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1章 真是天助我也
    我和刀华说报警的时候,刀华明显的有些怕。

    我说道:“监狱又怎么了,监狱里面的女囚也是人吧,这打架出事了,人受重伤了,那必须要报警的。你看这两个女囚,罪大恶极,打人进医院,重伤了人,就该报警抓起来,好好判!”

    刀华说道:“监狱里发生的事,怎么能报警处理?”

    我说道:“司法就有它司法存在的道理。必须要经过司法程序来解决才行。”

    刀华说道:“你算什么!你叫jing cha来,他们就来查吗。”

    我说道:“我有几个朋友刚好是做jing cha。”

    刀华盯着我。

    jing cha如果真的进来查,对她只有害处没有好处。

    刀华说道:“你想怎么样。”

    要妥协了。

    我说道:“狒狒是挑起事端的罪魁祸首,她受伤也是自己自作孽的下场。如果真要处罚,白莎燕和墨姐两个女囚固然有罪,但狒狒必须要加倍惩罚,关禁闭半年。”

    半年,即使是狒狒进去了禁闭室后有她们罩着,但这半年也不容易过。

    而且狒狒进去了禁闭室后的半年,刀华要找新的走狗帮的领袖不容易。

    如果刀华铁了心关狒狒进去,然后白莎燕和墨姐也关着,她要弄死白莎燕和墨姐的话,对我来说,还是没捞到好处。

    我补充道:“白莎燕和墨姐完全是被动的,是合法的自我防卫,不信叫jing cha来查嘛。我认为她两无罪,她们不需要处罚。”

    刀华死死的盯着我看。

    她一定恨死我了。

    我心里也在骂她,老妖婆,老不死的,和我斗,我迟早整死你。

    刀华不知道如何接招了,她又想不理我,可是她不能不理我。

    刀华问我道:“你的意思是说,只处罚姓费的一个人,其他两个都不处罚?”

    我说道:“对,理应是这样。”

    刀华说道:“你凭什么来要求我这么做。”

    我说道:“没关系啊,你可以不这么做啊,你去嘛,去处分她们两个,关禁闭室两个月。哦,是三个月。去做啊。”

    刀华看我那么拽,心中自然有火,怒道:“我是监区长还是你是监区长!你想说了算,那你来当这个监区长!”

    这种事,我经历过的,以前在监区,监区长不也对我这么吼叫的,结果她的下场,呵呵。

    我说道:“随便你吧。不过我可先说明在前头,如果你要处分她们两个,那我就报警,让我朋友进来查。”

    刀华说道:“监狱领导不会放过你!你这么违背监狱的惯例做法。”

    我说道:“呵呵,到时候才知道。”

    我离开了会议室。

    刀华果然没有敢处分墨姐和白莎燕,心里怕我真的报警了jing cha下来查。

    这一局算我胜利了。

    可是我还是不知道她们下一步想怎么样。

    我坐在楼顶的阳台上抽着烟,晒着冬日温暖的太阳,懒懒的阳光照耀着地面,让人很舒服。

    女囚们也在放着风。

    看到白莎燕,墨姐,她们各自一帮人在各自的角落一群人坐着晒太阳,没有看到狒狒,估计那女人还伤着,因为她伤得最重,而且狱警们应该故意把她们给分开了,否则的话,一起出来晒太阳,估计又要打起来。

    没有了狒狒的走狗帮,战斗凝聚力可没那么强,我知道的就是等到狒狒伤愈归来后,她们肯定组织新的一波攻击对付白莎燕和墨姐。

    下一回我估计白莎燕和墨姐经受不起这番狂风暴雨的打击了。

    如果白莎燕和墨姐完蛋了,那我在这个监区刚刚点燃的星星之火,可算是灭了一大半了。

    抽着烟,无奈的叹气。

    有人来到了我身旁,我回头过去看去,是谭可。

    我说道:“怎么那么巧。”

    谭可说道:“看到你上来这里,我就跟着上来了。”

    我说道:“什么事。”

    谭可说道:“在想什么,那么聚精会神的样子。”

    我说道:“一些监区的烦心事。”

    谭可说道:“和刀华吵架的事吧。”

    我说道:“刚才你也在吗。”

    谭可说道:“没在,可是有人在。”

    我马上问:“有人在?什么意思。”

    谭可说道:“有个队长在。她和我关系还挺好,她是刀华的敌人。”

    这么说的话,那个队长是刀华的敌人,那我可以争取过来啊。

    我说道:“你以前怎么不说的。”

    谭可说道:“她不让说。”

    我问道:“为什么。”

    谭可说道:“你自己和她谈谈吧。”

    后面走过来一个女的,四十多岁的女人,中队长卓星。

    我看着她。

    她走过来后,对我说道:“敢和监区长刀华叫板,勇气可嘉啊。”

    我说道:“还好吧。”

    卓星伸出手和我握手:“很高兴认识你。”

    我说道:“早就认识了啊。”

    卓星说道:“这才是真正的认识。”

    我说道:“好吧。”

    和卓星握手了。

    我说道:“你和谭可是朋友?”

    卓星说道:“算是吧。我们其实是因为都是站在刀华的对里面所以认识的。算是战友。”

    我说道:“以前我问谭可还有没有靠得住的自己的战友,谭可她说没有。”

    卓星说道:“我不让她说。”

    我问:“为什么。”

    卓星说道:“是敌是友,需要观察一段时间的,在没有了解对方之前,谁敢那么冒昧的跳出去拉人呢。”

    这话说的倒也是。

    我说道:“那你又怎么知道我和你是战友。”

    卓星说道:“你和刀华是死敌,恨不得把对方杀掉的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刚才在会议上看到这一幕后,我确定了你们的对敌关系,也知道了你是站在白莎燕和墨姐这边,对抗狒狒和刀华她们的。”

    我说道:“嗯,是的。”

    卓星问我道:“为什么你要对抗她们。”

    我说道:“我在b监区,监区这两个监区的时候,都是因为干掉了监区长和指导员上位的,而现在的总监区长之前在监区,她知道我什么样的人,刀华是总监区长的人,总监区长在我进来监区后,就让刀华干掉我。迫不及待的要干掉我。所以我们是敌人。”

    卓星问:“只是因为这个吗。”

    我说道:“其实我也想干掉她们,因为她们对待女囚太狠了,再加上我也想上位。为了生存下去,为了理想,为了爬上去。我要这么做。不过,我凭什么相信你呢,就因为你是谭可的朋友?假如你是她们派来的呢。”

    我就担心她们都是刀华的人,刀华派过来的卧底。

    卓星说道:“你在监区,似乎没有可以依赖的人吧。除了你自己孤军奋战,你还有友军吗?还有人帮你吗。我来你身边做什么?如果我真是她们派来的卧底,那我从你这里能得到什么有用的价值线索吗。我完全可以帮着她们除掉你就是了。”

    我说道:“也是。听你这么说,好像你还有点分量。”

    卓星说道:“在监区那么多年,也有一些忠实的手下跟着我。”

    我问道:“那你为什么要和她对着干?”

    卓星说道:“我没有明着和她对着干,我像是她的一个手下。”

    我说道:“隐忍?然后找机会吞了刀华?”

    卓星说道:“对。我在监区,以前罩着我的几个上司都被刀华干走了,我只好假装做叛徒,加入了她们,在她的手下卖力的做事,我得到了她的信任。不过不是完全信任,她最仰仗,最信任的,是小队长邝薇,对我们这些中高层的监区领导,她是相信我们,但不是完全相信。”

    我问道:“这么说的话,是因为你的上司们被她除掉,所以你想给你的上司们报仇?”

    卓星说道:“不完全是这样。”

    我问道:“是什么。”

    卓星说道:“除了报仇,我还想着我也要上位,刀华不太看得上我,我未来的路几乎已经是封死了,这并不是说我有太多的野心,而是我在她们之下,她们根本不把我们当人看,脏活累活全是我们干,通宵上班,加班,节假日上班,全安排给我们,有好处她们先分了,她们吃肉我们喝汤。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尊重,我们从来没有得到过我们应有的尊重,把我们当狗一样使唤,为了生存下去,我忍了很多年了。”

    我说道:“理由成立。”

    卓星说道:“你不相信吗。”

    我说道:“相信。”

    卓星说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我们是表面服从,偷偷反抗。”

    我问道:“你们?”

    卓星说道:“对,我们,我们也有我们的小集团。”

    我问:“多少人。”

    卓星说道:“十几个。”

    我问:“都是你手下?”

    卓星说道:“手下并不一定完全能信任,只能信一部分,忠诚的跟着我的只有一点人。还有其他的队长对刀华她们也恨之入骨,我都暗中交好了。”

    我说道:“真是天助我也,有你们的帮忙就太好了!不过你们自己有点小势力了,为什么还来找我。”

    卓星说道:“我们力量太小了,需要扩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