承认了玩忽职守,让女囚跑出来了。”

    我说道:“把白钰给做掉?”

    朱华华说道:“这是你的敌人,你怎么想。”

    我想了想,想到了谭可的事,当时谭可被刀华推出来背黑锅,我却不让谭可背黑锅,谭可感恩戴德,立马就向我投诚,如果我也这么对白钰,白钰会向我投诚就好了。

    我说道:“试试让白钰跟了我。”

    朱华华问:“什么意思。”

    我说道:“白钰一定是被刀华她们给推出来的背黑锅的人,我们不让白钰背这个黑锅,让白钰对我感恩,可能的话,白钰会向我投诚,那就再好不过了。”

    朱华华说道:“那你想怎么做?快点吧,我还要回去忙。”

    我说道:“占用你一点时间怎么了!我下班请你吃饭可以吧。”

    朱华华说道:“我吃海鲜。”

    我说道:“可以。”

    朱华华说道:“你说的。”

    我说道:“我说的。”

    朱华华说道:“我吃最贵的那些,一餐几万块。”

    我面露难色:“你这么做,也,也太什么了吧。”

    朱华华说道:“太狠了?”

    我说道:“好吧好吧我答应你!”

    朱华华说道:“那现在该怎么做。”

    我说道:“你去威胁白钰,说她玩忽职守让女囚跑出来,事情很严重,必须上报上面让让面对她严加惩罚,然后我出面求饶!”

    朱华华说道:“我知道怎么做了。”

    接着,朱华华走到了刀华的面前,问道:“刀监区长,这件事你想怎么处理呢?”

    刀华看了看白钰,说道:“白钰队长没看守好女囚,我会向上面报告,上面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朱华华说道:“那刚才我可听女囚说是白钰让她们来这里埋伏,要sha ren的。”

    刀华说道:“有这回事吗?我不知道!”

    朱华华说道:“女囚就这么说的。”

    刀华说道:“那你好好查吧,如果真的是白钰这么做,你看你们报警也可以,你们让上面下来处分她也可以,这就是她个人的问题了。”

    朱华华说道:“在你们监区里出了事,怎么能只说是她个人的问题呢。”

    刀华说道:“这件事我们的确都不清楚到底怎么了,要查的话就查她好了!”

    我看着白钰,白钰低着头,脸色苍白。

    这么背黑锅的感觉可不好受啊。

    朱华华说道:“白钰,如果查到你和女囚联合一起帮助女囚逃到这边,设下埋伏对付狱警,那你的罪可就大了,这只能是叫jing cha下来解决的事了。”

    白钰急忙说道:“我没有!不是我!我没有这么做!”

    我看着白钰,她很慌。

    朱华华说道:“如果你看守不力,让女囚逃到了这边来,你也有罪,看上面怎么处理你吧。刀监区长,你作为她们的监区长,你觉得怎么处理好。”

    刀华说道:“那就上报上面,让上面处理,按着规章制度办事。”

    这时候,我站出去了:“如果这么做,白钰肯定会被开除。”

    刀华说道:“这上面怎么处理,就按上面的处理的来办。”

    真够狠心的。

    为了把自己和这个事撇的一干二净,为了表示自己清白,直接就拉着个背黑锅的扔出去背黑锅了事。

    朱华华说道:“那就报上面。”

    我说道:“朱队长,我想她可能也不是故意的让女囚逃过来。如果就这么报上去,会毁了她。最少也会被开除。我看这件事就算了吧。”

    朱华华说道:“怎么能算了!”

    我说道:“算了算了,大家都散了吧,大家不都没什么事情。”

    朱华华说道:“你这以后要是她还出什么事情,那你自己遭殃可不要怪别人。”

    我说道:“不会。我相信她以后也不会这么大意了。”

    白钰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抿抿嘴,似乎在做一个什么决定。

    朱华华说道:“这里没我们事,我们走!”

    我看着朱华华她们离开了。

    然后,我也离开了,她们自己把女囚带了回去。

    至于那些被打伤的女囚,刀华让人把她们送去了医务室。

    下班后,我就跑去了防暴队那里去等朱华华。

    她却还在忙。

    我跑进了她办公室,问道:“说好一起吃饭,吃不吃,不吃我自己先走了。”

    我有些不爽,她简直就把这事忘了。

    果然,朱华华真的忘记了:“哦,有点忙,就忘了。”

    我说道:“走不走了!”

    朱华华把桌面收拾了一下,然后和我去了停车场取车,出去了。

    我问道:“什么海鲜几万块啊!我知道海鲜贵,但是几万块的海鲜也他妈太贵了吧!”

    朱华华说道:“去了你就知道。”

    我说道:“真的要吃几万的吗。”

    朱华华说道:“心疼了?后悔了?”

    我说道:“不疼!”

    我不相信她舍得吃我几万块的一顿饭。

    到了海鲜楼那边。

    上去,让fu wu员带去一个靠边的位置,上了菜谱,说贵那是相对平时的餐厅来说,肯定是有点贵的,毕竟是海鲜,但是说几万块就太过了,根本没那么贵。

    朱华华点了一对大虾,一对蟹,什么美国什么蟹的,很大个的,然后点了一些小菜。

    我算了一下,也就千多块钱,和她说的几万块相去甚远,我就放下心来了,我也点了两个菜,然后点了一瓶红酒。

    朱华华说道:“吃的完吗?我点了你还点!”

    我说道:“吃不完兜着走。”

    朱华华说道:“心疼吧。”

    我说道:“几万就心疼,两千块钱还是不会太心疼的。”

    朱华华说道:“对,反正从女囚身上捞了不少钱,这点钱算什么啊。”

    我说道:“你别讲话那么难听好吧。我怎么捞女囚的钱了,我这钱也是我辛辛苦苦上班的工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