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0章 遭黑珍珠暴打
    我刚站起来,黑珍珠从床的对面一个飞身双飞腿过来,重重踢在我的胸口,我一下子跟那张凳子一样,飞出去贴在墙上,然后重重跌落在地。

    胸口一下子呼吸不起来,感觉被堵住了喉咙,两眼一黑,差点没晕过去。

    她真的下了重脚,差点把我给踢晕了。

    我捂着胸口,一只手挥着让她不要再打了:“我,我认输了,我对不起你,我不污蔑了你了!”

    黑珍珠抓起凳子,高高举起,对着我脑袋:“我什么时候带男人进房间了睡觉了!”

    我啊的大叫一声:“不要,我会死的!”

    那凳子如果砸下来,我不死也残了。

    黑珍珠举起了凳子后,看了看凳子,说道:“用这个可能真的会死。”

    然后她一扔掉凳子,坐在床边看着我。

    有时候,她比彩姐还成熟,可是有时候,她比十四五岁的小女生还幼稚,还更加的任性,我都搞不懂到底哪个是她。

    如果说有的人有双重性格,黑珍珠估计有几十重性格,她可以结合很多复杂的性格混在一起,每次表现出来的完全都不像是同一个人所为。

    但只要她不打我就好,我可不管她什么性格。

    我真的怕了她了。

    我说道:“谢谢你带了我来你房间睡觉,可以了吗。我污蔑了你了,对不起,我以后不再这么说你了。”

    黑珍珠跺脚:“本来就没有!我本来就没有带男人带随随便便男人来我房间睡觉。”

    她这时候又像是可怜的小女孩,想哭的可怜的可爱的小女孩,让人想去捏捏她的脸安慰她。

    可是我不敢。

    我怕被打。

    真的很痛。

    她打人根本都不管后果不管你死不死的。

    我说道:“好好好,没有没有,我相信你。”

    黑珍珠说道:“就只带了你你还这么说我!”

    我也搞不懂她了。

    我说道:“谢谢你啊,这么对我好,那我可以走了吧。”

    黑珍珠说道:“可以了。”

    她站了起来,像个成熟的女人,然后冷酷的样子,去梳妆台那边,坐下来化妆,仿佛的一切事情都没发生过。

    我看看她,她没理我。

    我走了过去,到了她身后,说道:“是不是我刚才的话太过分了。”

    黑珍珠说道:“你说呢。”

    我说道:“可是那时候看到你总是身旁好多男人,不停的换,你们之间,难道只是男女朋友那么简单吗。”

    黑珍珠看着我,手里拿着画眉的笔僵着。

    我说道:“哪有男女朋友之间那么亲密的样子啊。”

    黑珍珠说道:“男女朋友之间不能亲密了?”

    我说道:“是不能亲密。”

    黑珍珠问我道:“昨晚那个女孩送你回来,手一直在你身上乱摸,亲密吗。”

    我问道:“乱摸?没有吧。”

    黑珍珠说道:“要不要看jian kong。”

    我说道:“jian kong就不用看了,可是我和她没什么啊,即使是她摸了我,我也是不情愿的。”

    黑珍珠说道:“那你和别人呢,和那么多女人暧昧呢。你跟人说你很纯洁,人家信你吗。”

    我说道:“好吧。”

    黑珍珠说道:“我即使是和不同的男人混在一起,做什么事了,那又关你什么事呢。你是我什么人啊。等你和我领了结婚证再来管我吧。”

    我说道:“谁和你领结婚证,开什么玩笑。”

    我转身走人。

    她也不说再见,也不看我,我离开了。

    已经这个点了啊,大太阳。

    奇怪的是黑珍珠怎么也刚起来吗,她怎么那么晚起来。

    难道就因为搂着我睡觉舒服,直接就不起来了?

    在楼下,看着头上的大太阳,感觉头重脚轻,浑身轻飘飘,去买了一瓶脉动来喝,还是轻飘飘,热的我冒汗,这大冬天的南方,气温二十来度,真是有意思。

    出的汗都是凉的。

    我打车,去上了班。

    到了办公室后,刘静看着我。

    我看看刘静,她低着头下去了,不知道她是怕我还是害羞还是生我的气。

    不过,黑珍珠说从刘静身上搜出来了一瓶毒药,刘静什么意思?想毒死我吗。

    还是那帮人塞进她衣服里,逼着她伺机对我下手?

    卓星来找我了,找我出去谈话,第一句话就是早上干嘛去了。

    我摸了摸额头,还是冰凉的汗水,说道:“昨晚喝多了,起都起不来了。然后睡一觉都中午了。”

    卓星说道:“刘静没叫你起来?”

    我说道:“她,她送我去睡觉后,她回家了。”

    卓星说道:“哦,以为她和你睡在一起了。”

    我说道:“我们不是一对的。”

    卓星说道:“哈哈,开玩笑的了。”

    我说道:“难受啊。”

    卓星说道:“多喝水,排毒。你早上没来,没见早上发生的事。”

    我问道:“早上发生了什么事。”

    卓星说道:“又打架了。”

    我问道:“打架了?谁打谁。”

    卓星说道:“白莎燕她们追着狒狒的人打。”

    我说道:“这是好事。”

    卓星说道:“可是我奇怪一点。刀华不管了吗。”

    我说道:“可能酝酿什么计划吧,想管也管不了了。”

    卓星说道:“她们的人现在看到我们都害怕,可是我们这么提防着也很累。”

    我说道:“先忍忍吧,看看下面有什么好办法再说。”

    回去办公室坐下一会儿后,晕沉沉,靠着椅背,半闭目养神,打发时间。

    好不容易终于等到下了班,我就马上出去了。

    出了监狱门口后,我准备上一辆的士,后面一个声音叫我:“张河。”

    我回头,是刘静。

    我说道:“什么事。”

    刘静推我上了的士,她也跟着上了,我两一起坐在后座。

    我问道:“干嘛。”

    刘静关了车门,对司机说去后街。

    我问道:“我要回去了,好累,你干嘛呢。”

    刘静说道:“我们聊聊吧。我请你吃饭。”

    我说道:“哦,我不是很饿。”

    刘静说道:“那喝一点东西吧,解酒的果汁。”

    我不说话了,我的确需要解酒,也想和她聊聊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到了后街,找了一家茶餐厅,我不知道吃什么,就点了一杯鲜榨果汁,水果沙拉,还有一份小吃拼盘,刘静点了一份披萨,还有一份牛排和花茶。

    我不停的喝着水,喝太多酒就是这样,整个人都很难受。

    宿醉。

    刘静问我道:“很难受吗。”

    我说道:“当然难受,一点力气都没有,晕飘飘的,脚下好像踩着空气,踩着棉花。”

    果汁上了,刘静推过来给我:“喝点果汁,会好一些。”

    我说道:“谢谢。”

    上了菜了,两人吃着,都没说话。

    刘静说道:“昨晚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说道:“哪还记得,就知道从饭店出去后,整个人就完蛋了,一点印象都没了。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刘静说道:“你说你走不动了,让我扶着你去开个房。我扶着你去了临近的那家酒店,你在酒店大厅躺着,我去开个房间,说开了个房间后再扶着你上去休息。然后我开了房后,我回来扶着你,那女的就带着一群人拦住了我了。”

    黑珍珠。

    刘静说道:“她是她是你女朋友,她叫出你名字,她让我赶紧离开,然后还搜我身。接着你被她身边人带走了。我也不敢追,就看着你被带着离开了,她还搜走了我身上的一瓶药。”

    我假装不知道,说道:“什么药。”

    刘静说道:“毒药。是刀华的手下昨天给我的,让我找机会毒了你。我昨天和你说过的。”

    我说道:“昨天你只是说她们逼着你做,你不做,你可没有说你拿了毒药过来了!”

    我盯着刘静。

    刘静有些慌,说道:“我想和你说的,可是没说完。我那毒药是她们塞给我的,逼着我要对你下手,钱我也拿了!十万块钱。”

    我说道:“可是你昨天为什么不说清楚,这你不能怪我会乱想。”

    刘静说道:“张河我真的没有想害你,那毒药是她们塞给我的,要我给你下毒,可是我昨天已经告诉了你了,我真的不会毒你,就是我家人被威胁,我的生命被威胁,我也不会给你下毒的!”

    我说道:“那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身上带有毒药。如果我胡思乱想,我会觉得你扶着我去了酒店后,趁着我酒醉,在水里下毒然后给我喝。”

    刘静双手挥着:“没有没有真的没有!张河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想过这么做,我也不会这么做,你要相信我。”

    她急得眼泪都冒出来了。

    我说道:“好了我相信你了。”

    她问道:“真的吗。”

    我说道:“真的相信你,如果你真的要毒我,干嘛还事先告诉我,加上她们全都听见了,你这不是自己作死吗。我没信到你那么傻。”

    她抿抿嘴,感激的说道:“谢谢你的信任。”

    我说道:“记住了如果有下次的话要一五一十的全部都告诉我,知道吗。”

    刘静点了点头:“我是想和你全部都说的,可是那时候没说完,后面又记不起来了,我真的没有想要害你的心。”

    我说道:“我相信你。你不会帮着刀华对付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