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7章 仓库杀戮站
    都已经要分手了,格子还在想着我,这让我如何不伤感。

    我说道:“格子,不要想着我的事那么多,你该想的是你自己,你照顾好你自己。”

    格子说道:“其实我还想跟着你走下去,哪怕是这么卑微,可是这么做我很自私。爱有自私,也有无私。我不能这么自私的占有你,你不爱我,我放开你。”

    我心里难过,我想说要不我们就这么走下去吧。

    可是,话到了嘴边,终究开不了口。

    也许的确是我不够爱她吧。

    格子说道:“睡觉吧,我好累。”

    挂了dian hua后,心也沉下去了。

    辗转反侧许久,才睡着了。

    上班。

    今天要发生一件事,就是干掉狒狒的事。

    一切平静如常。

    一般发生事情之前,都是很平静的。

    刀华邝薇她们应该已经部署好了战略,就等下午了。

    而卓星她们也部署好了,跟墨姐和白莎燕都说清楚了,就等狒狒攻进来了。

    这是一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死亡游戏。

    谁输了,谁没命。

    我让谭可找一个我可以看见的地方去看现场直播。

    谭可带着我去了。

    每个监区之间的建筑构造,大同小异,就像在b监区一样,到了仓库的上边的那楼栋,从窗口爬过去,就可以从仓库的上面小窗往下面看仓库里面。

    女囚们这时候都在有秩序的在狱警的看管下工作。

    做小凳子,这小凳子是那种很小的四方小凳子。

    用来当wu qi的话也有些危险。

    抽着烟,等着看戏。

    一阵脚步声从外面传来,听到了很多零碎的脚步声。

    估计来了。

    狒狒带着人到了仓库侧门外面集合了。

    接着,在仓库里面看守的卓星队长等人,在邝薇那些手下的授意下,去开了侧门。

    狒狒果然首当其冲,一马当先,满脸杀气进了门,然后后面络绎不绝的跟着她的人。

    卓星对门口的手下使眼色,手下对车间的人使眼色。

    狒狒的人进仓库进得很快,原本说好的在进去二三十人后发动突然袭击,可是现在一下子就涌进来了二三十人,然后是四五十人。

    我心里焦急啊,如果白莎燕和墨姐还不带人冲过来突然袭击,万一狒狒的人都进来了,人数比她们多那么多,那还怎么打,那肯定要被灭了。

    焦急着的时候,看到了白莎燕和墨姐各自带着自己的几十个手下从车间冲进了仓库,然后到了仓库后,拿了一人一个小板凳,冲向狒狒她们,狒狒她们正在走过去要小凳子,突然的出现的白莎燕和墨镜的一大帮人,她们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有人喊道:“不好有埋伏!”

    狒狒的一大群人正在往仓库里面涌,而在仓库里面的,看到迎面冲上来的人手一个板凳的敌人,纷纷往后撤:“有埋伏有埋伏。”

    狒狒一看后面,自己的人都在往后撤,狒狒大叫一声:“都不许后撤!给我上!把外面的姐妹们叫进来快点!”

    白莎燕和墨姐带着人已经扑上去了,嘴里大喊着。

    狒狒的人完全被这个气势压倒压怕了,一群人喊着快跑,然后队伍一下子就纷纷转身逃。

    狒狒大叫不许走,都给我往前冲,不然弄死你们!

    谁还听她的,没人听她的,狒狒带进来的已经有七八十个人,这比我们预想中的二三十人要多了很多,这时候竟然害怕了。

    七八十个人害怕的往后逃,外面的人挤进来,里面的人急着想从侧门逃出去,然后就挤成了一团,接着就是自己踩踏自己人了。

    还没正式开打,狒狒的人已经开始自相残害。

    狒狒也制止不住,这时候的她也不再逞强,和白莎燕墨姐的手下打了几个回合,凭着自己的雄壮身材,推开了好几个人后,就往外面逃,踩着自己人,拨开自己人,往门外逃,门外的人知道里面有埋伏后,都在散开,里面的人有部分逃了出去。

    狒狒拼尽全力,从自己人身上踩踏过去爬过去,离门越来越近了,我一看,不好,她要逃出去了!

    白莎燕此时扑上去,抱住了狒狒的脚,就和上次一样的,抱住了狒狒的脚。

    狒狒爬不出去了,马上就暴踢白莎燕的头,如果像上次一样,白莎燕又是身受重伤,可墨姐带着人也到了,一凳子砸在了狒狒的头上,狒狒疼得抱着头,然后站起来,要打墨姐,墨姐几个人围着狒狒,狒狒的脚还被白莎燕抱着动惮不得,陷入了很被动的境地。

    这时候邝薇急忙组织狱警要收拾墨姐和白莎燕她们了,带着手下们拿着jing gun扑向了墨姐和白莎燕的人。

    墨姐和白莎燕早有部署,一部分人冲上去和狱警们打成一团,一部分人和狒狒的人打成一团,另外一部分,则是对准了狒狒。

    墨姐喊道:“上!快点!”

    手下从身后一凳子砸过去,狒狒却一弯腰躲过了这一击,然后夺下了那个凳子,接着一凳子砸在了那墨姐手下的头上,墨姐的那个手下摇摇晃晃两下,噗通一声摔倒在地,晕了过去。

    然后狒狒高举凳子,对着死死抱着自己脚的白莎燕的脑袋。

    如果这一下子砸下去,白莎燕估计不死也残了。

    墨姐急忙扔了凳子过去,不偏不倚,正中狒狒面部,狒狒惨叫一声,双手捂住脸部,血从手指渗出来,手中的凳子也放了。

    墨姐喊道:“一起上。”

    手下们拿着凳子冲上去,对着狒狒就是狂砸乱砸,乱战之中,狒狒摔倒在地,女囚们纷纷围住她,有人上去掐住了她的脖子。

    仓库里乱成一团,狱警和女囚打,女囚和女囚打。

    这样的场面还是真的不多见,狱警拿着jing gun,女囚拿着小板凳,一场真正的你死我活的大搏杀。

    狒狒已经淹没在了人群之中,不知道是死是活。

    而外面一大圈人则是围起来,好让这一群人顺利干掉狒狒。

    终于,外面一大圈的女囚守不住了,被狱警击破了包围圈,狱警在邝薇带领下冲进来解救狒狒,这时候,围着狒狒的一大群女囚包括白莎燕墨姐等人,全部抱着头,蹲在地上,白莎燕和墨姐大喊都蹲下。

    她们这帮负隅顽抗的手下们,全都扔掉小凳子,蹲下抱头,狱警们对一些刚才攻击她们的女囚还是心怀怨恨,还是没有放过她们,投降抱头后还照样打了一顿才出气。

    狒狒倒在了地上,生死不明。

    邝薇带着人冲到了狒狒的跟前,然后大喊快把她抬出去,去医务室,叫救护车!

    接着,手下们一群人抬着狒狒出去了。

    除了狒狒,其他的女囚都没多大伤。

    邝薇怒瞪白莎燕和墨姐:“好啊你们!有本事啊!sha ren了啊!”

    说着,邝薇抡起jing gun,朝着白莎燕和墨姐的头上就砸下去。

    白莎燕和墨姐开始的时候还撑得住,被打了几下后,顶不住了,都抱着头,在地上打滚。

    这打得太重了,而且邝薇已经打到气喘吁吁,根本没有说停下来的意思,我明白了,她想打死人,报复。

    我急了,想喊,可是我不敢喊。

    好在女囚中有人喊道:“这要打死人吗!”

    白莎燕抱着头,墨姐有点撑不住,渐渐的被打得一动不动。

    白莎燕跳了起来:“和她们拼了!”

    顿时,女囚们跳了起来,然后抓起了小板凳,和狱警们打成了一片。

    狱警们始料未及已经投降的女囚们突然的发狂发疯一样的扑向她们,而且和刚才不一样的是女囚们被激怒了,一个个如同被激怒的狮子,拿着小板凳打红了眼。

    狱警们一看不妙,纷纷后退要逃离。

    白莎燕看自己手下杀红了眼,喊道:“不要追她们不要管她们,干掉邝薇!”

    手下们大喊干掉邝薇,而狱警们此时已经逃离了干干净净,包括卓星她们也全都逃出去了。

    邝薇被女囚们围住了好几层。

    邝薇惊恐的看着女囚们,她想跑,已经跑不了,她嘴里还威胁:“你们敢动我,我弄死你们!”

    女囚们没让她说完话,一起扑了上去。

    板凳纷纷砸在了邝薇身上,邝薇倒在地上后,愤怒的女囚们还不停的发泄着胸中怒火。

    而外面的女囚没有能亲手打到,在人群外大喊大叫着,已经全部疯了。

    这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我想,邝薇不死我不信了。

    白莎燕也不制止手下们了,扶起了墨姐,墨姐嘴角流血,伤得有些重。

    不过看来没有生命危险。

    而邝薇,我透过人群看到她躺在地上,身旁全是血,包括身上,全部是血,脸部都模糊不清,全是鲜红色的。

    太他娘血腥了。

    狱警们没有控制了里面bao luan的能力,她们选择了上报领导刀华,刀华只能亲自出马,气势汹汹带着人来了。

    然后让狱警们组织起人来,把所有可以组织过来的监区的狱警管教都组织过来,包括我。

    我看她们在凑人,我赶紧的翻爬出去,去凑了人,然后拿了jing gun,一大群人气势汹汹杀进去了车间,然后进去了仓库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