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2章 不是同等级别对手
    我说道:“我说了是黑珍珠安排的,然后薛羽眉带人过去的,我是去看热闹。但我的确没有通知你,因为我也是黑珍珠的人。”

    彩姐说道:“行,一会儿我们慢慢谈这些问题,那你现在想让他们怎么样。”

    蚊子一听,马上道歉:“大哥,彩姐,我,我错了,我们错了,我们有眼不识泰山。”

    我说道:“上次你不也这么说的吗。”

    彩姐说道:“我让你打你,是因为你用我们的名头出去混!不是我们自己的人,就别乱用我们的名头。那个,叫什么,你过来,你要是再和这帮人混在一起,你就滚蛋。”

    蚊子身旁的彩姐手下急忙过来了。

    彩姐说道:“给他们一点教训。”

    几个手下马上过去,暴打了那五个家伙一顿。

    那几个小身板,哪经得起真正打手的狂揍,一顿暴揍一个一个的趴在地上动都不动了。

    彩姐说道:“以后你们还去招惹他,断手断脚。”

    我没说什么。

    以前我就这么威胁过他们,不过看来他们以为仗着有彩姐四联帮撑腰,就牛了。

    彩姐转身出去,我也跟着出去了。

    彩姐问我道:“满意了吧。”

    我说道:“满意了。”

    彩姐说道:“好,你要帮我一个忙。”

    我奇怪的问道:“我要帮你一个忙?什么忙。”

    彩姐说道:“你来就知道了。”

    我哦了一声,然后问:“到底什么忙。”

    彩姐说道:“先去了再说。”

    和彩姐一起上了车,商务车,保镖坐在前面,还有后面,我两在中排。

    车子开往前,后面的几个车也跟着,彩姐对前排的副驾驶中的保镖说道:“让他们过去吧。”

    车子拐弯后,我突然意识到,这是开往环城方向的!

    我马上问:“去哪?”

    彩姐说道:“环城。”

    我说道:“为什么去环城,去吃宵夜吗。”

    彩姐说道:“上次你带着环城的人过来打了我们的人,这次轮到你带着我们的人过去砸了环城的场,打环城的人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急忙说道:“别去!”

    彩姐看看我,说道:“别去?为什么。”

    我说道:“环城帮现在是黑珍珠管,今时不同往日,你们去了不讨好!”

    彩姐说道:“她管又怎么样呢。”

    我说道:“她管就是和别人管的不一样。”

    彩姐说道:“有什么不一样。”

    我说道:“那个女人很聪明,你会吃亏的,我告诉你就是这点。”

    彩姐说道:“我在偷袭,突然袭击,砸他们的饭店,他们没反应过来,我们得手就走。”

    我说道:“彩姐,别去!”

    彩姐说道:“怎么?你怕我伤害他们。要不你打dian hua跟他们说一声。”

    我说道:“我真的是为了你好啊。”

    彩姐说道:“你好好跟着去看吧。薛羽眉也好,她黑珍珠也好,不是不败的神话。”

    我说道:“林斌让你去的?”

    彩姐说道:“我自己去。”

    我说道:“好吧,我劝你你不听就算了。黑珍珠让人在环城各个路口盯着,看到车队什么的就马上通知上面,组织人马攻击你们。你现在到路口,环城帮的人都知道了你们来了,人家防备了你们还能捞到好处吗。”

    彩姐说道:“我们速度很快,他们不会知道我们打哪儿,也召集不了那么快,除非,我们之间有内鬼。就是你现在通知他们,他们也来不及反应。”

    我呵呵了一声,说道:“希望你不要后悔。不过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拉上我。”

    彩姐说道:“我要让你看看,黑珍珠并非不可战胜。”

    彩姐心中有个很大的心魔,可以说是阴影,就是一直无敌的她惨败给了黑珍珠,输得一干二净,她不服气,她不甘心,她想抢回来,我在她面前总是劝她不要和黑珍珠斗,在我的面前,输得一塌糊涂,她更不甘心,想争一口气,在我面前扬眉吐气,大声的告诉我说,看,黑珍珠并非无法战胜!

    如果换做是林斌来对付黑珍珠,可能有胜算,可是彩姐真的不是黑珍珠的对手。

    这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人与人之间的智商,真的是有级别,有区别的,彩姐真的根本不是和黑珍珠一个级别的对手。

    两边打仗,看主帅就知道谁赢谁输了。

    车子进了环城后,飞驰往左边的沿河河道方向。

    到了河道的一处饭店前,停下了,我看到饭店前已经停了好多车子,挤满了沿路。

    彩姐说道:“那些都是我们的车。”

    而饭店是刚搞了新开张的饭店,大横幅彩球什么的都还在挂着。

    我说道:“人家刚开张,你就来拆了,也真够狠了。”

    彩姐说道“拆的是你薛羽眉的饭店,你也会心痛吧。”

    我说道:“她不是我的。”

    这时候,不知道从哪儿来了一大群人,舞狮队,敲锣打鼓的到了饭店的广阔的门口,还放鞭炮。

    彩姐奇怪的看着这帮人,说道:“不是开张过了吗,这些人从哪儿来的。”

    舞狮队人数越来越多,一百多号人,敲锣打鼓,舞龙舞狮。

    彩姐对手下说道:“都到齐了吧,让他们下车,准备动手。”

    手下们纷纷下车。

    这时候,舞狮队的往这边过来了,然后点着鞭炮到处乱扔。

    一时间,处处弥漫着烟味,浓烈的炮仗的味道,然后烟雾缭绕,看都看不清楚了,而舞狮队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鞭炮直接就扔进来了彩姐的这帮手下的车队里。

    顿时,车队就被浓烟包围了,手下们纷纷到处躲。

    彩姐意识情况不妙,说道:“糟糕!真的有埋伏!叫他们都上车!赶紧撤!”

    我看到的是后面一辆很大的铲车堵住了路,而车队是被堵住了,鞭炮还继续放着,彩姐的人有的都没找回到自己车上,有的跑回自己车上了后,也逃不了,路都看不到路,前后都被铲车堵着。

    彩姐急忙说道:“我们赶紧走!”

    一大群舞狮队的人,挥舞着手中的表演的棍棒,打向了彩姐的人。

    彩姐的商务车司机马上在铲车还没堵好路的时候,倒车钻出去了,掉头赶紧踩油门跑。

    我往后面看,彩姐的手下们,在舞狮队的攻击下,完全没有办法反击,又是被烟雾呛着,又是看不到。

    我仔细看了看,那些舞狮队脸上的那mian ju里,是涂彩了的mian ju和真空眼镜。

    他们不会被呛到。

    彩姐的人,全盘覆没。

    就是不知道被打成什么样子了。

    彩姐神色凝重。

    一路上都不说话,车子回去到西城。

    彩姐到了她酒店的办公室,我跟着上去了。

    这里基本是西城的制高点了,从这里看下去,西城尽收眼底。

    彩姐一直都没说话。

    过了许久,我抽了一支烟后,她给手下打dian hua,了解情况。

    手下被打惨了,送去医院十几个,重伤两个,没死。

    算是那边的人下手够轻了。

    彩姐转身打开柜子,拿了一瓶洋酒,拿了酒杯,倒下去,喝着。

    我走过去,拿了个一次性的水杯,也倒了酒,喝了一口,火油味。

    不过喝下去了后,感觉还挺不错的。

    我又倒了满满一杯。

    彩姐看了看我,说道:“我搞不清楚了,我不知道哪个环节出问题了。”

    我说道:“我说了,你们进去的时候他们在路口都知道你们进去了。”

    彩姐说道:“不可能!时间那么短,他们不可能反应那么快。”

    我说道:“那我也不清楚了。”

    彩姐说道:“唯一的解释就是有内鬼。”

    我说道:“我不懂。”

    彩姐给林斌打了dian hua,汇报了失败的消息。

    林斌那边一句话没说,挂了dian hua。

    我看着一脸沮丧的彩姐,说道:“话说,你到底在林斌底下扮演个什么角色啊。”

    彩姐说道:“你看不出来吗。”

    她语气还有一些冲,失败后的怒气。

    我笑笑,说道:“再见。”

    我不爽她这语气。

    我站了起来离开了。

    失败得好,你就活该失败。

    彩姐说道:“慢着,我有一件事想问你。”

    我站住,回头看她。

    彩姐说道:“我们占了龙王的地盘,他们是有什么想法,想打过来占领回去,还是不打?”

    我说道:“这我不清楚,因为他们没在我面前谈论这个问题。但是黑珍珠猜到你会对环城那边下手,所以在环城加强戒备,还有一点就是她让薛羽眉守好环城,绝对不能丢失一寸地盘,可是没谈过要对你们反击。”

    彩姐说道:“如果我不去惹他们,他们不会过来?”

    我说道:“彩姐,不可能的,你知道你现在是他们的敌人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我还是那句话,加入林斌你真的错了,我最担心的就是你会付出血的代价。”

    彩姐说道:“属于我的东西,我不会让它失去,我会抢回来的。”

    我说道:“那我只能说祝你好运了。很可惜,我们站在了对方的对立面,成了敌人。说真的,你真的不是黑珍珠的对手,好自为之吧。”

    我对她挥挥手,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