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9章 没有任何动静
    我说道:“那你帮得了我什么。”

    谢丹阳说道:“邝薇已经死了出事了,我这边我都知道了,你知道我们科长商量什么了吗。”

    我急忙问:“商量什么了。”

    谢丹阳挂断了dian hua。

    靠!

    我只好打过去了,她久久才接了,得意的喂了一声。

    我说道:“很得意啊。”

    谢丹阳说道:“有种别给我打来啊。”

    我说道:“没种。”

    谢丹阳说道:“上次那商场,自己打车来,没空去接你。”

    我只好灰溜溜的去找了她了。

    见了谢丹阳后,她说她还没吃饭,好吧,那就去吃饭吧。

    吃的是宵夜,不是吃饭了。

    谢丹阳挽着我的手臂,然后亲了我一下,说道:“你刚才喝了酒?和谁喝了酒。说!”

    我说道:“自己喝,分手了心情不好,自己喝,想把自己灌死。”

    谢丹阳说道:“还喝白酒!经过我同意了吗?”

    我说道:“你有病啊,我喝酒干嘛经过你同意。”

    谢丹阳说道:“好,那你别亲我。”

    我说道:“谁亲谁啊。”

    到了宵夜档,坐下,她点了吃的,还点了啤酒。

    看到酒我有点想吐,不想喝。

    因为喝了白酒,再来喝这个,真不想喝。

    我说我不想喝,谢丹阳说道:“你不想喝?你经过我同意了吗。不行,你要喝。”

    她给我倒了。

    谢丹阳说道:“解酒。以毒攻毒。来干杯。”

    我和她碰杯了,喝下去,还挺爽的。

    我等着她吃了一些东西后,才问道:“你们怎么知道邝薇死了出事了。”

    谢丹阳说道:“我们是狱政科,我们怎么能不知道。”

    我说道:“关键是我们自己都不知道啊。我是亲眼见到她被人打死的。”

    谢丹阳说道:“是你让人打死搞她的吧。”

    我当然不能承认,这种事承认了,万一她害我不就惨了,当然谢丹阳是不会害我,但是害怕隔墙有耳啊,万一被人jian ting什么的,或者被旁边人听到什么的,不行的。

    我说道:“没有。”

    谢丹阳说道:“对我还不老实。”

    我说道:“没有就没有。”

    谢丹阳说道:“你还想我帮你不。”

    我说道:“她死了出事跟我是没关系的,我不需要你帮我什么。”

    谢丹阳说道:“如果跟你没关系,你出来干嘛。”

    我说道:“想你啊,我几天没见你,想和你一起起床。”

    谢丹阳说道:“你的话靠得住,母猪会上树。”

    我问道:“说啊,你们狱政科怎么知道的。”

    谢丹阳说道:“科长接了个dian hua,惊讶中自己说了的,当时我刚好给她交报告。”

    我说道:“哦,这样子啊,然后呢。她还说什么。”

    谢丹阳说道:“我就交了报告,出去外面了,我在外面偷听。她应该是有人和她商量着这些事的。”

    我急忙问:“谁她商量的?”

    谢丹阳说道:“我怎么知道谁和她商量着的。”

    我问:“那听到什么。”

    谢丹阳说道:“商量到底怎么解决的好。反正就是这样吧。”

    我说道:“怎么解决。”

    谢丹阳说道:“就是监狱的领导都知道了这件事,在商量怎么解决这件事。”

    我说道:“还有呢。”

    谢丹阳说道:“没有还有了。”

    我说道:“那你还说你帮我,你要帮我什么。”

    谢丹阳说道:“我也不知道。”

    我说道:“呵呵。”

    谢丹阳说道:“你呵呵,你什么意思啊你呵呵。”

    我说道:“我没事干我就呵呵,不可以吗。”

    谢丹阳说道:“可以,当然可以。你是不是觉得我把你骗出来了呀。”

    我说道:“是,难道不是吗。”

    谢丹阳说道:“好,有本事你以后有事有困难别找我。我知道你这次惹的祸很大事,死了两个人。”

    我说道:“不关我事,什么我惹的祸,我什么都没干。”

    谢丹阳说道:“好吧,不谈这个了,让人听到你就完蛋。”

    我说道:“别胡扯这些了,吃东西啊你!”

    我夹着一块肉塞进她嘴里。

    两人又去开了房。

    我去洗了澡,躺下了。

    谢丹阳搂着我,轻声问我道:“生气了吗。”

    我说道:“不是我生气,是你自己有些事情太不注意了。”

    谢丹阳说道:“是不是刚才我一直说的那些事。”

    我说道:“万一让人听了去呢。”

    谢丹阳说道:“我当时没有想那么多,真的对不起,我以后会注意。”

    我说道:“在公共场所,你知道吗,不小心说的一些的话人家听到了,那就是和我没关系都有关系了。”

    谢丹阳说道:“那这件事你有关系的是吗。”

    我没有正面回答,我说道:“一定要知道吗。”

    谢丹阳抱着我,说道:“我是关心你嘛。”

    我说道:“如果我被抓去了,你会。”

    谢丹阳打断我的话说道:“我会给你送牢饭的!”

    我说道:“我是说,你会为我守寡吗。”

    谢丹阳噗嗤一声笑出来。

    我狠狠捏了她一把:“还笑得出来!”

    谢丹阳喊道:“好痛!”

    我说道:“痛就对了,不痛才不对。”

    谢丹阳说道:“我会放鞭炮庆祝。再找别人代替你。哼。”

    我说道:“去死吧你。”

    谢丹阳说道:“真的是你策划的啊。”

    我说道:“自己猜吧。”

    谢丹阳说道:“可是她们又不报警,谁查你哦。”

    我说道:“你怎么知道她们不报警。”

    谢丹阳说道:“要报警早就报警了,还等明天啊?”

    我说道:“她们不报警是因为第一个,她们自己先干了坏事,担心自己的坏事也被查出来。第二个,就是这些事闹出去,让上面知道监狱里发生大规模打斗,死了两个的话,呵呵,乌纱帽不保了。所以她们会隐瞒不报,内部解决,反正监狱有的是钱,女囚那边扔出去二三十万解决了,至于邝薇,一个什么光荣牺牲的称号一面锦旗,加上赔偿一些钱,全部搞定。套路早就是设定好了的。也就那样了,关键就是她们如何处置那些所谓的肇事者。”

    谢丹阳说道:“你不就是肇事者吗。”

    我说道:“你是巴不得我早日被枪毙了才行是吧!”

    谢丹阳说道:“哪有,我不舍得你的。”

    她磨蹭着我。

    我说:“睡觉吧。”

    谢丹阳说道:“不聊了吗,才十一点。”

    我说道:“什么叫才十一点,早点睡吧,明天还上班呢。”

    谢丹阳说道:“哦。”

    她抱着我,乖乖的睡了,今晚居然不折腾了。

    我本来也够累的,就睡了。

    次日醒来,两人马上去上班了。

    整个监区都知道了,狒狒死了出事了,邝薇也死了出事了。

    监区里弥漫着担忧的气息,她们觉得是弥漫着恐怖的气息,对我来说却不恐怖,死人很正常,恶人死了更正常,那些恶人,我巴不得早点死了滚蛋。

    我还恨不得去放鞭炮呢,有什么好怕的。

    监区的同事都在讨论这个事会怎么样怎么样的。

    包括刘静,和我闲聊的时候和我说这些事怎么怎么的。

    我说道:“怎么处理的话,监狱自有监狱的处置办法。轮不到我们操心。”

    刘静说道:“会不会jing cha下来查呢。”

    我说:“不知道。”

    刘静说道:“想不到啊,狒狒带着人进去仓库,想要打白莎燕那些人,反而被那些人给打死了。而邝队长去处理这些事,也却被女囚给打死了。”

    我说道:“别谈这些了,没意思。”

    刘静说道:“那些女囚真的很可怕,你不觉得吗。”

    我说道:“你怕吗。”

    刘静点了点头。

    我说道:“知道邝薇为什么死出事吗。”

    刘静说道:“当然知道,她平时欺负那些女囚,昨天又狂打那几个女囚,女囚们发怒了,一起攻击她。”

    我说道:“你觉得她活该吗。”

    刘静说道:“当然活该。”

    我说道:“这就是胡乱欺负人的代价。”

    刘静也感到了监区的可怕,走哪儿都跟着我,仿佛我成了她的保护伞,不过我的确充当过她的保护伞,在我旁边,她得到了安全感。

    整整一天,流言满天飞,却没有任何一丁点的动静,刀华不见了,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关着的白莎燕还有墨姐,也没有放出来,就这么一天过去。

    下班后,刘静还是跟着我出去了的。

    我上了计程车,她还是跟着上了,我问道:“干嘛老是跟着我。”

    刘静说道:“你不觉得很害怕吗。”

    我问道:“怕什么。”

    刘静说道:“在监狱里,我觉得阴森森的,那狒狒的可怕的目光,还有邝薇那全是鲜血淋漓的样子,想着她还可能一下子出现在办公室门口,全身血淋漓,眼睛都被打出来了,哎呀我好怕啊,我昨晚一晚上没睡好。我都没敢睡,闭上眼睛就是邝薇的那个死的样子。”

    我说道:“既然害怕,干嘛还看。”

    刘静说道:“我怎么知道她会死出事了呀,看着的时候,那么可怕,在我脑海里,我,我这都吃不下饭,我很反胃。”

    我说道:“好吧,那跟着我干嘛。”

    刘静说道:“能陪我两天吗。我真的好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